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八卷 新王 第九百八十三章:新的实验品
    “别动!”

    一枪射出,黑漆漆的枪口对准大神祀的额头,黛娜微微偏头,表情略显冷酷。

    刚恢复年轻与战力的大神祀顿时哑火,掌心的剧痛传来,她咬紧牙关,忍着怒气道:“你究竟想得到什么?!”

    “这里的一切。”黛娜的答案简单而直接,被她提起的阿米莉已经停止了挣扎,如同休克,只是身体时不时轻轻颤抖,似乎痛感神经被挑动了一样。

    大神祀怒视着她,控制手掌内的肌肉,将血管封住止血,身体却不敢稍有异动。如果只是比拼武力,她自认还能接下一两招,但黛娜手持激光枪,而且已经先发制人,先一步拔枪锁定了她,此刻即便她手里也有激光枪,也没时间给她拔出。

    这激光枪在阿米莉手里,形同虚设,但落在黛娜手里,却完全是两回事,开枪的手速和弹道,不是阿米莉能够比拟的。

    数分钟的僵持后,黛娜手掌一甩,将尚未清醒的阿米莉甩了出去,撞向大神祀。

    大神祀匆忙接过,却见阿米莉额头被戳开的伤口已然不见,就像被水蛭吸血一样,伤口自动愈合,连一点血迹都没有流出。

    “嗯……”阿米莉轻哼一声,缓缓睁开眼睛,有些茫然,但当看见大神祀的脸时,顿时一惊,下一刻猛地抬手,手指并列如刀,噗地一声,在大神祀惊愕的目光下,刺入到她丰满的胸膛中。

    “去死!”阿米莉一击得手,迅速后退,回到黛娜面前,冷视着大神祀。

    “阿米……莉!”大神祀怔怔地看着,从未想过她会用这样的表情面对自己,眼中露出真切的杀意,绝不是伪装的,她想要杀自己?

    她有些茫然,迷惑,更多的是悲伤。

    在阿米莉身后的黛娜此刻已经从思绪中回过神来,饶有兴趣地瞧着大神祀,“没想到,你们这一族,居然是这么降生的,自诩「荒神」的后裔,呵,你不觉得每次这样称呼自己,有些可笑和可怜么?”

    大神祀的目光从阿米莉身上慢慢转移到黛娜身上,忽然间清醒过来,阿米莉忽然变了个人一样,应该跟这个女人有关,她深吸了口气,捂住受伤的胸口,低沉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就是简单修改了一下记忆而已。”黛娜对她没有乖乖回答也不气恼,轻笑道:“你们这一族,很有趣,本来以你们先前的罪孽,我一个都不会留下。不过现在嘛,你们有资格做我的实验品了,有你们做铺垫,我的实验成功率又提高了两成,命运似乎在指引着我,将我需要的东西都送到了我面前,哈哈……”

    “实验品?”大神祀脸色微变,忽然想到她先前对杜迪安的形容也是“实验品”,顿时醒悟过来,“你是神国的统治者?”

    “不是,不过也快是了。”黛娜微微一笑,身上火焰逐渐收敛到体内,显露出她娇俏纤细的身躯。这时,大神祀顿时看见她的胸膛上,先前被神光波贯穿的窟窿处,此刻竟爬满一根根暗紫色扭动的肢体,像一条条毒蛇交织在一起,错综复杂,微微扭动,画面令人呕吐。

    “你,你不是人!”大神祀瞳孔收缩,骇异叫道。

    “我是神,未来的神!”黛娜微微昂首,身体慢慢飞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大神祀,慢慢地伸出纤细雪白的手掌,按在了她的额头上。

    大神祀想要反抗,但全身像被一种气机笼罩,似乎只要稍有异动,就会面临雷霆攻击,万劫不复。

    黛娜的手指迅速化作尖锐利刺,扎入大神祀的额头中,原本眼中还闪烁不定的大神祀,身体陡然僵直,眼眸中变得迷惘,慢慢地合上了眼。

    许久,黛娜收回了手掌,微微喘息,似乎忽然间经历过一番苦战。

    调整了片刻,她轻吐了口气,望着面前依然紧闭双眼的大神祀,眼中露出几分厌恶,又有几分兴奋,“有趣的身体,有趣的想法,太有趣了,但愿你们能带给我惊喜!”

