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一千十八章:追踪
    “一具辐射婴要二十黑金?老板,你这是抢钱呢!”

    地下世界的商铺前热闹非凡,在杜迪安和黑法师的左手边一个商铺前传来不满的叫声,杜迪安顺着叫声望去,只见这间黑店商铺的柜台上堆着各类瓶罐和钉在木架上的标本,大多数是怪异的血肉,或是某种肢体,其中有的瓶罐里,竟然浸泡着完整的人类婴儿。

    不过,这些浸泡的婴儿身体有些畸形,有的腹部长出怪手,有的手臂上裂开,张着一张怪嘴。

    杜迪安见杜迪安有兴趣,低声道:“这人买的是辐射婴,低阶巫术的研究材料,也是巫血毒的原料之一,价格很便宜,不过这里卖的有点贵了,一般十枚黑金足以。”

    “大概是别的黑店都关闭了,这里的货物也就水涨船高了吧。”杜迪安收回目光,一边向前走去一边问道:“这辐射婴能卖到十枚黑金?”

    十枚黑金相当于一百枚金币,在他的认知中,当初孤儿院里的那些孤儿,几个银币卖出去都算是高价了。这些孤儿生活在贫民窟,喝着污染严重的水,吃的是劣质面包,身上早已被辐射侵蚀,也算是辐射人了。

    黑法师微微一笑,道:“在黑店里出售的辐射婴大多都品质不错,辐射度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一般人想要让体内的辐射累积到这样的程度,至少需要在重污染的辐射地带生活两三年之久,如果让一个新生的婴儿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估计不出三天,就会死掉。”

    杜迪安心中一凛,皱眉道:“那这些是?”

    “这些辐射婴的感染全都来自于母体,他们的母体本身的辐射浓度就很高,在怀孕时又生活在高辐射地带,所以他们一生出来体内的辐射浓度就超标,而且不会死亡。”黑法师笑了笑,道:“有的婴儿在母体内没有承受住母体蕴含的辐射,早早夭折坏死,所以要制造辐射婴,还是比较耗时耗力的,卖十枚黑金也不算贵,只是二十枚就有点过分了。”

    杜迪安默默不语,这是一条何等恐怖又黑暗的产业链?而这样的产业链在整个黑店的众多商品中,只是其中之一。

    “听说没,坎普区被巫术袭击了。”

    “早就知道了,不知道哪个混蛋搞的,害的所有黑店关门整顿,搞的总部这里的东西卖出天价,我的实验刚好到瓶颈,急需材料,该死的!”

    “估计是哪个流浪巫师干的,真够低贱的,坎普区里住的都是平民,这人要是给哪个贵族或富豪施展巫术,倒还能理解,至少能赚点钱,坎普区那些废物有什么可害的,杀他们浪费的力气,比他们的命都值钱!”

    “这次动静闹这么大,这白痴肯定完蛋了。”

    周围戴着各式面具的巫师议论交流,不时有提到巫血术的事。

    黑法师听力过人,自然全都纳入耳中,他嘴角微微抽搐,这还是第一次当面被这么多人骂,而且都是同行!他看了杜迪安一眼,委屈地道:“大人,要是巫血术被查出,你可不能不管我。”

    杜迪安瞥了他一眼,“就算被查出,你也有手段脱身吧。”

    黑法师苦笑道:“大人,您太高看我了。”

    “你能感应到,哪个是博朗克么?”杜迪安望着地下广场尽头的一座巍峨建筑,眼中金芒一闪而过。

    黑法师眼中露出几分认真之色,仔细端详片刻,摇头道:“感应不出,黑店外面有异香环绕,无法嗅出里面的情况。”

    杜迪安微微皱眉,他也闻到了这奇异的香味,香气极淡,但环绕在这建筑周围久久不散,像是一道香气屏障,将建筑笼罩在里面。不过,这无法影响他的透视观察,只是,里面那么多人,没有黑法师的指认,要找出博朗克,只能靠自己慢慢观察了。

    就在这时,广场后面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让开!”

    “让开!”

