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一千零十二章:病态家族
    “这是二小姐的糕点?”三人微微一愣,其中一个络腮胡中年目光一转,迅速说道:“二小姐住在二楼第六间房,您可以送过去。”

    杜迪安微微点头,端着糕点离开。

    在他走出厨房后没多远,忽然听见后面三人低声交流。

    “喂,你怎么让他给二小姐送餐,我们都还没尝过,万一不好吃怎么办?”

    “二小姐的脾气你知道,要是东西做的她不满意,这位兄弟就惨了。”

    “你们两个笨蛋,没听安吉拉小姐说吗,他是高级厨师,又这么年轻,安吉拉都对这小白脸动心了,以后他留在这里,这厨房还不是归他管?到时我们三个都是他的手下,要是他被赶走了,咱们的日子才能过的安稳点。”

    “呃,这倒也是。”

    “这小子艳福不浅啊,啧啧,安吉拉那个贱货就喜欢这种小白脸。”

    “嘘,要是安吉拉听到你这话,非剥了你的皮。”

    “怕什么,没看见她被搞的睡着了吗,肯定爽死了。”

    杜迪安越走越远,但他们三人的话依然听得清楚无比,他微微挑眉,但脚步没停,依然端着糕点走到了楼梯口,然后顺着罕见的木材楼梯一步步往上,便看见了楼梯口站着的几位侍女。

    这几位侍女是货真价实的侍女,跟安吉拉的打扮明显不同,穿着女佣装,两手交叉垂落在腹下,低头敛目,静默无声,像一尊尊白衣石雕。

    杜迪安走上楼梯,距离最近的一个女佣立刻伸手拦住,表情冷漠,“你是谁,这是什么?”

    “我是刚来的厨师,这是给二小姐的糕点。”杜迪安略显拘谨地道。

    女佣打量了他两眼,心想他应该没胆子撒谎,当即略微颔首,道:“跟我来。”转身在前面领路。

    很快,二人来到第六间房前,女佣轻轻敲门,低声唤道:“二小姐,您要的糕点来了。”声音变得轻柔无比,十分动听,跟先前对杜迪安说话时冷冰冰的口气判若两人。

    站在门外,杜迪安也能隐隐听见里面传来阵阵怪异的呻吟,他能感知到房间里的情况,眼中闪过一丝怪异,等女佣回头时,又恢复到拘谨的模样。

    “进来。”

    房间里传出一个淡雅的声音。

    女佣松了口气,推开门。

    杜迪安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鲜红如血的绒毛地毯,等进门后便看见,这是一个极宽敞的房间,偌大的房间里有一张大床,宽四五米,床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张栩栩如生的油画,画中是一个容貌极美的女子,雍容华贵,端庄典雅。但此刻在这画像下面,却上演着一幕怪异的画面。

    两个身材健硕的青年,浑身赤裸,被绑在床上,在他们面前,一个穿着黑丝短裙的少女,手里提着一条凹凸嶙峋的黑鞭,嘴角扬着傲慢的弧度,一只脚踩在其中一个青年的背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二人,像是君临战场的女王,但整个床上却充满淫靡气氛。

    女佣似乎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低头看脚,恭敬地道:“二小姐,您的糕点到了。”

    少女转过头,瞥了一眼,当看见杜迪安的模样时,微微一怔,眼眸中微亮了一下,饶有兴趣地转过身来,微微昂首,傲慢地道:“你,过来。”

    杜迪安心中叹息,但还是走了过去。

    “长得不错嘛,可惜是个平民。”少女打量着杜迪安,嘴角一扬,“把衣服脱了,让我看看。”

    杜迪安微微愕然,没想到对方这么直接,他连忙道:“回禀二小姐,我是刚刚应聘的厨师,特意给您送来糕点,希望您品尝,是否合您胃口。”

    少女皱眉,“你是厨师?”

    杜迪安连忙点头。

    “哼!”少女冷哼一声,神色转冷,“不知好歹!”

