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九百四十二章:“黛娜”
    扎西特和杰森没想到杜迪安的戒备心这么强,强到他们都觉得有些多余。不过,考虑到黛娜装傻的那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们还是赞同了杜迪安的观点。

    生命只有一次,如非必要,他们也不愿冒险。

    接下来的几天,扎西特和杰森以及杜迪安三人用各式各样的方法试探黛娜,如两人出去狩猎,留一人看守,而看守的人态度较为散漫,要么背对黛娜解手,要么被忽然蹿出的小魔物吸引,不经意地走远。

    黛娜似乎是真的傻了,只会躺在地上呵呵傻笑,没有任何行动。

    杜迪安又尝试在训练时故意给黛娜挖坑,试探她的反应,但回应他的依然是傻笑。

    几天的尝试下来,三人终于确信,黛娜是真的疯了,要么就是她的演技已经高深到无懈可击的地步,没有任何破绽!

    “这是棕叶汁,经常涂抹能掩盖我们身上的气味。”扎西特在外出狩猎时,带回一些厚实饱满的树叶,轻轻揉捏就能搓出墨绿色的汁,“免得忽然遭遇她父亲,来不及反应。这几天虽然我们不停变换地点,掩盖气味,但还是会留下一些破绽,有个前辈曾告诫我,只要出现过,就必然会留下点什么,当遇上感知力极强的人时,就是致命的破绽!”

    “棕叶汁?”杰森看见他手里的树叶,惊讶道:“这里居然也有棕叶?”

    杜迪安见二人似乎都认识此物,不动声色地接过,没说什么。

    扎西特和杰森将树叶搓汁涂抹在身上各处,然后又将多余的涂抹到黛娜身上,这过程中自然免不了身体接触,二人也彼此很有默契的揉捏了几把。

    黛娜只是呵呵傻笑,没有反抗,甚至当摸索到她胸前的敏感部位时,还发出轻哼的声音,十分诱人。

    “可惜,下半身没了。”杰森略感遗憾。

    扎西特轻轻一笑,没说什么。

    虽然他们不受美色诱惑,但毕竟是男人。

    杜迪安瞥了扎西特一眼,先前他还极力阻止,如今却似乎乐在其中,就像一个人做过极坏的事情后,再做点小偷小摸的事情便毫无感觉,甚至毫无羞耻。

    等涂抹上棕叶汁后,三人再次转移了阵地,通过半个月的摸索,三人发现只要在靠近战神壁的这一条平行线上,就不会遇见太强的魔物,如果向前深入的话,遇见的主宰级魔物领主就会增多,甚至会遇见深渊,以及两三头深渊的家族兽群。

    转眼间,五天过去。

    三人多次改变阵地,每个地方停留不超过一天,中途用各类树叶汁水,以及泥土,剥下的魔物毛发等物变幻气味。此外,杰森还告诉了杜迪安和扎西特一个消除气味的秘方,用灰烬混合魔物的血液,以及他随身带的一瓶特制的灰粉配料,混合水搅拌成浆,涂抹在身体各处,能封闭毛孔,最大程度地降低气味的扩散。

    “来,跟我说,亲亲爸爸。”

    “亲,亲爸,爸……”黛娜断断续续地傻笑道。

    训练她的杰森微微一笑,道:“怎么亲?”将一条染血的魔物兽腿递到她面前。

    黛娜傻笑着猛地一口咬了上去,撕咬下一大块血肉,呵呵傻笑道:“亲,亲爸爸……”

    “真乖。”杰森摸了摸她的脑袋,表示嘉奖。

    黛娜像猫咪般满脸舒畅,很是受用他的抚摸。

    杰森向旁边一条猎杀回来的毒蟒指去,“它是爸爸。”

    “爸,爸……?”黛娜的反应有些慢,转过头,看见地上瘫软死去的毒蟒,眼眸中慢慢露出先前的傻笑,手臂猛地撑在地上,飞速蹿了过去,将毒蟒抱住,张口狠狠咬在了上面,撕咬下一块血肉,声音含糊地傻笑道:“亲亲爸,爸……”

    “真乖。”杰森笑得更满意了,上前抚摸她的脑袋。

    黛娜满脸乖巧,靠在他怀里。

    扎西特和杜迪安坐在旁边的石头上,叼着草根,看见杰森的训练成果卓越,扎西特向杜迪安道:“这办法真的能行么,万一他父亲有很强的毒素抗性怎么办?”

