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三百四十一章 消籍
    祈玄山

    数百年基业,主殿掩在桧松柏间,偏宫偏殿、亭榭台阁、碑碣画廊到处都是,在阳光下显得蕴茵葱笼,放眼望去,更能看见云雾绕山,隐隐有仙山之感。

    一处楼阁,一个束金冠的道人怡然卧坐云榻上,只是侍女俱是女修,看上去与平常富贵不同。

    突道人睁开了眼,眼中寒光一闪。

    “咦”这道人低着脑袋,却笑了起来:“前次虽没有击杀裴子云,可我还是在其人身上留下了印记,地仙法门非阴神能觉察,现在印记颤动,显此人已潜入了地府了。”

    “哈哈,任你天赋再高,可你始终要除籍,这就给我杀你的机会,没想到才这点时日已达成了阴神七重。”

    “留你不得。”这道人仔细感应,冷笑起身:“格杀此人,就在这时,化身还不速去?”

    随着这话,下面一片连绵不绝的宫殿,在宫殿中居住不少道人阴神,在福地中点点的灵光,此时环绕一座大殿。

    大殿中灵气萦绕,不断被一个阴神摄取,突阴神起身,敲动了灵钟,瞬间化成了一道光,向着一处扑去。

    这处冥土,干涸沙漠一样,阴风不断在沙漠上吹过,碎片随之而动,且是一片黑夜,带着让人难以言语压抑和寂静。

    只是偶尔有灵光落下,形成一片肥沃土地,住宅,居所。

    这时一道灵光落下,身上带微微红光,正是裴子云阴神,才落下就是一怔。

    “有灵界的牵引力量。”

    “松云门福地我很熟悉。”

    “还有就是龙脉隐隐也有牵引,感觉随着开锁,福地在酝酿。”

    “这只海龟就奇了。”

    就在刚才任炜说话时,裴子云已有感应,现在阴神抵达,感觉就更强了,只见一只海龟若隐若现出现,对自己似乎很是亲近,只是似乎带着一丝龙气,只一靠近,自己道法就略一缓滞。

    再灵眼看去,只见远处海洋中一个岛上,渐渐形成一个宫室,这宫室虽不大,但也很是整洁,只是似乎没有谁入住。

    不由暗叹:“我岛上人虽少,但建官立制,就有一丝龙气,这虽微乎其微,但对我道法还是有影响。”

    “得想办法解决,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传给子孙,可我现在还没有结婚。”

    “而且有基业就有祭祀,这宫室明显比家祠好许多,想想也是,家祠不过几十人上百人祭祀,而岛民有三千,受我节制,自贡上一点力量,以后或可把这身体的父亲迁移到那里去。”

    想着,化成了一道灵光飞遁而去。

    冥土中一片阴冷,一些地方是荒芜人烟的沙漠,带着阴风,还有一些是山脉,有着地气,有神灵居住。

    在平原则可常常见着灵光中的城池、镇子、或小村落,在野外则有着一些孤魂野鬼游荡。

    裴子云仔细看着,叹着:“有祭祀才有光。”

    “神龛家祠,或可能化成小庙和院落,至于正式庙观,要是有着香火,就可形成着宫殿。”

    “至于灯火通明,占地甚广,连绵不断的宫殿群,往往是城隍所在。”

    “我现在去的就是东安郡的地府,这是我出生居住之地,也是印记所在地。”

    一处道路,巡查的鬼卒在一个鬼神带领下清扫附近恶鬼,保护地府安宁,这时行至一处,却有感应,取长矛瞬间抛了出去,刺中一块土地。

    只见这土地炸开,一只三头五眼,一滩烂泥一样,长着婴儿脸的怪物,炸了出来,带着伤痕。

    这怪物才是出现就哀鸣一声,发出了婴儿的哭声,就要逃去,鬼差取出通缉,看着面前鬼物就说:“上官,今日云集镇上报,有恶鬼袭击,吞噬凡鬼,画像正是这恶鬼。”

    “还想逃?”鬼神额上印着一个神印,这时冷冷说,追了上去,手上砸下,只见奔逃的恶鬼被击中,惨叫一声化成一团阴气。

    鬼神取出一个葫芦对着这团阴气,出现吸力吸纳,鬼差跟着上来,都是议论:“大人,最近地府恶鬼丛生,我们已击杀了三百余只,比起以往多了数十倍,不知是出了何变故。”

    鬼神正要说话,突抬起了头看向了远处,眼神凝重,高呼:“来者何人。”

    这时一道遁光才停下,只见是裴子云,一个鬼差刚想要阻拦问话,这身侧有人拉了下:“别作死,这位有真人敕封。”

    “不止,还有别的龙气眷顾。”为首鬼神心中暗暗说着,上前一步:“阴阳相隔,此处前方是东安郡地府地界,属城隍管辖,不知真人前来有何贵干?”

