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完满无缺
    启北郡太守府

    忠勤伯原打算酣睡,只睡在床上,却怎么都不安稳,心中有一块大石压着,喘气不过来。

    “轰隆”突天空一阵响雷轰鸣,噼啪的大雨就打下,更心烦意乱,就起身,趿上鞋子踱了两步,不由寻思:“此时在州城,郡王和裴子云已经入城了吧?”

    “哗”一道闪电划过,将房照得一片白,忠勤伯心一紧,喃喃:“应州平了,不知道朝廷如何处置和升赏?”

    想了良久,越是烦躁,又念起了战俘营和伤员营,当下疾步出了房,喊了亲兵随从巡查。

    雨下的大,忠勤伯身披蓑衣,亲兵执伞,地面泥水流动,不怎么好走。

    “谁?”俘虏营外面看守士兵听闻声音,就举矛喊着,脸上带着警惕,仔细打量着前方。

    “是我。”忠勤伯出现在前,士兵仔细一看,原来是忠勤伯,顿时都纷纷跪下呼喊:“参见伯爷。”

    忠勤伯到俘虏营不过一刻,俘虏营主官就赶了上来。

    “随我一看。”忠勤伯说着,主官衣服略有些散乱,显是起的匆忙,应着:“是,伯爷。”

    一路下来,俘虏营看守森严,丝毫不乱,忠勤伯看着营地,不由点了点头:“你办事还算可以!”

    “谢伯爷赞赏。”主官听着忠勤伯夸奖,不由露出了喜意,忠勤伯不再说话,起身便走,几个亲兵拉过马,随忠勤伯翻身上骑,一路穿街奔到城北,抵达了伤兵营处。

    但见伤兵营一盏盏灯笼闪着,见主官不在,只有一个副手带人在这里,忠勤伯开始也没有说话,举灯逐帐细查一遍,见伤兵用盐水清洗包扎这得益于道人的发明,伤势不重的每几天换一次药,一直到伤口痊愈。

    忠勤伯看了轻伤营,这摆着一铺铺简易小床,还算干净,抵达了中伤区,情况就恶化了许多。

    等到了重伤区,一股血腥味还有哀号声传来,还能见得医士在忙碌,忠勤伯问:“伤情如何?”

    医士摇头叹着:“重伤区,十之八九救不活,学生也无能为力,除非有道人参与治疗,可是道人……”

    声音透着一股疲惫,忠勤伯默默无语,道人治疗其实有奇效,但法不加贵人,治疗也是。

    至于普通士兵,道人的法力都是自身生命转化,哪能逼着道人去死?

    历史上有过,但是这样结果就是导致被逼急的道人反戈。

    沉默了一会,见主官还没有来,忠勤伯盯着副手就冷冷问,带着怒气:“你们主官去何处了?”

    副手看忠勤伯发怒,顿时跪下禀告:“伯爷,上官临夜出去了,说营内血腥味大,回府休息去了。”

    忠勤伯顿时大怒,脸上毫无表情,一字一板:“叫他不用来了,你暂任主官。”

    周围的人都吓的不敢多说,忠勤伯也觉得心火大,按捺了下,起身回府,才进了门,就见一人上前报告:“伯爷,郡王派人送来折子。”

    “拿来!”忠勤伯说着,余怒未消,不过这时夜色深深,风刮着,大雨落下,打在屋檐上。

    “去书房。”忠勤伯说,刚才巡逻,脚上靴上带着泥,身上湿漉漉,就算穿了蓑衣,打了油伞,可也湿透了。

    “伯爷,您得换身干衣服。”

    “去书房!”忠勤伯继续说着,见着这样,没有人敢多话,到了书房,将衣裳挂在一侧,就问:“折子在哪?取来给我!”

    “伯爷,这是折子。”说话间,有人过来,穿着绸衣,修眉凤目,很是娴雅,一脸书卷气,是跟了十几年的谋士李镜,笑的说着:“伯爷怎么这样大的火?”

    李镜将竹筒递上,最近都是大雨,折子放在竹筒里防水,忠勤伯取过竹筒,将着折子取出一看,却是裴子云的折子。

    “王爷将这折子递我又是何意?”忠勤伯眉微微一皱,李镜看着就说:“伯爷,或折子写了重要东西?”

