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布网
    “是,侯爷。”

    甲兵应着就要出门,沈直此时闯入,听得这话,连忙喊着:“且慢!”

    “怎么,连你也要拦我?”济北侯阴沉沉地说着。

    “主上,我岂敢拦您?杀裴子云可以,只是家属……”沈直被他凶光四射目光刺得一颤,知道这时要是没有足够的理由,连自己都可能被杀,当下靠近低语了几声。

    济北侯表情呆帐,良久才嘶哑的说着:“什么,太子?”

    济北候突一声怒吼,刀光一闪,一个丫鬟站在一侧,这时一刀斩下,她只惨叫一声,跌了出去,鲜血飞溅。

    雍州里泉县

    天色一片漆黑,浓云遮得星目不见,朔风吹下,一片片雪花。

    但是还可以看见,隐隐有几人,一色黑衣,结着绑腿,穿着快鞋疾奔,踏在了满是卵石的河滩上。

    “快,快逃,那人就追来了,没想到这人寻过来,不但连着帮主,现在连堂主都杀了,我们都是帮主的心腹,恐怕此人绝不会放过我们。”一个黑衣人奔逃,对着跟随在身侧的下属说着。

    这次,若不是出去打点秋风,没有在堂中,怕一个都跑不了,远远看着一个人追杀堂主,原还想去救,可没想到堂主连三招都接不了就被杀了。

    “快,快,那人肯定现我们,只要逃到河缇,那里有船,我们乘船沿河而下,那人肯定追不上我们,到时我们再将事禀告上去。”黑衣人想的清晰,奔逃着对着自己的手下安排,都气喘吁吁。

    前方的河已近了,几人都看见了奔流的河水,撞在了船上带着白沫,数人都拼命奔逃,似乎身后有着怪兽,见着前面船舶,就一个跃上,迫不及待取着竹竿撑船,要顺流而下。

    身后的几个也都跳到了船上,往夜里看去,都带着恐惧,到了河中,几人才松了一口气。

    “舵主,这人是谁,为什么这样追杀我们?”有人压低着声音问,声音颤抖:“哪个道上的人这样狠?”

    “谁知道,这些日子一直传来消息,说是多处堂口被挑,许多兄弟被杀,恐怕现在就剩下我们几人了,该死,我们连杀的人是谁都不清楚。”

    “不过,我们乘船顺流而下,就算骑马也难以追上。”舵主吐了一口气说着,只是话刚落,突听着似乎有水声,黑夜里没有星辰,哪看的清楚,正慌乱之间,船一沉,灯光下一个穿着蓑衣的人已站在船头。

    舵主猛就将长刀拔出来,大声喝问:“你,你是谁,为什么一定要杀我们,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

    声音带着结巴,面带着恐惧。

    “你苦苦相逼,又为了什么?”舵主身后几人身子都在颤抖,有一个人似乎豁出去了,大声说着。

    面前这个蓑衣人可是将整个白山社总堂杀的干干净净,里面可有不少的高手。

    “其实,我并不想杀你们,只是你们跟错人了,谁叫你们是秦高的党羽,有人希望你们死,我也希望你们死,我只能将你一一铲除干净,不留后患。”蓑衣人自是裴子云,他神色有点忧郁,叹的说着。

    “不,你不是人,你是魔鬼。”舵主看着裴子云眼神中带着恐惧,面前这人杀了么多人,还不罢休,不是魔鬼是什么?

    “其实,如果有选择,谁又会杀人。”裴子云喃喃自语,眼神中带着一些迷离,舵主看着裴子云,突呐喊一声杀了上去:“兄弟们,快逃!”

    船没有多大,舵主冲上去,船就有些飘摇,裴子云拔剑,剑光一闪,舵主根本来不及出手,就跌了出去。

    “快逃,不要硬……”舵主话还没说完,就断了气,没有了生息,血自脖子流了出来,通红通红。

    “噗通!”剩下几人就往着河里一跳,裴子云看着这些人摇,这些人就算精通水性,又能如何,逃得掉么?

    河水冰冷,一个人在水下不知道游了多远,才抬起透气,只才冒,一点微不足道的寒光一闪,眉心一点血渗出,身子扑了河里,顺河水流了下去。

    裴子云怅望了一眼,拈出又一根针,要是自己没有成阴神,分散逃走还可行,现在只有一一点杀的份。

    一脚踢出,木板落在水面,裴子云在木板上一点,一剑向水下一刺,咕哩咕噜就冒来泡泡,水面染红了一片。

    沙滩上一个人向前面奔去,这些人都是水舵的人,精通水性,四散逃开,这人爬上了岸,身上瑟瑟抖,哈着气,往着身后看去,没有人,才颤颤抖抖自言自语:“哪来的杀神,把兄弟们都杀掉了,堂主、舵主、老韩,老姜,我辈子还有机会给你们报仇吗?”

