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一千零十三章:新生
    古堡的地下是一个三层地下室,这样的地下建筑在其他的贵族古堡中并不少见,大多数贵族都喜欢建造地窖,在里面珍藏一些高品质的葡萄酒和图书,以及自己的黄金珠宝财富。然而,在这伯恩家族的地下建筑中,却没有上述的任何一种东西,只有仪器,和人。

    种类繁多的仪器摆放在每一层地下室中,有的仪器更像是刑具。每层地下室有八个房间,房间里要么堆放着刑具,要么囚禁着人,大多数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身体健壮,正是生命力最灿烂的时刻。

    那位被称作黑法师的人是六十岁左右的老者,戴着黑色兜帽,头发竖立得无比整齐漂亮,银丝和黑发交织,脸孔深邃,虽然年迈,但依然能看出年轻时曾英俊无比。此刻他顺着螺旋楼梯密道来到地下室中,里面驻守的人也全都披着黑袍,像一个个幽灵。

    看到黑法师到来,驻守的黑袍侍卫低头行礼。

    黑法师径直来到地下室的第二层,在中间的第四个房间前停下,推开门,里面是一个实验室,此刻实验室的金属床上躺着一个身材丰满的女子,两手两脚被镣铐锁在床边,正处于半昏迷状态,听到动静,女子缓缓睁开眼,看见黑法师后,脸上登时露出狰狞怨毒之色。

    黑法师没有被她脸上吃人般的狰狞目光吓到,反而微微一笑,“不错,看来你已经适应了,盲目的挣扎只会损伤到你自己,很好。”

    丰满女子怒瞪着他,咬着牙道:“你这败类,总有一天神殿会逮捕你,将你圣火焚烧!”

    黑法师撩起兜帽,一头银灰色头发披散而下,在昏黄摇曳的灯光下,身体笔挺,单看背影,如同伟岸的圣骑士,但脸上却已有皱纹,岁月的侵蚀无法抵挡,他面带微笑,目光从女子的脸上移下,顺着她的颈脖慢慢移到她的胸膛上,这绝不是一个男人看到会冲动的部位,而是会瞬间缩卵的画面。

    女子的颈脖锁骨处仍是雪白的,但肌肤到这里便戛然而止,下面的半截被剖开,里面是清晰可见的血肉组织,就像被活活剥皮,而在这血肉组织稍下的地方,心脏水平处,几根锁骨仿佛骷髅的爪牙张开,里面合抱着一团微微扭动的暗红色组织,以及一颗红彤彤跳动的心脏。

    黑法师眼中闪烁着光芒,仿佛在欣赏着一副完美的艺术品,眼中带着几分狂热和迷醉,虽然以他的视觉来说可以看得非常清楚,但此刻他的身体仍不自禁地前倾,凑近,似乎想要将每一条血管都看得仔仔细细。

    女子看见他这表情,只觉反胃,厌恶地看着他,“你背叛了伯恩大人,你迟早会被处决的!”

    黑法师听到他的话,微微偏头,看了她一眼,轻笑道:“如果要被判决,那也只有神能判决我,可惜,这世上并没有神,神殿里的那群家伙只会装神弄鬼罢了。再说了,他们干的勾当,可不比我好到哪去,唯一的差别只是,他们是强大的,所以是合法的,而我没有服从他们的规矩,所以我是不合法的。”

    女子呸地一声,“像你这样的恶徒,就该死无葬身之地!”

    黑法师轻轻一笑,转身离开,摆手道:“既然那么想要我死,就好好活下去吧,否则你怎么能看到那一天呢?”

    话落,人已出了门,随手带上了房间。

    离开这个房间后,黑法师又去到地下三层的一个实验室中,这实验室里浸泡着各种切除下来的组织器官,有婴儿的脑袋,女人的断手,以及野兽的眼珠和利爪,还有浸泡得乌红的,看不出是人类还是怪物的心脏、胃器。

    黑法师将外套脱下,挂在一旁,换上实验室里的工作服,从冷冻柜里取出一小支玻璃试管,里面竟冻着一只寄生魂虫。他拿到工作台前,扭开台灯,然后在一台仪器前将这只寄生魂虫用镊子夹出,用小刀切片,然后放到这台仪器前观察。

