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白前辈to的身份可是九幽世界的扛把子之一,他若肯出手帮忙,那绝对是老司机开车,稳!

    但是白前辈to又要听笑话……宋书航回头一想,自己前不久看过的很多笑话,现在回想起来,竟没一个感觉好笑的。

    没办法,随着人们的笑点越来越高,普通的短篇笑话已经很难让人开怀一笑。有些笑话,笑过一次后再回头去想它,就会现它已经笑不起来了。

    有时候笑点高也是件很痛苦的事情。

    “白前辈你稍等一下!”宋书航在脑海中回应道:“今天我一定能找出一个让人开怀一笑的笑话来。”

    今天和以往不同,今天九洲一号群这么多的前辈都在场,人多就是力量,这么多人难道还挤不出一个让白前辈to乐呵一下的笑话?

    “好,给你时间准备。”白前辈to今天的心情果然很不错,没有给宋书航任何的限制。

    ……

    ……

    此时,当地下实验室中。

    九洲一号群的成员们一脸郁闷,这时,宋书航出声道:“诸位前辈,你们谁有经典的笑话,给我来一个呗。”

    灵蝶尊者:“……”

    七修尊者:“……”

    黄山真君:“……”

    苏氏阿十六好奇问道:“书航,为什么突然要笑话?”

    “刚收到一位九幽老司机……啊不,是那位哔哔哔。又来?反正是那位级大能的消息,他说有办法帮助我们。但是,需要一个能让他开怀一笑的笑话为报酬。前辈们,快来个笑话?”宋书航道。

    “是那位大前辈?如果是那位前辈的话,或许还真能帮我们一把。”恒火真君明悟过来,当初宋书航帮助儒家夺回金莲世界控制权的时候,就有那位无法说出道号的前辈暗中相助。

    “要什么类型的笑话?”荔枝仙子问道。

    “只要够有趣,就行,反正有的话,跟我讲讲。”宋书航道。

    苏氏阿十六:“我上网找找看。”

    狂刀三浪:“我倒记得不少有趣段子……不过,那些段子有点偏十八禁。”

    “三浪前辈,这种还是不要了。”宋书航连连挥手,他实在无法想象自己向白前辈to讲十八禁笑话的场面。万一惹毛了白前辈to,赏他一灭神炮就不好玩了。

    黄山真君:“嗯,我倒是记得很久前经历过的一件事情。那时候,我还只是一位四品修士。以前,我和群里的道友都讲过,不过书航小友可能没听过。”

    接着,黄山真君开始娓娓道来。

    那是很久很久前的事了,年轻时的我和大多的道友一样,在四品境界后就下山开始闯荡世界。某一天,泰山有一位六品真君前辈开坛,我千里迢迢赶过去听法。

    当时,去听那位前辈开坛的人很多,整个法场中满是来自各方的修士。刚下山闯荡修真界的我,看到那场面,感觉很欣喜。

    我也挤到了法场的某一个角落,准备静等那位六品真君开场。

    当我好不容易挤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后,转头望向旁边。只见我身边位置,有一位身材修长的年轻道人倚柱而立,他同样四品境界,气质出众。

    我见状,不由自主的向他打了个招呼道:“在下黄山道人,刚入四品不久,请问道友道号?”

    那位道友突然顿了顿,突然开口道:“滚开。”

    当时我感觉特别尴尬了,初出茅庐的我,第一次深深体验到了修士界的冰冷。

    于是,整场泰山从头到尾,我没再和他讲过一句话。

    之后,我刻苦修炼,到了五品境界。

    后来又有一天,我在某个修真市集上买材料时,竟然又遇上了那个气质出众的年轻道人,当时他处于四品巅峰,距离五品还差一步之距,修为不如那时的我。

    不知为何,再次看到他时,我突然就回想起了当年泰山时,对方冷冷的声音滚开。

    我心中有一口闷气,不吐不快。

    于是……我暗暗跟在他身后,在离开修真市修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将他痛揍了一顿。

    讲到这里时,黄山真君顿了顿,脸上有尴尬之色。

    宋书航一脸疑惑——这个故事,没什么好笑的地方啊?

    痛揍了他一顿后,我问他还记不记得我。

    他说:记得,你叫黄山道人。

    我没想到他竟然还记得我的道号,所以微微一愣。

    这时,他嘴角抽搐道:“我叫滚开居士,道号就叫滚开。”

    “噗”宋书航忍不住笑出声来:“后来呢?”

