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一千十九章:出手
    杜迪安目视着博朗克等人离开酒庄,乘坐门口早已备好的贵族马车离开,等他们驶出后,他招呼一声黑法师,在街边叫了辆马车。

    这酒庄外是繁华地带,时常有马车来此拉客,倒没让他多等。

    “他们已经出来了?”黑法师见杜迪安叫来马车,不禁错愕,先前从酒庄里陆陆续续出来十几人,他每一个都仔细观察了,但没看出任何可疑之处。

    杜迪安没有回答他,转身上了马车。

    黑法师也连忙跟上,等他坐好,车夫鞭打马匹,缓缓驱动马车,同时向二人问道:“两位先生要去哪里?”

    “向前直走。”杜迪安吩咐道。

    “呃,没有地名么……”车夫话没说完,一枚金币弹到了他身边的椅板上,震得轻轻颤动,也让他的眼皮微微颤动,嘴里的话顿时止住。

    一枚金币,对他来说,抵得上跑半个月了,而且还是生意火爆的时候。

    车夫不再多话,驾驭着马车向前跑去。

    “前面路口左转。”杜迪安指挥道。

    “好嘞,先生。”车夫连忙应了一声,依言转向。

    两小时后,马车停在了一座雄伟开阔的庄园前,这庄园外面每隔两百米处便有两名骑士驻守,全都是拓荒级,在正门处有十二位银甲骑士看守,通过正门的铁栏缝隙处,能看见庄园内碧绿的草地,延伸极远,在绿地的尽头有一座座高耸的建筑轮廓。

    “居然是这里?”黑法师有些惊讶,“我们之前好几次从这附近的街道上经过,怎么……”忽然醒悟,对方多半是担心有人跟踪,故意绕了圈子。

    杜迪安下了马车,在他的视界中,博朗克和他的八位守卫已经分批进入了庄园中,这庄园的面积非常大,抵得上五个国际足球场的面积,在庄园内的碎石小道上,能骑马驰骋。

    “三位主宰……”杜迪安眸内金光闪动,看清了庄园内各处的景象,除了博朗克和他的八位守卫外,庄园里还有三位主宰,没有隐藏热源,散发的气势比那八位守卫还要强盛许多。

    黑法师向杜迪安低声道:“我们等到夜晚再出手吧,大白天的警戒太强。”

    杜迪安摇头,“你会这么想,别人也会这么想,晚上的防备反而更警醒,谁都不会想到有人敢白天闯入这里,而且对这里面的人来说,夜晚跟白天没有差别,只能瞒过普通守卫骑士的耳目罢了。”

    黑法师微怔,旋即觉得杜迪安说的有几分道理,便问道:“那我们是不是要计划一下,先了解下这里的守卫力量,最好是在他们轮班的空隙处出手,或者伪装成佣人,潜入进去。”

    杜迪安抬头扫了一眼四周,眼中露出思索之色,过了片刻,说道:“等会儿你制造点动静,把他的守卫力量吸引过去,我趁机潜入找到博朗克,将其带走。”

    黑法师眼珠子瞪得滚圆,“我来吸引他的守卫?这,这会不会太勉强了?你这是要我的命啊!”他虽然也是主宰,但并不擅长战斗,而对方却是七八位主宰,让他吸引火力,与送死毫无区别,他觉得杜迪安是准备将他当成一颗弃子用了,心中顿时转起别的念头。

    杜迪安望着黑法师目光闪动的样子,淡漠道:“考虑事情不能这么想,首先,你吸引火力,他们去追你,等把你追到以后,如果他们发现博朗克不见了,自家的主子失踪了,很快就会明白自己中计了,知道你有同党,这样一来,他们还会杀你么?当然不会,他们会拷问你,让你招供。”

    “这时候,我就能挟持博朗克回来解救你了,到时你的小命也在,博朗克也落入了我们手里,一举两得,你最多会临时吃点苦头罢了。”

    黑法师愕然,愣愣地看着他。

    过了几秒,才忽然反应过来,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不过,他也不是别人三言两语就能忽悠得住的人,疑惑道:“你怎么能确保,你一定能抓到博朗克呢?万一你没抓到他,计划失败,而我又落入了他们的手里,岂不是有死无生?”