    看到这台仪器,杜迪安眼中闪过一抹光芒,这是一台显微镜,跟旧时代的构造大致相同,但从材质来看,明显是后世代制作出来的,有明显的拼接痕迹。

    “倒是得来不费吹灰之力。”杜迪安嘴角微微扬起,却没有立刻行动,他准备再观察一下,看看这伯恩家族背后还有没有什么势力。

    一夜过去。

    黑法师在实验室内摆弄着各类器官,杜迪安也观察了一整夜,到了次日清晨,黑法师感到累了,起身离开了地下室,回到古堡中休息。而杜迪安也趁机闭目养神,不到一个小时后,黎明的曙光照耀到古堡中来,杜迪安一脸睡眼惺忪的样子坐起,打着哈欠。

    这时,其他三人也陆续起来,一个个起床洗漱。

    杜迪安洗漱完跟着三人来到厨房,这时,菜市场里的菜贩已经将他们预订的菜送到了古堡中,几人前去接收,然后用厨房专门配备的一辆马车将几大包菜拖运回厨房里。

    接下来,几人分工,洗菜,切菜,制作糕点等等。

    早餐很容易做,牛奶加蔬菜,这是巴里特.伯恩的,口味清淡。牛奶加培根,这是巴里特几个儿子的,牛奶加点心,这是几位小姐的。

    至于其他的十位拓荒者和主宰,全都是牛奶加牛排,一大早吃的便是高热量的食物。

    等做完早餐,几人提前准备好中午要做的饭菜,等到点制作就行。

    在这期间,还能抽出一个小时的空闲休息,那三人缩在厨房角落里聊天,或是坐着发呆打哈欠。杜迪安则一个人靠在椅子上,闭目浅睡。

    一日三餐很快结束,到了晚上杜迪安准备回去休息时,却又遇见了安吉拉,她特意过来找杜迪安,作为古堡里的十大拓荒者之一,她的地位仅比管家略低一些,而管家的实力并不强,只是一个普通人,但在这个世界,权利往往比实力更重要,再强的人,没有背景,也只是一个高级点的打手罢了。

    至于反叛,作乱?总会有其他心甘情愿臣服,或是被手段挟持臣服的高手出来镇压。

    “你,跟我来。”安吉拉拦在杜迪安和另外三人返回寝室的去路上,指着走在前面的杜迪安面无表情地说道。

    杜迪安微微皱眉,点点头。

    等他跟着安吉拉走出不远,顿时听见后面三人羡慕的议论声。

    “这小子真是艳福不浅。”

    “看样子,安吉拉被他搞上瘾了。”

    “看来这小子要被榨干了。”

    杜迪安看了看前面的安吉拉,这样的声音她应该也听得到,只是没有任何反应,看来这个女人对这方面,并没有太大的禁忌。

    心中轻轻一叹,杜迪安走到一处草坪边停下,问道:“安吉拉小姐,您要带我去哪?”

    “去我的房间坐坐,有事找你。”安吉拉停了下来,脸色却不再冷冰冰,而是带着一丝魅色。

    杜迪安苦笑,“安吉拉小姐,那三位前辈身强力壮,您怎么不去找他们呢?”

    安吉拉脸色微冷,“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以为什么样的货色我都看得上?就凭那三头猪?丑的跟一坨屎一样,呸,给我提鞋都不够资格。”

    杜迪安忍不住想要翻白眼,合着您看不看得上,全凭外貌呢。

    “快点,别耽误我时间,天色不早了。”安吉拉催促道。

    杜迪安心中一动,连忙答应,快步跟了上去。

    安吉拉转头就走,不料刚转头便听见背后传来哎哟一声痛叫,回头看去,却见杜迪安摔倒在地。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安吉拉连忙上前搀扶。

    杜迪安抬起头来,一道血痕出现在脸颊上,鲜血直流。

    安吉拉吓得一跳,“你怎么搞的?”目光一扫,便看见杜迪安摔跤的地方,有一块小石,上面沾着血,显然,杜迪安的脸划在了这上面导致。

    杜迪安痛得五官皱成一团,痛叫道:“好痛,痛死我了!”

