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不满
    天空阴暗,时不时有闪电划过,雨哗哗的下着,地上的泥土随着雨水变得湿润了起来,一脚踩下去,溅起泥水,裤腿上全是泥。

    “快,快。”中营军官疾呼着,人群在这时,满是紧张焦急,一些人慢了,跌倒在地,也没有人扶,有几个倒霉的甚至被后面人踩进泥中。

    天渐渐亮了起来,乌云露出了一些裂缝,有着阳光洒了下去,在永元山山下平整地上扎了营,现在没有栅栏和营帐,自然不可能立栅掘壕,只是升起了一堆堆篝火,一夜奔逃,淋了一夜雨,所有人很是狼狈。

    济北侯坐在一块大石,不远升起了一堆篝火,带来了暖意,头发粘在了一起,嘴唇冻得发青,脸色也有些发白。

    “主公,这时没有营帐和粮食,连武器都没有带出多少,还请赐罪。”沈直上前跪下,向济北侯行礼,脑袋磕在地面上,地面泥腻,额上都是泥。

    “不怪你。”济北侯心里和泡进了沸水里一样,抬首看着天,天空阴沉沉,时不时有阳光在裂缝中落下。

    “哈哈!”济北侯却笑了起来,伸出手,似乎想抓住命运一样,只是怎么都抓不住:“天命么?”

    “国公?”身侧的校尉小声呼喊,现在济北侯状态有些不对。

    听到校尉的话,济北侯停住了笑,沉默了下,才说:“我没有事,你们不必担忧我。”

    济北侯说着,闭上了眼,泪水流了下来:“清点士兵吧!”

    “是,国公。”

    校尉大声应着,率亲兵转身清点,过了良久,低声报告:“国公,查清楚了,大营溃散,余部都基本上损失完了,中军损失不多,还剩七千人。”

    “但逃的匆忙,粮食、营帐都没有,大家都饿着肚子。”

    “我知道了。”济北侯听了就一晕眩,喉咙口有股腥甜涌上来,硬是咽了下去,身体却一摇摆。

    “侯爷,现在朝廷军恐怕就要追来,还请你保重。”沈直说着:“现在当务之急,是召集诸将,迅速定下策略!”

    “你说的对,立刻召集诸将!”济北侯说着:“我刚才是心里发急,现在没有妨碍了,你们不必担心!”

    说着,连个将军,还有三四个校尉,都面色不好进来。

    “大家都席地坐下。”济北侯说着,火光映着面孔:“现在我们情势很糟,最要紧的事是不能在这里等着,这里无粮无水,一旦被围立刻崩溃,得迅速脱离险境,至少得修整才是。”

    “我仔细看了,最近的吴廊县很适宜我们修整,吴廊县本是我们的县,现在可能不可靠了,但不过一千人,要是抵抗,立刻狠打猛冲杀开一条血路,攻入城里去获得粮草。”

    诸将听了这话,顿时多了几分生气,应着:“是!”

    济北侯又说着:“得了这县,我们不要停留,把武器和粮草尽数带上了,直接回州城去。”

    “趁着消息还没有扩散,立刻派人命余下二郡携带粮草和兵马全部去州城汇集,不可延误。”济北侯脸色苍白,声音带着虚弱,但是话语简约明晰,一下把事情说得清清楚楚,既平实又果断,众人心里都暗自佩服。

    沈直脸色苍白,略一沉思就说:“主公决断甚是,现在这一败,二郡根本维持不住,与其各个击破,不如集中到州城,二郡有一万余兵,州城有一万,加起我们中军,还有三万,州府和郡城不同,城高粮足,朝廷大军难以攻下。”

    “而且我们还有水师,只要守住,璐王就可勤王入京,戳穿了太子的矫诏,到时围攻不战自解。”沈直咬着嘴唇说着,目光看向诸将和校尉。

    要是以前,发号施令就是了,但是现在济北侯大败,就不得不听他们的意见了,几个将军和校尉低头沉思一会,都觉得方略最可行,说:“是,我等应命。”

    “好!”济北侯双手一合,说:“就这样定了,吴廊县要是不抵抗就算了,要是抵抗,打下来之后,粮食归公,金银女子任取之!”

    火光映着,济北侯手一摆,众人退了出去。

    启北城

    天空乌云阴沉沉,只雨停了下来,乌云遮天,有时缝隙里有阳光落下,战场上却是高呼:“万胜,万胜。”

    忠勤伯和陈永带数将上前,向裴子云行礼:“参见真人,我等来之不及,还请真人降罪。”

    “你们来的还算及时,大家合力,才获得大胜。”裴子云的目光一扫忠勤伯和陈永,说着仰头大笑。

    三个人看上去正常,但昨夜启北城动向,已经使裴子云已经心存芥蒂,不过由于最终还是出了兵,而且忠勤伯是功臣,真的弹劾未必能损忠勤伯多少,就自然喜怒不形于色,寒暄一阵。

    一个将军正纵马而来,停顿在十米处,在马上一跃而下,跪在面前,向禀报:“真人,我军大胜,俘虏了二万五千。”

    裴子云问:“我军还有多少没有负伤的可战之兵?”

