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九百九十八章:缔结
    “少爷,这些年我们能够躲藏在黑暗壁垒中,说起来也多亏了桑巴。”诺伊斯态度恭敬,面带笑意,“自从您离开后,我们都改名换姓,桑巴利用这新的身份,展露出出色的神术天赋,受到修道院和魔物研究所的栽培,借此铺展出了关系网,给我们暗中办事提供了极大便利渠道。”

    他们对爱德华早已习惯了叫他“桑巴”,曾经的名字如过眼云烟,永远埋藏在了黑暗中。

    “哪有,我资质愚钝,神术都是老师当初教导的,还没有完全领悟呢。”桑巴憨笑挠头,有些脸红。

    杜迪安微微一笑,心中不胜感慨,谁能料到当初随意收取的一个学生,如今竟救了自己一命,而且还给诺伊斯他们如此大的帮助。

    “神术没有止境,你已经足够出色了。”杜迪安出声勉励道。

    桑巴重重点头,“学无止境,老师您说过,桑巴一直牢记在心!”

    杜迪安微微点头,低头扫了一眼胸膛,瞳孔中金光一闪,胸膛下面的东西尽数显现,依然是昏迷前看到的那般破碎。他轻叹了口气,眼中的金光黯淡了下去,抬头略略扫了一眼众人,缓缓道:“我的时日无多了,在我走之前,可以把你们送到神国中,或是其他巨壁,你们留在这里太危险,我的尸体不见了,她肯定会找到你们头上,你们是想去别的巨壁,还是神国?”

    在场的人全都一怔,瞪大了眼睛,诺伊斯急忙道:“少爷,您别灰心,我们肯定能渡过这道难关的,以前我们那么危险的情况都坚持下来了,在荆棘花监狱中,您可是第一个能够越狱的人,这算什么?大不了我们离开这里,世界这么大,难道还没有我们几个的容身之所?”

    “是啊是啊,少爷您可不能放弃!”

    “迪安,以前您可不是这么容易认输的。”

    巴顿和梅肯也出言劝道。

    杜迪安没有答话,旁边的桑巴忽然想到什么,惊讶地看着杜迪安,“老师,您,您不是对她……”在王宫中工作了几个月,桑巴早就知道了绯月具有读取记忆和修改记忆的能力,他见过好几个魔物研究所的大师,便被她读取了记忆,其中有谋逆之心的还被她修改了记忆,成了忠实的仆人。

    在实验前夕,他还看见杜迪安和绯月卿卿我我的样子,知道他的记忆已经被修改,本以为苏醒后可以用强制手段留住杜迪安,慢慢帮他找回本来的记忆,没想到杜迪安似乎浑然没有立刻去找寻绯月的意思,反而第一时间是带他们离开,这摆明了是有敌意啊!

    杜迪安微微一笑,“被修改记忆么,她的确这么做了,只是没有成功。”

    诺伊斯等人一头雾水地看着他和桑巴,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没有插嘴打扰。

    “为什么?”桑巴同样满脸疑惑,他可是知道这读取记忆的能力有多么凶残,他一直表示忠心,就是担心自己的记忆被读取,那样的话,绯月肯定就知道他的身份,他的一切算盘也都会落空,甚至会连累到杜迪安。他曾暗自设想过,用什么办法抵挡绯月的能力,但最终思索下来,却是无解!

    他实在想不通,杜迪安是怎么办到的,只能说,老师就是老师,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一点催眠小技巧。”杜迪安微微一笑,“读取记忆并不是无解的,实际上缺陷很大,催眠只是克制的办法之一,虽然她在读取记忆时,知道我要催眠她,但这只是我故意传递给她的记忆,也是启动催眠的媒介,也就是说,我先催眠了自己,将被催眠自己的那段记忆作为媒介,反过来对她进行催眠,当她读取我的记忆时,就会触动媒介,被我催眠。”

    他说的有点绕,有点云淡风轻,但桑巴却听懂了,而且深深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以及高明程度,他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杜迪安,这种无解的能力,竟然都被这个男人给破解了!

    曾经的神术天才,曾经以平民身份登上壁主之位的男人,如今已然是那么强大,深不可测!

    旁边的诺伊斯和巴顿等人勉强听懂了,惊愕地看着杜迪安,没想到面对这样恐怖的敌人,杜迪安都能找到破绽。

    “催眠自己,再反向催眠……”桑巴喃喃自语,催眠不是什么稀奇的技艺,但他却没想到这方面去,偶尔灵光一闪想到了,但一考虑到绯月读取记忆时洞悉一切想法的能力,就打消了这念头,认为催眠也无用,但杜迪安却另辟蹊径,先催眠了自己,再催眠绯月。

    如果说记忆是一卷胶带,随着时间播放,那么杜迪安就是将播放到昨天的那卷胶带,折叠到今天的胶带上,所以绯月看到的记忆,就是从前天到昨天,而没有今天的记忆,这也就导致了绯月无法将杜迪安的记忆从头至尾按流程的观察完,否则杜迪安一步步的构思,催眠的手段,都会被洞悉,一切都是徒劳。