    杜迪安心中无语,忽然觉得这个家族有些病态,无论是之前在树林里看到的那个叫利奥的小少爷,还是眼前的少女,包括之前遇见的管家也是,都给他一种诡异的病态感觉。

    不过,想到这家族地下的画面,他或多或少也能理解。

    “你先出去。”少女向那女佣说道。

    女佣恭敬告退,顺便将房门拉上。

    房间里顿时变得安静,只有被绑着的两位青年时不时发出的怪异叫声,让杜迪安听得一阵恶寒,头皮发麻。

    “再给你一次机会,把衣服脱了。”少女居高临下,盛气凌人。

    杜迪安感到头疼,想了想,将手里的糕点放到一旁的桌上,上前几步,轻声道:“小姐,是这样脱么?”说完,将腰带解开。

    少女不耐烦的神色略微一敛,似乎有些迟疑,但很快便傲然道:“快点。”

    “是这样么?”杜迪安动作很慢,声音也变得飘忽起来。

    少女眼中有一丝恍惚,依然保持着不耐烦的口气说道:“就是这样。”

    “真的是这样么?”杜迪安的手指依然在缓慢的动,但若有人看见的话就会发现,杜迪安的手指没有在动腰带,而是五指在转动,带动一道道残影,两只手同时转动时,似乎有无数手指残影,看得人眼花缭乱。

    少女的眼中有一丝迷惘,讷讷道:“是这样啊。”

    “小姐,您看仔细了,真的是这样么?”杜迪安慢慢地走近,手指间的残影越来越繁多,慢慢抬起,手指靠近到少女的眼前。

    少女愣愣地看着,仿佛呆滞。

    杜迪安轻声道:“小姐,您困了。”

    少女本能地打了个哈欠,眼皮有些耷拉下来。

    “您需要休息。”杜迪安继续说道。

    少女脸上困意更浓,身体微微摇晃,似乎随时会倒下去。

    “小姐?”其中一个被绑住的青年感到奇怪,扭过头来,顿时看见杜迪安手指间转动的无数残影,不禁错愕。

    杜迪安却没理会他,依然看着小姐,轻声道:“您现在就需要休息,我就不打扰小姐了,您睡吧,安心的睡……”

    小姐慢慢地闭上眼,嘴里吧唧了一句含糊不清的话,身体摇摇欲坠,径直倒下。

    杜迪安手掌一抄,将其揽住,慢慢放下。

    然后闪电般出手,将另外一个青年敲晕。

    看见杜迪安手指残影的青年瞪大了眼睛,满脸惊恐,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杜迪安慢慢靠近,手指转动,“你很累,你需要休息……”

    青年惊恐地看着他,想要大喊,但嘴巴刚张开,便被杜迪安捏住,同时感觉后脑勺被重击了一下,脑子顿时变得一片混沌,有些迷糊,这时,视线中浮现的手指像一道道光束,让他有些恍惚。

    “忘记这一切,你需要休息……”

    杜迪安的声音像梦呓,在青年耳边响起,青年的眼皮慢慢耷拉上。

    片刻后,杜迪安将青年催眠睡着,端起糕点,用叉子扒下两口吃掉,转身离开了房间。

    “呼,真是麻烦。”关上房门,杜迪安轻吐了口气,感到一丝无奈,他摇了摇头,转身顺着回廊走去,经过先前的女佣身边,后者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杜迪安回到厨房中,那三人顿时露出惊讶之色,见杜迪安手上空空如也,不禁问道:“糕点呢?你送给了二小姐?”

    杜迪安微微点头。

    “她吃了?”

    “吃了,说味道还不错。”

    “呃……”三人仿佛喉咙忽然被什么东西噎住,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围上来道喜。

    杜迪安笑着随意附和几句,进入厨房中,只见安吉拉依然像先前那样躺着,他上前轻轻碰了碰,很快,安吉拉苏醒过来,睁开迷糊的双眼,等看清杜迪安后,顿时惊坐而起。

    刚一坐起,她便看见自己身上凌乱的衣物,不禁脸颊微红了一下,竟感到有几分羞涩,但很快她便清醒过来,转头紧盯着杜迪安,目光逼视着他,“我怎么睡着了?”

