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托付
    第七日

    城内城外冒起浓烟,时虽当午,号角不断响动,城墙变成了绞肉机,杀声,哀嚎声,刺破肉体声音此起彼伏,敌我伏尸在脚下堆成小坡,血浸透城砖直渗下去。

    传令旗兵,穿流往复报告。

    “五府第三营损失超过三成,撤下,四营、五营、六营补上!”

    “六府第一营、第二营待发!”

    “云梯、盾车毁损超过三成,请求增援。”

    “校尉柳石,中箭坠亡!”

    不断有着报告,裴子云面沉如水,短暂数日,就在身上沉积下果毅杀伐的气息,心里却暗叹。

    在古代,县城就算了,府州之城,都是开渠引水、高筑垒厚,就算有着数倍兵力,还是很难攻下。

    忠勤伯突然开口:“只是七日,我军就损伤五千了。”

    “其中一小半可伤愈回伍,余下也无可奈何。”裴子云叹着,又问着:“城中内应怎么说?”

    “还是说盯的紧,很难有机会。”

    “哼,不过是推辞。”裴子云脸一沉,就要说话,突“轰”一声巨响,连忙看去,原来一处城楼中了一石,不知道击在何处,顿时崩塌倒下,列出了一处缝隙,顿时战场一静,接着自己方面的士兵一齐喝采,震耳欲聋高喊:“城破了,城破了。”

    一瞬间周围的士兵杀了进去,而敌人顽抗着。

    裴子云突令着:“去喊,内应还不反戈?内应还不反戈?”

    “是!”当下一队扑了上去,山呼海啸一样高喊:“内应还不反戈?内应还不反戈?”

    这喊声过去,城内终于撑不住了,突杀声四起,不少队伍反戈一击,顿时一片混乱,本来在缺口抵抗的人终于也崩溃了。

    “轰”一声,官兵终于潮水一样涌了进去,大势不可挽回了,刹间城中一片杀声惨叫,一会有人报告:“我军围追堵截,董满余部死战不休且战且退,现在沿着街坊冲杀。”

    线报传来,这些余部个个死志,拼战至最后一人,几乎不留俘虏,有些人箭术武功相当出色,造成不小伤亡。

    “此贼如此勇猛?”说实际,裴子云很是诧异,到了这地步,董满还在抵抗,余部还在抵抗——这是大将之才啊!

    “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要不是济北侯实在天时地利不行,给了机会说不定真有成龙之望。”

    才想着,见着喊杀中民房浓烟滚滚,叹了一声:“城不破百姓苦,城破也是百姓苦。”

    陪伴的任炜也叹了一声,说:“公子,祸都是济北侯而起,自不是公子的错。”

    不过再是抵抗,老兵只有数百,越战越少,府城内渐渐平静,而不断有甲兵涌了进去,反戈和投降的人,都下了武器看管,沿街甲兵林立,百姓个个门户禁闭,不敢出来。

    裴子云抵达上去,除隐约传来的厮杀,清静冷寂鬼蜮一样,随大队行进,看到了太守府。

    “董满已负伤,里面尚有士卒百人。”有校尉报告的说着。

    “杀,杀进去!”裴子云身侧有着精兵,个个身甲,有上千人,这时就杀了进去,有着这生力军,里面终于抵受不住,节节败退。

    片刻,上百亲兵战死,府内只剩下了三十多人,这些兵士退到一殿,人人带着伤,浑身血污,却不肯降,预备最后一战。

    董满虽穿着甲,还是身中数创,甚至插着几支箭也不拔,坐在椅上,抽出了寒光闪闪的剑。

    “主公,剑在人在,剑亡人亡。”董满喃喃,这是济北侯褒着战功赠给,也许济北侯本身忘记了,但是他一直随身带着,多少年不离身,现在轮到自己了。

    “将军,裴子云已进了院子。”一个消息传了过来,亲兵报告声还没有绝,裴子云就说着:“我与将军也见过一面,现在何妨一见?”

    “哼!”董满理了理衣冠,出殿与裴子云对望。

    就见裴子云从容微笑,微微一躬:“你我在此见面,实非所愿,不过将军还可回首,只要戴罪立功,跟我杀向济北侯,朝廷也不会穷追,我也能为国家保全一个良将,免得落下遗憾,如何?”