    喝斥声从后方传来。

    周围人群迅速拥挤,推搡着,将杜迪安和黑法师带到了路边。

    杜迪安转头望去,却见一群身披黑色盔甲,胸甲上纹着暗红色权杖图案的骑士,从后方大步走来,在这队骑士中间,护送着一位戴着眯眼笑狐狸面具的黑袍身影。

    “是博朗克议员!”

    “他怎么来这里了?”

    “你还不知道?肯定是为了坎普区的那件事!”

    “看来,那个擅自捣乱的流浪巫师很快就要被制裁了。”

    周围人群议论纷纷。

    杜迪安听得一怔,没想到后者这么快就现身了,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看了黑法师一眼,黑法师连忙低声道:“大人,我对这博朗克不熟,他们是本地的巫师,这不能怪我,我绝对没有隐瞒的意思。”

    杜迪安比了个嘘的手势,抬头望着在黑色骑士护送中缓缓走来的博朗克,眸内金光一闪,视线瞬间穿透了他的面具,这一看却让他有些惊讶,后者的面具材料并非是一般的塑料,也不是普通金属,而是某种合金和纤维混合制成,仿佛一张大网。

    从结构来看,不仅仅是遮面,还具备相当强悍的防御力,估计普通的步枪子弹都难以射穿!

    在这面具下面,是一张朴实无华的中年人脸孔,平平无奇,唯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眼神,内敛而平静,深邃睿智,仿佛两颗暗星嵌在脸上,将这张平凡的脸点缀得别有风格。

    杜迪安深深看了一眼,记住了这张脸,就在他准备收回目光时,忽然间视线中扫到一物,不禁微怔,当即瞳内金光再次浮现,视线笔直地穿透了狐狸面具,射在中年人的脸上,很快,便又穿透了进去,顿时发现自己先前所见不错,这张平凡的脸,竟也是一个面具!

    材料是胶质,非常薄。

    “双重面具?”杜迪安目光一动,视线快速贯穿到最深处,将这人整个大脑全都看穿,然后极速收回,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

    “嗯?”博朗克感觉到一股异样抚过自己脸庞,像是有什么恐怖东西在凝视着自己,他目光转动,向前方两侧路边的人群望去,看见的是一张张怪异的面具,以及面具后包含着兴奋,惊奇,恭敬,漠然等眼神,其中不乏有人眼中闪过一丝仇恨之色,被他捕捉到了。

    可是,这眼中露出仇恨的人给他的感觉,并不强。

    “怎么回事?”博朗克心中疑惑,先前那异样的感觉已经消失了,像是错觉,但那种恐怖的感觉却又很真实,他心中暗暗凛然,忽然觉得这次巫师袭击坎普区的事情,未必只是一次普通的流浪巫师破坏规矩的事,或许背后隐藏着别的阴谋。

    很快,博朗克从面前走了过去。

    杜迪安静静地看着,目送他的背影离去,进入到广场后面的那座宫殿般的建筑中。

    周围被拨分开的人群也再次合成一块,各自散去。

    “你确定,这博朗克今年有五十多岁?”杜迪安等周围的人群散开,凝视着黑法师问道。

    黑法师一愣,连忙道:“大人,这个很多巫师都知道,您不信可以问问他们,我也是听说的,如果错了,估计所有人都错了。”

    “你们这里有什么巫师,能让五十多岁的人的容貌,恢复到二十多岁的年青人模样么?”杜迪安问道。

    黑法师愣了愣,顿时知道杜迪安指的是博朗克,只是,博朗克不是戴了面具吗?杜迪安怎么知道他的脸是二十多岁的年青人模样?

    很快,他想到了杜迪安的感知能力,眼中不禁闪过一丝震撼,但很快他便意识到,不能让杜迪安知道自己察觉到此事,他连忙借机说道:“五十多岁的人脸是二十多岁的?怎么可能!”