    ……

    ……

    “少爷!”

    “少爷!”

    黑暗中,有人呼唤。

    是谁?

    杜迪安慢慢睁开了眼,视线从模糊变得清晰,只见光线阴暗,几张脸孔凑得很近,脸上满是紧张、关切,以及惊喜。他感觉脑子有些浆糊,大脑停顿了几秒,才慢慢反应过来,认出了这几张熟悉的脸孔,不禁微微睁大眼。

    “是你们?”杜迪安感觉像在做梦,但身体的不适很快提醒他,自己并没有死去。

    “是我们,少爷,你终于醒了!”

    “少爷,我们终于等到了你回来了!”

    几人惊喜激动地看着杜迪安,似乎有很多话要讲。

    “诺伊斯,巴顿,梅肯,扎奇,欧若拉……”杜迪安望着这几张面孔,感觉体内的血似乎温热了起来,就像是从北极忽然来到了沙漠,他的目光在几人脸上一一扫过,心绪慢慢平复下来,问道:“我在哪,之前我不是被那东西击中么,难道打歪了?”

    他知道那东西的威力,自己还能活着,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那东西打歪了。

    “少爷,这里是黑暗堡垒,是我们的地盘。”一头金发身材挺拔的诺伊斯满脸傻笑,道:“之前那第三发神光波在射出时,被我跟巴顿撞到了炮管,方向有些偏差,打歪了。”

    杜迪安恍然,随即疑惑道:“神光波?这东西是从哪发射过来的,你们怎么会在那里?”

    “这是王宫中的秘密武器,是那些自称荒族的入侵者制造的。”诺伊斯口才最好,快速而间断地说道:“我跟巴顿当时在场,我们是王宫里的议员,在第一发神光波射出时,就准备阻拦,但当时其他人全神贯注地看着,要出其不意出手很难,结果险些让少爷您遇险,属下罪该万死!”

    说完,低头半跪了下去。

    旁边的巴顿也立刻跪下。

    站另一旁的梅肯、扎奇和欧若拉面色尴尬,想要说什么又忍住了。

    杜迪安看见梅肯和扎奇似乎不像以往那样对自己随意,这次道别后的相遇,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生疏了,心中不免遗憾。

    “都起来,我说了,不用对任何人下跪。”杜迪安将诺伊斯扶起。

    二人没有抗拒,知道杜迪安不喜欢逢场作戏。

    “你们是王宫的议员,这是怎么回事?”杜迪安好奇问道。

    诺伊斯听他语气中并没有责备的意思,心中松了口气,将事情的原由跟杜迪安徐徐道出。

    “原来如此……”杜迪安听完诺伊斯的话,渐渐明白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在他离开后,诺伊斯等人按照他的吩咐,修改了户籍身份信息,将一切痕迹抹除,带着他给的资源,在壁内各处潜伏下来。

    没过多久,上任壁主亚里士多德便回来了。

    与他一同回来的还有神国使者,骑着飞龙,降落在王宫中。

    神国使者没有当天返回,而是在这里住了下来。

    而亚里士多德听闻壁内的惊变后,勃然大怒,将王宫内诺伊斯派遣驻留的残兵尽数屠杀,将被镇压的贵族一一解放,四处找寻杜迪安和诺伊斯等人的身影,查找出了不少的同伙。

    比如以前被杜迪安胁迫办事的外壁区的教皇黎塞留,他吸毒成瘾,早已不复当年教皇的气度,成了个瘦骨嶙峋的佝偻老头,气质全无,在一间暗地出售大麻的酒馆里被抓获,在王城以及十二伯爵城内游街示众后,凌迟处死。

    除了教皇黎塞留,还有黑暗教廷的诸多长老,包括曾追随过杜迪安的鹰眼,也被一一揪住斩杀。

    虽然他们将身份信息抹除了,但毕竟以前办事的底子太深,不像诺伊斯和巴顿等人,底子浅,抹的更干净。而鹰眼和教皇等人,居与高位多年,接触过的人是诺伊斯等人的百倍千倍,关系网越复杂,想要抹干净越来,不是说消失就能马上消失的。

