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一千章:变化
    一个小时不到,诺伊斯和巴顿等人便将身边的亲信召集了过来,聚集在这新的秘密据点,包括诺伊斯等人在内,总共有二十四人,其中大多数人杜迪安都不认识,但这些人里面却没有人不认识他。

    “卡奇在外壁区的黑暗壁垒中驻守,我已经派人传讯给他了,但时间可能会久一点。”诺伊斯向杜迪安说道。

    杜迪安微微点头,“铀晶的消息有没?”

    “这个还需要一点时间,我已经用了所有人脉和情报网搜集,有不少人已经承诺交易,估计到晚上五六点左右,才能回收过来。”诺伊斯连忙道。

    杜迪安掏出怀表看了一眼,此刻是下午两点,也就是说还要等三四个小时。

    “先去外壁区等,顺便跟卡奇会合,另外,这里留个人,负责回收铀晶。”杜迪安起身,感觉头脑有些眩晕,像贫血,他微微停顿一下,很快恢复过来,向外走去。

    聚集在厅内的众人眼眸中充满敬畏,立刻侧身让出一条道路,纷纷低头看着脚尖,不敢抬头直视。

    诺伊斯和巴顿等杜迪安的直系心腹紧随其后,一众人从这据点中鱼贯而出,周围是偏僻的街道,没有行人,只有一群黑色小马聚集在街边,马不大,跟驴差不多高度,即便是身材矮小的女人也能一下子翻坐上去。

    不过,别看这些黑色小马个头不大,却是马中王者,极富盛名,名叫狼马。

    狼马身体灵活,狂野嗜血,以肉为食,就算是狩猎者都很难降服,昼行三千,夜行一万,最高时速能达到两百五十里,即便是在壁外,也能纵横驰骋。

    狼马价值昂贵,只有魔物研究所出售,一般都是配备给狩魔家族中有身份和背景的高手代步。

    杜迪安看到这些狼马,有些惊讶,没想到诺伊斯等人混的比他想象的还好。

    “少爷请。”诺伊斯引路。

    杜迪安来到狼马群前,狼马在他靠近时便转过头来,一个个龇牙咧嘴,露出尖锐的利齿,头颅像马又像狼,杀气十足,换做一般人早就被吓退。

    杜迪安视若无睹,径直走了过去。

    随着他走得越来越近,狼马咧嘴露出的利齿很快收敛了,一个个低声呜叫,向后退去,似乎在畏惧着什么。

    杜迪安翻身坐在一头个头稍大的狼马背上,这狼马四肢发软,几乎要趴下,不停低声呜叫,很快,一阵哗啦声响起,杜迪安低头一看,这只狼马竟屎尿齐流,四肢像筛糠一样抖动,随时都会趴倒。

    这一幕看得后面的诺伊斯和他们的心腹膛目结舌,他们知道狼马是何等暴戾难以驯服,没想到杜迪安什么都没做,这只狼马就吓得快要昏过去,这是什么情况?

    杜迪安也感到疑惑,他没有刻意释放杀气,也没有显露出自己魔痕的气息,按理说他此刻表露出来的感觉,应该跟普通人差不多,这只狼马怎么会如此不堪?

    “少爷,要不您换一只?”诺伊斯上前擦汗道。

    杜迪安有些无奈,翻身下来,走向旁边的一只狼马。

    这只狼马后面的其它狼马本能地向后退去,而这只被杜迪安盯着的狼马似乎也想要后退,但四肢像钉在地上了一样,迟迟没有挪动,它呜呜低叫,像哀求,四肢忍不住地颤抖。

    杜迪安有些无语,只能停下,说道:“你们骑马吧,我飞过去。”

    诺伊斯也看出这些狼马不敢被杜迪安靠近,闻言脸上有一丝尴尬,道:“这怎么行,少爷,我给您再找一辆马车过来吧?”

    “不必了。”杜迪安微微摇头,意念微动,想要激发割裂者魔痕力量。

    然而,那种熟悉的感觉并没有出现,他忽然发现,自己感受不到魔痕的力量了!

    “怎么会……”杜迪安微怔一下,忍不住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试着激发出割裂者魔身……没反应。

    这一下杜迪安有些惊了,难道自己的魔痕被剔除了?他忍不住想要看看体内的情况,意念一动,像本能般,他的视线发生了变化,身体表面的衣物和表皮脂肪层被穿透,看见了体内的骨骼内脏等器官。

    他怔了一下,视线迅速恢复原样。

    “透视能力还在,魔身怎么没有反应……”杜迪安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不免有些疑惑,很快,他回想起自己激发出透视瞳孔时的感觉,似乎是身体的本能,而并非是先驱动体内的魔痕力量,再利用魔痕力量涌入瞳孔发生变化。

    “难道说……”他若有所思,心中一动。

    噗哧!

