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一千二十九章:牛羊
    极冰虫王一下子沉默了。

    就像忽然间恢复成了一只不懂人类语言的虫子。

    杜迪安没有着急,只是静静地看着它,金灿灿的瞳孔可以看见极冰虫王身体内部的构造,纯白无暇,比雪还要美丽,实在难以想象,如此纯美干净的身体构造,会是一只外表如此丑恶的虫子也或许它很美,只是自己欣赏不来罢了。

    寂静的大厅内只有黏糊糊的声音响起,周围被斩碎的极冰虫爬动着缓慢聚集,已经有一两条恢复了大半身躯,朝杜迪安这边爬来。

    “你是准备拖延时间?”杜迪安还是开口了。

    极冰虫王像是忽然间惊醒过来一样,“啊?没有,没有,我会让它们退到一边的,省得白白送死。”说完,爬向杜迪安的极冰虫忽然都停了下来,抬头仰望着黑色巨树上的极冰虫王,然后又扭过头,慢慢爬到大厅边缘的阴暗角落里。

    杜迪安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内心的自信让他觉得这些极冰虫不存在威胁,哪怕全都身体愈合了,他照样能再斩一遍,不费吹灰之力。

    “荒神……”极冰虫王叹了口气,将杜迪安的思绪也拉回到它身上,“它们也是地外生物,就是我之前提到过的那个释放出未知生命信号的星区里的生命,它们也找到了地球。不过,它们跟我们不同,它们的星球资源匮乏,四处掠夺,它们天性嗜血残暴,而且需要不断的吞噬别的生物,才能维持自己的生命,你们叫它们「荒神」,呵呵,这名字最初还是我们一族给起的,但只有一个字,「荒」!”

    “这名字的象征意义也很简单,荒之所过,尽是荒瘠!没有任何生命能够在它们手里脱逃,哪怕是一只蚂蚁,它们也不会放过!”

    “只是,后来慢慢的,它们却被你们奉为「神」,荒神,呵呵……”

    说到这里,声音中竟有几分苦涩。

    杜迪安怔住,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转向,这么说,它先前没有撒谎?它们真的只是经过地球?可是又怎么解释它们事先没察觉到地球呢?

    他心中充满疑惑,一时间不敢确信真假,毕竟极冰虫王说的荒神嗜血残暴,吞噬别的生物,让他想到了以前看过的荒神血肉,以及自己吃下荒神血肉后的情况,的确如此,荒神因子具有极强的吞噬性,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之所以能够吸收别的魔痕能力,多半也是荒神基因的作用。

    只是,在绯月的实验下,这荒神基因的狂暴性被中和了,对他自身的威胁不大。不过,到如今他依然不敢冒然取下铀环,还需要进一步的实验才能确认。

    “这么说,跟人类战争的,全是荒神?”杜迪安故意埋坑问道。

    极冰虫王说道:“也不全是,当初你们人类的敌人,主要还是我们,这些荒只是隐藏在暗处,在里面加剧人类和我们的矛盾,它们虽然生性残暴嗜杀,但智商却非常高,奸狡无比,挑唆我们和你们人类发动战争后,坐收渔翁之利,可惜当初谁都没看出这些,直到最后它们现身时,才一切真相大白,但为时已晚,那时人类已经准备好跟我们同归于尽,启动了最强的灭世计划……”

    杜迪安怔了怔,第一是没想到它会坦然承认自己是人类的敌人,第二是忽然间不确定,它究竟说的是真还是假。

    思维像卡壳般停顿了片刻,杜迪安才忽然反应过来,心中暗自凛然,不管这极冰虫王说的是真是假,它已经能动摇自己的念头了,这绝不是简单的“老实”就能打动他的。

    “这么说来,你们跟我们先祖都上当了,那最后为什么会出现巨壁,以及帝国,还有我们为什么会称它们为「荒神」?”杜迪安面不露色,思索着问道。

    极冰虫王沉默了一下,缓缓道:“为什么会出现巨壁,我也不知道,当初人类启动的灭世计划,让我们不得不暂避锋芒,我在这里已经待了非常漫长的岁月,从未离开过,也无法离开,我所知道的外面的情况,都是后来陆陆续续的人类探索者来到这里,被我抓住,搜寻出来的记忆片段,只知道如今世界的面貌,但中间的历史,却无从知晓。不过我猜测,应该是荒利用卑鄙的手段,掩盖了自己的罪行,反而将罪行全都抛给我们一族,然后假借帮助人类的名义,统治人类,实则却只是在豢养人类。”

