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三百三十八章 锁龙关
    锁龙关

    锁龙关北临黄河,南踞山腰,是秦州的东大门,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周围山连山,峰连峰,谷深崖绝,山高路狭,得之就可据秦州之险,此时烽烟四起。

    “轰”

    烽烟四起,狼烟向着天空不断升上,阳光洒落,士兵的额上都是流汗,随着一声令下。

    “杀!”黑压压士兵随着云梯蚁附而上!

    “快,放!”督战队督促将士,墙上滚石、擂木不断放下,砸起了一片血色,爬上去的士兵才攀爬半路,被抛下檑木一砸,顿时滚落而下。

    更有金汁,整锅倒下。

    臭味弥漫,惨叫连绵,这架云梯上正攀爬的士兵,立时摔倒在地,有的没有摔死,在地上来回翻滚嚎叫。

    这种粪汁浇身,不但是重度烫伤,还有重度感染,除了道人出手,没有存活的可能。

    当然进攻者也有准备,有人号令:“放!”

    投石车不断将石块投向城墙,轰轰在城上炸开,更有着牌车推前,牌车甚厚,一层牛皮,一层铁皮,小砖石击之不动,大砖石击之滚下,柴火掷之不焚,双轮推车,可推遮二十余人。

    这时只听一声令下,所有弓手突闪出,对着城上抛射。

    “噗噗”连声,箭雨扑上,顿时一批城上士兵大声惨叫,仰天栽倒。

    “唉……”璐王看着,手指攥紧,谢成东上前:“王爷,此关虽险,但得之就可将朝廷的干涉堵在关外。”

    “因此我们一起事,就疾扑而至,途中望雄郡不战而降,这锁龙关虽不肯降,可守将也来不及反应,不过一千余,再怎么样抵抗,也抵抗不了几日。”

    “而且我们还宣传大义,虽是谎言,可这些士兵不能分辨,多少会受到影响,这士气就弱了几分。”

    这样的说着,谢成东看了看正在蚁附而上的士兵,想起了不久前的事。

    “城上的人听着,太子后宫,奸臣当道,囚禁皇上,璐王惊闻此事,为天下计,起兵入京保护圣上,杀奸臣,清君侧,重整山河,总督,郡守闻得此事,立刻随了殿下入京,你们又何必为囚父之人效命?”璐王还未攻城,就派人上前喊话。

    这话虽没有明显作用,但只见城墙上两方面都在绞杀着,但是很明显,城上越打越少,笑着:“我看今日就可下。”

    话还没有说完,突城上有人呐喊:“登关了。”

    只见一个校尉率人扑上,才冲上去,就有数个士兵,持长矛捅杀,校尉擦了一把脸上汗水,猛一扑,一个翻滚避开,一刀下去,一个士兵连长矛斩断。

    这一耽误,就有着更多人杀上,顿时城墙破开了一个口子,璐王大喜,说着:“查查这是谁,重赏。”

    “我们大概损失了多少人?”璐王向身侧问着,校尉说着:“王爷,我们派四千上去,现在看着应折损了两千。”

    “两千?”璐王带着恨意,踱了几步:“我这一次硬仗,就折损了这样多士兵,杀,全杀了。”

    谢成东在侧看着城破,听着璐王要将剩下的人都杀了,顿时一惊,说:“王爷,不可,本来临阵抵抗激烈,是要杀之,要不人人抵抗,怎么得了?但这是王爷的首战,表率意义更大,王爷受了降,以后就可人人降之。”

    “是啊,王爷,切不可再杀了,现在招降,下次攻城,就说不定有人降了。”廖公公在侧也这样说。

    璐王听着,心中怒火膨胀,这时情绪和理智交战,长长深呼吸了几次,才是按捺住了心火:说:“你说的是,就按照这个来,招降了就是。”

    “是,王爷。”

    谢成东又说着:“先喊降,如果降了,再分割降军,找着副将,副将不行就校尉,生死逼之,利诱诱之,总有人愿意降,只要有一人,自就得了表率了。”

    又对着璐王说:“还请王爷演得千金买骨之样。”

    璐王这时一摆手,说着:“你说的是,孤已经明白了,就按照这个办理。”

    校尉领命出去,不一会,城上高喊:“降者不死,降者不死。”

    “我等为了朝廷,怎么能被这些贼子屈服,杀贼。”外面有着喧闹之声,似乎是不肯屈服。

    “射箭!”顿时就有着射箭和惨叫声,璐王没有说话,只听着不断有人高喊:“太子囚禁皇上,王爷起兵入京是保护圣上,连总督和郡守都随了殿下,你们又何必为囚父之人效命?若是再执迷不悟,那就只有杀了。”