    切割声骤然响起,还有一道刚发出呜嗷惨叫便戛然而止的声音。

    杜迪安本能地想要看向背后,视线便随之改变,看见了背后的情况,进入到割裂魔瞳的三百六十度视野,只见自己背后的衣物被撕裂,黑色如钢铁刀片一样衔接起来的割裂翅翼展露出来,由于伸展的太突然,距离太近,不慎将背后的那只吓得屎尿齐流的狼马切成了数段。

    旁边的诺伊斯也吓得一跳,刚才他站得较近,险些也被扫中。

    “还好……”杜迪安心中暗松了口气,他自然也注意到差点误伤了诺伊斯,幸好还差那么一点,他感受了一会儿背上的割裂翅翼,感觉像延伸出的手臂,控制自如,但这割裂翅翼似乎跟以往有些不同了,他刚想细细感受,忽然想到什么,抬头一看,见巴顿和梅肯,以及他们的心腹全都望着自己发呆。

    “你们先出发,我随后就来。”杜迪安立刻吩咐道。

    巴顿和梅肯等人回过神来,瞧了杜迪安一眼,没有多问,立刻招呼各自的心腹骑上狼马。

    “少爷,那我先走了?”诺伊斯落在最后,向杜迪安问道:“您知道路吧?”

    “知道,去吧。”杜迪安一笑。

    等诺伊斯也离开后,杜迪安的表情沉静下来,慢慢地感受着背上的割裂翅翼,同时意念转动,很快,全身覆盖出黑色鳞片,转眼间便进入割裂者全魔身状态,像一只浑身遍布刀剑利刃的怪物,包括瞳孔都有些诡异,找不出人类的影子,魔化的非常彻底。

    杜迪安微微抬手,舞动身上利刃,地面上不经意划出一道道痕迹,他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这割裂者魔身跟之前大不相同,首先魔化的更彻底,之前脸部还保持着人的轮廓,如今却被利刃和黑色盔甲一样的东西覆盖,无从辨别,甚至如果将他的身体倒转过来,人家都不会想到,这里是他的脑袋。

    此外,魔身的关节处有暗金色的夹层,是一种奇怪的物质,非常坚硬,完美的保护了割裂者魔身的缺陷,防御的弱势。

    而且,这次进入魔身的过程跟以往不同,以往他是先激发魔痕力量,刺激魔痕,再配合狩魔器内的能量,才进入全魔身,如今却是感觉意念一到,体内就有力量蔓延出来,形成魔身的躯体,然后这些躯体中传来清晰的触感,神经紧密连接,控制自如。

    这种感觉,就像是魔痕的力量,与他的身体完全合为一体了一样,不再需要魔痕当媒介,或者说,他的身体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魔痕!

    熟练的控制着魔身,活动片刻,杜迪安收起了身上的魔身,只露出背上的割裂翅翼,振翅而起,嗖地一声,掀起一道劲风,瞬间飞到数百米的高空,化作一道黑线,径直向远处飞射而去。

    他感觉自己飞的并不快,但脚下的街道和屋舍却飞速倒退,包括迎面扑来的劲风,也刮得呼呼作响,几乎听不清别的声音。

    数分钟后,他便看到了叹息之壁,当即拔身高度,径直飞了过去。

    在上升到数千米的高空后,越过叹息之壁,他笔直往下,进入到外壁区的上空。

    熟悉的外壁区,熟悉的构造,商业区和居民区,贫民区划分,像是一个长方形的盒子里,被隔断成三个空间,显得更加拥挤,渺小,对比内壁区的土地来说,外壁区只占据了希尔维亚百分之二十的面积。

    杜迪安降落在商业区的一处僻静无人的地方,平稳落地,掀起地面的尘埃,意念一动,翅翼收起,追寻着气味,来到了一座宏伟的审判所前面。

    这是审判所的分所,此刻在门口停着一群黑色小马,其中两只小马的背上还坐着人。

    这二人看见杜迪安,惊了一下,连忙跳下狼马小跑过来。

    “少爷,您来了。”

    “他们呢?”

    “诺伊斯大人和巴顿大人他们进去了。”

    杜迪安微微点头,没想到他们第二个据点是外壁区的审判所,这地方倒是挑的不错,谁能想到这象征着公正神圣的审判所下面,便是他们这些黑暗教徒藏身的地方?

    在最光明的地方,总是看不见黑暗,因为被遮住了。

    杜迪安眼中金光一闪,便看清了审判所下面隐秘的地下建筑,也看见了诺伊斯和巴顿率人长驱直入,找到了地下建筑中的卡奇。

    如今的卡奇依然是个光头,脸上又多了两道疤痕,其中一道从鼻梁上划过,此刻正跟诺伊斯会合。

    “本以为王者归来,没想到又是灰溜溜的离开……”杜迪安用透视看着地下建筑中的老朋友们,眼中有一丝黯然,当初离开时,本以为要么死亡,要么光荣回归,谁知道会落得这般田地?

    叹了口气,杜迪安默然翘望,不知自己何时才能像这天上的闲云一样,自由自在,不再奔波。

    没过多久,诺伊斯带着卡奇和一众心腹出来了。

    卡奇早就知道杜迪安回来了,也知道杜迪安被抓到王宫做实验的事,此刻看见杜迪安活着,忍不住惊喜地冲上前来,大笑道:“哈哈,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容易死!”

    诺伊斯皱眉,“怎么说话呢。”

    卡奇一拍脑袋,“忘了忘了,少爷您别见怪。”

    杜迪安摆手道:“准备妥当就出发吧。”

    “是,少爷。”诺伊斯恭敬点头,转身招呼背后的一众心腹。

    很快,这些心腹从审判所内搬运出不少包袱,骑上各自的狼马,随时准备出发。

    “走。”杜迪安背上魔翼伸出,腾空而起,径直向外面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