    “后来的事就不提了,反正为了道歉我可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黄山真君干笑一声。

    荔枝仙子:“幸运我的道号只是荔枝,不会在认识黄山前辈后的某一天,被他莫名其妙的抽一顿。”

    “幸亏我的道号只是北河,没有给黄山前辈抓住揍一顿的机会。”北河散人补充道。

    狂刀三浪:“幸亏我的道号只是三浪,不会莫名其妙的报出道号后就被人打了。”

    “不,三浪前辈你不同。你的道号现在堂堂正正的报出来,有很大的几率会被人打。”宋书航忍不住吐槽道。

    狂刀三浪:“……”

    “其实我们群里大家的道号还是蛮正常的……以前。”黄山真君话说到一半时,硬生生的改口了。

    因为最近,群里道号画风也很不正常——七个道号的宋书航,和未来可能有3651道号的羽柔子。

    “这个笑话成吗?”黄山真君问道。

    “等下。”宋书航又在脑海里联系白前辈to:“白前辈,在不在?有没有听到黄山真君的笑话?”

    “听完了。”白前辈to道。

    “有趣吗?满意吗?”宋书航问道。

    “如果满分是1oo分的话,这个故事勉强有54分。不过,看在你这是第一次得到一个接近及格的分数,我就给你加六分,凑个6o分,算你合格吧。”白前辈to道。

    宋书航松了口气:“那还请白前辈助我们一臂之力,送我们去九幽吧!”

    “去那干嘛?”白前辈to疑惑反问道。

    “咦?前辈你不是说有办法帮我们解决问题吗?”宋书航反问道。

    “是啊,我有办法帮助你们,但并不是要送你们进九幽。那里现在是金属球的地盘,我还被封印在邪莲世界中睡着呢。”白前辈to答道。

    “那我们要去哪?”宋书航好奇问道。

    “主世界有让诸天万界修炼者渡劫的天劫世界,九幽世界自然也有相应的地方。而且,巧的很,马上就有一位七品级的受污染者,要进入魔劫世界。你们准备好,等那位受污染者进入魔劫世界的瞬间,我开个后门,将你们弄进去。然后,你们离那个受污染者远点,去实验天劫导弹的威力。实验完了后,我就将你们拉出来。”白前辈to道。

    “这样也可以?”宋书航瞪大眼睛。

    “我怎么说也是个九幽世界的执掌者好不好?开个后门的能力还是有的。”白前辈to道。

    “但是,在那魔劫世界中,我们不会有事吧?不会被卷入魔劫中之类的吧?”宋书航还有些不放心道。

    因为上一趟天劫世界之行,差点坑死了他。

    要不是那位什么都能卖及时上门服务,他说不定已经在天劫下化为渣渣。

    “放心吧,有我亲自出手,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只要你们自己不作死和那位渡魔劫的七品受污染者接触,就不会有问题。”白前辈to保证道。

    有了白前辈to的保证后,宋书航才稍稍放心了一些。

    “等一下,那进入魔劫世界后,我的核心世界能打开吗?”宋书航又问道。

    天劫导弹都放在核心世界中,如果像进入天劫世界那样,核心世界直接被屏蔽,那他就得提前将天劫导弹取出才行。

    “放心吧,有我作为中转,没问题的。”白前辈to道。

    “那,关于魔劫世界的事情,我能和九洲一号群的前辈们透露吗?”宋书航问道。

    “随便你。”白前辈to毫不在意道。

    ……

    ……

    地下实验室中,所有人都望着闭目状态的宋书航,知道他正与一位强级大能对话。

    不晓得那位大能对于黄山真君的趣事满不满意?

    这时,宋书航睁开眼睛:“成了。”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七修尊者问道。

    “大家尽量聚到一起,一会儿那位九幽老司机会直接开后门将我们送入到能实验天劫导弹的地方。”宋书航道:“不过一会儿我们要去的地方不是九幽,而是个和天劫世界差不多的世界。所以,大家注意安全,千万不要作死去接触那位即将渡劫的七品邪魔,免得被卷入魔劫中。”

    正当宋书航说话间,黄山真君突然取出手机,划开一看。

    “刚才,玄女门云雀子突然说她要渡劫了。但是渡的不是天劫,似乎是九幽世界的魔劫,她被彻底污染了。”黄山真君道。

    好巧?

    ……

    ……

    ……

    ps:公众号今天先放狂刀三浪的信息,药师杀马特图还得等等,2333。微信公众号搜索圣骑士的传说,添加关注即可察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