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凤求凰
    第二百六十九章 凤求凰

    第二日

    赶到秦州时已差不多八月秋。

    小麦丰收,城里人制月饼,供小财神,斋月宫,正是景致最佳时,总督率武官弁带仪仗,迎出十里,并且命人打探璐,探马流星一样穿梭飞报,越来越近。

    最后一道回来,用手遥指:“到了!”

    总督看时,果见前面不远,大队千人滚滚而至,怔了一下,命:“放炮,且奏乐!”

    顷刻间炮三声,鼓乐大作,璐王一路劳累赶到这里,见着秦城,心才安下来,此时秋高气爽,放眼一望,不由吐出一口气,听着乐声,廖公公用手指着:“王爷,秦州总督迎出十里来接您了!”

    “孤看见了。”璐王脸带着一丝微笑,见总督正冠弹衣迎接,率领几十个官员一齐跪下,深深叩下首:“臣秦州总督张继龙谨率官员拜见璐王!”

    按照大徐制度,公视同一品,侯视同二品,伯视同三品,子视同四品,男视同五品,而郡王和亲王都是超品。

    总督是正三品,必须对着行大礼,璐王受了礼,又换了笑容,俯下身微扶:“都起来罢!”

    说着打量,总督已五十五岁,脸皱纹很深,只是答着:“谢王爷。”

    总督起身,又说着:“王爷请入城。”

    璐王一路奔波,都是满身风尘,听着点首,迎着入得了王府。

    一入王府,只见面积京城的王府还大,虽秋高气爽,但太阳还有点热,个个都有点汗,这时入内只见满院森浓,卵石铺路,树影花荫之间,亭榭阁房俱隐在其,一身燥热顿时化去,一路观看,璐王心里满意,看来总督是用心修了王府。

    及到入殿,璐王座,见殿虽不是很大,但木镶板铺地,雕柱带龙,还是很是气派,这时三个穿着四品将服的人一起前。

    为首是个四十左右的年人,一双眉笔直,透一股杀气,其次是一个身材短小,黑红脸的将军,最后是一个等身材,看去都气宇昂昂,一起拜了下去:“末将拜见王爷!”

    看着大将行完礼定了名分,总督起身说:“王爷一路跋涉辛苦——请!”

    转到厅内,宴已摆了,璐王吩咐开宴,这自然不用说了,酒过三巡,见着众人醉醺醺,璐王退到了后席,廖公公和谢成东已经在等候。

    璐王喝着解酒汤,又踱到窗望着园景,移时吐出一口气,声音喑哑:“府里的情况怎么样了?”

    “臣第一时间派人接管,现在黑衣卫已接管了王府所有防卫。”

    “奴婢侍女也一一安排,特别是厨房、仓库。”

    “厨房及粮库有米一万石,仓库内有银二万两,显是今年朝廷支给您的俸禄。”廖公公一一分说。

    “你办事我是放心,要把王府迅速经营控制,这是我们的根本。”璐王不温不火说,转脸问着:“谢先生,你看这些官的反应怎么样?”

    “总督和官员是官,他们是按照礼仪来着,不能说不恭谨,但很难指望他们直接王爷的船。”

    “这些官是墙头草,不过王爷毕竟是皇亲子,是皇家内部的事,只要王爷胜利,也很少有人直接反对。”

    “三府呢?”璐王点首,又问着。

    谢成东微微一笑:“虽皇已经把这三府之兵交给王爷节制,他们平时自然听命于王爷,但是朝廷只要一旨可剥夺。”

    “三人,我看二人还可拉拢,为首一人许广却很是桀骜,怕是很难真正归心于王爷。”

    璐王眼熠熠放着寒光,说:“不肯归顺,孤要他的首级!”

    “慢慢来。”谢成东笑着:“工作不怕细致,我们既有着名份,可从队正起拉拢,谁听话赏,不听话的或调或杀——找个理由还不容易?”

    “这些小小校尉的生杀予夺只是王爷一句话的事,连报朝廷都不必。”

    “控制了队正再控制营正,徐徐而。”

    “到了面,正六品以不能随便杀,也被我们架空了,待王爷举事还不肯效死,可割了首级悬挂旗门。”

    听着这话,璐王一回首:“善!”

    又问:“那太子方面呢?”

    “我有一计,可摧太子,至少可使太子无力关注王爷。”谢成东说着,凑近了璐王低语。

    璐王脸色数变,叹着:“先生真国士也!”