    杜迪安望着他惊呆的样子,皱了皱眉,没再多说,转身朝那座宫殿走去。

    黑法师连忙追上,“大人,我们在外面蹲守吧,冒然进去太危险了。”

    “我知道。”

    来到宫殿外面,杜迪安在一间商铺前让黑法师出钱随便购买了几个巫器,然后二人在一处角落里休息。

    “看来他的身份是真的。”杜迪安心中喃喃一声,视线内的金光一闪,通过透视,他看见先前的博朗克进入这座宫殿后,沿途的人看到他,全都主动打招呼,原本坐着的人也迅速站起,而原本站着的人,则快步迎了上去,态度十分恭敬,想来这不是个伪装的替身。

    博朗克进入大楼后,招呼了大楼内十多位人,在三楼开会,通过唇语,杜迪安能读出他们说的内容,议论的果然是关于巫血术的事。

    杜迪安静静地看着他们商讨,下决策,目光转到陪同博朗克一同过来的那八位黑甲骑士身上,这八位黑甲骑士全都配备着统一的骑士长枪和腰剑,乍一看跟普通骑士没有差别,但他们的体质却相当惊人,虽然全都压制了热量反应,但骨骼的密度,身体内部的构造,全都是主宰级别!

    杜迪安如今用透视观察不同体质的人身体构造,早已有一套从身体内部器官分辨体质强弱的办法,骨骼密度只是其一,他发现,体质越高的人,身体内部的构造越复杂,骨骼的数量,神经脉络的变化,都已经跟正常人类有天壤之别,这是魔痕的改造。

    体质越高,身体被改造的越大。

    这种被改造后的身体,也更能适应较大面积的魔身覆盖,甚至是全魔身。

    “八位主宰守卫,他自身也是主宰,而且应该是主宰巅峰,体内的骨骼上都生长出了鳞骨,心脏被复杂的肋骨环绕包围,看来他的能力应该跟防御有关。”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这样的战斗力,就算不及深渊,也差不到哪去,如果他们的能力特殊一点的话,甚至有可能困杀深渊!

    “这博朗克身为议员,却不是深渊,应该是缺少极冰虫王。”杜迪安心中暗道,看来就算是在这座巨壁,极冰虫王也是罕有的存在,这也意味着巴顿他们想要在这里晋升成深渊,无比困难。

    两小时后,会议结束,博朗克走到大楼内的办公室中,批改文件。

    四五个小时后,杜迪安才等到他出来,当即招呼黑法师,跟随着八位骑士守护的博朗克后面,一同离开了这座地下黑店。

    “大人,我们要不要跟紧点?”出了庄园,黑法师却没有看见博朗克和八位骑士,试着用嗅觉追踪,却发现气味已经消失,不禁向杜迪安问道。

    “别急,跟太近会暴露。”杜迪安说道,他怀疑先前他用透视观察时,便已经被博朗克察觉了,因为后者在批改文件的办公室中便吩咐了手下,让其留意近来出入这尼罗黑店总部的人,以后进出都要登记姓名,以防不轨的人潜入。

    “可是他们已经不见了。”黑法师不禁焦虑道。

    “别急,我心里有数。”杜迪安目光闪动,视线内金光不时浮现。

    出了庄园,杜迪安快步向前,跳到街边的屋顶,朝着一个方向快速追去。

    黑法师见杜迪安似乎能找到博朗克,连忙紧跟其后。

    十来分钟后,杜迪安和黑法师停在了一座高耸的钟塔建筑下面,黑法师向前极目眺望,看见几条街外八位披着黑袍的身影骑着快马,护送着一个同样披着黑袍的人。

    这些人在一座红酒山庄前停下,山庄内有客人进进出出,人流密集。

    黑法师脸色微变,连忙道:“他要混到人群里去了!”

    杜迪安低声道:“我锁定他了。”

    黑法师看了他一眼,恰好看见杜迪安瞳内的金光,莫名感到一丝心悸,不禁骇然。

    这时,杜迪安看见进入红酒山庄内的博朗克和他的八位守卫,径直来到山庄的地窖中,那里堆满了美酒,一般的客人似乎无法进入。

    很快,博朗克和八位守卫在红酒山庄柜台后一个气质雍容靓丽的女子侍奉下,将衣物更换,面具全都摘下,换上了西装,燕尾服等等。

    不一会儿,八位守卫和博朗克从山庄内陆续走出,像一个个成功人士,混入在周围的客人中。

    很快,博朗克出来了,手里还拎着一份红酒礼盒,八位守卫跟在他后面,三三两两,像是好友般谈笑风生。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