    “就凭我需要雷霆滤镜,所以我一定会抓到他。”杜迪安淡然道:“要不是怕动静太大,城里别的势力或是那尼罗领主赶来支援,根本无需你出手,我一个人也能解决,只是这样不够稳妥,万一他们有什么特殊能力,被牵制住了,事情就会走向无法预计的一步。”

    黑法师见杜迪安将增援都考虑到了,不禁愣了愣,忽然觉得后者考虑问题比自己想的还周全,难怪当初能够轻易潜入伯恩家族,轻易将自己逮捕。

    此时此刻,有共同的目标,他忽然觉得有杜迪安这样的伙伴,实在是一件美好的事,他想了想,道:“照你这么说,我吸引的守卫越多,你成功的把握就越大?”

    “没错。”

    黑法师深吸了口气,道:“行,我干了!”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心中或多或少有几分诧异,本以为还要再多浪费一番口舌,没想到他倒想的通。

    黑法师答应的很爽快,但心中却已经思前想后的考虑过了,就算他拒绝,以杜迪安的态度,也会派他硬上,他如今是阶下囚,没的选择,索性还不如主动答应,而且他觉得,自己对杜迪安还有些用处,他不会就这样轻易抛弃自己,只要他真的能够擒住博朗克。

    想到杜迪安先前压制他的恐怖尾刃,他心中信心较为充足,他的战斗力虽然属于主宰中的中下水准,但眼光却不差,看得出来杜迪安绝对是深渊无疑!

    那博朗克再强,面对一位深渊,也难以招架。

    做出决定后,黑法师跟杜迪安再次商讨了一下细节,然后便孤身绕到庄园的侧面,陡然间现身,将侧面围墙前的两名骑士突袭击毙,然后如大鹏展翅般飞入庄园中,迅速朝远处的几座古堡冲去。

    “有敌人袭击!”

    “有人闯入!!”

    “快来人,有人闯入!”

    庄园各处顿时响起警报,大量驻守在庄园各处的巡逻骑士迅速赶往古堡前,便看见飞快冲来的黑法师,当即大声喝问。

    黑法师戴着面具,咆哮着杀入巡逻骑士中,如狼入羊群,瞬间便击毙数人,攻击手段极其残忍,短短片刻便全身染上鲜血,发出狂笑。

    “来人找死!”一声雷霆般的怒喝从古堡上空传来,一道身影从古堡的顶层飞掠而出,手持黄金长枪,仿佛一尊天神般朝黑法师袭来。

    黑法师大吼一声,抡起身边的骑士甩了出去,噗地一声,被那黄金长枪刺穿,后者的枪尖竟丝毫没有偏移,浑然没有在意被甩过来的骑士生死。

    “血海之仇,我要杀杀杀!!”黑法师仰天咆哮,声音传遍几座古堡,他进入魔身,猛地跃起,迎上那黄金神枪,魔化的手臂利爪拍打在枪杆上,嘭地一声,感觉手爪被震得发麻,不禁凛然,借力退开,转身化作一道黑影,极速逃跑。

    “想走?”手持黄金神枪的青年大喝一声,背上延伸出一对龙翼,全身魔化,金黄色的盔甲被撑得裂开,掉落在地,化作一头金黄色的飞龙,朝黑法师追去。

    在他追出的同时,古堡内陡然又飞出四道身影,紧随其后。

    “滚,滚,滚!”黑法师暴吼,望着迎面而来的巡逻骑士队伍,气急败坏,这次却不是演的,而是真的急的跳脚,他能感觉到后面除了那持着黄金神枪的青年外,又追来了四人,实力并不逊色他,以一敌五,他想都不敢想,只想逃的远远的,为杜迪安争取时间。

    他知道,自己拖延的越久,杜迪安成功的几率越高,他活下去的几率也就越大,所以他不得不想尽办法吸引火力,甚至故意说出血海深仇的话,便是要让博朗克知道,他是他的仇人,一旦将这样的仇人放跑了,谁知道今后会躲藏在什么地方给你放冷箭?