    董满满身血污,盯着裴子云,抵抗已不可能了,却不肯降,说着:“侯爷当年提拔我,把我从一个小兵提拔到将军,我是粉身难报,而且生死有命,败了就是败了,老子纵横十数年,吃也吃了,喝也喝了,美人也睡过了,杀人更是杀的满坑满谷,此生不亏,何憾之有。”

    说着转身与亲兵:“连累你们,只有来生再报。”

    语毕,董满对着州城方向叩拜,大声:“主公,董满效死在今日矣。”

    语才落,手中拔出了剑,闪过一道弧光,向项上抹去,这下手狠快,只是一拉,“噗”半个脖子切开,鲜血飞溅出去,跌在地上,身体本能的抽搐,发出了拉风箱的声音,血不断涌出。

    “将军!”余下三十余人,也是一起自杀,顿时殿内一片尸体。

    整个庭院一时间静的连呼吸声也能清晰听见,裴子云长叹一声:“可惜,此等人物明珠暗投,念着这份忠贞,无需割了首级,葬了吧。”

    “传令下去,立刻驱使百姓修补城墙,全军进行休整。”裴子云行了几步,就立刻说着,看着州城冷笑:“启北郡已落,济北侯,你如何应对?”

    应州国公府

    沈直沉着脸,随济北侯入内,见着主公脸色苍白,眼圈发暗,就说着:“主公,春暖花开,我们去园子里走走如何?”

    济北侯点了点头,一同散步,两人都久久都没有说话,良久,济北侯才吐了一口气:“董满死了,才抵抗了七天。”

    沈直先没有说话,良久折一根柳条,沉重说:“董将军其实已经尽力了。”

    “这我其实知道。”济北侯淡淡的说着,见着沈直惊讶,哑然失笑,叹着:“你真当我糊涂了?”

    “其实前阵子各郡县一下改变策略,我就知道不妙。”

    “虽是敌对,但裴子云这人兵法实是一下就命中了我的要害。”济北侯一下子站住了脚,徐徐说:“也许真有天意呀,你看,前面死了一个伯,立刻就跳出来更厉害的人辅助朝廷,这难道不是气数?”

    “先前,有相士对我说,我只有公侯之气,没有王气,现在看来是真了。”济北侯叹一声,长长透了一口气,语气暗哑阴沉:“沈直,你懂军事,说说看,还能不能扳回?”

    沈直踌躇着,缓缓斟酌说:“主公以国士待我,粉身碎骨也只是寻常之报,焉敢虚词敷衍,臣之前的意见看来有错,还请主公责罚——现在看,能不能挽回,就得看能不能遏制和打垮裴子云!”

    沈直还没有说完,济北侯已心里雪亮,其实沈直原来的意见是对的,一郡之城,有兵一万,总想能熬一二个月,到时新兵练成,内外交攻,就可大败裴子云,不想败的这样快。

    当下沉默许久,说着:“孤意已决,立刻就起兵,尽起五万,与裴子云决战。”话才说完,天空一雷,久久不绝。听远处有人叫喊:“要下雨了,快把窗户都关好,免的打湿了里面!”

    济北侯才行了一步,一阵风扑入,打了个寒颤,见天已浓云遮住,云缝一亮一亮闪着,传来滚雷声。

    济北侯笑着:“我一言既出,就立刻烈风迅雷,天变在即,看来或者我飞黄腾达,或者就是我的死期了!”

    “沈先生,我给你一个差使。”济北侯立定,望着天空,一字一顿:“你立刻带着三儿,以及我几个孙子,带上亲兵五百乘船去宫八岛。”

    “主公,你欲抛下我么?”沈直提高了声音。

    “你听我说!”济北侯目光变得肃杀:“我的目标太大,万一事败,哪怕逃到海外,朝廷也不会放过,大儿二儿也是这样,三儿和孙子目标小,并且三儿还瞎了一只眼,朝廷不会太在意。”

    “而且一旦我失败,陆地上失利,应州水师就会不战而溃,陈平根本控制不住局面,也依靠不得,说不定到时连出海的机会也没有。”

    “宫八岛已在我家的控制下,一县之大,有民八百户,处陆地和扶桑之间,你只要听到我事败的消息,立刻就拥戴三儿登位,不要用济北侯,用济侯这名义,以保全我家香火和根基。”

    “原因你很清楚,济国公根基不足,事败牵连,济北侯是朝廷的封号,我既已经反了,怎么可能重用这号。”

    “这事别人我不相信,也依靠不得,只有依靠你了。”

    “告诉三儿,要是我事败,万万不可想着报仇,延续家业和香火才是他的责任。”济北侯说到这里,一道闪电划过长空,接着是石破天惊似一声炸雷,大雨倾落。

    “主公!”沈直不由哽咽。

    “你别这样儿女情长,这只是万一的准备,要是我胜了,一切自是多虑了。”似乎安排了后路,济北侯不再淋雨,向走廊而去,笑着。

    “是!”淋得满脸雨,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泪水,沈直在雨中对着人影拜了下去:“臣一定辅助三公子,粉身碎骨在所不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