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九百二十八章:引诱
    吼!

    巨兽们发出狂怒的吼叫,在正规军中狂乱冲刺,不少战士被活活践踏而死,还有的被抬起的蹄子踢中,扫飞出去,整个阵型破碎,但松散的士兵们却没有像临时军一样混乱,而是依然紧紧环绕在巨兽身边,以小队形式配合,迅速攀爬到巨兽的背上。

    然后从背上跑到巨兽们的头顶,有的攻击巨兽眼珠,有的滑入巨兽的耳朵中。很快,有巨兽发出惨叫声,向前冲刺的蹄子失措,当场翻倒。

    周围的战士立刻一拥而上,如蚂蚁般将巨兽覆盖,很快惨叫声也停歇了。

    但在这时,后方窟窿中却钻出越来越多的魔物,包括先前退居二线的巨大豪猪状魔物,刚一钻出窟窿,便嚎叫着向前冲刺,同时抖擞着背上毛发,射出无数黑色利刺,扫射向前排冲锋过来增援的正规军。

    此外,大量四眼魔物从窟窿中钻了出来,在窟窿旁边还有巨兽用头顶犄角撞击裂痕,将窟窿撑得越来越大。

    “玛德!”杰森看见这阵仗,又惊又惧,虽然他对正规军没有好感,但看见魔物如此狂野浩大的攻势,也感到一阵惊恐,尤其是看到正规军被大量屠戮时,更有种同病相怜的悲哀,或许自己也会就这样死去,化作巨兽蹄下的烂泥,与这壁外的泥土永远相伴。

    “走!”杜迪安瞄准路线,低喝一声,然后带着海利莎朝先前扎西特等人逃亡的方向冲去,虽然他没打算逃命,但可以暂避这股风头,等战斗结束了再返回,反正他的作战系统已经关闭,可以说成战斗时破损所指,到时能伪装成战场上的幸运儿,而不是逃兵。

    杰森紧随其后,瞧见侧面冲来两只四眼魔物,立刻抢身上前,在他斩杀一只时,杜迪安也一刀击毙另一只,动作干净利落。

    杰森目光一凝,但很快便恢复如常,在冲锋营的战士都是擅于攻击的魔痕,而他和杜迪安又是深渊级,击杀四眼魔物如同砍瓜切菜,只是他的攻击以力为主,靠力量震杀,杜迪安却是以锋利至极的攻击直接切割。

    “我们这是去?”杰森看见杜迪安的逃亡路线,顿时眉头微皱。

    杜迪安低声道:“避开这些魔兽的正面攻击,先到侧面战场避避风头,就算遇见他们也没什么,别忘了我们的作战系统已经关闭了,不会被当成逃兵的。”

    杰森明白过来,但很快想到一个问题,顿时惊道:“可是这样的话,我们带在身上的作战系统岂不是暴露了我们的路线,到时也会把他们给暴露!”

    杜迪安目光一闪,低声道:“这是没办法的事,要是没这作战系统,我们就这样撤退的话,看不清战场局势,容易落入魔兽的包围圈里。”

    杰森闻言不禁看了他一眼,的确,作战系统上面的感知区域,能让他们看清战场局势,包括友军的分布和数量,以及魔物的数量和分布,有利于他们规避风险,同时选择最好的退路,但这样一来,一旦作战系统上真有监控,就等于是出卖了先前逃亡的扎西特等人。

    他想到扎西特曾诸多找杜迪安聊过几次,二人似乎聊得还不错,没想到转眼间杜迪安将其出卖时却毫不犹豫,如果让扎西特知道了此事,估计要找杜迪安拼命!

    他心中对杜迪安升起几分忌惮和戒备,虽然换做是他,也会这么做,但杜迪安主动做了,还是让他不得不留心,谁知道杜迪安会不会也坑他一把呢?

    嘶!

    嘶!

    杜迪安和杰森沿着要塞一路先前逃亡,在要塞上被攻陷的区段越来越多,从二人头顶不时有四眼魔物跳下,冲向后方赶来的正规军,也有的瞄到了东躲西藏的杜迪安和杰森,朝他们扑了过来,但被二人迅速斩杀,没有过多停留。

    嘭!

