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九百三十一章:智斗
    “算你跑的快。”猩化教官收回粗糙的手掌,冷冷地看着杜迪安,“看你的速度,的确比一般的下位深渊要强点,不过,也仅此而已!”

    “已”字刚落,他魁梧巨大的身躯陡然拔起,如离弦之箭般射来,像是瞬间而至,出现在了杜迪安面前,巨大的身躯充满压迫感。

    杜迪安只觉劲风拂面,视线倏然一暗,然后便看见一个毛发浓密的胸膛,他瞳孔一缩,全身利刃肢体如炸毛般瞬间暴射而出,同时身体极速后退。

    嘭!

    腰腹陡然一痛,杜迪安感觉全身像忽然失去力量一样,不受控制地倒飞出去。

    没飞出多远,杜迪安就感觉背部被一股柔和力量托住,将冲击力抵消,然后被轻轻放落下来。他全方位的感知视野望去,只见接住他的是杰森。

    杰森此刻也已经进入了魔身状态,他的魔身像狼人,头顶有竖耳,毛发覆盖到脸颊上,两手是尖锐的利爪,但掌心处却是柔软厚实的肉垫,他的膝盖向前折曲,像两把弯刀,整个人变得精瘦无比,眸子中隐隐散发着暗蓝色的萤光,十分神秘。

    “没事吧?”杰森将杜迪安放下,声音低哑。

    杜迪安微微摇头,站住后便看见杰森的胸膛和手腕上有几道伤痕,鲜血渗出,却是托住自己时被自己后背上的利刃所划伤,他看了杰森一眼,又看了一眼旁边依然保持人形的扎西特和其余众人,深吸了口气,沉声道:“他交给我来解决,你们牵制住其他人,我们无路可退,如果我死了,他不会让你们逃走!”

    扎西特知道杜迪安这话是说给他听的,嘴角微微牵动一下,既没应和,也没否认。

    杜迪安说完便不再理他们,目光渐渐变得凝重起来,这是他第一次跟中位深渊交手,的确如先前教官所说,中位深渊和下位深渊的差距,就像主宰和深渊的差别!

    以前他对中位深渊并不在意,首先是他胁迫过菲丝尼亚,其次是吸收极冰虫时的变化,让他以为自己很可能已经是中位深渊了。

    直到此刻跟这猩化教官交手,杜迪安才知道激发出魔身的中位深渊与没有魔身的中位深渊差距有多大!而且这次交手他也明白了,自己还不是中位深渊!

    这结果没有让他沮丧,反而让他更兴奋和期待,这意味着他的潜力比自己预料的还高!

    “居然没流血?”猩化教官望着杜迪安的腰腹处,受了他的利爪一击,那里居然只是凹扁了些许,却没有被撕裂,他有些惊讶,割裂者的防御不是很弱么?

    杜迪安全神贯注地慢慢朝旁边横向走去,准备挪动战场。

    猩化教官看出杜迪安的打算,冷笑一声,向身边的两位军官道:“剩下的人交给你们了,两只杂鱼你们应该没问题吧?”

    “当然。”

    “但愿能让我玩的尽兴!”

    两位军官微微咧嘴,原本严肃的脸上忽然露出几分狞笑,摩拳擦掌地活动筋骨,浑然没将杰森和扎西特等人看在眼里,至于其余的主宰和拓荒者,在他们眼中如同空气,甚至都没被列入“杂鱼”的行列。

    听到他们的话,扎西特和杰森眼中寒光一闪,有些愤怒,但更多的是凝重,虽然这两位军官不像是中位深渊的样子,跟他们体质相当,但对方毕竟是驻守帝国边防多年的军官,战斗经验丰富,他们很有可能不敌。

    不过,他们毕竟人多势众,这是他们的优势,虽然深渊级的战斗,其他人插不上手,但其中几个主宰还是能帮到忙的,只要稍稍牵制一下,兴许就能让他们抓住机会将其击败。

    战场被分割成两块,杜迪安和猩化教官转移到了旁边数百米外的一片乱石空地上。猩化教官主动停了下来,一脸残酷地看着杜迪安,“小子,你的魔身似乎跟一般的魔身有些不同,是不是吃过什么特殊的东西?”

