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三百四十章 入灵
    傅府

    天空堆积着乌云,有些阴暗,有一列甲兵巡逻,带着轻松之色。

    任炜在甲兵带领下入内而来,禀告入内。

    “见过公子,公子许久不见,更显威严了。”任炜入内,向裴子云行礼,裴子云不由笑了起来,也不打虚言,直接问着:“流金岛具体情况怎么样了?”

    任炜止住笑意,取出账目上去:“公子,这是账目,还请过目。”

    裴子云接过账目看了起来,任炜才继续说:“前些时日,朝廷水师驻扎流金岛,安全性不必说,为了供应上万人,建设了不少建筑,现在繁荣了许多,这些都留给了我们。”

    裴子云一路看下去,心里有了底,指着一处问:“这流民开支是什么原因?”

    任炜对此非常熟悉,思虑下就说:“公子,过去三个月,由于战乱,许多人一时青黄不接,吃不上饭,愿意廉价作工。”

    “按照公子的吩咐,我们一方面来者不拒,安排开垦、修路、开渠等等建设,从中挑选出老实肯干农户,以及有技术又愿意在岛上安家的工匠,加入本岛。”

    “要不是公子只肯接受二百户,还能接受更多些人,现在岛上有五百户,三千人,虽说以后都有产出,可短期投入就大了许多,但岛上生产和建设大大加快,现在已经能自给自足了。”

    “嗯!”

    裴子云听到这里,不由点了点头,这些细节,自己平日要作战,自是没有办法一齐顾及。

    “岛屿水渠开凿的具体情况怎么样?”裴子云问,这很重要。

    “岛上主体水渠已建成,水车也建了,只是能适宜水田的不多,暂时开出了五千亩,梯田也开垦些,还缺少耕牛,现在大战结束,准备再购入。”

    “放牧倒很顺利,划分了牧区,反正岛上也逃不出,更无天敌,一大批小羊小牛已投了下去。”

    “九月种植的甘蔗已经准备了。”

    “还开辟了一小片盐田。

    任炜将这些细节一一说着,裴子云静静的听着任炜禀告,点了点头。

    “贸易如何了?”

    裴子云听着,一条条分析下去,想起了贸易就问,对他来说,这才是以后最重要的财源。

    听着问着贸易,任炜想了想就说:“因公子威名,我们船队贸易很顺利,没有任何阻挡,而战事结束,岛屿码头也有船靠岸补给了。”

    “嗯,我们还可以继续扩大贸易,我们有着流金岛,就有天然的优势,不过盐田规模不要扩大了,盐毕竟是官营,我们自给自足没有人说话,少量携带贩卖也没有关系,多了就不好了。”裴子云说着。

    “是,公子。”

    任炜应着,裴子云问着:“各项制度呢?”

    “按照公子吩咐,流金岛和哨岛有十个里,每里五十户,已设里长和书记员,土地也分配了下去,当年不收税,明年开始收田税五分之一。”

    “岛上五个亭,兼当驿站,其兵五人,都已满编,现在操练着各里青壮,按照公子的法度,训练合格才能去当吏当卒或者去船队当水手。”

    “这些连着岛上亲卫,都是何小姐何青青主持,现在建两伍十二人。”

    “镇上镇长厅,户籍吏、税吏、狱史、巡查队、港吏、仓吏、医吏都已经到位,还开了个学堂。”

    “主要是应州战乱,有些识字者愿意迁移到岛上。”

    “船的话按照公子吩咐,全属公有,给予分红,现在岛上有七条商船,二条巡查队的巡查船。”

    “公子,我不负使命,所有制度都已落实,当然现在运转还有些小问题,不过想必过一段时间,就行了。”

    任炜不亏在前世时就是璐王的臣子,治理一个流金岛可真的不在话下,显得井井有条,现在根基日渐丰满,裴子云不由满意,叹着:“你果有才干,有你在,我就放心多了。”

    “公子指挥十数万大军,应州举兵十万叛乱,三月就平,我这点本事又算什么?”任炜说着,这其实是真心话。

    裴子云笑笑,这时一个道官匆忙进来,见着人就“啪”行礼:“真人,朝廷有着紧急军情战报传来。”

    “快说。”裴子云听着紧急军情,眼神一凝,只见道官禀告:“真人,不好了,璐王破了锁龙关,并且向京城进军!”