    将军略微一想,说:“三万。”

    “三万?”裴子云踱了几步,一思虑点了点首,够了,我带三万收复郡城,陈永你随我同行。”

    “是,真人。”陈永看了一眼忠勤伯,应着。

    裴子云这才看向了忠勤伯,笑了笑:“战事我已有了安排,你就辛苦些,看守这些俘虏,修养伤兵。”

    忠勤伯脸色一变,这就是明目张胆的给小鞋穿了,心里也是不满,不过只得应着:“是!”

    裴子云心里雪亮,其实善战者无赫赫之功,除非自己是人主,要不非常吃亏,大部分人都不清楚里面的分量,只觉得你打的很轻松——打的很轻松,自然就给的功劳和赏赐薄了。

    真要是“良将”,那得怎么打?

    就得你来我往,初危难,终克定,一场场血战,多死几万十几万士兵,然后将军们满意了,自己血战连连得胜,功勋上册,升官发财。

    主将也满意了,看我打的多精彩,多艰难,同样是功勋上册,封公封侯。

    至于死的兵,耗费的粮饷——那是朝廷的公款,与自己何干?

    裴子云其实也没有洁瘾,不过自己终不忍这样搞,把几万十几万士兵变成升官发财的筹码,而且自己是道人,入不了体制,再多功勋也无用。

    不过忠勤伯既有了小动作,那机会就不能给他了,让他在后方修养士兵,这样的想着,又说着:“还有,通知承胜郡王这个好消息。”

    “是,真人。”一个校尉应道。

    听着校尉的话,裴子云却没再理,看着陈永:“陈永,准备出发。”

    “是,真人。”陈永大声应道,命令士兵转向,浩浩荡荡而去,转眼战场上空掉了一半。

    “伯爷?”

    忠勤伯默然良久,有点伤感,叹了一声:“收拾局面吧!”

    永元山

    朝廷军步骑到达永元山下,一片旗帜下密密麻麻的都是士兵,兵过一万,无边无沿,何况是三万,端是首尾相连,一眼望不到边。

    大军扎营,山下有条河,虽三万大军,也足饮水使用,立时掘壕立营,又挑水造饭,一片喧腾。

    中军营帐

    不远是一滩血,斑斑点点,一具穿着官服的无头尸体正拖了出去。

    “真人!”帐内诸将脸色各异,却没有说话,裴子云冷笑:“吴廊县县令,原本降贼,我可以不追究,但济北侯大败,不过七千,依着城池,难道抵抗一二日都不行?”

    “只要抵抗一天,我军就能赶上围剿了。”

    “不抵抗,让济北侯入城掠了县库和粮库,弄的一斤粮都没有了,还有胆子过来求见,我不杀他,还杀谁?”

    “传我命令,吴廊县余下的官员,一概革职,押住待审!”

    “是!”

    “还有什么消息?”裴子云息了怒,转了颜色,笑着问着。

    “真人,刚才收到消息,济北侯传令两郡守城军队都已撤回州府,等于放弃了,两郡郡守向我们降了。”陈永连忙说着。

    裴子云一皱眉,没了笑容,许久叹着:“济北侯还是老将,这很果断啊,他大败而归,要是不这样,我军三万抵达,二郡就要降了,两郡降了,州城不过一万余,怎么抵抗?”

    “就算命令回归,只要稍一迟疑,等大败的消息发酵出去,这二郡守军的反应也难说。”

    “趁着余威还在,立刻命令回归州城,就给他得逞了。”

    “现在州城算下来有三万兵,就有点麻烦了。”

    说是麻烦,裴子云并不是很在意,又说着:“不要去吴廊县了,县里住不下三万兵,而且没有粮草,比野营还麻烦,就在这里扎营。”

    “至于二郡太守,非是反戈,是势穷而降,派兵接管,两人先革去乌纱帽,听候朝廷处置!”裴子云淡淡的说着,在场的人都一凛,既没有临阵主将恩免,交给朝廷处置,这从贼的罪就难洗去,这两人完了。

    裴子云随便把折子不经意撂在桌上,站起身,注视着山外:“这山不错,看上去还有个宫观,我上去看看,哎,一转眼,就快六月了,这时间真的很快!”

    主将有这闲情雅致,自没有人不捧场,陈永躬身说着:“是,真人运筹帷幄,调度有方,才获此大胜,自是累了,可在此稍休息下。”

    “一些营务碎事,还请叫给末将。”

    “嗯!”裴子云点首,一摆手,就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