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九百三十三章:大逆不道
    “好吧。”杰森勉强同意。

    他不愿就这样叛逃,一辈子流浪在战神壁外,与魔物为伍,过上野人般的生活,但眼下战场混乱,回去很可能牺牲,只能暂避锋芒。

    主意已定,众人已杜迪安为首向前进发。

    半日后,几人出了森林,来到一片高山上,山体两三百米高,栖息着不少魔物,此地的领主是一头爬行类魔物,像伏地蜘蛛,但蛛腿却是一道道尖锐的利刃,实力媲美主宰,被扎西特两刀击毙。

    众人占山为王,在此地休息。

    从高山上能依稀遥望到侧方二十多里外的壁外风景,也能看见兽潮后方的景象,黑压压的兽潮中时而传来嘹亮雄伟的兽吼,似乎是号令,兽潮奔腾时造成的余波,即便是相隔二十多里外,也能隐隐感受到。

    扎西特和杰森的视力不弱,虽然看不清兽潮中魔物的形态,但整片兽潮的规模却是能窥觑一二。

    “以前的兽群规模也这么大么?”杰森满脸震撼,转头向扎西特问道。

    扎西特微微怔神,闻言苦笑道:“别问我,我虽然比你来的早,但也没有真正上过战场。不过……应该也是这样的规模吧,难怪会临时征召他们这些没有背景的散人,算起来战斗从天亮开始到现在,五六个小时了,不算已经攻入要塞的魔兽,单是这一片,估计就有五六万的数量吧?”

    “估计是吧……”杰森也不确定,“看不见尽头……还好我们提前跑出来了,要还是听那孙子的话坚守要塞的话,多十条命都不够死的,太恐怖了,以前在壁内见过的兽潮虽多,但魔物普遍较弱,在我们面前人海战术根本无效,但这里全都是大家伙,拓荒级的多如牛毛,就算上位深渊被兽群包围了,估计也得脱层皮!”

    杜迪安目光凝重,心中同样吃惊,战斗持续了五六个小时,兽群的规模却依然如此浩大,那要塞多半早已被攻下,也不知道那坚不可摧的战神壁,能不能守住这次境外侵袭。

    “你们看,是火龙异族!”扎西特忽然抬手指去。

    几人顺着他的手指方向望去,顿时看见兽群后方的黑色潮流中,出现一道道火光,如流星般从兽群中掠过,赤红的颜色与漆黑的兽潮形成鲜明对比,行动快速,仿佛在兽群中跳跃一般,迅速便从最尾端从到了兽群的前沿,直到消失在众人的视野尽头。

    “二十八,二十九……”

    杰森嘴唇微动,当数到三十三时,轻吸了口凉气,骇然道:“三十三个!”

    杜迪安目光一闪,沉吟不语,心中忽然产生一个念头,这念头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过于大胆,甚至是大逆不道!

    先前从菲丝尼亚那里知道,火龙异族的战斗力丝毫不逊色巨魔异族,成年的巨魔异族具备深渊级的力量,有些较为强悍的,甚至比中位深渊还强,而火龙异族同样如此,甚至更强三分,菲丝尼亚教过杜迪安判断火龙异族实力强弱的办法,那就是它们燃烧出的火焰颜色!

    蓝色火焰的火龙异族,是最弱的幼年,战斗力低于深渊。

    而赤红火焰则是成年火龙异族,媲美下位深渊。

    在赤红火焰内含有金色焰心的火龙异族,属于火龙异族中的王族,实力接近上位深渊!

    而火焰完全金色的火龙异族,唯有深渊之主才能勉强应付!

    菲丝尼亚还说,传闻中火龙异族中最强的异族,燃烧出的火焰是雪白的,像蒸汽一样,这是火龙异族中的王者,唯有七大王者出手,才能斩杀!

    先前过去的三十三位火龙异族,全都是赤红火焰,其中有两道火焰内含有一缕金色,这样的战斗力甚至能将带杜迪安过来的三位边防使击溃!