    “吃了你妈。”杜迪安轻飘飘地回道,似乎在说一句很普通的话。

    猩化教官脸色阴沉了下去,但很快却露出一抹阴邪笑容,“想要激怒我,小子,你想的太多了,等我把你宰了,把你的尸体带回去切片研究,总能找出你魔身的异常,哦对了,你似乎对那只行尸看的很重啊,她应该是你的某个亲人吧?或是你的妻子?你说如果我把她上了会怎么样?忘了告诉你,这里很多人都不介意跟行尸……”

    嗖!

    一道利刃陡然飞出,射向猩化教官。

    猩化教官迅速抬手,尖锐的指甲微微一弹,噌地一声,尖锐利刃斜着飞到一旁,插在地上。

    杜迪安肩膀处骨骼微微抖动,很快又再次生长出一根利刃,他死死地盯着猩化教官,不发一语。

    猩化教官看见杜迪安如此愤怒的模样,知道自己说中了,顿时露出笑容,杜迪安试图激怒他,现在反倒被他给激怒,还未开战他就已占据上风,胜负基本都能揭晓了。

    “小子,看你后面!”猩化教官笑容一收,陡然大喝一声。

    在话落的同时飞掠而出,几乎瞬间冲到杜迪安面前!谁能料到,在实力碾压的情况下,他依然选择偷袭的手段,因为这样更稳妥!

    而他最喜欢的便是稳妥!

    杜迪安明显被他的话惊到,转过头去,只转到一半,便似乎反应过来。

    然而已经迟了!

    猩化教官狞笑,抬起巨掌拍向杜迪安的脸部,这应该算是杜迪安防御最薄弱的地方,也是要害位置。

    就在掌心快要落下时,陡然,猩化教官全身寒毛乍起,只觉一股寒意袭来,他瞳孔一缩,身体猛然后退,但一股刺痛地感觉却从胸口传来。

    噗!

    等他倒退的时候,感觉胸口又痛又凉,鲜血从眼前飞溅出来。

    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见杜迪安趁势追来,眼中怒意上涌,额头的第三只眼睛微微眯起,巨掌拍动,铮铮声连绵不绝,持续四五秒后,二人才猛地分开。

    猩化教官微微喘息,感觉手指上的利爪轻轻发颤,他全身上下唯有胸口一处伤痕,杜迪安后续的追击依然未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猩化教官望着胸前的尖锐伤口,伤口表皮被钩出一片,杜迪安的利刃上有倒刺,而且利刃的构造极其神奇,看似是刀刃一样的流水刃口,实则却是极细小的颗粒锯齿,以至于利刃造成的伤口无法愈合,血流不止!

    割裂者,核心便在于“割”字上面。

    “臭小子,你故意的!”猩化教官愤怒地看着杜迪安,先前杜迪安分明是故意回头,让他放松了警惕,而且在回头时还故意表现出反应过来的样子,演的逼真,让他几乎全信了!

    这也导致他太过自信。

    一个人若是自信了,就难免会有注意不到的地方。

    杜迪安身上的利刃微微转动,其中刺伤猩化教官的那根利刃上仍滴着鲜血,“你可以故意,我为什么不能故意?”他语气平淡,轻描淡写,浑然没有先前的愤怒模样。

    猩化教官立刻知道,杜迪安先前被他激怒的样子也是故意的,这让他更加愤怒了!

    失败总会让人愤怒,尤其是智慧上的失败!

    但猩化教官的战斗经验实在太丰富了,在愤怒到全身血流加速时,他的本能陡然间警示大脑,一瞬间便冷静了下来。

    他深吸了口气,握紧拳头,心中不敢再大意,虽然他有把握杀死杜迪安,但杜迪安同样有可能会杀死他,他已经领教过杜迪安的利刃攻击了,比传闻中还要锋利得多。

    只需一击!

    只需要致命的一击,杜迪安就能杀死他!

    所以他不能给杜迪安这个机会,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杜迪安一击必杀,或是,拔掉杜迪安的利刃!

