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战没
    细雨似云似雾,裴子云落地站在矮林前,这里是小谷河一带,不由感到些心神不宁。

    原主记忆中,也遇到到松云门的袭击,不过是几年后了,福地被攻破,掌门战死,宋志接位,短短四年自己认识的人全部消失,取代的是祈玄派派来的弟子,等于完全变成了祈玄派的下府。

    现在,终于改变了。

    但是改变的还不彻底,想到这里,喊了一声:“系统!”

    突眼前出现一个梅花,并迅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需要看的数据在眼前出现。

    “阴神:第一重完成度3.5”

    “道术三十九种:精通”

    “剑法:宗师完成度23.6”

    “神通:斗转星移第三重最高”

    “记得上次剑法是宗师19.1,现在彻底领悟沈家三十七式的最高造诣,也不过是增了4左右。”

    “神乎其神的境界,实在太难了。”

    “不过,斗转星移目前已经无法晋升,而多余的声望转化到了阴神,有所徐徐增益了。”

    “可惜,要是给我一点时间,阴神前三层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平息了心情,裴子云向草丛中一钻,形影俱消。

    法坛

    雨转小了,点点落在了法坛上,一行剑手笔直站着,全身湿透了,现在连长老都没有伞了,长老全神贯注的维持着法坛。

    法坛上灵光阵阵,不时闪着火光,两个令牌,一玉一金,似乎呈着阴阳一样,在空中旋转。

    每个长老都点点汗水流下,大长老作核心,都是面色白中透青,嘴唇紫,汗流透衣——抵消福地的排挤,是他们在完成,要不地仙化身哪是这样容易。

    不远的山洞,一位中年道人满头都是大汗,正盯着一个监查情况的道人,嘶声说着:“不可能,再查。”

    这监查情况的道人宁知是没有意义,还是应着:“是!”

    只见这山洞临时改造,因里面还算宽阔,中间布着密密麻麻的灯,这些灯全部熄灭了,显得幽暗阴沉,这道人持着法决,对着油灯一指,“轰”一声,所有的油灯都亮了下,但等法决过去,又全部熄灭。

    “全死了?”

    “连刘长老都死了?”这中年道人身体都微微颤抖,面孔上苍白几乎没有血色,命着:“立刻招魂,问问怎么回事。”

    监查情况的道人怵然一颤,有点惶恐的说着:“招魂问话问话不难,可是得是长老才有这个权限。”

    说着这道人胆怯咽一口气,又鼓起勇气:“师兄去问问长老,给了许可,我才好施法。”

    中年道人迟疑了下,他自是清楚原因,招魂问话有着命灯,这并不难,但死的人魂魄里自有不少秘密,随便给人问了,岂不是坏了大事,因此沉吟了一会,终叹了口气:“前面长老都在用功转法,我得了恶耗,想问个明白才去打搅,现在看来,还是不得不先去问了长老。”

    说着,中年道人叹了一口气,就要自山洞中出去,陡感觉心一阵悸动,顿时就止住了脚步。

    就在这时,入口处突一道剑光,直直刺了过来,这中年道人反应也是极快,张口欲喊,几乎同时,指环自动碎开,一道白光显出。

    “噗!”剑光毫无阻碍的破入,自胸而入,在背后透出,中年道人的喊声,变成了浑浊的喷血声。

    后面监查的道人大惊,立刻就喊出声:“有贼!”

    除了道人还有二个剑手,这时都拔出了剑,但裴子云长剑刺出,突剑光大闪,几乎同时,三人都觉得眼目刺痛,满眼都是剑光,都感觉着自己是敌人主攻的对象,立刻或闪或攻。

    但人影消去,幻影散去,只是一个照面,监查的道人闷哼一声,跌了出去,鲜血飞溅。

    “你!”两个剑手顿时觉自己被愚弄了,扑了上去,剑光带着风雷,几乎同时动。

    裴子云人形化成肉眼难辨的影子,在剑光空隙中插入,只听“铮”一声,人又突折向,消失,一闪即逝。

    “兵法者诡道也,武技或也是同理。”人影落下,裴子云呼吸有点急促,脸色也有点白,但身形稳定。

    “不想乐虎国际国际里技巧也真可以用。”

    生死须臾,可怖搏杀在刹那间展开,其实说穿了这技巧非常简单,就是使剑气和灵觉,使对方三人产生自己是被主攻的错觉。

    人在生死关头,本能会保护自己,因此三人的联手立刻就变成了各自为政,而在刹那间被自己各个击破。

    风雷犹在耳,搏杀已结束了,两个道人,一个内脏外流,鲜血流了一地,身躯还在挣扎,手死握住剑,脸上扭曲,口中出惨叫,还有一个直接心脏刺穿,死的非常快。

    “兵法和剑法本是一体。”

    “难怪扶桑把剑法称之小兵法,其实真有些道理。”