    “那就只能自认倒霉。”杜迪安摇头道,他采取的偷袭是将毒液藏于黛娜的两颗后槽牙内,当她撕咬时,毒液通过挤压会注入到被咬的对象体内,就像毒系魔物一样。

    “你的毒真的能行么?”扎西特仍有些不确信。

    “能直接毒死深渊,应该算是比较毒的毒液了,如果能找到比这更毒的,也可以替代。”杜迪安说道,他身上的毒是猎杀极寒冰龙,以及其它魔物的毒液混合而成,其中还混有毒箭蛙的毒,这种毒曾让入侵希尔维亚的那位主宰失去战斗能力,如今在多种毒液混合下,效果猛增,毒死深渊不难,但要遇上魔痕对毒素具有极高抵抗能力,甚至是免疫力的深渊,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不过这样也有一个好处,通常抗性强的人,往往是防御类型的魔痕,这就意味着感知能力和攻击方面稍逊。

    他们反复转移阵地,持续这么多天,依然没有被黛娜的父亲追上,可见他父亲在感知方面并不强。

    “如果是双魔痕的话,换做是我,应该会选一个感知,一个攻击,或是一个攻击,一个防御,他父亲应该是这样……”杜迪安心中暗暗想着,他目光微微闪动,瞥了一眼身边的扎西特,眼中闪过一丝微光。

    三天后。

    三人准备就绪,正式起航绕道返回炼铁平原。

    经过两天赶路,三人距离炼铁平原越来越近,当晚,天上无云,星辉璀璨,三人聚集在树林边将猎杀到的低阶魔物吃完,填饱肚子后,坐在树枝上对月眺望。

    漫漫长夜,没有任何娱乐方式,发呆、空想,成为了他们唯一打发时间的办法。

    “月色真美,不知道能不能飞上去。”杰森找到话题,异想天开地说道。

    扎西特顿时笑了,“怎么可能飞得上去,单是云层上的雷鸟,就足够将我们轰杀成渣了。”

    “这境外可没雷鸟。”

    “但听说飞得越高,越寒冷,到最后会冻成冰雕。”

    “这倒是,这个就跟我们做人一样。”杰森叹了口气,望着树影下漆黑的森林,说道:“我们人类大概是这世界上,唯一懂得抬头欣赏星空的生命吧?”

    扎西特不置可否地耸肩道:“那当然,这些低等魔物懂什么,我听说上纪时期我们人类曾遍布世界各地,是所有生灵的主宰!”

    杰森点头,眼中有些向往和遗憾。

    杜迪安听着二人的闲聊,在月光照耀下,心中也有几分想倾诉的欲望,但他忍住了,过了半响,才缓缓说道:“也许正是知道抬头仰望欣赏,才会想要征服和破坏吧。”

    杰森好奇地道:“征服?你是说有人想要征服这片星空?”

    “所有你看到的,你都想据为己有,除非是垃圾,不是么?”杜迪安反问。

    “这倒是。”杰森点头。

    “尤其是美女。”扎西特轻笑道。

    杰森哈哈大笑。

    杜迪安起身道:“我去解手,顺便在周围转转,看看有没有深渊魔物靠近。”

    “我陪你?”

    “不用。”

    “别太远,一个人小心点。”

    “有危险打信号。”

    两人嘱托。

    杜迪安跳下树梢,带上海利莎踏出了这片林子,走到旁边的高山上,先是撒了泡尿,然后带着海利莎继续向前,等走了十多里后,将背囊里烤好的魔物血肉递给海利莎,用割裂战刀切片,让她一口一口保持优雅的风姿慢慢吃下。

    等她吃完,用洗干净的柔软手帕给她擦拭了嘴唇。

    正当他准备返回时,忽然看见视野尽头的极限处,有一道热源身影靠近过来。

    “人类?”杜迪安瞳孔一缩,看出这热源的轮廓,正是一个直立的人类模样,虽然距离人体还有些差别,但像一团椭圆红影,但他用热源辨识过无数次人类,早已经验丰富。

    他全身寒毛微微竖起,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黛娜口中的“爸爸”!

    难道他追过来了?

