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九百六十九章:王者之战
    扑通!

    白衣黛娜的脑袋和断手掉落在巨兽背上,滚落了下去。

    这突如其来的惊变让杜迪安完全呆住,没能反应过来。

    下一刻,他忽然感觉到彻骨的寒意从背脊上传来,似乎一股寒气从脊椎骨尾飞快爬到整个后颈,冷得他不由自主地哆嗦一下,然后就听到一个淡漠而带着奇异魅力的声音从后方的天空中传来,“夜魔王,别来无恙……”

    杜迪安全身僵硬,感觉背后仿佛站着一个极其恐怖的妖魔,他不敢回头,甚至不敢动一下。

    这时,白衣黛娜的无头尸体也随之倒下,从巨兽身上滚落下去。

    而杜迪安的视线也看见了她后面巨兽长颈上站着的博罗,此刻后者的表情格外阴沉,黑星般的眼眸中散发着浓烈的杀意。

    “好久不见啊,夜魔王,怎么,不认识我们这些老朋友了么?”一道妖娆妩媚的声音飘入杜迪安耳中,像是有一张温柔的红唇在他耳边吐气如兰,让他心中悸动,竟有种莫名的亢奋,起了生理反应。

    他心中骇异,勉强扭动颈脖,向后方望去。

    这一看,似乎整个世界都塌陷下来!

    无边的黑暗压迫下来,让他的视线陷入短暂的黑暗,竟看不见任何东西,过了好一阵,视力才渐渐恢复,便看见透着微光的高空中,伫立着三道身影,两男一女,男的身材伟岸,全身缭绕着黑暗,看不清身影。女的身材婀娜,一袭翡翠般碧绿色的裙纱,脚上没鞋,露出贝壳般雪白纤细的赤足,散发着无穷的诱惑。

    “这是……王者?!”感受到那不寒而栗的异样恐惧,杜迪安顿时想到这三人的身份,只觉全身血液都像凝固一样,思维都变得迟缓。

    “血棘,妖月,红瞳,就你们三个么?”博罗低沉的声音响起,他目光森冷,原本魁梧的身体此刻似乎又壮大几分,显得更加挺拔。

    “就我们三个,已足以将你带回去。”先前的淡漠声音从其中一个身材伟岸的男人口中发出,他全身笼罩在黑暗中,看不真切,但战甲的轮廓却十分醒目,像一根根尖锐的利刃凸起,十分狰狞,让杜迪安想到自己领取到的割裂者战甲,看来这人应该是极其擅长攻击。

    杜迪安的思绪已经从那奇异的震慑力中恢复过来,目光冷静,打量着这三人,他忽然想到之前分别的菲丝尼亚,她曾说过自己隶属血棘王者麾下。

    “这么多年,没想到你跑到这境外来了,难怪在帝国内各处都没有找寻到你的身影。”那身材妖娆的女子声音中带着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魅惑,单是声音便让杜迪安感到怦然心动,甚至生出“爱恋”的感觉,想要甘愿拜倒在她的赤足下,为她效力。

    不过等她话说完,杜迪安便从那奇异的感觉中清醒过来,心中暗惊,即便是拥有着无可挑剔容颜的荒神,都没能让他产生心动和肉欲,可此刻这女人单凭声音,就让他有这样的冲动,难道这就是她的魔痕能力?

    博罗听到二人的话,轻轻嗤笑一声,道:“要是光明那个家伙过来了,我还有点头疼,可单凭你们三个也敢过来送死,未免太小看我了吧!”

    “呵,这么多年,口气还是这么狂妄。”全身利刃战甲的男子淡漠道:“换做昔日的夜魔王,我们还有些束手无策,但如今的你,背叛了神,单凭我一人便足以将你拿下!”

    “是么?”博罗面色从容,嘴角挂着几许嘲弄,淡淡地看着他,“你可以来试试。”

    “这样的事怎么能不让我参加呢?”旁边的妖娆女子轻轻媚笑,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略显浮夸地嘻笑道:“这不是黛娜么,居然有两个,喔,应该是三个,还有一个刚被我不小心‘弄伤’了,嘻嘻,这么多年,你还没忘记她么,难道打算将她复活?”

    博罗脸色一寒,眼中忽然涌出滔天杀意,全身骨骼咔咔作响,身体变得越来越挺拔,常年不见阳光的苍白肤色上也浮现出黝黑泛青的黏液,与此同时,他衬衫的后背撑起,撕裂,从中延伸出一只只纯黑色的翅翼,十二只,微微扬起,像是君临天下的魔王!