    杜迪安嘿嘿一笑,暧昧地道:“大概是你身体太差了吧。”

    安吉拉差点没气笑,自己身体差?她可是拓荒者,而且还是拓荒者中的高手,居然会被一个平民说身体差?她狐疑地打量着杜迪安,忽然伸手,指甲凸出,仿佛尖锐的刀子,带着杀气,猛地朝杜迪安脸部抓去。

    杜迪安愣了一下,似乎完全没反应过来。

    当指甲触碰到杜迪安脸颊肌肤的那一刻,安吉拉瞬间收手,皱眉看着杜迪安。

    一抹鲜血从杜迪安脸颊浮现,他伸手摸了摸,看见手指上的血,顿时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安吉拉,向后退去,却不慎跌倒,一屁股坐在地上。

    看见杜迪安如此狼狈的样子,安吉拉心中的最后一份怀疑也打消了,能够让她不知不觉昏迷的高手,至少也是主宰级,又怎会如此狼狈?

    她能感觉得到,先前杜迪安根本没反应过来,连全身的毛孔都没有收缩,如果真的是高手,感受到她的杀气,哪怕拼命忍耐,身体本能也会随之做出改变,但杜迪安却没有,这只能说明,他的战斗本能太弱,只是一个普通人。

    “难道真的是最近太累了?”安吉拉微微皱眉,感到怪异,忽然觉得有必要去找医生看看,别是自己身体出了什么状况,或是得了什么疾病。

    想到这里,她没有心思再跟杜迪安亲热,迅速站起,快速整理了衣服,手法娴熟无比,很快便恢复了先前衣着端庄的样子,快步离去。

    目送安吉拉离开后,杜迪安心中松了口气,大口喘息,惊魂未定的样子。

    门外的三人看见杜迪安如此狼狈,心中偷笑,暗暗幸灾乐祸。

    于是,杜迪安的入职顺利稳定下来,到了晚上,他协同其他三位厨师一起,给古堡里的伯爵家主和他的三个儿子,五个女儿准备了晚餐,当然还有他的七个妻子。

    上菜不属于他的事,对这些贵族来说,厨师也是贱民职业,不配上席位,除非是大师级的厨师,而这类厨师往往有一个更好听的称呼,美食家。

    做完伯恩一家子的饭菜,杜迪安和三位厨师又忙着给其他的几位大人物做饭,这些是伯恩家族的守护者,其中就包括杜迪安感应到的那位主宰,以及十位拓荒者。

    在做饭菜时,杜迪安也知晓了这些拓荒者和那位主宰的名字,同时还知道了那位之前跟主宰下棋,身体热量隐藏极深的人,果然身份不凡,地位跟那位主宰相当,甚至更高,有资格坐到主席上跟伯恩家族一同进餐,三位厨师称他为黑法师大人。

    等晚饭做完,杜迪安一天的工作基本也结束,而那三位厨师在管家的吩咐下,暂时负责帮杜迪安熟悉厨房,以及家主和各个少爷,小姐的饮食口味。

    夜深。

    杜迪安回到分配下来的住所中,跟三位厨师睡在同一个大房间里,没过多久,三位厨师便睡熟了,鼾声四起。

    杜迪安靠在枕头上,望着窗外照射进来的月光,瞳内闪过一抹金色,扫视着整个古堡的动静。

    只见伯恩家主已经入睡,而自己催眠过的那位二小姐在之前吃晚餐时,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催眠效果很成功,此刻她在自己的房间里,又玩起了下午的病态游戏。

    此外,杜迪安还看见伯恩家主的一位儿子,潜入到他的一个夫人房内,竟做出违背伦理的事。

    “这个家族,果然无可救药……”杜迪安感觉这里的一切都很荒缪,他知道,那位主宰和那十位拓荒者,多半也察觉得到那个少爷的不轨行径,却没有跟伯恩家主告密。

    这位伯恩家主名叫巴里特.伯恩,只是一个普通平民,但体内热量比普通人又略高一些,似乎服用过什么特殊的药物增强了体质。

    “看来,那位主宰看守者,对这位家主也并非百分百忠诚。”杜迪安目光闪动,在穿透一切的视界下,整个伯恩家族在他眼中一览无余,短短一晚,便发现了这巨大的秘密,从这一点便能感受到这个家族内错综复杂的关系。

    他没有心情去深入了解这种关系,不过觉得那位心理扭曲的少爷,或许会利用得上。

    在他思索时,忽然,他看见那位被称作黑法师的人,顺着密道,进入到古堡的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