    很快,杜迪安冷静下来,眉头皱起,觉得这人的反应有些奇怪,似乎并非是黛娜的父亲。如果是她父亲追踪过来的话,又怎么会大摇大摆地慢慢行走?早该直接暗中潜伏过来了,或是直接全速冲来。

    但这道热源身影却走的很慢,似乎只是平常漫步,时而驻足,似乎在辨别方向。

    杜迪安目光闪动,思索片刻,最终还是带上海利莎,悄悄摸了过去,如果不是黛娜父亲的话,那么这人又会是谁?他很好奇,这孤地上莫非还有别人?又或是本地居民?

    十来分钟后,他和海利莎一同悄然靠近了过去。

    从一处巨石裂痕处悄悄探头望去,杜迪安顿时骇异,瞪大了眼睛,这人竟是黛娜!!

    一模一样款式的亚麻粗线衣,同样颜色的淡金色秀发,以及一般无二的脸,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身体完好如初,就像杜迪安第一次见到黛娜时一样!

    杜迪安心脏狠狠抽搐了一下,哪怕他见过无数凶恶血腥的场景,此刻也有瞬间的失神,他感觉自己见到鬼了!

    黛娜不是跟扎西特和杰森在一起么?不是被他斩断了腰身么?不是已经被他们折磨得疯傻了么?

    “谁?!”站在前方的“黛娜”陡然回头,目光直视着杜迪安藏身的地方。

    杜迪安脸色难看,刚才一瞬间气息有了波动,让他暴露了,没想到自己经历过那么多凶险战斗,居然还会犯下这样低级的错误,他的心态终究还是不够淡定,也许是心底对折磨黛娜感到心虚和惭愧,才会有这么大反应?

    他也说不清,但他知道自己得站出来了,躲着毫无意义。

    当从巨石后面走出来时,杜迪安忽然发现,眼前的“黛娜”跟他之前遇见的黛娜有点差别,她们的发型不同,之前的黛娜扎着马尾,十分纯真活泼的样子,而这位“黛娜”却是头发披散,波浪般散落在肩,带有几分公主般的尊贵优雅,表情也更加淡然。

    “人类?”这位“黛娜”看见杜迪安后,眼中异色一闪,随即注意到杜迪安旁边的海利莎,眼中露出惊讶之色。

    “我路过这里,我叫杜迪,你是?”杜迪安试探着询问,主动示好,心中却有些紧张起来。

    “我叫黛娜。”少女如是说道。

    杜迪安瞳孔微微收缩了一瞬,但很快又恢复如常,他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像是初次听说一样,露出微笑道:“这真是一个好名字。”

    少女看了他一眼,眼中带有一丝莫名意味,说道:“你似乎听说过这个名字?”

    “小时候有个朋友也叫这名字,看来这名字不错,起的人挺多。”杜迪安轻笑道。

    少女凝视着他,见杜迪安笑容自然,最终慢慢收回眼中的锐气,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听你的语言,你是那边过来的?”抬手指向战神壁。

    杜迪安点头,脸上闪过一丝难为情,“前不久那里爆发战争,我跟大部队走散了,流落到这里,现在估计被当成逃兵了,也不敢回去。”

    少女问道:“你就一个人?”

    杜迪安立刻摇头,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显得很老实和拘谨,“跟我一同走散的还有八个人,我们是一个中队的,他们在另外一边休息,我出来撒泡尿,顺便巡逻下周围的情况,没想到会遇见你,你是这里的居民吗?”说到这里,眼眸放光,满脸兴奋地样子。

    少女摇头,“我跟你一样,也算是从墙那边过来的吧,不过我在这里生活很久了。”

    “生活很久?”杜迪安满脸吃惊,“这里能居住吗,不是有火龙异族在这里盘旋么,你们没有遇见?”

    “我们有躲避的办法。”少女微微摇头,不愿在这上面多说,而是向杜迪安道:“你的队友都在那边么,要不带我去见见,我从小就来到这里,还没见过外面的人是什么样呢!”说到这里,满脸好奇地样子。

    这神态让杜迪安不禁想到之前遇见的那个黛娜,那般纯真无邪的笑容和眼神,没有一点点防备。

    “他们比较粗鲁,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跟我来。”杜迪安煞有介事地说道,侧身做出邀请状,等着少女慢慢走近,轻巧的脚步声踩在草丛中,一步一步踏过来,仿佛踏在他的心脏上。

    当少女走到了他面前,杜迪安微微一笑,向前指引同时迈出。

    少女紧随其后,转头四处打量,问道:“你跟你的队友有没有见到一个跟我长得很像的女孩,她也叫黛娜,是我妹妹。”

    杜迪安惊讶道:“你们姐妹同名?”