    此刻杜迪安全身如刺猬般被利刃裹住,要一击必杀需要把握时机,相对而言拔掉利刃就容易多了。

    “忘了告诉你,我的利刃上是沾了剧毒的。”杜迪安面带微笑地看着他,“应该说是病毒,你难道忘了,我身边有尸王在,要取到尸王的唾液,轻而易举。”

    猩化教官如遭雷击,脑海瞬间炸开一般空白,在他愣神的瞬间,杜迪安陡然飞速冲来。

    猩化教官顿时反应过来,却见杜迪安已经冲到眼前,全身利刃同时包围过来。他瞳孔一缩,身体急忙后退,抬手拍打,将正面暴刺过来的利刃推开。

    在他手掌推向第三条利刃时,陡然间,这条利刃扭动反转,原本是竖刃,瞬间变成横刃,他的手掌本是推向竖刃的侧面,避开了刃口,但这一下子刃口却直接对准了他的手掌。

    他瞬间惊出一身冷汗,手掌在电光火石间变换,屈指一弹,由上而下地拨开了这条利刃。

    噗!噗!

    从旁边包围过来的利刃同时变向,有的变了,有的没变。

    猩化教官的神经反应速度虽快,但终究有限,连续弹开七八条突然变向的利刃时,两臂被侧面的利刃擦中,划出两道血痕。

    这时,猩化教官已经暴退出了杜迪安的攻击范围,拉开了距离。

    杜迪安停在了原地,没有继续追击,单论速度,他比不上这猩化教官,刚才这一击他用了全力,没想到只给他造成轻伤,心中不禁叹气,同时有一丝郁闷。

    猩化教官本身的体质就比他强,魔痕又是内增幅,要是反应稍慢的话,刚才就已经死在他手里了。

    “中位深渊,也不过如此。”杜迪安立在原地,淡然嘲讽。

    猩化教官脸一黑,咬牙切齿地看着他,先前被杜迪安反向偷袭得手,打乱了节奏,又被杜迪安的话引开心神,连续两次交手被压制,他感到耻辱。

    不过,最终获胜才是最重要的!

    他很快抹去了面子上带来的愤怒,目光深沉地看着杜迪安,思索着战斗策略。

    想了片刻,望着杜迪安刺猬般的身体,依然没想到很好的主意。忽然,他醒悟过来,自己完全能从正面将杜迪安击败,为什么要去想策略?

    先前就是求稳用策略,结果被将计就计导致受伤。

    想明白后,他忽然间感觉全身轻松起来,狞笑一声,身体骤然向前冲去,瞬间便来到杜迪安面前。

    杜迪安似乎早已等待,利刃挥出。

    嗖!

    猩化教官的身体陡然消失,出现在侧面,一拳击向杜迪安的颈脖,从这里的两根匕首般短小的利刃间隙处捶打过来。嘭地一声,杜迪安的身体倒飞出去,撞在一块乱石上。

    猩化教官几乎是追着杜迪安倒飞出去的身体抵达,在他砸中时,立刻出手,一拳击向杜迪安的面额。

    太快,杜迪安勉强看清了,但来不及甩动利刃攻击,他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行动是如此的迟缓!

    嘭!

    疼痛从面部传来,杜迪安感觉泥土在背上摩擦。

    他全身利刃猛地旋转,噌地一声,全方位搅动,将猩化教官逼开。

    杜迪安从泥坑中站起,微微喘息,感觉颈脖像断裂一样疼痛,他紧咬着牙,死死地盯着猩化教官,忽然,他露出了一丝微笑。

    看见杜迪安的笑容,猩化教官心中闪过一片阴霾,刚要出手速战速决,忽然脸色一变,只觉身体有些麻木,他低头望去,却见胸口被杜迪安划出的伤口处,流出的鲜血泛着淡淡的绿色。

    剧毒!

    猩化教官脸色大变,既是愤怒,又是惊恐,同时还有一丝庆幸,这庆幸是自己感染的是剧毒,而不是杜迪安说的行尸病毒,前者至少有可能活下去,后者却是必死无疑!

    “早跟你说了有毒,你要是及时割掉那里的肉还能撑久点。”杜迪安没有急着攻击,轻轻抖擞着身上的泥土,这剧毒是他和菲丝尼亚赶路时猎杀到的剧毒系魔物身上采集过来的,涂抹在了狩魔器上,在魔化时剧毒也自然出现在了利刃上,若是体质差的,当场心脏麻痹而死。

    猩化教官微微咬牙,虽然心中愤怒,却忍住了,愤怒会加助血液循环,中毒更深,他深吸了口气,转头望去,却见另一边的战场快要分出了胜负,是两位同伴占据了上风。

    他松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