    “没了。”只听身后似有风声,声音响起,还没有回过去,脖子一冷,剑光刺入了又迅拔出。

    这人并不觉得痛苦,只觉得很冷,一种不可抗拒寒意随着鲜血喷出而迅占领了身心,瞬间扑倒在地,没了生息。

    裴子云收着剑,默然无语,这人眼睛睁得大大死不瞑目,裴子云看着远方,心中是起了一些惆怅和波澜。

    风吹过,枯草摇摆,带着瑟瑟冷意,裴子云叹了一声:“又过新年了,想去年这时,我和廖阁带着厢兵,一起去京城。”

    “对了,廖阁实在惨,死了唯一的女儿还被族人压迫,要不是我赶去,说不定就没了。”

    “最惨的是,由于品级太低,故官府并没有谥、赠!”

    谥号是指国家对去世之人的损益,损之者身在地狱,益之者如在天堂,有人认为这是帝王驾驭群臣的手段,可不但臣,连皇帝都深信。

    最特殊的是自己原来世界,曹睿还没有死就迫不及待给自己上了一个谥号叫“明”,而传说里,明武宗大学士李东阳油尽灯枯却不肯闭眼,大学士杨一清看望,只说了一句,大意死后朝廷会给“文正”谥号,垂死李东阳听到这话一跃而起,在床上磕头谢恩。

    种种实是可叹,对原来世界不论真假,可在这世界,谥号对灵界作用是真实不虚,不过不是官官都有。

    大徐定制,天子、公侯伯子男、三品以上官,才有得谥资格,这廖阁自没有这个资格,至于赠官,门槛低许多,可也不是大路货。

    而亲族门生故吏立谥,称之私谥,这种基本无法对死者有作用,不谈也罢。

    “廖阁,你在地下或不会很好,我回去给你烧点纸。”裴子云说着,这一联想,冲淡了不少寥寥,想着:“现在该去梁州了,那里不但有要杀的人,还有我的要的寄托。”

    “这寄托是减少官气反噬神通,是静明道人的遗物,传闻静明道人,曾经数次杀官,都得以逃生,据说神通就能削弱官气反噬。”

    璐王、济北侯,这些哪一个不是官,哪一个没有龙气,斩杀棋子只是削去皮毛,根本不能伤着根本,更不能与之争斗。

    “该是去梁州时候了。”裴子云只是一笑,踏步而出,雪花落在了身上,片刻就一片白。

    营帐

    风带着寒意,刀子一样吹着,吹在军帐上,似要将营帐掀翻。

    大帐内点着篝火,还有一个火炉,里面炭火,将着营帐内,烤的热乎乎。

    此时在军帐内案桌上,有两个人正在说话。

    “丁公公,我们这样调动军队,可是朝廷大忌啊。”县令跟随在太监身侧,低声嘟囔着。

    “怕什么,天塌了,还有上面和我顶着,难道上面会以为你一个区区县令,能调动军队不成?”太监就冷声说着。

    “是,丁公公教训的是。”跟随在丁公公身侧的县令就连忙应着,带着点慌张,不敢再说。

    在大帐内没有说话,似是在等待着,而一侧县令带着惶恐,丁太监瞟了这县令一眼,取杯饮下了一杯,只觉得痛快,也暗暗有点鄙视。

    县令七品,自己六品,自己高些,但自己是内官,这人本不必这样惶恐。

    身侧炉子烧的通红,冒着热气,太监坐在一侧,取着信件阅读,思虑着,一只手轻轻敲着桌子。

    大帐的帐帘撩了起来,一个甲士取一封信上前,撩开帐帘可以看见帐帘外匆匆的甲兵,似乎在巡逻。

    “公公,已寻着裴子云的踪迹,他的方向是去向梁州。”

    “丁公公,此人丧心病狂,只是我们调动军队跟上去出境,怕也是不妥。”县令看着璐王府的公公劝说,这实在太越制了。

    太监听了,就冷笑一声:“谁说要私自调动军队出境了?我只带我璐王府甲士跟上去。”

    “不过此人丧心病狂,多次袭击百姓,杀人越货,是重案的罪犯,出动捕头,厢兵追捕,谁能挑出错来?”

    听着太监这话,县令只觉得浑身冒出冷汗,又暗暗松了口气。

    县令正想着,太监思虑一会,就问:“这里离着梁州不远,你可知道官府有多少善捕的高手?”

    听着太监的话,县令仔细思虑起来,一会才说:“梁州应北府有一个捕头,姓纪,是一等一善捕高手,号称名捕,据说家族前朝就是吃这饭,几代当捕头,并且还有不少徒弟,不过您也知道,捕头是不入流,不是官身……”

    县令虽胆子小,但熟知政事,这一说就是提示,太监立刻明白了,看着面前的甲士命令:“通知梁州方面布网,纪单既是名捕,这一次任务就交给了他,一定要把裴子云抓拿归案,告诉他,办成了,洒家就保举他一个官身!”

    县令看了只是一叹,他也听闻了些风声:“只是没有转化成明面通缉,实际上已列反贼,暗中早定了死罪,抓捕过程失手杀了,谁又能说什么呢?

    “倒可惜了此人的才华,此人还是解元,却非要跟璐王作对?岂不知是飞蛾扑火,以卵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