    少女点头,偏头问道:“你见过么?”

    杜迪安摇头,“没有,要是见过的话,肯定会邀请她跟我们一起。”

    “这倒也是。”

    杜迪安边走边好奇地道:“你怎么会跟你妹妹同名,她跟你走散了么?”

    “是啊,她半个月前外出游玩,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把我爸爸急死了,这段时间到处找她,我也出来找她,一直找到现在,夜都深了。”少女叹气,眉头间有几分哀伤。

    杜迪安看着她的模样,心中忽然有些不忍,但他还是露出遗憾和同情地表情,说道:“她应该是迷路了吧,或者是……”当“是”字说出时,他手里的割裂战刀陡然毫无预兆地挥出。

    铮地一声,火花激射。

    交击声在夜晚格外响亮。

    没有想象中的一刀两断,杜迪安和黛娜拉开了距离,两人都是一脸惊色。

    杜迪安是没想到一直漫不经心低头听他说话的黛娜会在他攻击的瞬间反应过来,出手抵挡。而少女同样是没想到,杜迪安的攻击会如此凶悍,她虽然有所防备,但依然险些没能招架住,此刻她手里的兵器已经断裂,手臂被划出一道血口,受了伤。

    “你早有防备?”杜迪安脸色阴沉下来,感到棘手,只希望先前这一声响能惊动杰森和扎西特,不过距离太远,估计他们是听不到了。

    “我妹妹在哪?”少女冷冷地看着杜迪安。

    “你怎么知道我跟她有关?”杜迪安反问。

    “虽然你的表现天衣无缝,但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你的背囊早已暴露了你!”少女冷笑道。

    “背囊?”杜迪安一怔,忽然间脑海中电光一闪,瞬间醒悟过来,道:“你是说里面的那个东西?”

    “没错,就是那荒神血肉!”少女冷声道:“当初你们来到平原没多久,我爸爸就探测到了荒神血肉的反应,不过他当时正在实验当中,无法抽身出来,所以让我妹妹过来把你们带回去,没想到她却栽在你们手里了!”

    杜迪安微微怔住,他们刚到平原就暴露了?那个黛娜早就知道他们?

    怎么可能!

    他有些无法接受,甚至不愿相信,不过他觉得,眼前这个“黛娜”没有理由欺骗自己。他心中渐渐冷静下来,慢慢地回想起了跟黛娜初始相遇时的情况,这仔细一想,忽然发现对方所表现出的诸多细节,有许多破绽和疑点,绝不止他先前观察到的那几处。

    比如黛娜看见他们时脸上的惊讶,明显故意的成分较多,如今回想起来,就更觉做戏明显。

    此外,黛娜表现的完全没有惧意,换做任何一个待在这片魔物栖息的地方,都懂得小心翼翼,而黛娜却是直接走近他们,没有潜行,没有伪装,甚至在看见他们时,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惧怕,换做一般人,遇见几个实力不清的同类,绝不单单只是惊喜。

    而他们因为黛娜所表现出的天真活泼,误以为她太过纯真,不知道人心险恶,所以会这么轻易就相信了他们。然而对方的目的,实际上就是想要带他们返回她父亲那里。

    至于目的,很可能就是他包里的荒神血肉。

    他们觉得别人天真,或许在黛娜的眼中他们也同样天真。

    不过,有件事他却想不通,问道:“你爸爸为什么不让你们两个一起过来,以你们两个的实力,应该能将我们直接俘虏吧?”

    少女冷哼道:“告诉你也无妨,我跟我妹妹生活习性迥异,她只在白天出来,夜晚就会缩在家里,而我只在夜晚出来,白天我都是不出门的!而且,我爸爸早已探查到,你们三个只是下位深渊,以我妹妹的实力,足以将你们三个制服,轻而易举!”