    亚里士多德一边大力找寻叛逆余党,一边重建内壁区的秩序,各大狩魔家族,以及魔物研究所纷纷恢复往昔地位,短短半个月,对内壁区的居民来说,似乎整个世界颠倒,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就在这时,一片天光降临在巨壁上空。

    自称荒族的入侵者降临了,从一艘巨大雄伟的飞船上出来。

    首当其冲的是神国使者,骑着飞龙上前,还没说几句,就被飞船外面的神光波射杀。

    亚里士多德被吓到,直接舍壁逃跑,但还是被抓住了。

    然后新一轮的变革开始了。

    当荒族彻底掌握壁内的统治权后,侥幸存活的诺伊斯,梅肯,巴顿等人也从暗处冒出,假意效力荒族,准备混个一官半职,先掌握他们的内部情报,等杜迪安回来后可以里应外合。

    然而,最终只有能说会道的诺伊斯和外表老实的巴顿混到了议员的位置,不过也只是挂个虚职,没有实权,阿米莉看中的是他们对壁内各个圈子十分熟悉,有利于协助他们尽快彻底掌握壁内的所有势力。

    “这里是你们的秘密聚所?”杜迪安看了一眼自己躺着的地方,是一间光线昏暗装饰奢华的房间,他轻轻一笑,“修道院用来管理外壁区的光暗分割法,被你们偷学来了。”

    巴顿呵呵傻笑,道:“少爷,这修道院虽然不强,但他们的这个法子还是很奏效的。”

    杜迪安点头,三岁小孩也能说出世间至理,即便是在神罗帝国,兴许也是类似的管理法,不会因为这办法来自于希尔维亚这小小巨壁,就显得低级,世事皆是是万变不离其宗。

    “这么久没见,看来你们都学了不少东西。”杜迪安能感受到他们几人的变化,巴顿虽然看上去跟以往一样忠厚老实,但心思却细腻了起来,变得腹黑。

    而诺伊斯则更擅于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了,城府变得更深。

    至于梅肯和扎奇,先前他还以为是关系生疏了,通过诺伊斯讲述时对他们的观察,才发现并非如此,而是他们更加成熟了,懂得掌控人际关系。

    不过,让杜迪安欣慰的是,不管变化多大,但他们对自己的忠心,却是丝毫微变。

    这一点,单凭诺伊斯和巴顿冒着生命危险为他撞开炮管就能看出,如果没有他们俩,自己此刻已经死了。

    “我昏迷多久了?”杜迪安问。

    “两天了。”诺伊斯微笑道。

    杜迪安心中微紧,但很快又放松了下来,只要他还活着,阿米莉一族便不在话下,只要他不像黛娜那么嚣张,直接正面硬闯就行。

    如果是玩阴的,哪怕他现在只是一个主宰,都能夺回壁内统治权,何况他如今的实力,也只有那神光波能对他造成威胁。

    当然,也不排除阿米莉部族还准备了别的东西。

    “这神光波应该不是普通激光炮,这么远的射程,从王宫到那里,少数有百里……”杜迪安目光闪动,这样的东西适合远程打击,在近距离就显得乏力了。

    想到这里,他嘴角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意,黛娜虽然读取过他的记忆,知道激光炮的存在,但她跟自己一样,怎么都没想到这段不见,阿米莉部族居然能掏出神光波这样的超远程类激光武器。要是知道这一点的话,黛娜就不会如此嚣张了。

    而且,这神光波隐藏较深,黛娜先前读取过记忆的龙族拓荒者似乎没有见过。

    在这种种因素下,导致黛娜成了炮灰,替他挡炮。

    念及至此,杜迪安便忍不住想笑,终于解脱了,他向诺伊斯问道:“王宫现在什么情况,有派人追杀你们么?”

    “没有。”诺伊斯摇头,“据我们的暗哨来报,您的那位朋友将神女和那位大神祀擒下了,已经夺走了王宫的统治权,不过这段时间,她没有离开王宫,而是去了王宫后面的荒族禁地,所以里面现在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他说完,忽然发现杜迪安愣在床上。

    “少爷?”

    杜迪安慢慢睁大眼睛,“你刚说的是谁?”

    “跟您一同来的那个朋友呀,就是被神光波击中的那个。”诺伊斯看见他神色不对,心中咯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