    “真人,这是战报。”

    道官上前将抄录的战报递上去,裴子云一一看了,脸色一沉,暗想:“这谢成东一个不注意,顿时掀起了风浪,真不可小看。”

    任炜在侧听着璐王的消息,却不知为何心中一动,只是立刻哑然失笑,当年自己和璐王情分已尽了,现在璐王在这时造反,不过死路一条,幸自己早早跳出了这泥潭。

    裴子云听了,将报告丢在桌上,对任炜说:“那就这样,你去帐房领一百两银子,算是这段时间辛苦的赏赐,你先下去。”

    “是,公子”任炜退了出去,自裴子云领十数万人平了应州,他态度已大大改变了,明显摆在了家臣的位置上。

    “你也下去,这事我知道了。”裴子云看着道官说,道官也立刻退了下去。

    裴子云深深吐了一口气,坐了下来,璐王直扑京师,恐怕朝野震惊,到时大军围堵,他们又能办到什么程度?

    只是自己只想依着梅花成道,其实出本心不想涉及这种事。

    “功大祸也深,这道理我难道不明白?”

    “要不是璐王和谢成东捆绑在一处,我何必管这天下是太子还是璐王坐?”

    “掌门师弟,嘻嘻。”

    裴子云正想着,突身上汗毛一炸,顿时手按在腰,整个人惊起,回头一看,原来正是初夏和虞云君。

    见着原来是初夏,裴子云才松了一口气,笑着:“初夏,你来了?”

    “师弟,你刚才什么表情,可是吓到了?”

    裴子云说:“你突然一声,倒把我真吓了一跳。”

    裴子云说着,凝神一看,才发觉初夏似乎长大了。

    一身道袍,青丝垂落,显得青春,胸前带着鼓鼓,看着却是邻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初夏却没有觉得拘束,上前打量,在裴子云的身侧绕了一圈,伸手踮起脚尖在裴子云肩上拍了拍:“师弟掌门你又变帅了,师姐我只能靠你罩着了。”

    “初夏。”虞云君原看初夏和裴子云嘻嘻还不觉得,现在看着初夏越来越过分,就训斥了一声。

    听着虞云君的训斥,一时间初夏就是憋起了嘴,拿起桌上水果咬着,坐在一旁不说话了。

    裴子云看初夏的生气的样子,向着虞云君说着:“师父。”

    “嗯,子云你要的,我都是给你带着来了。”虞云君说着,取出了不少材料,最吸引人的就是松云印,这是指掌门发布命令印章,还有一些材料,无根水、雷击木、无色泥。

    “师傅,阴神凝形、通神、夜游、除籍、长生,我道行已足,可以去地府除籍,还请为我护法,外面我已安排妥当,有甲兵巡逻护卫,不会有人再来打扰。”裴子云说。

    虽看着材料就知道了,虞云君还是叹了口气:“本门历代真人和嫡传祖师,虽都除籍,可靠的都是敕封和福地之力。”

    “只有你不到二十,就抵达这步,实是让我汗颜,不过你放心,有我在,谁也不能闯入。”

    “辛苦了。”裴子云行礼,取过材料搭建法坛。

    这其实不难,很快完成,取法墨将符文描绘其上,用红绳设了结界,手上的笔一停,一道灵光闪过。

    灵眼看去,就见得一道白光形成透明的结界。

    看着裴子云忙碌,虞云君却说:“你有着天子剑和令牌,想借点龙气不难,根本不需要这些材料搭建法坛借门中威能。”

    裴子云将笔墨放在一侧,说:“不依王事,不能弘法,可用了就欠了朝廷,我可不愿意在自己能完成地方这样干。”

    听着这话,虞云君打量裴子云,见裴子云显得很认真,更带着威严,一段时间不见,气度更胜,不由暗叹:“没想到,我松云门出了这样的人物。”

    裴子云入了红绳,觉得似没有说的清楚,又解释:“师父,你看我连总督府都不住,搬了出来。”

    “不过,有备无患才是正道,我也不会有洁瘾,真要用肯定会用。”说到这里,裴子云闭目调神:“系统!”

    眼前一梅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就见显出了任务。

    “任务:消灭济北侯,得封真君未完成”

    “阴神:第七重158.2”

    裴子云脸色一变,有些动容了,旋即一笑:“随正式平定应州,我真正轰动天下,短暂十天就又满了,可惜点不下去。”

    “必须去冥土正式取了印记才能继续精进。”

    裴子云暗想,不再迟疑,此时黄昏渐渐,天空乌云散去,太阳在山峦落下,随着法力滋生,法坛上出现浓郁灵光,阴神睁开了眼,扑了出去。

    房间内顿时阴风吹起,阴神没入了一处,初夏站了起来,警惕着周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