    不过,这三位边防使依靠战神壁的天然保护,战地优势,要挡住这三十多位火龙异族倒也不难。

    “我听说,火龙异族的实力跟火焰的强弱有关……”在杜迪安念头产生时,扎西特开口说起火龙异族以烈焰颜色看实力的事情。

    杰森和另外二人认真倾听,听完后瞪大了眼睛。

    “这岂不是说,这过去的是三十多位深渊?”杰森膛目结舌。

    什么时候深渊这么常见了?

    要知道,在壁内一位镇壁之主才是深渊,可在这战场上,一下子就出了三十多位深渊!而且他们赶路的途中还没有关注战场,谁知道在那段时间内有没有过去更多的火龙异族?

    这就是战神壁外的世界?

    杰森和扎西特等人心情沉重起来,太凶残了,他们自傲的实力在这里想要生存下去,多半只能看运气!

    就算他们躲到魔物普遍较弱的区域,可……强大的魔物是会移动的,会出来觅食,如果恰巧碰到他们了,他们岂不是就沦为盘中餐?

    他们还年轻,还能活很久。

    每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八千七百六十小时,用小时来计算的话,他们的一生实在太过漫长,哪怕是一年内的八千多小时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的生活,就足以让人疯狂,何况是十年,五十年?

    一时间,即便是决心坚定的扎西特,心中也不禁打起退堂鼓,忽然后悔了自己的抉择,甚至觉得有些莽撞。

    没人说话,高山上一片沉默。

    气氛阴郁。

    远处的兽潮依然在行径,从兽潮的颜色变化,能看出有不同的魔物在持续不断地从后方涌来,似乎是无穷无尽。

    看得久了,扎西特忽然道:“你们说,战神壁会不会已经被攻破了?”

    杜迪安目光一动,保持沉默。

    杰森和另外两位拓荒者吃了一惊,杰森愕然道:“不会吧,战神壁守护帝国这么多年,是天神筑造的绝对防御神壁,怎么可能被攻破?”

    扎西特低沉道:“以前不会,不代表永远不会,这世上根本没有绝对防御!”

    杰森只能承认这话,苦笑道:“难道我们都是灾星?屹立不倒的帝国在我们来的时候就倒了?我不太相信。”

    “如果没倒的话,兽群怎么会一直前进,难道前方战场的消耗速度这么快?”扎西特皱眉,他的怀疑是有依据的。

    杰森自然也知道这一点,他心中虽然有些怀疑,但还是不愿相信战神壁会被攻破,道:“估计是战神壁上有大人物过来坐镇了,或是原本就有大人物在,不管怎么说,我觉得战神壁被击破的可能性太低,帝国建立这么多年,战神壁守护了至少也有两百多年吧,我就不信偏偏在今天倒了!”

    扎西特看向杜迪安,“要不,我们回去看看?”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杰森,见他们都等着自己拿主意,想了想,没有回答扎西特的话,而是问道:“你们是希望战神壁倒塌,还是不倒呢?”

    扎西特和杰森微愣,扎西特犹豫了一下,道:“如果从我们现在的立场来看的话,我倒希望战神壁出点问题,这样的话,兴许我们能浑水摸鱼地溜进去,跟在这些壁外异族后面。”

    杰森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沉默不语。

    杜迪安看了杰森一眼,“你不希望?”

    杰森微微摇头,“说不好,我既希望战神壁倒塌,原因跟扎西特一样,我们能溜进去,但又不希望它倒下,一旦没了战神壁的保护,壁内将生灵涂炭……”他微微张嘴,还想再说点什么,但还是忍住了。

    杜迪安却很干脆地道:“我倒是希望倒塌,至少这样我们能活下去,不过这么说有点大逆不道,但我们现在已经是逃兵了,无论是按军法还是帝国的律法,都要被处死无数次,我也不怕你们听了去,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

    扎西特点头,“的确,虽然在这里说这样的话有点发憷,但这里也没别人,说了就说了。”

    “既然你们有这个心思,我觉得我们可以助力一下异族。”杜迪安立刻说道。

    扎西特和杰森愕然,震惊地看着杜迪安,“助力异族?你,你的意思是说……”

    “如果异族有希望攻破战神壁的话,可以帮助一下,等战神壁破了,我们就有机会偷回战神壁,反正到时七王得到消息,肯定会过来修复战神壁,顺便将入境的异族斩杀,也算不上造孽。”杜迪安游说道。

    杰森有些犹豫,“这,这样不太好吧,要是被知道的话,我们……”

    “我倒觉得可以。”温文尔雅的扎西特却表现的非常果决,“杜迪说的对,等战神壁破了,七王自然会赶来增援,他们出手的话,这些入侵的异族肯定会被清扫,也不至于伤害到多少人,反正这边防附近也没什么神壁,这些入侵的异族说不定还会跟壁内的魔物交战呢!”

