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九百九十三章:来临
    一具具冻僵的怪异尸体,死寂的房间,冰冷的空气,杜迪安感觉自己像是躺在了太平间。他顺着疼痛的地方勉强望去,便看见自己的胸膛处有一道缝补的巨大伤疤,从颈脖稍下的胸膛位置下划到腹部,可想而知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自己的身体被解剖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他皱眉凝目,瞳孔中浮现出一圈暗金色光芒,视线穿透了身体表皮,看见了胸膛内部,这一看顿时怔住,虽然有所猜测,但是看见胸膛内破碎的肋骨和脏器,还是忍不住一阵失落,而且他看见,自己的心脏居然不见了,在原本埋藏心脏的地方,此刻堆积着碎裂的组织。

    这时,阵阵眩晕感传来,用割裂者魔痕的透视能力,加速了他的体力消耗,他看见体内的鲜血滞留在所有血管中,没有循环,一阵阵缺氧的感觉让他眼前发黑,透视能力很快失效,眼前又恢复那缝补的胸膛,他心有不甘,但再也坚持不住,无尽的疲倦压来,再次昏迷了过去。

    王宫后殿中,各个实验室继续运转,每天送来大量实验品,解剖,殖入,解析身体……一具具尸体被抬出,同样一份份实验资料被送到绯月的办公室中。

    王宫的实验让各大组织胆战心惊,人人自危,壁内表面风平浪静,但暗流涌动,各个势力在暗中商议,不甘被继续压榨,但一商议到讨伐绯月,各势力便焉了下来,没人愿意倾力而出,为别人铺路,而且绯月的力量像一座大山,即便集合所有势力的强者,也难以撼动半分。

    一次次商议,一次次不欢而散,而王宫内的实验依然如火如荼的进行,而且需求的实验品不再只是低贱的贫民,越来越多的涉及到贵族,狩魔家族的高阶战士等等。

    没有人注意到,在希尔维亚巨壁外面,悄无声息地飞来了一道身影,身材魁梧伟岸,背后竖起六对黑色翅翼,黝黑的羽毛在阳光下似乎能反射出乌光。

    他的目光从手臂上一块类似单兵作战系统的地图扫描仪上抬起,慢慢移到前方高耸巍峨的巨壁上,苍白的嘴角微微牵起一抹弧度,慢慢地飞了过去。

    半个月过去。

    第二次规模正式的造神实验举行,绯月亲自操刀,用的实验品是三号,这是狩魔家族岩族的一位嫡系族人,新任族长的亲弟弟,天赋极高,曾是壁内年轻一代中的风云人物,深受贵族小姐的追捧,是无数战士心目中的偶像,但此刻却被剃了光头,面容憔悴地躺在绯月的手术刀前,俊朗的脸庞有些削瘦,再也不复曾经的傲气,只剩下落寞,以及恐惧,还有绝望。

    “不,不要……”青年嘴唇微微蠕动,想要求饶,但声音已嘶哑。

    绯月嫣然一笑,整个世界似乎都明亮了几分,她温柔地捧起青年的脸颊,轻声道:“亲爱的,相信我,你会成为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神!”

    “婊……子……”青年微微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两字。

    绯月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微微皱起眉头,忽然发现,用在杜迪安身上的那一套,用在这个人身上并不适用,她已经将他的记忆修改,自己是他最爱的女人,是他苦苦追求的那位音乐才女,可是现在,在生死面前,他却退缩了,曾经他暗自的誓言,似乎像白纸一样苍白薄弱。

    原来,不是所有的感情,都能经得起生死考验……

    她轻轻叹息,伸手按住了他的额头。

    青年微微挣扎,但很快便翻起了白眼,似乎昏迷过去,身体僵硬。

    片刻后,等绯月拿开手,他依然没有苏醒过来,但绯月丝毫没有等待的意思,表情已恢复冰冷,“准备麻醉。”

    周围的几位老头知道实验开始了,立刻打起精神,他们可不怀疑绯月上次说的话,只是气话。

    两个小时后。

    安静无比的实验室中,只剩下器具碰撞的声音,绯月和几个老头神色凝重,望着刚刚殖入荒神心脏的青年,成败在此一举。

    噗!

    陡然间,一道紫黑色肢体从青年的胸膛中贯穿而出,似乎感受到金属台边站着的身影,立刻朝距离最近的一个老头伸去。

    这老头吓得面无人色,急忙后退,但这紫黑色肢体速度奇快,瞬间缠绕在他的手臂上,很快,他的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瘪枯萎,这干瘪的趋势从手腕一直延伸到手肘、手臂。

    噗!旁边一个老头反应迅速,挥刀斩断了他的胳膊,一条干瘪如皮毛骨的灰暗手臂,像失去养分的枯败花茎,被紫黑色肢体甩开,转而又朝旁边的绯月冲去。

    绯月脸色阴沉,手指间银光一闪,青年的胸膛被划破,只见里面的情况惊悚无比,他胸膛内的肋骨全都不见,所有的器官也都消失,只有一团紫黑色蠕动的肉填充在里面。

    嗖地一声,绯月两手同时甩出,指尖银光闪动,青年胸膛内的暗紫色血肉刚伸出几道触体朝绯月射去,忽然整团血肉弹起,从青年的胸膛内脱离,然后被看不见的力量轻轻一带,嘭地一声,砸入到旁边早已准备好的巨大容器中,咔,封存盖上。

    咚咚!

    暗紫色血块在里面翻转,伸出触体拍打容器,震得微微晃动。

    几个老头看得面色惨白,没想到实验又失败了,而且这次的反弹比上次还快,上次杜迪安至少还坚持了一会儿,而且被荒神心脏侵入的速度清晰可见,而这次却刚殖入,就出现如此大的变化,这还是他们半个月实验过后调整过的结果,难道是体质差异的缘故?

    绯月看了一眼容器内的荒神心脏,目光便落在青年的胸膛上,只见掏出荒神心脏后,他的胸膛已是空空如也,只剩下一层表皮,而且表皮内部的脂肪层颜色发紫,显然是被荒神因子感染。

    而青年此刻也已经停止了呼吸,表情上凝固着恐惧,挣扎,嘴巴微张着,像尊雕塑。

    “丢了吧。”绯月收回目光,淡漠地说了一句,表情很平静,并没有实验失败后的愤怒,不过越是如此,几个老头便越感到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