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九百四十章:双魔痕
    少女的酮体雪白如玉,仿佛绸缎般光滑,散发着迷人的气味。但在她的胸口正中位置,却有一团暗红色蜈蚣般的纹痕,像魔痕,又跟魔痕有所差别。

    魔痕在肌肤上是向外微微凸出,像烧伤后的疤,非常光滑,没有毛孔,但她的纹痕却像是胎记一样,跟肌肤完全贴合,像是画在上面的。

    扎西特上前观察片刻,疑惑道:“有什么奇怪吗?”虽然他看出黛娜的纹痕有些奇怪,但单凭这点就对她出手未免有些牵强。

    “这是她的力量来源么,跟我们的的确有些不同。”杰森仔细观察片刻,向杜迪安道:“把她叫醒?”

    杜迪安点头。

    “要先把她的手臂断了么?”

    “当然。”

    扎西特看见杜迪安和杰森向屠夫一样商议着,似乎摆在他们面前的不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少女,而是豢养的家禽野兽,不由得多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但没有阻止。

    他虽然自认较为绅士,但此刻既然已经敌对,自然要防备黛娜的偷袭。

    杰森给扎西特使了个眼色,道:“你来断她手臂,我来封锁她的后颈,免得她反抗。”

    扎西特叹了口气,等杰森将自己的狩魔器抵在黛娜的喉咙上后,他提起自己的狩魔战刀上前,刷刷两声,鲜血绽开,两条洁白的玉臂掉落下来,鲜血汩流不止。

    “啊!”黛娜痛叫一声,苏醒过来。

    刚睁开眼睛,就看见抵在喉咙上的战刀,充满杀戮腥味。

    她脸色微白,转头看着持刀的杰森,又看了看站在一旁面色惋惜的扎西特,最后目光落在前方深沉得难以琢磨的杜迪安身上。

    “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黛娜惊恐,颤声说道。

    “为什么要撒谎?”杜迪安同样反问。

    黛娜咬牙,“我没有。”

    “你说你很小的时候就来到这里生活,吃魔物尸体和植物长大,那么,你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干净?你的牙齿为什么这么整齐?”杜迪安凝视着她。

    扎西特和杰森微愣,在脱光黛娜的衣物时,他们也注意到了黛娜雪白得仿佛公主般的身体,即便是保养较好的贵族小姐,都未必有她的肌肤如此雪白细腻。而杜迪安提到的牙齿,也让二人陡然一惊。

    是啊,魔物的血肉韧性非比寻常,这里又是荒郊野外,不可能精细烹饪到酥脆娇嫩,最多就是用火烤熟,而这样的肉往往是非常坚韧的,如果从小吃这样的肉长大,牙齿自然而然会变得尖利。

    黛娜委屈得眼眶中泪水打转,“就因为这个?我爸爸在地下找到水源,我每天能够清洗身体,小时候我吃的都是植物,还有一些小魔物的肉,那时候我已经有猎杀小魔物的能力了,根本不会因此影响我牙齿的生长。”

    “我当然想过,你们生活在这里,肯定掌握了水源,但即便如此,你也不可能天天清洗身体。”杜迪安缓缓道,“这里的辐射浓度渗透到地底上百米深,即便是深渊,都不能抵抗辐射对身体的侵蚀,只能延缓这种影响,你不可能用这里的水天天清洗自己,那样的话,你的身体早就长出了一块块的辐射斑,像野狗的头皮一样难看。”

    黛娜微微咬唇,“我爸爸制作了一套过滤水源的装置,我们用的都是干净的水,你就因为这个要杀我?我做错了什么?”

    扎西特看见她委屈的模样,微微皱眉,向杜迪安道:“就因为这个原因吗?”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目光有些变冷,“难道你没见过女人?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在这里制作一套过滤水源的装置有多难你知道么?”