    “咦?”妖娆女子看见博罗的魔身,有些诧异,“剥离了‘王’,你居然还能保留十二翼「黑暗天使」?”

    “今夜,你们将给她祭葬!”博罗的声音变得浑厚而阴森,头顶的犄角弯曲,黑色的纹痕蔓延到脸上,像是诡异的诅咒,眼眸变成了没有眼白的纯黑色!

    感受到博罗身上散发出的威压,妖娆女子慢慢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三人目光凝重地俯视着他,眼眸中闪烁着深沉的杀意,以及某种奇异的情绪,像是,贪婪。

    杜迪安看见双方气势越来越强盛,似在蓄力,全身顿时绷紧,但愿他们的战斗不会波及到自己。

    嗖!

    博罗骤然飞射而出,宛如一道黑色镰刀弧光,斩断长空,划向三人。

    三人的身体骤然分散开来,出现在三个不同方位,唯一站着没动的是那利刃战甲男子,他战甲上的利刃忽然间变化,似乎“活”了过来,在延伸、扭曲,转眼间,整个体积竟暴涨数倍,化作一个接近于圆形的利刃球团,有点像杜迪安的割裂者魔身,但比割裂者魔身显得更狰狞,狂暴。

    嗖嗖嗖!

    数道利刃从球体中蹿射而出,快如幻影。

    十二翼博罗手中的黑色巨剑蓦然甩动,利刃尽数斩断,身体无限逼近。

    就在这一刻,陡然他的身体一顿,似乎面前有一堵墙。

    杜迪安发现,分开到另外两侧的妖娆女子,以及那始终沉默的男子,身体都开始了巨大变化。这妖娆女子的身体竟膨胀起来,纤细的手臂,大腿,快速肿胀,像是泡发后的肥肠,变得极其恶心和臃肿,她的身体也随之变大,再也没有半点人类的形态,化作一团肠子交织的组合物,而这组合物的中间位置,却有一颗直径半米大的血红色瞳孔,像一轮血色月亮,散发着诡异的妖邪之气。

    而另一个沉默男子的身体也转眼变成一个四五米大小的巨人,身体依然保持着人形,但跟人类又有所不同,他手里握着一把像禅杖的兵器,兵器的顶端却是一轮弯月。

    看见这三人的变化,杜迪安想到博罗说的王者称号,很快将他们对号入座。

    “三个王者……”杜迪安握紧拳心,强忍着恐惧,小心翼翼地从金属舱中爬起,这是千载难逢的逃命机会!

    然而,刚爬出金属舱,杜迪安就看见闪到面前的兽服黛娜。

    “回去!”兽服黛娜冷酷地看着杜迪安。

    杜迪安没想到她这时候还有空留意自己,差点气得想骂娘,咬着牙道:“你不去帮你爸爸么?”

    兽服黛娜依然保持着冷酷表情,重复道:“回去!”

    杜迪安微微咬牙,看了一眼她后面的海利莎,最终还是忍住了让她出手的打算,以海利莎的实力,未必是两位黛娜的对手。

    该死!他心中愤怒,但还是慢慢的挪动脚步,向后退去。

    噗!

    陡然,眼前血光一闪。

    兽服黛娜表情有一丝错愕,随即脑袋掉落了下去。

    在她断颈后面,露出一个跟她一样的脑袋——猩红长袍黛娜!

    杜迪安愕然。

    身高跟兽服黛娜几乎一样的猩红长袍黛娜一脚踢到无头兽服黛娜的尸体,不由分说地上前一把抓住杜迪安的肩膀,低声说了一句,“不想死就跟我走!”

