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献祭
    裴子云才说完,突梅花一动,却没有立刻显示。

    应州

    阳光从洒下,带些暖意,

    城中风声鹤戾,比起早些时辰,街道上的人流都是少了许多,零星有一些小贩摆着摊子,原本热闹的包子铺前人都少了,只有零星几个。

    巡逻的人更多了,这时一队甲兵巡过,人人都畏避,一个买包子的人就骂:“该死的兵贼。”

    “说不得,说不得。”身侧的友人才是吃一口就吓的不轻,忙小声说:“你还敢乱说,济北侯大破朝廷,又下了一郡,更杀了平远伯,这些日子登临济国公,你不要命也不要带上我。”

    “什么?”这人眸子一闪,就有人窃窃私语了起来。

    济北侯府

    总督衙门原本是国公府旧址,本来就规制宏大,现在济北侯入主,再加修葺,看上去巍峨蕴茵,的确有国公气派。

    此时殿里,尽都是官员前来议事,弥漫着不安骚动的气息。

    “济北侯到!”

    随着武士的声音,济北侯侧门入内,场内官员都伏跪在地,高呼:“参见侯爷!”

    济北侯坐在主位面带笑意,伸手对官员说:“诸卿平身。”

    “谢侯爷”

    随着济北侯的话,诸位官员纷纷起身,看上去纷纷扰扰,一个武士向前一步,对着喊着:“肃静。”

    济北侯也在高处向下扫望一圈,目光所及,瞬间没了声响。

    沈直这时已换了五品官袍,这时踏上前一步,禀告:“侯爷,臣有事要奏。”

    “说!”

    沈直才大声:“侯爷,现在我们大破平远伯,坐拥一州五郡之地,称侯已不再符合形势,还请侯爷加冕国公。”

    沈直声音锵锵有力,斩钉截铁,话语在殿内回响,官员都面面相觑,许久才是上前:“请侯爷登位国公。”

    济北侯高坐其上,脸带笑意看着,沉默片刻,说:“诸卿,既请孤加封国公,那就如此,沈卿就率领礼官,准备孤的登位事宜。”

    沈直应着:“遵命。”

    “诸位可还有事,一一禀来。”

    一个大将踏前一步:“主公,末将有事禀告,现在虽大破平远伯,战果累累,但是将士连连作战,也疲惫不堪。”

    “最关键的是老兵折损不少,现在目前最要紧的是修整,各府编制要理清,队正以上要登记入册。”

    “还有军械也耗费巨大。”

    济北侯仔细听起来,处理朝堂之事,小小朝廷,已运转起来,不过虽听着,实际上他心思已转移,再多三日,就是自己登位济国公的时候了。

    一月二十清晨

    大钟敲响,礼乐响起,一只鸟本向这里飞来,被礼乐惊扰,吓的转翅就逃,济北侯在府内更换衣物,数丫鬟服侍。

    只见穿着六旒冕冠,黄色蟒袍,看上去威风凛凛。

    府外早有着车舆等候,车舆左右,官员跟随,济北侯登上车舆,簇拥下向城外祭坛而去,祭告天地。

    城外早准备好祭坛,五色土堆成,四周都是侍卫,一片空旷,密密麻麻旗帜随风飘动。

    济北侯肃然下舆,就见甬道二侧都是侍卫,只见上百乐师击鼓撞磬,乐声大作,在深沉的乐声中,济北侯徐徐向高台而去。

    所到之处,官员依次跪了下去,济北侯上阶,瞰着下面,目光闪着,自己在二十年前就卷进了天下之争,跟随皇帝兴起滔天狂澜,南征北战,多少夜辛苦时,只想着日后封赏——多少次想过封国公是多少皇恩浩大。

    可皇帝只封了侯,封侯也可以接受,但屡次削去兵权,就渐渐积累出不满。

    到了这时,连连攻伐,夺取了半个应州,一语左右千百人的生死生死,实在使自己夜不能寝,这种的感觉是任何东西都代替不来。

    “皇上,你不给,我就自己拿!”济北侯这样想着,觉自己多少日子恐惧、沮丧、兴奋都融合在一起了。

    “乐止!”这声惊醒了济北侯,济北侯不再迟疑,朗声念着:“臣敢谨告上天,皇帝小人云集,鬼魅横行,臣本凉德,唯顺天命,兴兵清侧,就位济国公,冥冥上天,实鉴臣心!”

    祭文念完,向上天行三跪九叩礼,及到礼成,突心中一惊,一种不详在心渐渐弥漫,脸色苍白了起来。

    下面的官员却不知道内情,皆跪地行礼朝贺。

    祈玄山道观

    道观中突一道闪电闪过,瞬间将天地照亮,雨水噼啪打了下去,小殿内和以前一样,瞎道人端坐在黑暗中,突站了起来:“成了!”