    所以博朗克势必会增派人手追击他,为求万无一失!

    只是,一次性增派四人,一旦被他们追上,或是被牵制住,估计自己很快就会落败。

    嗖!

    黑法师像一头暴龙般冲入巡逻骑士队中,利爪挥舞,将拦路的骑士撕裂,脚掌在地面踏出一个个巨坑,转眼间便冲到了庄园外面,他立刻朝人流密集的街道跑去。

    嗖!

    黄金飞龙咆哮着全速飞行,追赶过去。

    ……

    ……

    “父亲,这位主宰是您的仇人?”古堡内,一间办公室的窗台前,站着一个面目俊朗的金发青年,他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嘴唇单薄,显得有些锋利和薄情,此刻眺望着远方,看见黄金飞龙以及他后面的四人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才收回目光,向坐在办公室内批改文件的博朗克问道。

    博朗克淡然道:“既然闯到这里来,自然便是仇人。”

    金发青年望着父亲平淡的神色,心中又是钦佩又是向往,还有几分崇拜,从小到大,无论发生多大的事,父亲总是这样淡定,似乎没有什么事能让他失态。

    “我们家族的那几块产业虽然有些灰色收入,但应该不会招惹到这样的仇人吧,难道是巫师?”金发青年好奇问道。

    “那就不知道了。”博朗克淡漠道:“我从事这一行,得罪的人太多了,多到数都数不清,也许是某个巫术创造被夺的巫师,也许是某个家庭破碎的孩子,误入歧途,怀着仇恨成长到主宰,来这里报复,又或许是哪个女人生的孽种……”

    金发青年怔了怔,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的确,树大招风,除了他们自己得罪的人外,他们家族的手下在外面招摇惹事得罪的人,也会将这笔仇恨算到他们头上,敌人,数也数不清……

    不过,他心中却没有惧怕,反而有种骄傲,敌人多,也说明他们的不凡。

    毕竟,越平凡的人,敌人越少。

    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忽然,他感觉到颈脖处吹来一阵寒风,空气竟不觉间有些冷了,就像忽然间冬季来临,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后面的窗台,外面庭院的树下堆满泛黄的枫叶,还是秋季,怎么会这么冷?

    等他收回目光,准备继续请教父亲问题时,忽然间发现,房间里多了一道身影。

    一个披着黑袍的青年,戴着兜帽,但此刻兜帽已经取下,脸上戴着一个豹头面具,有些诡异。

    “巫师!”金发青年瞳孔一缩,立刻认出这身装扮,他忍不住想要张嘴呼叫,但下一刻,他便感觉全身僵硬,体内的血液像是凝固一样,手脚都被冻住,无法动弹,强烈的恐惧让他的嘴巴张着,却发不出声音,他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狂跳,震耳欲聋。

    他从未想过,有什么东西能让自己害怕成这个样子,即便是他最厌恶的毒蛇,他也不会害怕到说不出话来,但此刻,他却有种难以言喻的恐惧感,甚至比看到成千上万条毒蛇在自己面前还要恐惧,可他又说不出自己在害怕什么,那明明就是一个人类而已。

    博朗克面色阴沉,双眼紧紧盯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身影,以他的感知力,也没能发现这人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而且,他突然意识到,先前派出去四个守卫追击,似乎是个错误的选择,调虎离山,这是最简单的计谋,可偏偏自己却中计了!

    “你是什么人?”博朗克深吸了口气,桌下的手掌极缓慢的移动到抽屉下面,那里有一个按钮。这时,他看见杜迪安将面具摘了下来,顿时心中一沉。

    对方不怕露出真容,就说明今天的事难以善了!

    嗖!

    他迅速摸向按钮。

    噗!

    桌子陡然裂开,似乎这按钮的功能就是使桌子分裂一样,博朗克的手指刚触碰到上面,还没来得及按下去,桌子就已经裂开,包括按钮后面的电线也被切断,破坏。

    “如果你想要呼救的话,在你张嘴的瞬间,你的嘴里就会含住我的刃刺。”杜迪安眼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面带微笑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