    杰森见他和杜迪安的意见一致,知道已经无法改变,思索一下,道:“可我们势单力薄,怎么助力这些异族呢?它们随便出动几个火龙异族,作用就超过我们了吧?”

    扎西特反应却很快,冷笑道:“那可未必,最了解人类的是人类,我们熟悉战神壁上的情形,异族只知道厮杀,我们却可以引领它们寻找薄弱处攻击。”

    杜迪安点头,“借刀杀人,最简单不过。”

    杰森叹了口气,“这倒也是。”

    几人商议起细节,然后在杜迪安的建议下,又在高山上观望了几个小时。

    天色渐暗,黄昏时分,火烧云遍布天际。

    兽潮的数量早已变得稀疏,不再是黑压压一片,在兽潮中不时有火龙异族冲出,赶向前方战场。

    等到了晚上,杜迪安和杰森、扎西特吃过干粮,摸索着返回。

    到了凌晨左右,几人才回到战神壁外数十里处,能遥望到战神壁的巨大轮廓。

    当几人横向望去时,顿时看见战神壁第七区域战火连天,高耸入云的战神壁上火光四溅,兽吼声与杀喊声似乎从云上天空传来,无比震撼。

    杜迪安和杰森、扎西特等人看见这一幕,心中又惊又叹,惊的是兽群居然持续攻击了这么久,而战神壁上的正规军居然也能坚持得守下来。叹的是战神壁外面的墙壁上已经染满了鲜血,像是有一片由鲜血形成的瀑布从最高处浇淋而下,将三千多米的战神壁血洗。

    在战神壁外的地面上,魔兽的尸体堆积如山,高耸上千米,堆积了数万,乃至十几万的魔物尸体,形成一个陡坡,后面陆续冲来的魔兽爬上尸体陡坡,朝壁顶爬去,或是向上弹跳,但壁上不时有巨石滚落,或是投射出火药炮弹,将爬墙的魔物轰杀。

    每次炮弹爆炸时,整个战神壁似乎都在嗡鸣颤动。好在炮弹离战神壁较远,并没有贴着壁面炸开,炮弹的余波在壁上烧出一块块焦黑痕迹。

    杜迪安和杰森等人没想到战神壁居然没破,甚至根本看不见被击破的希望。

    杜迪安眉头皱紧,凝视不语。

    过了半小时后,战场依然持续着前赴后继地冲锋与顽强的死守,魔物的尸体如雨点般从战神壁上落下,将尸体陡坡的高度又提升了一二十米高。

    “居然守住了!”扎西特脸色难看,有些咬牙切齿。

    杰森默默不言,看不出在想什么。

    杜迪安凝视片刻,转身道:“走吧,再等一等。”

    扎西特心中不甘,道:“我们不去骚扰一下么?”

    “如果战神壁摇摇欲坠的话,我们还有点作用,但现在依然固若金汤,我们几个人在这样的战场中,作用太渺小了,根本无法作用结果。”杜迪安叹气道。

    扎西特也明白这点,但仍有些不甘心,这是他们最后的,唯一的活命希望了!

    “再等等吧,兴许会有变化。”杜迪安安慰一句,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等返回高山后,杜迪安靠在山坡上继续眺望着战场,等待时机。

    转眼间,两天过去。

    这中间杜迪安等人返回到战神壁前观望过形式,但除了堆积在壁外的尸体陡坡高度提升外,战斗依然持续不变,包括他们看见的那些火龙异族,也没能冲破壁上的防守,不少火龙异族的尸体倒在尸体陡坡中,成为其中的一员,被更多的魔物尸体压住。

    到了第四天,战场终于出现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