    扎西特微怔,脸色有些难看,没有再吭声。

    杜迪安也不在意会让他心生怨恨,继续向黛娜说道:“这只是其中一个疑点,第二,你说你家里距离这里不远,我不知道你认为的‘不远’是多远,至少我没看见这附近有人居住和行走过的痕迹!第三,我问你有没有吃人肉时,你的身体反应明显有一丝不同,我不知道你是被‘吃人肉’给吓到,还是被我说中了所吓到,我猜不出,但这足以让我留心,成为我心中的疙瘩!”

    “第四,在你的身体里面,并非只有魔痕力量吧?我不知道你爸爸是怎么从战神壁中带你偷渡出来的,但他应该没能力带太多东西,到了这荒郊野外,手里一无所有,想要凭空制造出一些器具非常难,除非你爸爸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而且擅于搞研究。”

    黛娜俏脸泛白,道:“我真的没有撒谎,我们居住在地底,所以你看不到我们。你问我有没有吃人肉时,把我吓一跳,我还以为你们要吃我,所以有一点紧张。至于你说我的身体中除了魔痕力量外,还有别的力量,的确,我爸爸给我的身体中注入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我真的没有想骗你们的意思,你也没有问这些,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越说越委屈,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扎西特默默不语,没有再为她辩护。但一旁的杰森却开口了,向杜迪安道:“我们会不会真的搞错了?”

    “也许吧。”杜迪安没有否认,漠然道:“的确她说的有可能是真的,也许是我疑心太强想多了,但不管怎样,我所猜忌的这些,足以让我出手,我相信拷问比询问得到的东西要多得多,哪怕因此错失结交她父亲的这个机会!反之,如果我们冒然前往,谁知道等待我们的是什么?”

    “你们就这么确定,他们在这里吃魔物吃多了,不会想要吃点人肉?”

    “又或是,等待我们的真的只是她和她父亲?而不是一群生活在这境外孤地的求生者?”

    一直沉默的扎西特声音低沉道:“这么说,你只是凭自己的猜测,就准备杀了她?”

    “难道真要等我们步入陷阱,等她暴露了破绽才出手?”杜迪安感受到他的不满,但他心中更加不满,反问道:“她能在这里生活下来,敢一个人出来游荡,说她没脑子你们信么,她如果有意接近我们,又怎么会暴露出明显的破绽?”

    扎西特微微默然,没再开口。

    杰森看出他心中有了隔阂,连忙劝说道:“杜迪说的也没错,虽然没有证据,但我觉得她应该没这么简单,谨慎点总是没错的。”

    扎西特微微摇头,“我知道,我只是觉得,我们很可能因为他的谨慎,而错失了最后的活命机会!万一她说的都是真的,我们过去了,跟她父亲一见如故,彼此合作,兴许能从她父亲口中得知偷渡回战神壁的办法,那是我们好不容易遇见的希望!”

    “希望总是诱人的,但你看见希望时,你已经被感染了!”杜迪安面色冷酷,道:“大家能来到这里,也不是什么善辈,你们手里难道就没留下同类的血?谁都不想死,活着不容易,很不容易,要是我们冒失上当就这么死了,以前死在我们手里的那些无辜之人,岂不是白死了?”

    “那你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扎西特压抑着愤怒,瞪视着杜迪安。

    “人质在这里,当然是让她招供。”杜迪安冷声道:“等撬开了她的嘴巴,知道我们想要的信息,如果她说的是真的,我们一样可以达到我们的目的,谁说非要跟她父亲较好,才能从她父亲手里得到偷渡回去的办法?既然能杀一,为什么不能杀二?”

    扎西特和杰森都是一怔,震惊地看着杜迪安,没想到他的想法如此疯狂!

    “你难道没听她说,她父亲比她强得多,很可能是深渊之主!”扎西特忍不住愤怒地道。

    杜迪安漠然道:“深渊之主又如何?正面搏杀的确比我们强,但现在他在明处,我们在暗处,谁让你傻傻的上去硬拼?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怀揣一把匕首,刺入敌人喉咙,就能杀死力量是他数倍的成年人,这道理还需要我教你们?”

    扎西特微微一窒,咬牙道:“我当然知道靠偷袭,可是力量相差太悬殊了!小孩子和成年人,虽然力量差距大,但他们只相差一把锋利的匕首!可我们和深渊之主的差距,需要用什么来弥补?什么样的陷阱,能够坑杀一位深渊之主?”