    杜迪安脸色微变,两人昼夜交替?这是什么缘故?要说只是生活习性,他是不信的,很可能是二人的魔痕,或是其它方面的原因,就像有些魔物喜好夜晚出来猎食,有些却喜欢白天出来狩猎。

    此外,她这话里透露出的信息非常大,首先她爸爸居然能感知到他们是下位深渊!要知道,他们都是隐藏了热源的,而他爸爸相隔有多远?至少在他们的感知范围之外!在那么远的地方不但能感知到他们,还能知晓他们的具体实力,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可是,如果说他爸爸感知能力卓越,那么这么多天,为什么没有追上他们?难道一直无法脱身?他觉得应该不可能,毕竟这都过去快一个月了。

    难道说她爸爸是借助某些仪器探测到他们实力的?

    杜迪安注意到她之前说的是“探测到荒神血肉的反应”,“探测”和“感知”虽然某些时候意思差不多,但在杜迪安听来,却是两回事。

    在他看来,感知只代表身体能力,而探测不但包括仪器探测,也包含了身体探测。

    如果是仪器的话,那就能解释得通她爸爸为什么没追踪过来了。

    不过,这也延伸出另一个信息,那就是她爸爸掌握着非常精密的仪器,科技含量极高!

    他正思索着这些利害关系,陡然间,他心中猛地一惊,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扫了一眼来时的方向,那里是杰森和扎西特,以及……“疯傻”的黛娜。

    先前的反复拷问中,杰森自然盘问过她接近是否怀有目的,是否是偶然,但黛娜给的回答都是“没有”!从始至终,她的回答都没有改变过,以至于让他们拷问的人都相信她已经完全交代了。

    可是,换做一般的俘虏,前后的答案总会有些出入,一开始想要隐瞒的事情,在后面逼供下就渐渐松口了。

    但黛娜却始终没有改变,这是很大一个疑点,但他们却不知怎么的却误以为是她太单纯,从一开始就没有撒谎,是个天真烂漫好心好意的女孩。

    如今看来,她招供的事情根本不能当真,估计是真假参半。

    而且,她应该并没有疯,一个人如果已经呆傻,又怎会做出跟之前相同的回答和反应?

    杜迪安越想越心惊,他忽然觉得自己犯了大错,而这个大错的起因,就是他低估了黛娜。

    不单是他,扎西特和杰森也都被黛娜蒙骗了过去。

    他们先入为主的观念中,认为黛娜有可能是天真无邪的女孩,所以才会认为那些酷刑会让她疯狂,但现在看来,黛娜接近他们是有意带他们回到她爸爸那里。而她之所以没有采取强硬的直接进攻,原因很简单,换做是他,在自恃能力压他们三人时,也会有恃无恐地选择用更柔和的手段将他们引诱过去,这样更省力。

    如果他们当时拒绝黛娜,或许就会面临她的雷霆攻击了。

    甚至,当时如果不是他主动出手,或许先出手偷袭的就是黛娜!

    就如同此刻一样。

    他方才出手挥刀时,少女早有防备,才能及时招架。而且她早就看出他的身份,他怀疑她很可能顾及到他击败了她妹妹,所以才没有一开始就从正面攻击,而是也抱着跟他一样的打算,近身偷袭!

    否则她刚才走过来时,又怎会表现的毫无防范?

    她这样的表现,又何尝不是让他放松警惕?

    因轻视而失败或死亡的案例数不胜数,杜迪安也知道不该轻视任何人,狮子搏兔尚需全力,可是他依然犯了这个错误,而且是致命的。

    明知故犯是任何人都无法避免的,这或许是最深刻的哲理也无法改变的事。

    好在他遇见了少女,否则他们带着装傻的黛娜过去偷袭她父亲,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他心中有些庆幸,甚至对眼前的少女有些感激。

    “你妹妹的感知能力应该相当不错吧?”杜迪安忽然问道。

    少女淡然道:“看来你已经领教过了?”

    杜迪安微微点头,心中暗叹了口气,实在太险了!此刻他心中最后的疑点也得出答案了,他们后来测验黛娜有没有疯傻的事,或许早就被她听到了。包括他们佯装离开,却躲在暗处观察,或许也在她的感知当中。

    自始至终,黛娜都在傻笑着关注着他们,或许那脸上的傻笑,就是对他们的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