    “毕竟,它们一族喜爱杀戮和吞噬,但如果所有的生物都被掠夺一空,它们也会灭亡,所以豢养人类是最好的办法,你们人类的繁衍能力优良,有节制的进行杀戮的话,能够用上很多年……”

    杜迪安皱紧眉头,真的是这样么?他分辨不出了,这极冰虫王说的有板有眼,让他无可挑剔,唯一能猜测和确认的便是,它应该还隐藏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但主要的事件,它说的没有任何漏洞,而且可能性极高,哪怕它不说,他也有可能会这样揣测。

    “豢养,杀戮……”杜迪安想到那巍峨高耸的巨壁,心底忽然泛起阵阵寒意,这千米高的巨壁显然不是人类的手笔,建造这样的巨壁,真的只是为了庇护人类么?

    他忽然想到人类豢养的猪狗牛羊,脸上不禁微微变色,人类用护栏豢养猪羊,又何尝不是保护它们,担心它们跑到外面,被别人捉去宰杀了?可是继续留在护栏里,最终也迟早会被庇护它们的主人所宰杀!

    难道说,巨壁内居民的最终命运便是如此?

    杜迪安想了想,又觉得不对,他当希尔维亚壁主的这些年,从未听说过未知力量或人物,大量抓人或是屠戮。偶尔大规模出现的伤亡,也是因为难民尸体的处理不当,街区老鼠尸体堆积成山所引起的瘟疫等灾难所致。

    “如果是被隐藏了……也不对,我看的都是秘密卷宗,都是壁内最机密的事情,不可能这上面也没有记载,除非壁主跟荒神是一窝的。”杜迪安皱眉思索,忽然,他想到自己忽略了一件事,“荒神已死,这么说,它们建造巨壁后死亡了,所以才没有来得及实施?”

    很快,这念头又被他推翻了。

    他觉得,荒神应该不会从这个世界灭绝才是。

    毕竟,人类都活下来了,作为最后的大赢家荒神,又怎么可能被灭绝?

    如果荒神存在,豢养人类是它们的目的,那么人类被屠宰的事件必然会被记载下来,不要忽略了人类中一些在教条和正义中活下来的伟人,他们的信念超乎一般人的想象。

    无论是伟人还是罪人,当达到某一个高度时,所付出的坚定信念,都是同等的。

    思索无果,杜迪安将心中的疑惑跟极冰虫王提了出来,看看它的反应和回答。

    “这就不知道了,也许是发生过了,但你不知道吧,毕竟它们这么做,也不会明目张胆,引起恐慌,人类可以肆无忌惮地从羊群里挑选出一只羊羔宰杀了,不在乎其它羊的想法,是因为人类觉得这些羊没有智慧,但你们人类显然是知道恐惧的智慧生命,它们不会这么做的。”极冰虫王想了想说道:“也有可能他们说从不同巨壁中挑选的,不会在一个巨壁内集中收割。”

    不再一个巨壁内收割?杜迪安目光一闪,难道是希尔维亚太弱,这样的活动只在帝国进行?

    想了想,他觉得无法辨别真假,还是暂时放下此事,不能再继续被眼前的极冰虫王牵着鼻子跑,说道:“这么说来,你知道的东西我也都能打听到,既然如此,你似乎也没什么价值了。”

    极冰虫王似乎没料到杜迪安会忽然翻脸,而且毫不讲情面,但很快,它便焦急地说道:“我对您说的句句属实,绝没有隐瞒您的事,可是别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要不这样,我告诉您继续变强的办法,另外把我的这些孩子送给你,它们会无条件接受你的。”

    杜迪安微微冷笑,“就算它们反抗,有那个能力吗?”

