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九百五十二章:我曾是王者
    试验片刻,杜迪安这才发现,自己失去的不单单是黑暗视觉,还有力量,以及魔痕能力。他现在仅有肉身力量,而且大幅度削弱了,大概只有拓荒者程度,没有附加任何割裂者魔痕的能力,就像是……魔痕从体内被剥离了一样。

    但他胸口的魔痕刻痕仍在,毫发无损,他想到注射进体内的紫液,应该是此物抑制住了他的魔痕能力。

    “不知道是永久性,还是时效性。”杜迪安心中暗想,他头一次遇到如此神奇的药物,能够让一个深渊失去魔痕能力。

    吱呀一声。

    囚室的门被推开,身材魁梧的博罗走了进来,轻轻冷哼一声,刹那间,整个喧闹的囚室顷刻寂静下来,各个囚笼内的恐怖阴影瑟瑟发抖,停止了闹腾,蜷缩在阴影角落深处,唯有那不停咬着铁栏的尸化少女,依然在低声吼叫,纯黑的眼眸中充满狰狞,暴虐。

    博罗看了她一眼,轻叹了口气,沿着过道走到了她的牢笼前,静静地看着她。

    少女从囚笼内伸手抓挠,张牙舞爪,满是嗜血。

    博罗凝视了片刻,慢慢地转过头,望着杜迪安,“你知道控制行尸的办法,是么?”

    杜迪安默然,没有否认。

    不是他不想掩盖这个秘密,而是无法掩盖。这博罗虽然外表看似粗犷,但心细如发,在带他回来的途中,多半就能识破海利莎的异常,毕竟,海利莎如影随形地跟随着他,这本来就是一件诡异的事。

    “这办法是从帝国那里得来的,还是从遗迹中找到的?”博罗没有直接问什么办法,而是忽然问起来源。

    杜迪安目光微动,凝视着他,“她在哪里?”

    “她很好。”博罗别有深意地看着他,“失去你的控制,她好像只是个傀儡。”

    “她不是傀儡。”杜迪安立刻纠正道。

    “我说的是好像。”博罗随意道。

    “她不是!”杜迪安沉声道。

    博罗微微皱眉,眼中有一丝了然,“莫非她是你的爱人?或是亲人?也是,像你这样的情况我见多了,如今这世道,感染病毒并不稀奇,总有一些人的朋友或亲人感染了病毒,却束手无策,无能为力,即便是我,也无法改变被病毒感染的人。”

    说到这里,他眼底闪过一丝沉痛,但隐藏极深,一闪即逝,随即神色恢复如常,继续道:“不过,能够控制被病毒感染的人,你倒是头一个,即便是帝国里的那群卑劣的呆子,也没找到办法,如果你想活得好一点,可以把这办法跟我说说。”

    杜迪安沉默不语。

    博罗似乎也很有耐心,静静地看着他,等待着。

    片刻后,杜迪安缓缓开口,道:“这办法也不稀奇,只是你们专注于药物和研究,没有想到这方面来罢了。”

    “哦?”博罗饶有兴趣。

    “「条件反射」知道么?”杜迪安瞧着他,没有隐瞒这个办法,虽然看似掌握这个,是他活命的底牌,但他知道,即便自己不说,后者也有办法让他招供,譬如用海利莎来胁迫,或是用药物摧残自己的意志力。

    虽然他自认足够坚强,但现实往往能轻易击碎你倔强的外壳,就像许多意志坚强的人,却在毒贫面前低下了头一样。

    “条件反射?”

    博罗一怔,顿时恍然大悟,他研究生物学多年,自然知道这最基本的知识,此刻杜迪安一说,他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禁有些失笑。

    “没想到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这么简单的东西就摆在眼前,大家却都视而不见,好一个条件反射,哈哈……”博罗忍不住大笑,但笑声中却充满讥讽,也不知是自嘲,还是嘲笑他人。

    等笑声收歇,他看向杜迪安的目光中充满欣赏,“利用条件反射控制行尸,也真亏你能想的出来,这训练的过程肯定无比痛苦和艰难吧?”

    “还好。”杜迪安却没骄傲和欢喜,不动声色地道:“比起你的研究,这只是皮毛罢了,以前听闻能够将生命克隆复制,还从未见过,没想到你已经把这项传闻付诸实践,而且还如此成功,要是你还在帝国的话,单凭这一点成就,应该就足以凌驾于万人之上,仅次于七王了。”

    博罗微微扬眉,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就算没有这个,我也是凌驾万人之上,七王?嘿,想曾经我也是王者,不过……”说到这里,眉头一皱,似是想到什么不愉的事情,收住了口,没再说下去。

    杜迪安却听得瞳孔微缩,心中大惊,曾是王者?眼前这个博罗居然是一位王者?!

