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九百五十八章:你……多大?
    杜迪安再一次体会到任由宰割的滋味儿,他吞下几块荒神血肉充饥,就已经险些丢掉性命,后悔莫及,此刻却被博罗直接殖入半截荒神内肠,这简直是要了他的命!

    虽然猜到后者也许有抑制的办法,但万一效果没想象的那么好呢?此刻的他可没有力气再遏止住那荒神血肉蹿入大脑。

    博罗见杜迪安没说话,也没指望他老实回答,而且就算他说了,他也不会相信,自己亲眼所见才是真实,他立刻离开床位,来到旁边,取出一些工具和试管。

    “有意思,我对你的身体越来越感兴趣了。”博罗来到杜迪安面前,从一个透明袋中取出一个全新干净的碧绿色环,像翡翠手镯一样,但直径却有巴掌长。

    他用手术刀划开杜迪安的颈脖,在脖子上的麻醉效果较弱,杜迪安能够感受到轻微地疼痛,以及博罗手指摩挲的感觉,这种感觉他从未体验,感觉很奇妙,同样也很愤怒和恐惧。

    他感觉自己的喉结被挑开,颈脖上的肉在博罗的手指下抽丝剥茧般地打开,然后是他脖子后面的颈椎骨,也被挪动,一时间有种脑袋与身体分离的感觉。

    「好灵巧的手!」

    杜迪安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不得不说,博罗虽然外表魁梧粗犷,但做事却比女人还仔细,换做是他,都不敢担保解剖到这样的程度,实验品是否还能活下来。

    不过从这熟练灵巧的手法中,也不得不得出一个事实,那就是这样的实验,他干过很多次!

    当喉结被抚摸过后,杜迪安就感觉自己发不出声音了,他就这么躺着,望着近在咫尺的博罗的脸,低着头认真而专注地在自己颈脖上忙碌着,做着他的手术。

    他甚至能看见博罗脸上的毛孔,以及里面细小的灰尘颗粒。

    如果能够进入魔身的话,只需一击,就能斩开他的脑袋吧!

    杜迪安心中默默地想着,但身体却无法动弹,毫无知觉,他心中的愤怒也慢慢沉静下去,过往的岁月慢慢的浮现在脑海。

    当死亡站在面前时,才发现自己对生命是如此的眷恋!

    也不知过了多久,博罗终于抬起头,然后将旁边的金属架上翡翠色的环拿起,轻轻一拉,环分开成两段,断裂处内有暗扣,他目光凝重,无比认真,将环穿过杜迪安颈脖上的表皮层下面,在他先前忙碌着掏空的通道内插入。

    咔!

    杜迪安耳边听到这样一声响,然后就看到博罗松了口气。

    接下来就是缝合手术。

    十来分钟后,杜迪安便感觉大脑和颈脖又一次连接上了,那种充实的感觉,让他忽然觉得就这样躺着也是一种幸福。他微微张嘴,试着开口问道:“这东西是什么?”声音沙哑,说话时喉结颤动,似乎有什么东西抵在了喉结上,触感冰凉而圆润。

    博罗擦了擦手上的血,轻吐了口气,笑道:“这是铀环,一种天然的元素,在我多年的实验中发现,铀元素能够抑制荒神因子。虽然不知道你之前是用什么办法抑制住了你体内的荒神力量,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给你装上铀环,这样的话,你体内的荒神因子就不会游蹿到你的大脑里面去了,只会被封固在你的体内,慢慢的被你的身体同化,在战斗时也能激发出来,成为你的力量!”

    “铀元素?!”杜迪安一怔。

    想到那翡翠般的颜色,他嘴角微微抽搐,毫不怀疑博罗的话。

    提到铀元素,就不得不想到核燃料,以及核武器了。

    自从铀核裂变现象被发现后,铀元素就被各大国列为重要的稀有元素行列。他在希尔维亚中当上壁主的两年里,也试图找寻过铀元素,但壁内并没有铀矿,只有一些不知从哪来的零碎铀矿晶,构不成大用。

    “铀元素能抑制荒神因子,难道是因为它的自然放射性辐射?”杜迪安想到铀的特性,脸色微微变化,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的身体岂不是第一个遭殃?

    他见博罗没有细说的意思,当即改变措辞问道:“这东西能抑制荒神力量,岂不是也能抑制我的力量?”

    在他看来,在体内殖入铀晶,简直是找死的行为,长此以往,自己的颈脖非得溃烂不可,甚至辐射会改变身体机能,造成绝育、肿瘤、畸形等状况。

    “别担心,我既然这么做,自然有我的原因。”博罗轻轻一笑,“当双魔痕殖入你体内时,冰火能量的磁场会帮助你抵消铀环的辐射,说来也奇怪,魂虫惧怕荒神力量,荒神却惧怕铀辐射,而魂虫却又对铀辐射有极强的抵抗力,当双魂虫在体内时,基本能让你免疫铀辐射,甚至是免疫这外界空气中绝大部分辐射,即便你去了魔坑最深处,被魔坑中的黑暗核能风暴席卷,也能安然无恙。”

    杜迪安瞳孔微缩。

    这是他头一次从别人的口中听到“核”这个字!

    在一刹那的震惊后,杜迪安很快便反应过来,先前博罗就已经说过,他翻越过不少旧时代遗迹中的书籍,对旧时代了解较为详细,那么知道核辐射和核武器都不算稀奇了。

    “现在,让我来好好欣赏下你的身体吧!”博罗微微舔了舔嘴唇,目光在杜迪安的身体上来回打量,仿佛眼前的是一具精美的艺术品。

    杜迪安被他的目光看得浑然不自然,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脱光的美女一样,不过他知道,博罗自然不是有某些特殊癖好,而是想探查他遏止荒神力量的秘密。

    博罗从旁边取来镊子,在杜迪安的腹部,冰化右臂和肩膀连接处,以及太阳穴处分别取了一点血肉,然后便端着去到实验室另一侧类似于显微镜的仪器前观看。

    杜迪安望着他的背影离开,感觉腹部的酥麻扩散得越来越大,他知道,多半是那段荒神的内肠散发出的因子在侵蚀他的身体,他问道:“荒神的体积那么巨大,你给我移植的是它的哪一段肠子?”

    博罗没有回应,在专心致志地调试着显微镜。

    杜迪安转头看了看四周,见另一处病床上的扎西特已经苏醒,只是仍半眯着眼在装睡,朝他摇了摇头,同时向博罗那里使了个眼色。

    杜迪安看出他的想法,是想等待机会,伺机暴起。

    不过,博罗应该不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他心中轻轻一叹,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感觉时光难熬。

    闲着也是闲着,他再次向博罗问道:“你这里的仪器,都是你自己制造的么,还是从遗迹中搬运过来的?”

    博罗闻如未闻。

    杜迪安自顾自地继续问道:“你从帝国中叛逃出来,那七位王者应该恨死你了吧?”

    依旧沉默。

    “你之前的实验对象,都是你女儿的克隆体么?”

    “你知道火龙异族是从哪来的么?”

    “帝国里面只有七位王者么,有没有阵亡过的王者?”

    杜迪安的问题很多,但博罗全都没有回应。杜迪安也不以为然,反正能够制造一些噪音干扰到后者,他也觉得心里舒坦几分。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当他问到博罗有没有见过大海时,博罗忽然间从仪器前抬起头来,脸色一阵变幻,有些疑惑,有些惊讶,最后瞧了杜迪安一眼,有些不确定地道:“你……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