    杰森点头,“的确,金属兵器对普通人杀伤力大,但对深渊却毫无作用,说到底,兵器终究是有限制的,哪怕材质再坚韧,打造出的刀锋,也未必能跟一些高阶魔物的利爪相媲美,不管我们怎么布置,怎么偷袭,最终还是要近身搏杀,最多抢占先机,但深渊之主和我们差距太大了……”

    杜迪安微微摇头,感觉他们的思想很死板,道:“我当然知道兵器的限制性,就算是火药,都无法伤到深渊,但是别忘了,有一样东西不管是多强的人,都会害怕。”

    “什么?”杰森好奇。

    “病毒。”杜迪安轻吐出这两个字,“肆虐这片大地的病毒持续数百年,没人能抵抗,别说是深渊,估计就连王者,都会避如蛇蝎!”

    扎西特和杰森愣住,顿时醒悟过来,扎西特皱眉道:“可是这样的话,他感染了对我们的危险更大,我们还怎么从他口中得到偷渡回去的线索?”

    杜迪安对他的问题感到无奈,摇了摇头,道:“这个到时再说,先想想怎么撬开她的嘴。”

    扎西特和杰森对视一眼,见杜迪安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心中有些狐疑,但事到如今也只能继续相信杜迪安了,他们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你,你们这些恶人!”黛娜听到三人肆无忌惮地谈话,吓得脸色雪白,又气又怒,鼓起嘴巴道:“你们杀了我吧,我绝不会把我爸爸的事告诉你们的,等我爸爸找到你们,肯定会杀死你们!”

    “谁来拷问?”杜迪安看向杰森和扎西特。

    杰森开口道:“我先来吧,以前在监狱里待过,略懂一点拷问手段。”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

    “要不先把她的魔痕剔除?省去危害。”杰森问道。

    杜迪安沉吟片刻,点点头,“可以,我正好想研究研究。”说完,抬起手臂,指甲蓦然凸出,颜色变得漆黑,并指如刀刺向黛娜的胸膛纹痕处。

    撕拉一声,血液喷涌出来,这暗红色蜈蚣状的纹痕被杜迪安抓起,里面有一个肉囊,在肉囊中间有条缝,将肉囊一分为二,里面蜷缩着两条不同形状的魂虫。

    通过透视,杜迪安早就看出她这里的怪异情况,这两条魂虫待的肉囊也各不相同,一个温度极低,冰凉无比,另一个却炽热似火。

    黛娜惨叫出声,摇晃着脑袋想要挣扎,但杰森悬于她颈脖上的利刃却让她不敢反抗,加上双手被斩断,身体像人棍一样,毫无战斗能力。

    “交给你了。”杜迪安抓着肉囊回到旁边的高峰处,扎西特看了杜迪安一眼,随即又看向黛娜,监督着她,以免暴起伤人。

    虽然他不满杜迪安仅凭猜测就出手攻击黛娜,将原本的期望破灭,但事已至此,他只能选择一条道走到黑。

    “两种类型的魂虫?”杜迪安握着手里的血块肉囊,“难道说,一个是战神壁内的魔痕,一个是壁外孤地上的魔痕?两种魂虫居然能共生一体,也就是说,她有两种魔痕能力……”

    在偷袭黛娜前杜迪安就看到这点,所以选择偷袭,如果是正面搏杀,他觉得自己并无把握对付她,甚至他们三人都有可能被她击杀。

    也正是这一点猜测,让他无法确信她对他们有恶意,否则她直接出手就行,用不着欺骗。

    不过,真真假假的事谁能说的清,杜迪安宁可当一把恶人,即便黛娜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好心好意邀请他们回家做客,而他们三个却像强匪一样把她给杀了,甚至毁尸灭迹,他也只能这么选择。

    在他手里染上的血腥已经太多,洗刷不尽,他已经不在意更多的罪孽,毕竟,上帝向来眼神不好,未必会惩罚到他这种恶人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