    “嗯,我一看就知了。”忠勤伯也笑了起来,将面前折子打开看了起来。

    李镜站立在侧,书房内油灯明亮,墙角点了艾草,烟随点点红光燃烧,外面下着雨,窗户没有关着,风一吹,就有一些雨水溅了进来。

    李镜上前正要将窗户关好,却听得忠勤伯的声音,不由一惊。

    “啪!”忠勤伯重重一拍桌,站了起来,脸上冰冷,更有些发青,这时走了几步,脸上带上了一丝狰狞。

    “伯爷,您怎么了?”李镜说着,伸手擦了擦冷汗,忠勤伯却是没有说话,手中握着折子,手指都捏的发青,脸色煞白,坐在座上不语,过了许久,才是长长吐了一口气。

    “咚咚”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忠勤伯脸一冷,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正是忠勤伯的老管家。

    “伯爷,你雨夜巡营,怕着凉,我特让人熬了点油茶,你用着吧!”苍老声音说着,带着关心,听着这声音,忠勤伯的脸色才缓了下来,老管家跟了伯爷二十几年了。

    “进来。”忠勤伯说,老管家才推门入内,手里提一个罐子,冒着热气,带着一些香味。

    “伯爷,天凉,你可多得保重身体,夫人,公子可都在京城等您回去。”老管家倒着茶,说着。

    听着这话,忠勤伯眼神冷意才是渐渐褪去,微闭了闭眼睛没有说话。

    “福叔,本伯许久没有吃过油茶了,油茶可是从家里带来熬得。”忠勤伯取着喝着问。

    “是的,伯爷,油茶都是夫人临行亲手所制,说伯爷您总是不注意着风雨,让小的随时准备,给伯爷您候着。”

    听着老管家的话,忠勤伯喝口了,将碗放了回去,说着:“福叔,你先下去吧。”

    “是!”老管家才转身出门而去,见人远了,忠勤伯没有说话,只将着折子给李镜递了过去。

    李镜拿折子小心看了起来,一路看下去,原以为其中有对着侯爷不利信息,可丝毫不见,倒如实说了伯爷的功绩,可伯爷为何这样脸色?

    一时小心翼翼问:“伯爷,折子凭心说,很是公道,伯爷功绩都点到位了,可有什么不对?”

    李镜脸色带着迟疑和迷惑。

    看着李镜小心翼翼的模样,忠勤伯长长的叹了一声:“你也以为我是在嫉妒裴子云?”

    忠勤伯又喝了一口油茶,还是有点烫,放下说着:“我是戒惧啊。”

    “伯爷,我就不懂了,何谓戒惧?”李镜问,眼神更有着疑惑。

    见李镜不解,忠勤伯起身踱步,说着:“济北侯已死,应州之乱平了,也可盖棺论定,你看裴子云自受命起,在京城时就布局张网,组成了铁幕——这还是此人说的词,很是贴切。”

    忠勤伯样继续踱了几步,看着窗外,大雨中,远远看见树木花草都在簌簌发抖,只有府内巡查的锣声不紧不慢响着,他叹了口气:“此人素有才干,应州总督提出的灭倭策,据说就是此人手笔,现在看来就是不凡。”

    “及到应州,令击沉一切抵达应州的商船,又牵制应州水师,到了启北一役,又命我守城牵制住济北侯主力,使济北侯再无应变之力。”

    “因此从容而收拾,连落远安郡、平湖郡,雪崩之势就形成了,虽对付济北侯时用了奇计,但没有这个奇计,其实大局也定了。”

    “我跟随皇上南征北讨,见人多矣,而观此人收拾贼济一役,完满无缺,使宿将换其位,能如此人完满乎?”

    李镜听着面前忠勤伯的话,喉咙就有些发干,不自觉咽了咽口水,不知道如何应答,只见忠勤伯又说:“击败济贼主力一役,此人与我已心存芥蒂,而你看折子,自身谦让,不提一句,不但给众将表功,连我也不落一分,光明正大,磊落堂皇,我仔细看了,竟找不出一点毛病。”

    “轰隆”窗外又有着雷电在天空划下,带着阵阵鸣响,风雨吹着树木,却下的更大了。

    李镜小声问:“侯爷,您的意思是裴子云行事太过不漏,所以侯爷心忧朝廷,疑心裴真人若有恶意,则伤着朝廷气数?”

    “哎”忠勤伯,听着李镜的话,点首又踱了几步:“此等大才,若向着朝廷,自然利国利民,可心若背离朝廷,就是大患,哪怕是太平盛世,恐怕也能凭空掀起浪来。”

    “天下已定,却出此人,祸乎,福乎?”

    李镜才明白,原来忠勤伯是太看重裴子云,认为他有威胁着皇权力量,不由心中一格,浮出了寒意。

    听着忠勤伯又说:“要是裴子云是常人还罢了,可此人是道人,身怀异术,不怕火水,刀斧难伤,更与太子亲近,再有这等文韬武略,实祸不可测,我不是为了私心,而为了国家计,当不畏人言,上书皇上细言。”

    说着,忠勤伯夜下挑灯写折,李镜想说话,咽了口水,没敢再劝,伯爷心中已有杀意,自己劝不得。

    忠勤伯没有说话,挥笔疾书,时不时停笔凝思,外面的雨还在下着,似乎有越来越大的样子。

    “呼”李镜长长吐了一口气,背心不知不觉间,早已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