    一只四眼魔物断了脑袋,从要塞上跌落下来,险些砸中杰森。

    杰森不禁抬头看了看,发现要塞已经完全失守,心中更加焦急。这时,二人手里的腕表上发出震耳的怒吼声:“你们四个混蛋,谁让你们去那里的,再前进一步,以叛逃处置!”

    杰森脸色微微变了变,看了杜迪安一眼。

    杜迪安却没理会,若无其事地继续向前,他先前取了四个作战系统,所以被那教官看成是四个人。

    “混蛋!你们四个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名字,你们的作战系统上都有记录,谁再向前一步,立刻拉入叛逃名单,再给你们一次机会,瑞拉,妮罗,我有没有叫错你们的名字?!”腕表上再次传来教官愤怒的吼声,夹杂着强烈的杀气。

    “握草!”杰森听到这话,忍不住爆粗,“这帮孙子,真的在上面做了手脚,玛德!”

    杜迪安微微眯眼,打开一个腕表上的即时通讯按钮,压着嗓子轻吐出一个字,“滚!”

    杰森满脸错愕,呆呆地看着杜迪安,“你干嘛?”

    “骂他。”

    杰森险些吐血,“我当然知道你在骂他,你为什么要骂他?这孙子虽然混蛋,但你要是把他刺激到发飙了,追过来怎么办?”

    杜迪安表情愣了一下,“这个,不会吧?”

    杰森顿时无语,没好气地道:“算了,骂都骂了,我们快点跑吧,他要是追过来了,我们也能看见,真敢追,我们就把这东西丢了,或者关了。”

    杜迪安微微点头,眼中却闪过一丝不以为然,不过他跑在前面,杰森并没有注意到。

    这时,二人手里的腕表内再次传来教官的声音,只是这次没有想象中的愤怒,反而格外阴沉,“很好,你们继续吧,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逃出去!”

    杰森盯着腕表,忽然发现腕表上先前教官所在的绿圈黄点朝他们移动了过来,顿时无语道:“这孙子的心眼儿真小,还真追过来了!”

    他抬头看着前面奔跑的杜迪安,心中有几分抱怨,道:“你跟这条疯狗去计较什么,他喜欢骂人就让他骂嘛,现在倒好,把他刺激的追过来了……”说到这里,还想再多说几句,突然微微一愣。

    他见杜迪安不答话,眼中闪过一丝狐疑,试探着道:“你是故意引他过来的?”

    杜迪安转头表情一愣,“故意引他过来,引来干嘛?”

    杰森见杜迪安一脸无辜,似乎并非有意,不禁皱了皱眉,难道是自己多心了?

    他有些估摸不准,不过心中暗暗打起算盘,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他忽然觉得跟随杜迪安逃命也不是绝对的安全,谁知道杜迪安打的什么算盘?要是他真的故意将教官引过来,难道是想要借教官的手杀死扎西特等人?可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他想不通,所以他心中只是怀疑,却无法确定。

    二人继续向前跑了一段路,发现前方要塞也被击穿一个窟窿,不少巨兽和四眼魔物跑了进来,此外还有先前没见过的爬行巨蜥,全身一块块五彩斑斓的疙瘩,一看就是剧毒类,在战场上喷吐出小块区域的绿色毒气,不少已死的士兵尸体躺在毒雾内,尸体已经变形,表面溃烂,长满毒疮。

    杜迪安跟杰森递了个眼色,二人冲入到战场中,身穿的盔甲让人分辨不出是正规军还是临时军,不过在这战场上,只要是人类,都可以列为友军,而且杜迪安和杰森身上有作战系统的定位显示,其他人就算看见了他们两个,也没在意,反而有人靠拢过来准备跟他们打配合。