    说完,转身从巨兽另一侧跃下。

    在跳下的同时,她吹了一声口哨。

    听到那口哨声,杜迪安心中一凉,但很快便反应过来,这个女人翻看了自己的记忆,自然也知晓……自己控制海利莎的各个指令。

    如他所想,绑在货物上的海利莎像忽然间复活一般,蓦然出手,斩断了身上的钢索,飞快追上猩红长袍黛娜,牢牢跟紧。

    杜迪安看见海利莎跟了上来,心中松了口气,随即准备询问猩红长袍黛娜要带他去哪,但偏头一看,却见她表情格外凝重,全神贯注地向前飞奔,显然没空理睬他的问题。

    他索性收住了口,听见头顶传来剧烈地轰击声,抬头一看,十二翼博罗已然跟那球状利刃魔身的血棘王者战斗在一起,另一边手持弯月禅杖的巨人妖月王者也加入了战斗,而全身像肠子交织盘绕在血红巨瞳的“妖娆女子”,却只是远远观望,但身体中心的血色巨瞳却泛起诡异的红光,似乎有血要渗出。

    在一对三的情况下,十二翼博罗转眼便落入下风,两道翅翼被斩断半截。与他正面交手的血棘王者反倒没有受多大伤,每当十二翼博罗手里的大剑要斩到他身上时,便会陡然停顿,像是有看不见的东西阻隔。

    “这就是王者的能力?”杜迪安越看越惊,几人战斗时展现的速度让他目不暇接,而且时不时出现的诡异攻击,让他完全无法理解。

    看见博罗被三人包围,无暇分心,杜迪安心中却松了口气,心情不免有些激动起来。

    这时,猩红长袍黛娜已然带着他奔袭了十多里外,战场转眼间被抛在了后方。

    杜迪安忽然注意到猩红长袍黛娜奔跑的方向,竟是那片深不见底的大海,他心中大惊,急忙道:“你疯了,这里是死路!”

    就连博罗都不敢在夜晚横渡的大海,猩红长袍黛娜此刻却头也不回地笔直跑了过来。

    没理会杜迪安的叫声,猩红长袍黛娜目光直视着前方,极其专注,也意味着非常紧张,望着飞快逼近的大海,她的身体忽然间开始变化,夹住杜迪安的手臂上出现亮银色的鳞片,极其光滑,像是鱼鳞,她的腮帮处,也出现波浪状的裂痕,像是鱼鳃。

    看见她的变化,杜迪安陡然想到,她跟其她黛娜一样,都有两种魔痕!

    难道说,她的第二只魔痕是海洋魔物?!

    很快,黛娜用事实证明了杜迪安的猜测,她将后方跟随的海利莎一把抓住,另一只手则夹着杜迪安,猛地从海岸上跳跃而起。

    飞跃般的坠落。

    扑通一声。

    冰冷的海水顿时包裹全身。

    杜迪安险些呛到,下一刻便看见一张狰狞无比的怪嘴张开,嘴里漆黑无比。

    他瞳孔一缩,匆忙间抬手抵挡,但他的魔痕能力被抑制,手臂刚抬起,就被吞了进去,利齿划在手臂上生疼,然后他就感觉自己进入一个非常紧的空间,身体被牢牢裹住,无法动弹,只能勉强呼吸。

    “刚入水就被吞了……”杜迪安心中有些绝望,自己运气未免差到了不可思议了吧!

    他试图挣扎,但手臂和脚全都被牢牢压住,根本无法动弹。

    好在,他感觉自己还能够继续呼吸。

    在一阵慌乱的挣扎无果后,杜迪安很快冷静了下来,忽然发现,自己并没有继续向更深的地方滑落,周围也没有黏糊糊的胃酸,他甚至感受不到消化的灼烧感,而且还能够呼吸到氧气。

    在他心中疑惑时,大概过了四五分钟后,他感觉头顶一股力量推动,周围裹住他的薄膜一样的柔软的肉壁也在推动,呼地一声,他感觉自己被挤了出来。

    他一屁股坐下,感觉坐在黏糊糊的东西上,像是一团肉。

    周围弥漫着难闻的刺鼻味道,他极力睁大眼睛,却什么都看不见,这时候才觉得黑暗视觉是何等重要!

    “别乱动。”在杜迪安有些茫然无措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喘息。

    杜迪安立刻听出,这是猩红长袍黛娜的声音。

    “我们在哪?”杜迪安立刻问道。

    “在一只水下魔物的肚子里。”猩红长袍黛娜喘气说道。

    杜迪安虽然有所猜测,但还是心中一凉,不过很快便又冷静下来,说道:“我们有办法出去吧?你为什么要来海里?我们这不是自寻死路么?难道你有什么逃生的办法?”

    面对他一连串的问题,猩红长袍黛娜微微沉默,黑暗中只剩下喘息声,等喘息声慢慢平复后,才听到她的声音,“在陆地上逃跑只是死路一条,不管他们最终谁活着,都会将我们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