    “要成宗师,必须懂得兵法。”裴子云脸上沾上了一点血,轻轻擦去,又抖掉了剑上的血:“余下的敌人不多了。”

    一层薄薄的白光散去,这是声音屏障,本来就算是裴子云也屏蔽不了这样大的面积,但是山洞是单向,只要口子屏蔽下就可。

    “没有警觉。”裴子云探看了一眼,暗暗想着,法坛上有四个长老,但是刚才已经观察了,都不得不支持着法阵,脱不了身,而法坛外面,还有四个剑手。

    想了想,裴子云找了找,果然找到了干净的道服,当下就从容换上了衣服,然后向着法坛而去。

    雨朦朦胧胧,四个剑手已坚持了大半天了,但还是保持着基本警惕,扫看着四周,都看见和听见了山洞里出来的人。

    眼角扫过,是自己人,剑手没有多少在意,靠近着数步才回过来看去,一看,却觉得这面孔有点陌生。

    “谁?”才吐出,剑光一闪,喉咙一凉,顿时跌了出去,左右两角的剑手立刻警觉拔剑,直冲上去。

    “去死!”一个长老根本来不及反应,人头飞了出去,鲜血喷出数尺。

    “铮铮铮”

    两个剑手交叉进攻,裴子云斜窜,滚翻、滑行……瞬间换了三次方位和身法,“嗤”一声,剑光无情砍开了一个剑手的天灵盖,陡间这人张大了口,居还有一下惨叫出,接着才是冒出一大团又红又白脑浆,跌了下去。

    “有敌袭,长老快醒。”这时又一个剑手才能出了喝声,余下三个长老都是眉眼一东,就要醒来。

    裴子云直扑向一个长老,剑手见着大急,奋不顾身的扑上,但裴子云一折声,反身一剑。

    “噗”长剑入体,在背后穿出,这剑手出一声惨叫,双眼瞬间睁得极大,血喷泉一样自拔剑处喷出来。

    “攻敌必救,围城打援。”其实真要论剑法,这剑手并不差,可是一旦遇到了兵法,引诱敌人露出破绽,那杀之不过一剑。

    裴子云身形疾转,就要扑上去,一个长老,只是一指:“敕!”

    裴子云闷哼一声,跌退了三步,长剑却趁势丢出。

    “啪!”长剑重重击在悬浮的令牌上,却命中了璐王的令牌,只听“轰”一下,法坛上一个蛟影一现,一声似龙非龙的吟声,令牌炸开。

    余下三个长老,如中雷殛,全身一震,吐出血来,一个长老嘶声:“大长老,快退出法阵!”

    二个长老一个剑手,裴子云擦了擦唇侧的血,只觉得手脚疲软,几乎提不起力量,暗叹:“可惜!”

    屡次大战,虽吃了点东西,其实已经到了油尽灯枯了,而对方也讨不了好,法阵受创,反噬立至。

    “要是自己有全盛时一半力量,就可全部杀之。”裴子云才想着,转身一扑,在地上一滚,已拾起了剑。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福地

    “轰!”一条红色的虚影小蛟突哀鸣一声,身子坚持了片刻,就散开,一散开,真君的圣旨突就大亮。

    “地上我胜了,你借的璐王之龙气也散去,去死!”真君大声说着,纠缠着它的黑气已经渐渐散去:“日月阴阳,布吾法网。”

    “可恶!”眼见着这些,地仙化身向上看了一眼,突一点,“轰”瞬间就有光球在这片福地升了起来。

    原本福地经过大战,已变的脆弱,这时这火球穿透一个孔,瞬间消失在福地,窟窿里,黑暗就渗了进来。

    “真君,为什么放过了它?”有人问着。

    “福地已屡受重创,再打下去,就算杀了此人化身,福地也可能崩溃。”真君叹着,身上不断有红气散出,说来也奇怪,一散出,整个摇摆的福地渐渐稳固下来,身体也在迅缩小:“我也受创不小,必须陷入沉眠一段时间来维护福地康复。”

    “打到现在,松云门已筋疲力尽了。”说着,真君又一点,将一团火光送上去:“而且现在掌门也要坚持不下去了。”

    法坛

    这些异变说时迟,其实快,裴子云才拾起了剑,背后法坛炸开,大长老吐出一口鲜血,不进反退,迅向后退去。

    随着法坛炸开,二个长老又吐了一口血,裴子云直扑而上,剑光一闪,两个长老本受着反噬,根本来不及抵抗,立刻杀了。

    “不!”余下一个剑手见此,疯了一样高喊,死了这样多长老,回去自己也是一个死,当下奋不顾身杀去。

    “噗”人影交错,剑手面孔多了一道血痕,踉跄几步,摔了下去。

    “呵呵!”看着大长老远去的身影,裴子云一声长笑,笑到一半,一口血喷了上去。

    “你可知道,我已油尽灯枯了?”这时细雨洒下,天色昏暗,裴子云回去了几步,只见一片苍茫,似乎刚才的厮杀,只是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