    “你们两个正面牵制住这只五彩毒蜥,我从左侧攻击!”一个满脸悍气的年轻战士向杜迪安和杰森说道,说完二话不说蹿到一旁就位,向二人打出手势。

    杜迪安和杰森对视一眼,感到无语,但还是装模作样地举起武器冲向了五彩毒蜥。

    这只五彩毒蜥喷吐出一片绿色毒雾,伸出极长的分叉红舌,向二人冲了过来。

    杜迪安和杰森一起冲到绿色毒蜥面前,作势欲攻,毒蜥也朝二人张口咬来,而先前说话的战士瞄准了机会,从侧面冲了过来。

    就在这时,杜迪安和杰森却极有默契地同时后退,杜迪安带上海利莎,和杰森朝战场另一边迅速脱身。

    在二人撤离时,那只五彩毒蜥失去目标,顿时注意到侧面攻来的年轻战士,甩动大嘴咬了过去,一口夹住了他的腰部,鲜血喷涌。

    年轻战士发出惨叫,很快便成了毒蜥的盘中餐。

    惨叫,兽吼,震动,怒吼……在众多声音交杂中,杜迪安和杰森一路向前,跑了七八分钟后,忽然看见前方是一片湖,而在湖边没有高筑的要塞,毕竟这要塞不可能环绕整个战神壁外围一圈,工程太过浩大,哪怕建造的高度和硬度远不及战神壁的十分之一,也不是目前的神国能够完成的工程。

    因此,在要塞边缘的位置,往往是高山,河流,湖泊等地,或是一些低洼沼泽,以及适合制作陷阱的地方,哪怕有魔物选择从此绕路,也会受到阻碍。

    即便跨过阻碍,在这后面还有大量正规军严阵以待。

    此刻杜迪安便看见在那湖泊前,有不少魔物的身影,而且这些魔物有的是巨大鸵鸟般的低空飞行魔物,还有一些身上湿漉漉的像巨蛙一样的怪物,甚至有爬行的巨鳄,但变异得背脊上凸起一片尖刺,尾巴两侧也有凸出的骨刺,像鱼刺一样排列,左右横扫时能造成极其恐怖的破坏力。

    “没路!”杰森看见前方混乱的战况,脸色变了变。

    杜迪安目光一沉,低声道:“你会飞么?”

    杰森看了他一眼,顿时明白他的意思,苦笑道:“不会。”

    “我带你。”杜迪安说道。

    “我们真要从这里撤退么?”杰森有些犹豫。

    “战神壁很大,我先前听边防使说过,这里是第七区,只有这里受到魔物的侵袭,其他地区应该是很安全的,只要我们跨过这里就行。”杜迪安飞快说道。

    杰森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行,那就冲一把!”

    这时,他余光忽然瞄见腕表上的动静,顿时一愣,“他停下来了?”

    杜迪安向腕表望去,却见先前那教官以及另外两个追赶过来的绿圈黄点全都停下了。

    “放弃追我们了?还是有事缠着了。”杜迪安皱眉。

    杰森看见他脸上隐隐有一丝不悦,顿时觉得自己的猜测似乎是真的,杜迪安有意引诱他们过来!

    “我们走吧,冲过来的魔物越来越多了,这要塞撑不了多久。”杰森提醒道。

    杜迪安点头,没再开腕表刺激,这样做的太明显了,不但杰森会看得出来,那教官多半也会看得出来,反而适得其反。

    他手里的狩魔器融化一半,身体部分魔化,背脊上长出尖锐如刀片般的翅翼,他右手揽住海利莎,左手抓住杰森的肩膀,腾空而起。

    前方战场上不乏一些能够飞行的战士,飞在半空,以弓箭和强弩等物射击,还有的投掷处特别的武器包,像冷兵器手榴弹,投掷而出便炸开,弹射出无数细碎尖刺,容易误伤友军,只能投放到魔物群深处,效果却很明显,这些炸开的细碎尖刺锋利得惊人,扎入魔物体内后,这些魔物像挨了一刀般发出痛苦无比的叫声,就像一个壮汉被针扎时的惨叫,看上去不免感到好笑,但魔物跟人类不同,只能说明这些细碎尖刺远比看上去可怕。

    杜迪安带着海利莎和杰森低空飞过,顿时引起不少士兵的注意,有人似乎意识到他们三人是逃兵,但却无暇顾及。在战场上他们必须守好自己的岗位,如果为了擒拿逃兵而失职,反而会受到处罚,至于逃兵?自有人会去收拾。

    见没人理会他们,杜迪安和杰森心中同时松了口气,避开地面魔物喷射来的毒液和投掷的石块攻击,杜迪安很快飞到了湖泊上空,却见这湖泊内清澈的水里,一条条极长的黑背游动,游到湖边爬出,便是那一只只像变异巨鳄般的魔物。

    “玛德!”杰森看到这画面,忍不住低骂,也不知是骂这些魔物数量太多,还是骂边防军让他们离开战神壁跟这些怪物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