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九百五十五章:王者之路
    “也许这就是我们和魔物的区别吧。”杜迪安没再跟他争论这些,说道:“你用深渊来做实验,是想要研究出超越王者的力量么?”

    博罗嘴角微翘,“你倒是不笨,出来吧。”

    杜迪安踏出囚笼,跟随在博罗身后,边走边道:“莫非你想要成为荒神?”

    “荒神?”博罗没有回头,轻笑道:“荒神虽强,但脱离了本质,我还不想成为那种连‘人’都不是的东西,否则的话,我老老实实的当我的王者就行了。”

    连人都不是的东西?

    杜迪安心中一惊,随即想到那体格近十米,俊美得几乎无暇的荒神,心中有些明白过来,看来他之前的猜测果然没错,荒神的确不是人类。

    “只要思维还是你自己的,身体是不是人类,又何必在意?”杜迪安想要试探出他的想法,故意地道:“我们现在的姿态,应该也不算是人类了吧?”

    “身体的异化只是小意思。”博罗瞥了他一眼,“但有些东西,是能够影响到你的思维的,比如说有些魔痕,在给身体带来力量的同时,也会潜移默化通过改造后的身体让殖入者喜爱上新鲜血液和肉块,最后只能以魔物或是人类为食,在饥饿时,或许已经不能称作是‘人类’了,但在填饱肚子后,又会恢复到正常的思维,而这样的改变,只能算是较弱的。”

    杜迪安微怔,这点他倒是知道,魔痕虽然不能直接影响大脑,但会改变身体,而身体的变化,就会影响到大脑,这就像身体闻到鲜血感觉味道清香时,大脑思维对血液的抵抗能力,或许就会削弱,甚至慢慢的不再觉得恶心,甚至会觉得美味香甜。

    “这么说,荒神是会影响思维的么,王者也是?”杜迪安问道。

    “当然,你得到的越多,失去的就越多,至于失去的是什么,因人而异,有的在意,有的不在意。”博罗淡然道:“但是如果你原本很珍视某些东西,当你成为王者后,思维改变,却会变得不再在意,那你还愿意成为王者么?”

    杜迪安心中一震。

    他第一念头便想到海利莎,如果……自己成为王者后的执念,不再是复活她,甚至觉得她无关紧要,那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又有什么意义?

    他忽然觉得天意弄人,自己就像是一只棋盘上的蝼蚁,自以为踏出正确的步伐,殊不知脚下却有无形的“线”!

    有多少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却早已忘了自己最初想要得到的东西?

    或许就像水沟里的鱼,当涌入大河后,便只能随着大河的水波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无法逆流,也无法改变,只能随波逐流。

    “停下是深渊,向前……还是深渊。”杜迪安喃喃自语一句,忽然有些迷惘。

    “到了。”博罗的声音传来,将杜迪安的思绪拉回。

    他们离开囚室后穿过最初见到的宽敞客厅,又从另一处回廊楼梯来到下一层,博罗推开了面前的厚重大门,里面是一间明亮的实验室,墙上是洁白的铝制板块,里面摆设着许多仪器,以及三张类似医院里的病床。

    杜迪安目光一扫,便看见其中一间实验病床上躺着扎西特的身影,但此刻的他模样却无比奇怪,除了半张脸能够辨认出他的身份外,他的身体已经面目全非,腹部凸起一条黝黑色大腿粗的触体,像某只极粗壮的毒蛇尾巴,轻轻摇摆,他的断臂处衔接着肿胀的组织,像是两团肥大的内肠,表面是紫色,散发着腥臭的气味。

    杜迪安心中慢慢沉了下去,又看了看实验室别处,却没见到海利莎的身影,一股怒气登时从他心底涌出,他咬着牙,低沉道:“她呢?”

    “谁?”

    “海利莎。”

    “就是那只尸王?”博罗反应过来,轻笑道:“看来你还挺在意她的,别担心,她很好,我这里不缺尸王,所以暂时还不需要用她来做实验,而且她跟一般的尸王有些不同,应该是狩魔战士一族的后代吧?这可是难得的珍品,等我忙完了这项实验后,再去研究也不迟,要是能发现点什么新奇的东西,兴许……”

    说到这里,微微舔了舔嘴唇,没再继续说下去,径直走到实验室旁边一处高大十字架前,向杜迪安招手。

    杜迪安见海利莎暂时没事,心中稍松了口气,但他后面的话,却让他心中更冷,不过他知道愤怒也无用,克制着杀意,慢慢地走了过去。

    这是一台钢铁铸造的十字架,上面有镣铐,似乎是固定人用的,边缘还沾着锈迹斑斑的血迹。

    “上去。”博罗说道。

    杜迪安依言站了上去。

    博罗露出微笑,像杜迪安这样听话的实验品让他很省心,而不像有些实验品明知挣扎无用,偏偏还要挣扎,让他不慎误伤破坏,令人惋惜。

    尽管知道杜迪安识趣,他还是给杜迪安拷上了镣铐,然后从旁边推了一个小车过来,上面有各种工具和药物,他取出注射器和一管药液,给杜迪安注射了进去。

    杜迪安立刻感觉身体渐渐发麻,变得毫无知觉。

    “麻醉剂?”杜迪安开口,感觉说话有些不利索,舌头也有些麻木,虽然知道自己即将沦为一个实验品,甚至会被切开身体,但他心中却不知怎么,并没有多大恐惧,或许在被捕时就早有心理准备,此刻反倒好奇这博罗注射的麻醉剂,效力居然如此之强!

    博罗脱下身上的兽绒服,从旁边穿上防尘隔菌的白色大褂,像个医生,从小车中取出消毒液喷洒在一双薄如皮肤的手套上,空气中顿时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你倒是不紧张。”博罗戴上口罩,抬头瞥了一眼杜迪安,他倒不是通过杜迪安的表情来判断,而是心跳和身体机能。

    “以前我也做过这些实验,但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别人的实验品。”杜迪安用发麻的舌头继续说道,“深渊和王者的差别是什么?应该不会是吸食极冰虫数量的多少来判断吧。”

    “你想知道?”博罗将杜迪安身上的衣物剥下,杜迪安没穿战神壁上发的制式盔甲,那套盔甲阻碍他的魔身变化,早就被丢弃了,此刻穿的兽绒编织的衬衫和短袖,被博罗轻易撕开,转眼间便赤条条地站在他面前。

    然后博罗从小车取出一把银色小刀,似乎是银质的,消毒过后,用手摸了摸杜迪安六块腹肌的腹部,在腹肌中间慢慢划开。

    杜迪安望着身体被切开,却没有太多恐惧,或许跟没有痛感也有关系,他说道:“当然想,反正我也是将死之人,临死前解开心底的迷惑,走的也舒坦。”

    博罗轻轻一笑,从旁边取来抹布,在上面喷洒了不知名的药水,在杜迪安划破的腹部慢慢擦拭,很快,伤口处的血便止住了。

    “想成为王者,很简单。”博罗手上一边动着,嘴里也没闲着,他一个人待在这里本就枯燥,头一次遇见像杜迪安这样的实验品,也乐得聊几句,说道:“只要你找到一只极冰虫王就行,或是自己栽培出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