    “贼子!”又有人喊着,只是才是喊出,立刻被乱箭射死,终于有人再也撑不住,伏跪在高呼:“我等愿降,随王爷进京讨贼。”

    一个人跪伏,紧接着连连跪下,数百人降了,杀声渐渐停止了。

    过了会,一个三十五六岁年纪,中等身材的将军过来,见着璐王,就下跪在地,连连磕首:“末将锁龙关副将乔道,不知道王爷是靖难救主,妄自抵抗天兵,实是有罪。”

    “不知者不罪,将军恍然醒悟,弃暗投明,自是大善,请起!”璐王亲自扶起这偏将,扫了眼“醒悟”的降兵,心中就是一喜。

    这的确是作戏,可政治就这回事,有人带头,有人跟随,人多了,就变成了真实的事了。

    要是叛军,这几百兵就算可以用,也必须经过改造。

    但是现在,告诉他们是“靖难救主”,立刻就可用了,至于以后,跟随自己久了,就算知道真相,也没有关系了。

    当下笑着:“我们入关再说。”

    锁龙关还是有府邸,片刻大厅桌面上铺着一张地图,是整个秦州地图,璐王身披铠甲,眉轻挑,廖公公和谢成东都站在一侧。

    “谢先生,我们已夺了雄关,你可有着什么建议?”璐王微微转过了脑袋看着左侧的谢成东问,面上带着笑,此次顺利打下锁龙关,父皇就一时奈何不了自己,回首就可把秦州拿下。

    谢成东思虑片刻,指着面前地图上说:“王爷,锁龙关得之就可据秦州之险,将朝廷的干涉堵在关外,这我已经说过了。”

    “现在得了,可以说大局已定了一半。”

    “但是朝廷有着天下,力量不是秦州可及,要是我们不管朝廷,靠着雄关回首收拾秦州,那等我们才收拾完,就会发觉朝廷数十万大军已整顿开至,就算我们能多坚持一段时间,以一角对抗全局,也难逃必败之局。”

    “我们必须乘着朝廷大军调动不及,立刻进攻京城!”

    “什么?”璐王身子僵了僵,脸上不由惊色,看着谢成东就问:“我军不过二万,怎么能攻向京城?”

    谢成东不由一笑:“王爷,你还记得四百年前石王之事?”

    “石王?”璐王若有所思。

    只听着谢成东说着:“当年石王反了,攻下了宁城,称王建制,不过二月,就命林祥率师两万北伐,一度靠近着京城,因孤军深入,被大军围困绞杀。”

    “许多人认为这是昏招,孤军深入!”谢成东露出不屑的冷笑:“可这其实是神来之笔,王爷如果认真调研历史,就会发觉,就这区区二万军,吓的京城连连调集重兵回师保护。”

    “远征军坚持了接近二年,而在这段时间,石王大军在南方几乎入得无人之境,连连攻克重镇,一时间声威大震。”

    “何也,实是北伐军打乱了朝廷部署,使南方没有重兵也没有人能全盘组织围剿,待得了北伐失败,朝廷腾出手来,诸州联合,一步步绞杀,十三年终灭了这石王。”

    “石王失败了,可这历史留下了成功的秘密,并且我们能把这精益求精加以改进,我们攻向京城,只是谋略,并非死战。”

    “一路能打下的就打下,把得到的粮钱和军队充实我军,甚至搬运到秦州去,不能打下,只要不能组织阻击,我们就可放过,沿途宣传太子后宫,囚禁皇上,把持朝政,奸臣当政之事。”

    “这种种都是打乱朝廷的部署和计划,而给秦州攻略获得一个安稳平静的战略条件。”

    “殿下终是皇帝之子,有着天然继承性,消化郡县非石王和济北侯可比喻,只要秦州一得到,我们就可根据情况,确定我们真正攻略的方向和版图。”

    “希望南方的济北侯能坚持更多时间,这样我们只要得了三州,我们就渡过了初步危机,可与朝廷争一雄长。”

    “善,先生真是我的军师。”璐王仔细想了想,明白了,顿时笑了,门外又传来禀报,一个道人匆忙上来报告:“应州被平了,济北侯被杀,朝廷大军已经班师回朝。”

    璐王听了,顿时一惊:“什么?”

    露出了惊诧和不敢置信之色,而谢成东就镇静多了,叹了一口气说着:“我本觉得济北侯没有王气,不想连这点时间也坚持不了。”

    “不过,这证明王爷有着洪福,您想,要是这消息提前一段时间抵达,我们会怎么样?”

    见着璐王稍缓过了脸,谢成东才肃容说着:“不过济北侯既灭,我们处境就险恶了许多,还请王爷立刻下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