    “这……”极冰虫王有些颓然,苦涩地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想怎样,你和你的孩子们,都归我。”杜迪安目光一闪,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你似乎忘了,我是深渊,人类成为深渊的办法,就是吃掉你的孩子,进一步增强自己的体质,可是,单靠你的孩子还不够,要是能吃掉你的话,我应该能达到人类的顶尖程度。”

    极冰虫王惊怒道:“你,你说过不伤害我的!”

    “我怎么不记得?”杜迪安冷笑,“你反抗也好,顺从也好,都随你,但最好劝你顺从点,省得受罪,如果表现不错的话,我兴许会给你的孩子们留下一只,也不算将你们灭绝。”

    极冰虫王气得哇哇乱叫,一时间各国语言和不同种族的语言都飙出来了。

    杜迪安静静听着,甚至有些惊叹和欣赏,从未听过多国语言混合骂人的场面,而且,也从未见过一只虫子的演技,都能飙得这么高,可惜旧时代破灭了,奥斯卡小金人是没法领了。

    骂了几分钟,极冰虫王才渐渐管理好自己的语言系统,用汉语跟杜迪安气愤愤地道:“你混账,你们人类都是卑鄙无耻,贪得无厌的自私种族,活该被荒囚禁,活该认贼作父!”

    “是认贼作神。”杜迪安纠正道。这话也变相地表达了他相信了它前面的话。

    极冰虫王怒骂道:“卑鄙,无耻!”

    “汉语博大精深,是我们这边最高级的语言,可你仅仅才学会这么几句骂人的话,实在是……”杜迪安摇头,表示孺子不可教也。

    极冰虫王焉了,显然发现,自己与纯种的地球人相比,在骂人方面,差了不止几条街。

    “你这次说话要算数!”极冰虫王似乎是咬牙切齿在说。

    “当然,反正等我达到瓶颈了,也不需要你的孩子。”杜迪安理所当然地道。

    极冰虫王沉默许久,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杜迪安心中也松了口气,觉得给自己也应该配个奥斯卡小金人,哦不,一个可能还不够,要一打。

    “对了,之前我进来时,飞船的门怎么是关的,我上次来好像不是这样。”杜迪安想到先前的门诡异开启的事,立刻问道。

    极冰虫王有气无力地说道:“飞船恢复了一些能源,我让我的孩子去关上的,本想安静地修养身体,谁知道……”说到这里,它似乎陡然反应了过来,雪白肥胖的身体上凸出两只黑溜溜的眼珠,像黄豆大小,非常隐蔽,“你,你是怎么把门打开的?”

    “它自己开的。”杜迪安皱眉,“你老实交代,这里是不是还有别的东西?”

    极冰虫王似乎要跳脚,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门自己开的?怎么可能!我的孩子们都在这里,没有我的允许,它们不可能去开门!”

    杜迪安瞧着它,忽然不确定这次它是不是在演了,但感觉似乎有些真,难道真不是它开启的?又或是,这里还藏着它也不知道的东西?

    如果是的话,那东西开了门,利用他过来……想到这里,杜迪安全身汗毛竖起,警惕地看向四周的黑暗,沉声道:“门是自己开启的,如果你在隐瞒的话,别怪我翻脸,如果你没有在隐瞒的话,那估计这里……有你不知道的东西在!而且,它能掌控这飞船!”

    极冰虫王想说你刚不就翻脸了,有什么稀奇的么?不过,杜迪安后面的话,却让它一下子紧张起来,黑溜溜的眼珠飞快转动,看向四周,它知道杜迪安不像说谎,也没道理故意这么说,如果门真是自动开的话……真他妈见鬼了!

    安静漆黑的大厅里,杜迪安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他将感知极力扩张到极致,想要感应四周,但许多通道无法探索进去,感知范围有限。

    而在他的感知范围内,一无所获。

    可是,这让他心中更加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