    “读取记忆虽然厉害,但也是一把双刃剑。”杜迪安缓缓道:“事情有很多种可能性,如果把读取记忆看作是一种进食的话,那么就该知道,吃任何东西,都有中毒的可能。催眠还不算是毒,只能算是嚼了一粒沙子,以她的意志力,想要将她完全催眠,保持永久时效,几乎是不可能的。”

    桑巴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他感觉杜迪安的话不是教他怎么解决问题,而是告诉他面对问题该用什么方式去思考。

    “那老师,您为什么不将她催眠呢,哪怕是一时的,您也可以借机将她反杀了!”桑巴好奇地问道,虽然他知道杜迪安没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但他想不出是什么原因。

    杜迪安微微一笑,“她的意志和警惕心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如果我对她的催眠改变了她本来的想法,立刻就会被她察觉,只能在她原本的想法上,稍微拨动一点,比如我对她的催眠是,让她自以为修改了我的记忆。”

    桑巴恍悟过来,“实际上她没有修改,但被老师您催眠了,她自以为修改了,难怪她没有察觉,有时候我自己想要去做什么,却没有做,但是心里却误以为自己已经做了,这是很正常的反应,也是记忆的偏差,只需要催眠牵引一下,就能隐瞒过去。”

    杜迪安赞许地看着他,“不错。”

    他当时的确想要催眠更多,但感觉到绯月读取过他的记忆,意志力非同一般,最终还是选择了轻轻拨动一点,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少爷,既然您已经用催眠躲了一劫,为什么说自己时日无多了,趁她这段时间忙着实验,无暇理睬我们,我们可以马上离开这里啊!”巴顿忍不住说道。

    杜迪安轻叹了口气,微微摇头。

    桑巴看见杜迪安的表情,似乎想到什么,脸色微变,沉默了下来。

    诺伊斯和梅肯等人看见桑巴的反应,顿时知道他知晓一些秘密,毕竟他之前一直在王宫的实验室里工作,陪在绯月和杜迪安身边。

    “桑巴,到底是怎么回事?”诺伊斯没有询问杜迪安,而是沉声向桑巴问道。

    桑巴身体微微抖动一下,抬头看了杜迪安一眼,欲言又止,眼中有些悲伤,但很快,他想到了一事,脸上露出疑惑之色,“老,老师,您的心脏已经没了,您为什么能活下来?不,我,我的意思是,您既然能活下来,我们是不是可以……”

    他说的语无伦次,让人不知道他要表达什么,但诺伊斯和梅肯等人听到开头的一句,便大脑轰地一声一片空白,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杜迪安。

    心脏,没了?

    怎么可能!

    心脏没了怎么能活?

    可是想到之前被神光波击穿胸膛的绯月,他们心里的接受能力早已强大许多,而且桑巴虽是少年,但很少出错,更不会在这样的大事上犯错。

    杜迪安微微一笑,并没有失落和沮丧,反而有些超乎想象的平静,在近期经历过这么多的挫折,大起大落,又将海利莎弄丢了,他的心态早已发生了变化,对事物看得更淡然了,而且他比谁都清楚自己体内的变化,说实在,现在能够活着,开口说话,他就已经觉得无比神奇了。

    他不奢求这样残破的身体,还能够活得有滋有味,继续去追求那遥不可及的东西。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不过我应该是活不久的。”杜迪安笑了笑,安慰道:“我的心脏被绯月取走了,不过在原本心脏的位置,好像缔结出了一个小的器官,勉强能够取代心脏的作用,再加上我用龙族的龙血术控制了血量,降低了自身的生命体征反应,减轻了心脏的负担,所以勉强还能够活下来,但这只是一时的,不会太长久。”

    诺伊斯和梅肯,巴顿等人张大了嘴,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要不是杜迪安始终平静的目光,他们真怀疑杜迪安是跟他们开玩笑,只是,现在的气氛显然不适合玩笑,所有人最终慢慢接受了杜迪安的说法,只是心情变得无比复杂和难受。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吗,既然你的身体缔结出了别的器官取代心脏,那只要小心保养身体,肯定能活下去!”诺伊斯想要鼓励杜迪安,但感觉自己的说法有些苍白,他对杜迪安的情况一无所知,甚至对很多事情都一无所知。

    杜迪安微微摇头,不想再提这件事,他也希望这缔结出的器官,能够一直存在,越来越完善,彻底取代心脏,但他能感受到身体的变化,这缔结的器官,并非是他自身的血肉,而是荒神血肉混合着部分自身血肉所组成!

    或许,这是荒神因子那恐怖的生命力所造成的吧。

    他不知道这缔结的器官长大后,会不会逐步吞噬自己的身体,他颈脖上的铀环,迟早需要卸下,他怀疑绯月给他殖入的东西,就藏在铀环里。

    除了铀环是他的透视无法渗透进去的地方外,他身体的每一处都检查过,没有找到绯月说的那致命的装置。

    没有铀环的抵抗,荒神因子便会侵蚀他的大脑,有铀环存在,他又会落入绯月的手中,这是无从选择的死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