    看着杜迪安难以置信的样子,博罗冷哼一声,道:“王者有什么稀奇的,不过是一群苟且求生的懦弱之辈罢了,可笑的是所有的人都认为他们是大英雄,崇拜爱戴,甘愿如牛马任由驱使,可笑!”他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讥诮,以及厌恶和鄙视。

    杜迪安怔了怔,心中有些不解,问道:“苟且求生?他们已经是我们人类中最强的存在吧,还需要如此卑微?”

    博罗听到他的话,嘿嘿地冷笑不止,却没有再与他多说,只道:“看在你还算老实的份上,我才跟你说这些,也算是对你告诉我控制行尸办法的回报,至于别的,你无需知道,那不是你能接触到的层次,知道也无用,蝼蚁有蝼蚁的命,不知天高,照样高高兴兴的过完每一天,何必去想那么多?”

    杜迪安微微默然,心中想说我是蝼蚁还是巨龙又岂是你能说的算?不过转念想想,似乎还真是他说的算,如果他现在动手把自己杀了,自己就真的成蝼蚁了,一只暴尸荒野命贱如草的蝼蚁,在芸芸众生中,区区一个深渊又算得了什么?只不过是浩瀚星海中暗淡下了一颗星辰罢了,又有谁会留意到?

    见博罗准备离开,杜迪安收起思绪,连忙叫住他,“我的魔痕被你剔除了么,你准备用我做什么实验?”

    “不是剔除,剔除的话还要你何用?”博罗转头目光一瞥,“不过你现在的状态,跟魔痕被剔除也没什么两样,劝你老实点,别试图逃跑,这里机关重重,小心丢了性命。”说完,转身大步离去。

    杜迪安见他没提是什么实验,心中失望,但也知道他多半不会说给自己听,等博罗离开后,他转头看着旁边两个囚笼内躺着的扎西特和杰森,道:“都听到了吧?”

    “昏迷”中的扎西特和杰森慢慢坐起,杰森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们真要栽在这里了。”

    “这人曾经居然是一位王者!”扎西特眼中仍充满震撼,心有余悸地道:“我们之前居然试图斩杀一位王者,简直是疯了!”

    杰森苦笑一声,忽然想到什么,道:“我好像听说过,曾经有位王者叛逃出帝国,莫非就是他?”

    扎西特错愕地看着他,“你从哪听说的?”

    “一位壁主那里。”杰森没细说,再次叹气道:“现在我们只能听天由命了。”

    扎西特脸色灰暗,无精打采地道:“早知道就该一开始跟随那个黛娜过来,也不会沦为阶下囚了。”

    杜迪安瞥了他一眼,冷声道:“对方之前带我们过来,也只是图省事罢了,对方察觉到我们时,就已经打算让我们当他的实验品了。”

    “那也至少比现在待遇好点。”扎西特恼怒地看着他,先前他就对杜迪安有气,但碍于杜迪安实力高于他,只能忍气吞声,顺从杜迪安的意思,但此刻都是阶下囚,他也不怕杜迪安敢攻击他,何况博罗已经说了,他们现在跟剥离了魔痕差不多,没什么战斗力。

    “愚蠢!”杜迪安冷哼一声。

    “都是你害的!”扎西特咬牙切齿地看着他。

    “够了!”杰森低吼一声,瞪了扎西特一眼,“事到如今争吵有什么用?再说这时杜迪说的没错,你没看见对面的那个也是她女儿么,他要真对自己的女儿感情深厚,早就把我们折磨致死了,就算留着有实验的价值,也免不了一番折磨,生不如死,要怪,就怪我们当初就不该逃亡!”

    “不逃难道等死?”

    “现在不也是死?”

    “谁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呵呵……”

    杜迪安听到二人争嘴,忽然间索然无味,坐回到自己的囚笼深处,望着自己断掉的左腿,微微摩挲着疤痕,先前他走回来全靠魔化的利刃当左腿支撑着走来,此刻失去魔化能力,彻底成了瘸子。

    常在河边走,终于湿了鞋。

    相对于其他经常离开巨壁出来狩猎的狩猎者,大多数都以身体残缺的姿态退休,他混了这么多年,直到今天才断掉一条腿,还算是幸运的。

    伤感了一会儿,杜迪安便不再去想断腿的事,若是能够活着离开回到战神壁内,他相信以神罗帝国的科技足以让他断肢再生,毕竟当初在希尔维亚巨壁中,黑暗教廷的顶级生命派系炼金术士就能够做到这一点,只是程度较轻,最多只是断指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