    神位上船锚响起了一声龙吟,随着龙吟响起,隐隐一条红黄混合黑气蛟龙出现,随着出现,船锚亮起了红光,一些诡异符文亮起。

    红光下,只见船锚裂缝渐渐修复,瞎道人只觉得身体一轻松,干枯的白发转黑,老年斑的皮肤渐渐滋润了起来。

    许久,船锚停了下来,一个符印出现,瞎道人对着符印一点,念动了咒语,“轰”,一瞬间亮起,贯穿着虚空。

    遥远虚空世界

    天空一片血红,云彩不断的燃烧,黑色闪电在乌云中窜,“轰”一颗巨大陨石在天空坠落,溅起了灰尘,把天空火云撞开一个洞口,在洞口处,可看见深不可测的黑暗,还有星辰,以及无数的碎片。

    天空中一颗接一颗陨石不断落下,瞬间将云砸千疮百孔,大地到处是裂缝,到处是火焰,满满的巨大陨石坑,似乎没有了生灵。

    “妖军,妖军!”

    一个巨大,高耸入云祭坛,祭坛闪着乌黑暗沉的金属光,在祭坛上只有一个暗沉巨人,这巨人生着三个头,空洞双眼中风云流转,却是三面一身。

    突然三头巨人一动,手中握着一个长长锁链,巨大铁索“啪”一声,伸入虚空,延伸到看不见之处。

    “上钩了,找到位置了。”三首巨人笑了,六排尖锐的牙露出,随着笑声,天地的乌云更是云集。

    “轰隆”一颗陨石砸在了巨人身上,巨人略一摇摆,身上黑气弥漫,对着怒吼:“献祭,献祀!”

    一种神秘的波纹扩散而出。

    火焰和裂缝土地震动起来,“吼、吼”形态各异妖怪在地下不断钻了出来,放眼望去,原一片荒凉大地瞬间变成怪物天堂。

    巨人三张大嘴念动起来,妖军都红了眼睛,潮水一样不断涌去,沿着规定的道路前进。

    祭坛愈来愈近也越来越大,最少有三百尺,祭坛亮起了暗红色的血光,数百点黑影飞舞落下,落在了祭台上,只见这些黑影并不是人类。

    身体比人粗壮多,体型没有特别的差异,只不过有的带着鳞片,有的生着弯角,有的长着大尾,有着展着翅膀,和下面妖怪的区别是更具人形和智慧。

    “献祭,才能打开去别的世界的门户!”三首巨人发出一声震呜,这数百点黑影立刻明白了意思。

    祭坛上,一股巨大力量逐渐形成,那些形态扭曲的妖怪,蛇身人头,虎头猪身等等,这些妖怪似乎都是强行拼凑起来,身上有拼凑的痕迹,行动时都有不少血迹落下,在祭坛四道石级,争先恐后奔上。

    踏足祭坛上时,一团红光把这妖怪笼罩,这妖怪似乎在极乐中欢叫,身体炸开,变成了血雾向祭坛中心灌去。

    后面的妖怪毫不畏惧,前赴后继扑了上去,不断炸开变成血雾,祭坛中心池塘上血池积出了厚厚的池水。

    三首巨人将手上锁链放在祭坛上,才放着上去,锁链不断长出根须,黑色密密麻麻,吸取着怪物流出的血液池。

    锁链震动起来,似乎拉住了重物,一道道红光不断向着虚空传递而去。

    祈玄门道观

    “咔”瞎道人抬首看去,船锚似乎勾住了什么,只觉天地一震。

    “轰隆”

    “地震了,不好了,地震了。”外面传来了声音,监看的武士大声喊着,匆忙避到了空地上。

    瞎道人却来不及寻思,只见船锚上,红黑气冒了出来,萦绕升起,散在了天空中。

    “这是精气?”瞎道人伸手一摸,却摸不着:“为什么会冒出这样多精气散出去?”

    瞎道人若有所感,奔出了小殿,向天空一看。

    只见着天空出现了奇景,一面天浓云如墨,隐隐传来雷声,而又一面天阳光灿烂,金光洒了下去。

    一阵风吹了过来,雷声中“唰”一下,雨点扫过又停下来,瞎道人打了一个激灵,才意识到这一幕并不是梦,此人精修着天机,隐隐感受到了变化,心中就是诧异莫明。

    裴子云一路不歇乘船南下,这是最快的手段了。

    数百水舟连绵十数里,此时临时停在沿途一郡的码头上,一处酒楼,难得天晴,碧空不染,江水阔宽,透着窗一望,沿途已染上了绿色,裴子云就一丝微笑,回首对着一个官员说着:“请茶,本想多谈一会,不过你是知府,只能上一会就回去,就简简说说。”

    说罢端坐。

    这知府是罗红缨,已听说裴子云的事,诗文震天下是早知道了,但不想一转身,就成了实际主持围剿济北侯的人,领天子剑和如朕亲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