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九百九十七章:脆弱
    呼!

    绯月没有回头,但背后骤然有火焰席卷而出,化作一只烈焰燃烧的巨掌,朝残肢和变形成锥状的尖锐肉块拍打过去,嗞嗞声响起,烈焰手掌竟如同实质一般,将博罗的残肢拍飞,但几根尖锐的肉块扎入到掌心中,只是刚没入便瞬间被弹射而出。

    原本伤痕累累的残肢变得焦黑,弹射出来的尖锐肉块也飘出烤肉的气味。

    绯月面带微笑,“不愧是曾经的王者,虽然扼杀了极冰虫王的意识,但身体还是进化到了王者的层次,这样的生命力,几乎能跟「他们」相媲美了。”

    博罗冷漠的脸色已经变了,猛地张口,舌头竟像毒蛇一样蹿出,拉升极长,瞬间扑向绯月的面部。但绯月似乎早有准备,在鲜红长舌舔舐过来时,身上翻涌出旺盛的火焰,化作四五只纤细手掌,迅速抓捏,将长舌拽住了,这火焰如同实质,紧紧捏着长舌,滋滋的灼烧声响起,火焰顺着长舌蔓延过来。

    博罗发出惨叫,狠狠咬牙,将舌头咬断,鲜血从嘴角溢出。

    火焰手掌随手甩去,将断掉的长舌抛到一旁,绯月静静地看着博罗,居高临下,仿佛掌控生死的女王,漠然道:“这么多年的相处,你的手段还是没有进步啊。”

    博罗凝视着她,缓缓地深吸了口气,忽地脸上露出解脱般的笑容,“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你已经不再需要我的保护了,希望你……好好地活下去。”

    绯月微微挑眉,“什么意思?”

    博罗面带微笑,眼中只剩下慈祥之色,没有半分痛苦和戾气。

    绯月微微皱眉,忽地嘴角微微挑起,“你是想说,你这么做,只是用情至深地栽培我?”

    博罗温柔地看着她,“我早就知道,她回不来了,虽然你不是她,但你的模样却是她的,你们所有人的基因,都是从她身上提取的,换句话说,你的身体是她的,至少这样,就已足够,好好的保护这具身体,这样……我的心愿也算是完成了。”

    绯月陷入沉默。

    博罗眼中充满慈爱,轻声道:“别难过,以后我的身体仍然会陪在你身边,仅仅是这样,我就已经满足了。”

    绯月依然沉默。博罗只是温柔地看着她,不再开口,像是看着一个终于长大的孩子,带着怀念,感慨,深情,以及柔爱。

    许久,绯月微微抬头,似乎从沉默的思绪中苏醒过来,看到博罗的表情,她微微咬唇,脸上有些犹豫和纠结,等到博罗刚想再开口时,这表情忽然消失,挂起了一抹笑意,看得博罗微微一怔。

    “这就是你想看到的表情么?”绯月笑吟吟地看着他。

    博罗脸上微微变色,“什么?”

    “说的这么深情,是想要让我心软么?”绯月轻轻笑着,“多么伟大的故事,扮演坏人,付出一切,最终却死在挚爱的手里,这的确能感动我,毕竟,我的记忆中可是有她的记忆,可惜,她的记忆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片段,你对「育梦者」魔痕的了解,终究只是表面的,又怎会有我这个魔痕使用者了解?”

    博罗怔住,脸色变得难看,“你删除了她的记忆?”

    “当然没有。”绯月嘴角含笑,“这段记忆里充满了对你的爱,虽然没有影响到我的主观意识,但的确还是给我造成了一些影响,所以我舍不得,没有删除,而且我知道,我的舍不得就是被记忆所影响的情感,但我依然没有这么做,有时知道不代表能做到,这大概就是感情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背叛我?”博罗似乎松了口气,旋即眼中满是痛心地看着她。

    绯月忍不住露出想笑,“如果你真的是故事中那个扮演坏人的好人,我倒真的会被感动,可惜啊,你不是,你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罢了,我太了解你了,甚至有可能比你自己还了解你,如果说你最初的执念是复活她,那么后来,当你越来越绝望时,你的执念早就改变了,你只是想要成神,满足你自己,人总是会变的,再美好的感情,再刻骨的坚持,在时间和膨胀的**面前,都是白纸一样薄弱。”

    “你胡说!”博罗愤怒大吼。

    绯月摇了摇头,“当看透你时,哪怕我的记忆中有她的存在,也早已对你失去了爱,你不配!”说完,不等博罗开口,抵在他额头上的尖锐利刺猛地扎入进去。

    博罗脸皮一抖,像是目瞪口呆一样僵硬,双眼翻白。

    许久……

    绯月忽然睁开眼睛,像触电一般甩开了手里捧着的博罗的脑袋,眼中充满痛苦之色,双手抱头蹲了下来,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

    ……

    黑暗,冰冷。

    杜迪安感觉像泥水一样,全身浸泡在深水中,冷得发抖,视线中一片漆黑,看不见尽头,也看不到边界,在这里没有时间,但他能感觉到,已经过了很久,很久。

    这就是死后的世界?

    难道要在这里徘徊无数年?

    如果是这样,他宁可意识消散。

    随着时间越来越久,漫长的等待让他渐渐感到枯燥,寂寞,痛苦,以及恐惧。

    在他心神快要崩溃时,忽然间感觉到刺骨的冰冷渐渐消退了,没过多久,便又感觉到一股暖意,这暖意只是一种感觉,他说不上是哪里觉得暖,因为完全无法感受到身体的存在。

    许久后,他慢慢听见了咕噜咕噜的微弱声音,像是小溪的水在流动。

    没过多久,他忽然听见一道惊喜声从极远的地方传来,听不真切,但隐隐能听到两个字,“醒了!”

    与此同时,他忽然看见一缕光芒,照亮了黑暗,无比刺眼,他下意识地闭起眼睛,想要抬手遮挡,当光芒依然毫无阻碍地照射过来,他的“闭眼”也没有效果。

    这一刻他忽然觉得光芒比黑暗更让他不舒服,原来在黑暗中待久了,光芒早已成了能伤害他的东西。

    这耀眼的光线渐渐的温和下来,这时,杜迪安视线中看到了几张模糊的面孔,由远及近,慢慢清晰,正是几张熟悉的脸,巴顿,诺伊斯,欧若拉。

    看到他们,杜迪安心中顿时松了口气,这时诺伊斯的手指也松开,先前是他拉起了杜迪安的眼皮。

    杜迪安微微转动眼眸,扫了一眼周围,才发现周围的光线并不强烈,这是一个光线较暗的房间,跟先前他居住的那个黑暗堡垒中的房间相差不多,这时,他看见了诺伊斯身体后面站着一个矮个少年,正是在王宫后殿实验室中帮他检测身体的桑巴。

    桑巴此刻满脸紧张,夹杂着兴奋和喜悦,两手无措,无处安放。

    只是一瞬间,杜迪安便明白发生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是你把我带出来的么?”

    诺伊斯和巴顿立刻侧身让开,让桑巴站到杜迪安面前。

    桑巴又紧张又激动,连连点头,“老师,今天她有个重要实验,无暇顾及冷冻库,我趁机偷偷把你运出来了。”

    杜迪安微微一笑,“一转眼间,你都长这么大了,还起了个桑巴的名字,我当初都差点没认出你来,爱德华。”

    桑巴憨憨一笑,“他们也说我长的变化有些大,老师没认出来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