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九百六十五章:暴露
    也不知过了多久,杜迪安感觉身上渐渐恢复了知觉,灼烧的疼痛感也从腹部传来,而且脑子也变得有些胀痛,似乎是忽然间塞入了很多东西,他勉强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感觉像锻炼到疲软的肌肉一样酸胀。

    难道是复看了一遍整个记忆,导致自己的记忆量多了一倍?

    杜迪安嘴角微微牵动,忽然想到一事,向旁边装睡的扎西特问道:“之前我沉睡了多久?”

    扎西特微微睁开眼,“你是指?”

    “她用能力读取我记忆的时间。”

    “哦,大概只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吧。”

    半个小时……

    杜迪安怔了怔,虽然料到不会过太久,但没想到这么短。在短短半个小时内,就翻看了自己整个的人生。

    忽然,他想到一事,如果这位黛娜用能力翻阅记忆时,利用这中间的时间差来做别的事,岂不是平白比别人多出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思考时间?

    先前他的记忆被翻阅时,虽然他的思维一直跟着记忆走,但还是能够思考别的东西,如果有什么复杂的难题想不通,在那种状态下,岂不是能够安心的尽情思考?

    想到这点,他忽然觉得这黛娜的魔痕能力简直是恐怖,在辅助上的用途也强到夸张。

    如果是在那记忆空间练习格斗的话,估计不用几天,就能成为格斗大师了。

    “这样的能力,应该是最顶级的五星传奇魔物吧,难道真的是育梦者?”杜迪安喃喃一声,想到博罗的话,心中忽然充满渴望,如果自己也能得到这样的能力,岂不是也能翻看海利莎的记忆?在她的记忆中,与她相遇,倾听她的音容笑貌……

    想着想着,他慢慢的恢复了冷静,目前最重要的还是从这里逃脱出去。

    只是,该如何脱身?

    想到这地下基地牢笼般的坚固,想到博罗的实力,再想到自身的状态,他陷入了沉默。

    “三百年前的世界,真的想吟游诗人咏唱的那样干净又美丽么?”在杜迪安陷入思绪时,扎西特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憧憬和好奇。

    杜迪安扫了他一眼,“你还有心情想这些?”

    “反正也这样了,还能怎样呢?”扎西特自嘲一笑。

    杜迪安默然。

    扎西特看了杜迪安一眼,忽地道:“你说,如果他的实验在你身上成功了,那时的你,应该比他更强吧,我们是不是有机会……”

    杜迪安摇头,“真实验到了那一步的话,他肯定有制服我的办法,他还不至于蠢到创造出一个自己无法控制的怪物出来,这是低级炼金术士才会犯下的错误。”

    扎西特眼眸一黯,苦笑道:“这倒也是。”

    杜迪安微微皱眉,感觉腹部的疼痛越来越强烈,而且那酥麻的感觉像是汇成一团,像一只长满多足的虫子,在体内爬动,所过之处,有轻微的针扎感,这感觉一直蔓延到颈脖处,就在杜迪安忍不住抬手扼向颈脖时,忽然间针扎感飞速退去,缩回到了腹部。

    杜迪安顿时想到颈脖上的铀环,心情有些复杂,没想到这东西真能抵挡荒神的侵蚀。

    吱呀!

    在这时,实验室的门毫无预兆的忽然推开。

    杜迪安看见博罗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在他身后还站着三道身影,全都是一模一样脸孔的“黛娜”,只是打扮各有不同,先前的猩红长袍黛娜也在其中,另外一个黛娜是投喂食物给他们的白衣黛娜,还有一个是穿着粗糙兽衣的黛娜,肌肤略显干涩,似乎经常做体力活。

    博罗的脸色看上去十分阴沉,这让杜迪安心中咯噔一跳,难道是自己身上的实验出错了?

    在他全身不自禁的紧张起来时,博罗走了过来,向身边的白衣黛娜示意一下。

    白衣黛娜微微点头,上前扶起杜迪安,道:“跟我来。”

    “怎么?”杜迪安不禁问道。

    白衣黛娜翻了个白眼,道:“还问,都怪你们几个白痴,让我们暴露了!”

    “暴露?”杜迪安一怔,心中立刻松了口气,但见几人脸色都不太好,也不敢表现的太过欢喜,疑惑道:“怎么暴露了?我们没有传讯给战神壁啊,我们都是逃兵,不信的话你问她。”这个她指的自然是猩红长袍黛娜。

    “我当然知道你们是逃兵,白痴!”白衣黛娜厌恶地道:“战神壁给你们分发的战甲上,有定位装置以及隐秘的针孔摄像传输,你们的一举一动,全都在军部的系统中,说白了,他们早就考虑到有逃兵的可能,之所以没追杀你们,只是把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逃兵,当成了他们探路的棋子,这比训练死士还轻松多了!”

    杜迪安呆住。

    战甲上有监控?

    他们早就被默默的监视了?

    他心中忽然泛起一阵寒意,太绝了,这算不算是废物利用?

    “别磨蹭,起来。”白衣黛娜拽起全身发软的杜迪安。

    杜迪安虽然恢复了知觉,但身体依旧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只能像一滩烂泥软在白衣黛娜的身上,这让后者露出更加厌恶的表情,但却没有将他推开,似乎是怕伤到他,破坏了博罗最重视的实验品。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杜迪安被她拽着走向实验室另一边,思绪仍停留在暴露的事情上,情不自禁地下意识问道。

    白衣黛娜冷哼一声,不屑地道:“当然是被机智聪明的我发觉了战甲上的秘密,幸好我发现的早,不然敌人说不定哪天就悄无声息地摸过来了。”

    杜迪安恍然,想到先前被送来的扎西特,他自己的战甲已经丢弃了,但扎西特和杰森的战甲却依旧穿着,毕竟这战甲的质量还是杠杠的,而在做实验时,扎西特的战甲自然会被剥下,然后就被眼前这个白衣黛娜给研究找出了里面的秘密。

    将事情串联起来后,杜迪安也冷静下来,这时看见自己被白衣黛娜带到实验室先前一处没有看见的角落,这里有一个类似冷冻仓,又像是金属棺一样的仪器前,连忙问道:“这是什么?”

    “少废话,进去!”白衣黛娜心情很差,将这金属仓打开,将杜迪安一把推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