    裴子云一摆手:“我要来求见城隍,消去阴籍。”

    鬼神听了,不由叹了一声,暗暗羡慕,说着:“还允许我为真人带路,今日冥土有些不太平,巡查严格。”

    鬼神这样说,裴子云点了点首:“请!”

    鬼神和裴子云两人顿时化成两道光,向城隍府而去。

    一座大城,远远就可以看见,可以看着大城天空上落下灵光,笼罩着大城,这时一些鬼物出入,只是到处都是鬼差,防有恶鬼进城。

    “真人,城中不许飞遁,还请跟我来。”到了城中,鬼神说着,裴子云倒没有意见,入内而去。

    一路上不少鬼神都是行礼,显然这领路的鬼神在这东安郡地府中也颇有威望。

    道门中都有典籍记载,如何拜访城隍,该持有何等礼数,将裴子云送至城隍处,鬼神才离去。

    裴子云递上帖子,门口鬼差接过帖子入内,过了会,鬼差就出门:“真人,城隍大人有请。”

    殿内,城隍正批阅判官递上来的赏善罚恶的折子,不除阴籍,死后就要来阴冥之中走上一遭,接受审判,确认刑罚。

    入内,裴子云看着城隍行礼:“参见城隍。”

    “不敢!”城隍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团灵光中,看上去中年男人模样,穿着官袍,带着威严,这时见着裴子云说:“汝非平常真人,应州平乱我也听闻,请起,阴阳相隔,不知道有何事前来?有事要问凡灵,还是消籍?”

    裴子云说:“我阴神成就,却要销籍了。”

    “真人天资卓越,没想到已到了第七重,要消去阴籍,自是逍遥自在,只是裴真人你可知晓,若消去了阴籍,就不受冥土庇佑。”

    听着城隍这样说,裴子云不由沉默,削籍不受地府管制,但也难得地府庇护,稍过片刻上前一步:“还请城隍替我消去阴籍。”

    城隍不肯消籍,就只有强行消去,只是这做法会恶了阴冥,城隍看着裴子云,点了点头:“你可想好了,一旦消籍,再无回转。”

    裴子云说:“当然”

    “取裴真人阴籍所在案册而来。”

    城隍这时对着身侧判官吩咐,这判官转身而去,稍过一会就取一本册子而来。

    城隍把册子铺在桌上,取出一支笔往裴子云名字一勾,裴子云在阴冥地府记录顿时消去。

    名册才消去,裴子云顿觉浑身一轻,册子上一团黑光顿时飞出,裴子云伸手,乌光落在了手上,沉甸甸。

    裴子云看去,却看见了自己一路杀戮,这些确实阴冥记录了,其中有些却是模模糊糊,当下一点,乌光全部吸取,一种奇特感觉弥漫。

    “似乎,阴神内,有了一点大地的道韵?”

    这时裴子云感受不清楚,只觉限制自己晋升瓶颈尽去,只要用梅花就可以立刻晋升,不由心中火热。

    不过这只是一半,还有一半在卧牛村,只要再去一趟卧牛村吸取印记,回归肉身就可晋升。

    见裴子云告辞,城隍也不挽留,只把阴籍册子合上,这时身侧判官低声问着:“这道人和朝廷关系不浅,城隍大人,您为何不提醒这真人?”

    听着判官问话,判官淡淡说着:“去掉阴籍,我已给了宽容,要是此人要加入朝廷,我也会提醒,可看来不愿,那我凭什么得罪一个强敌去告诉这裴真人?除掉阴籍,生死就各安天命,这劫难就得他自己去面对。”

    “原来如此,还是大人想的明白。”判官心悦诚服的说着。

    裴子云出了郡城隍,化成一道灵光,向自己卧牛村而去,那里有着自己印记,突然心中不安,止步:“不对,我感觉到了危险,不可能有着无缘无故危险,更不可能有人出卖,那是什么原因?”

    “城隍?城隍与朝廷关系密切,而我现在和朝廷还属蜜月期,不但有着真人的敕封,更有着天子剑和令牌没有收回,城隍不会对我下手。”

    “能在地府威胁我的,或就是祈玄派?”

    “可我吸取上次教训,虽避免龙气冲克去了傅府除籍,可也有甲兵巡查,不可能是阳世的威胁。”

    “那就是阴神方面了?”

    “我有梅花在身,回避探测,难道是……”一路想下来,当下静静感受自身,渐渐一处印记在阴神上浮现。

    “可恶,原来是上次作战,给此人种下了痕印。”不过是个印记,裴子云这时一抹,就将它消除,可突眼前一亮,一道遁光抵达,传来了冷笑:“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