    素月观

    天空阴霾,小雨落下,但贺客云集。

    观内到处张灯结彩,大红绸缎,金箔剪花贴着,一个女冠指挥道童来来往往捧着花将殿内换。

    道观客房都换新制新晒的被子。

    叶苏儿在房内,掌门为叶苏儿妆,只见铜镜内少女明眸皓齿,眉目如画,开得天门,叶苏儿变得更水灵滋润了。

    “师父,开得天门庆典,为何妆的跟着要嫁人一样。”叶苏儿有些羞涩。

    见着神色,女郎伸手在叶苏儿额一点,说:“你啊,你可是我素月门十年内,开得天门的第一人。”

    说着叹口气,问良心说,其实传授的功法是一样,但天才自和普通人不一样,天才又勤勉更不一样。

    “是不是和有的门派一样禁止婚嫁?”

    “可这样对她们太过苛求了。”女郎摇首,她当然知道许多弟子一旦结婚,心思转移到了家庭,因此耽搁了修行,可要自己下达禁令断送她们的幸福,她也办不到。

    只得安慰:“这样也好,不思道途的嫁人当外门,精修的当内门弟子,脱颖而出的当嫡传。”

    正想着,见着叶苏儿坐立不安,时辰已到,有人催促,她还不动,掌门叹了口气,才想说话。

    道观外传来了箫声,初听起来细得和丝发一样似有似无,袅袅不断,又渐渐产生着缠绵之意。

    相遇是缘,相思渐缠。

    女郎听过许多音乐,可在这里,慢慢停住了动作,忍不住出了神。

    这萧声把感情放到曲,每一个音符、每一个转折里,慢慢传达着思念,每个人都似乎看见有人横执竹萧,闭目吹奏。

    萧声悠悠,声声动人,让人一瞬间嫉妒着当事人。

    叶苏儿猛站了起来,说:“他来了。”

    掌门还没有反应过来,叶苏儿前,将发往后一捋,露出洁白脖颈,水嫩的手指,轻轻的在墙壁取下一根长笛。

    笛子带着一些斑点,是泪竹,吹了起来。

    箫声宏达,笛声委婉,大厅不少道人,原正热热闹闹说话,突听着了箫笛合声,都渐渐安静了下来。

    雁山观大师兄听着箫笛,叹了一声:“真是箫笛合奏,想必是素月门哪位师妹所奏。”

    一个背着长剑的道人笑了一声:“可惜有主了,箫声必是男子所奏,箫笛和鸣,爱意绵绵。”

    又一个道人一挑眉,微闭眼睛:“可惜,爱恨情仇皆是苦,只白白浪费精力,难以成道。”

    “成道和感情有什么关系?”又有人不服。

    箫声渐渐转淡,一曲而散,叶苏儿站起来要向外去,才开门,见得了一个熟悉的人——裴子云的师父虞云君,手取一个帖子,面一个喜字。

    叶苏儿一看,带着一些紧张,欲言止,虞云君看了一眼,有些怅怅,却笑的说:“苏儿,你看这是什么?”

    接过帖子一看,叶苏儿突羞红了眼,手脚无措,掌门接过了一看,露出了一丝惊色:“原来是八字贴,可是合贴的意思?”

    合贴,古代订婚的手续之一,首先是男方交出八字,女方如果愿意,会提女方八字在下面,有时还有相士提词说两个八字并不相克,当然对修士来说省了这提词了。

    两者一合再加议定是婚书了,俗称“定”!

    事实在古代换了这婚书算是未婚夫妻了,下面不过是送采礼并且择吉迎娶,对这时代来说,送这个才是最大诚意。

    悔婚是被人不屑的事。

    “自然,这是裴钱氏托我带来的八字,我是裴子云师父,你是苏儿师父,我们门有盟约,更别说现在都是少年少女开得天门,是婚配的等选择。”虞云君说着,突想起了初夏,心里隐隐一疼。

    素月门掌门正要说话,听着这个,咽在口,虞云君才向着叶苏儿看去,今日的叶苏儿显精致细腻,垂首低颈的一副温顺可人,听了这话已经羞红了脸,虞云君说着:“你现在知道为什么你的裴哥哥不亲自见你了吧?”

    “恩!”叶苏儿低声,结亲这段时间是不应相见,虞云君在衣袖,取一封信件递:“这是你的裴哥哥给你!”

    接过了封信件,面写着思念,显是一封情书,只在结尾之时,却有着一句:“太子急召,去京城一次。”

    而在信尾,又题着一首诗,题目是凤求凰!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读着,叶苏儿带了笑,低声:“哼,看在这首诗的份,原谅你这次不告而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