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一千二十四章:残次品
    杜迪安迅速划破伤口,从里面取出血液投入雷霆滤镜中解析,很快便发现血液里的最终景观出现了变化,圆球外面环绕的四色球当中的蓝色小球上,环绕了一圈淡淡的星环。

    这便算是掌握了魔痕力量?

    杜迪安心中又喜又期待,活动手指,像以往那样催动魔痕力量,体内鲜血注入,绷紧手指间的经脉,霎时间,手指间泛起雪白石色,转眼间竟化作一只石掌!

    真的成了!

    杜迪安差点激动得蹦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兴奋到如此难以自持了!

    实验被印证,这么说他的猜想是正确的,他的身体……能够容纳多种魔痕基因!

    兴奋过后,杜迪安很快想到原先的割裂者魔痕,当即激发出割裂利刃,没有任何阻碍,从他的背部延伸出一条尖锐利刺,他又试着将石化的手掌进行割裂利刃化,奇异的一幕出现了,他的手臂化作了石色的割裂利刃,像一把石质镰刀!

    魔痕力量的重叠!!

    杜迪安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石化的利刃手臂,感觉整个人都快要石化了,这太不可思议了,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这种结果所延伸出的恐怖可能性!

    许久,杜迪安才慢慢回过神来,依然有些难以适应,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他忽然觉得自己像在做梦,这感觉就像从一个普通人,陡然间获得了神的力量一样!

    没错,虽然他之前的体质不弱,也十分强悍,但也仅仅只是一流级别,距离七王那样的顶尖存在仍差距极大,而且很难弥补,毕竟极冰虫王的罕见度,有可能比「吉尔伽美什」这样的五星传奇魔物还少见。

    然而。

    此时此刻,石化的利刃手臂却带给了他巨大希望,以及无限可能!

    魔痕能力的重叠,以及魔痕能力的多次吸收!这都意味着,博罗的猜想被证实了,他所理想中的神,被绯月给创造了出来!

    集合大量魔痕的能力,将魔痕能力叠加,多方面能力全都达到顶尖,没有短板,没有缺陷,这几乎是理想中「完美生物」的模版!

    或许,进化的终点,便是如此了。

    “这就是苦尽甘来?造神实验,居然成功了……”杜迪安摸了摸石化利刃,感觉有些不真实,他忽然庆幸绯月将他遗弃,若是让她知道自己的实验没有出错,估计他此刻已经成了她手里的头号打手了。

    不过……

    杜迪安忽然想到,绯月将自己遗弃,是因为当时的实验失败。他想到自己胸膛缔结的心脏,突然觉得,自己距离「完美生物」应该还差了一步,至少,他的心不是完美的,这是唯一的缺陷。

    也许,他只能算是神的残次品吧!

    “神的残次品,是不是该称作魔……”杜迪安喃喃自语一声,微微苦笑,心中的激动之情渐渐收敛,如果绯月的理论是正确的话,以他此刻的身躯,哪怕是残次品,也具备了超越七王的潜力,而且,他不需要极冰虫王就能进化到超越七王的地步,毕竟,依靠极冰虫王,最终都会被虫王所影响,那不是博罗造神实验的目的。

    “绯月的实验还在进行,不知道会不会造出真正的神,也许,新的时代会来临,一个属于神的时代,人类由神所统治……”杜迪安望着面前闪烁结网的雷电,有些出神。

    他的联想不是没有可能,虽然,这个离他眼前所面临的问题还很遥远,但孔子说的好,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世上普通人和有钱人的区别就在于,普通人大多考虑的是眼前生活的苟且,而商人却懂得看准时代的变化,未雨绸缪,提前做好铺垫迎接。

    杜迪安不得不提前考虑,如果绯月大批量制造出“神”,世界格局将会出现什么变化,他又将在这变化中,如何立足生存。

    这一想,思绪仿佛飘到千万里,他呆呆地站了一个下午,直到晚上,黑法师敲门送来晚餐,杜迪安才回过神来,然后陡然注意到手里被划伤取血的龟甲者魂虫,已然奄奄一息,生命垂危,他当即让黑法师将晚餐放下,将其赶出,然后将龟甲者整只吸收到体内,在短暂的奇痒过后,身体渐渐归于平静。

    杜迪安测验一番,果然能进入龟甲者魔痕状态,全身石化,身体盘起,像一块岩石,没有任何气味散发。

    吃过晚餐,休息一夜,次日,杜迪安带黑法师偷偷返回到伯恩庄园中。

    等回到庄园的地下室,听里面守卫的报告,杜迪安得知先前被他解救的那位受尽黑法师折磨的丰满女人,已经死在了手术台上,在他们离去后,守卫们虽然供这些囚犯实验品吃喝,但那丰满女人体内移植的组织发生变异,全身生出脓包,脓包里孵化出怪异的小虫,像蜈蚣,将其活活咬死。

    守卫们也被那地狱般的景象吓死,用相机拍摄了几组照片留了下来。

    杜迪安看了一眼照片,便皱起了眉头,饶是以他的心理承受力,也感到一阵不适,虽然没有照镜子,却感觉自己的脸色都变得紧绷了起来。

    黑法师看到照片,却捂住嘴在一旁呕吐起来,脸色无比难看。

    等他呕吐完,杜迪安让黑法师将这里的囚犯全都处理掉,遣返放生是不可能了,这些囚犯会暴露这里,只能给他们一个舒适的安乐死。

    虽然很残酷,但对杜迪安来说,生命的不平等,在无需直接面对的情况下,“人”对他而言,或许就只是一个文字而已,死伤的数量,也仅仅只是一个数字,只有直面看到死亡的惨状,或许才会被触动生理反应,产生不适,但没有直面血腥时,哪怕做出的事十分残忍,却也不会有所感觉。

    或许,所有人都是如此。

    送走这批人后,杜迪安告诉黑法师,准备将伯恩家族的产业慢慢变卖,尽快筹钱。

    黑法师没得选择,事到如今,他感觉自己不但是杜迪安的阶下囚,还变成了他的手下。数月后,伯恩家族的产业陆陆续续被卖出,伯恩家主收藏的那些珍贵的珠宝玛瑙,名家的油画,也被丢到拍卖行拍出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