    不得不说,再好看的脸,只要肯用心,就肯定能做出丑陋的姿态,此刻杜迪安痛的五官皱到一团,嘴唇翻起,眼睛直翻白眼,脸颊扭曲,看上去十分难看。

    安吉拉忽然感觉兴趣全无,没想到一点小小划痕就让杜迪安露出如此狼狈的姿态,对她来说,受伤不过是家常便饭,可看杜迪安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小白脸,空有俊美的皮囊,受点伤就要死要活。她虽然可以凭好看的皮囊否定掉一切缺点,但此刻的杜迪安并不好看,又懦弱,她心中大失所望,松开了原本搀扶的手,皱眉道:“别叫了,你自己去找兰德先生看看,或者回去自己清洗下伤口,包扎一下,不是什么大伤,死不了你。”

    杜迪安捂着受伤的脸,痛得鼻涕横流,忍着痛道:“可,可是,我还要去你那里……”

    “不用去了。”不等他说完,安吉拉便不耐烦地道。

    杜迪安愕然,甚至连脸上的疼痛都忘了。

    看见他错愕的目光,安吉拉更觉心烦,转身便走,懒得理睬。

    走着走着,她忽然想到,怎么会这么巧?自己刚嫌弃那另外三个丑陋,杜迪安的脸就划破了,难道他是故意的?念及至此,她不禁转头看了一眼,这一看顿时念头全消,只见杜迪安捂着脸,肩头耸动,发出低低的哽咽抽泣声,竟是……疼哭了!

    她一阵摇头,转身快步走去,趁夜色还早,赶紧找点别的乐子。

    杜迪安没有去找兰德,捂着脸回到了寝室,在捂脸的同时不停的用手指轻轻划着伤口,以免伤口愈合了。

    实际上,这伤口也并非是他磕碰出来的,以那块石头的质量,就算用力摩擦在他脸上,都未必能划出伤口,他在摔倒的同时用指甲自己划破脸颊,然后将脸摔在石头上,这才显得是磕碰划伤的。

    他发现,自己经历了绯月的实验后,身体的自愈能力上升了好几个档次,首先他的腿和手,以及身上曾经在监狱中留下的疤痕,全都愈合了!

    断腿也恢复了,以前的暗伤疤痕,也褪去了疤壳,里面是全新的肌肤,身上看不到半个疤痕,甚至连胸膛上的魔痕,都消失不见了。

    只可惜,这惊人的愈合能力,并没有作用在他的胸膛上,他的心脏那里依然是残缺的。

    不过,经过这些天的观察,杜迪安发现,那颗缔结的心脏,好像隐隐壮大了一点点,似乎会成长。

    这让杜迪安心中燃起了一抹希望,或许,这心脏会不断成长,直至完全适应他的身体,成为他体内新的心脏!

    看见杜迪安捂着一脸血回来,宿舍里的三人全都吓了一跳,连忙凑上来询问情况,杜迪安只道是被石头磕碰所伤。三人虽然嫉妒杜迪安,但见状还是赶紧给杜迪安倒水,帮他清洗伤口,这杜迪安有些另眼相看。

    三人从宿舍里翻出急救止血药,给杜迪安敷上,嘱咐了几句,才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上。

    入夜,三人很快睡着,杜迪安打起精神,用透视洞察着古堡的一切,很快便看见,昨晚从窗户上爬到自己父亲一个小妾房间的少爷,今晚又从窗户爬到了另一个年轻女孩儿的房间,这是巴里特的大女儿,跟这位少爷似乎是同父同母。

    杜迪安看得有些感慨,这位少爷真是精力够旺盛的。

    除了这位少爷的不伦行径,杜迪安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那位黑法师身上,通过白天的观察,他发现这位黑法师才是古堡里的关键人物,而且不是巴里特雇佣的守卫和骑士,而是类似于客人的身份,但从这位黑法师的表现来看,他在古堡里显然并非只是做客那么简单。

    此刻黑法师正在自己的书房里看书,他的书房十分宽敞,里面的书籍陈列很多,通过透视,杜迪安能看见纸张背面的字,发现他正在看几幅怪异的人体解剖图纸,上面人类和怪物的肢体混合在一起,看上去像希尔维亚中的虫人实验,半人半魔物的结合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