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晋见
    长公主府

    院子里挂着鸟笼,鸟笼中一只鹦鹉不断跳动,长公主手捏着鸟食,逗着鹦鹉:“好吃不好吃?”

    “好吃,好吃,太好吃了。”鹦鹉欢快说着,长公主听着一笑,虽笑着,脸上却带着忧烦之色,转脸叫一个嬷嬷:“小郡主进膳情况怎么样?”

    嬷嬷见长公主脸色阴沉,小心低声:“小郡主最近进膳不香,一顿不过一两饭,还多的是素,荤腥不太肯用,人越发瘦了。”

    长公主问:“以前呢?”

    “以前还好些,也请了太医过来,太医说没有大病,就是心情郁积。”嬷嬷还没有说完,见着一个女官匆忙上来,长公主摆手止住,说:“我知道了。”

    这时女官行礼:“长公主殿下,朝廷有人弹劾裴真人,保举忠勤伯。”

    听到这话,长公主心不在焉,说:“是什么人上了折子?”

    女官上前将一份抄录的折子递上:“是李志、朱成、陈之潢、说道人不可封,更不可为帅。”

    “还推举忠勤伯为帅。”

    “咦!”长公主有了点兴趣,接过折子看着,看了附录,又问:“为什么士林有这舆论,你查清楚了?”

    “查清了,是朝廷讨论封赏应州有功之臣,这是公开的事,给下面官员和读书人听见了,都觉得道人干政乃有背朝廷祖宗之法,更有多次不好的史例,所以自发形成。”

    听到这里,长公主微微皱眉:“是么?”

    突如其来的舆论,按照附录说,是读书人和官员讨厌道人,礼部议功也不能保密,有这情况也正常,只是她总觉有点不对:“似乎给我一种熟悉感觉。”

    “好吃,好吃。”鹦鹉却砸吧着嘴叫着。

    长公主回转过来,问着:“钦差船到了哪里了?”

    “还在半路,到京还得十几日。”

    长公主听着思量,说:“抵达了立刻通知我。”

    “是!”

    转眼十数日,阳光灿烂,晒着甲板滚烫,两岸青山绿水划过,只是山渐渐矮小了,沿岸出现大片田地,船上承顺郡王、忠勤伯以及数位大将神色轻松,在楼船上闲聊。

    “咦,今日裴真人还没出来?”承顺郡王问,陈永倒茶奉上,笑着:“王爷,想必裴真人正在早课。”

    船舱光线很暗,有蜡烛,但是没有点,裴子云端坐榻上,只有一丝阳光在百叶窗中照进来,带着海水的味道。

    “系统!”

    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阴神:第八重102.1”

    “阴神——凝形、通神、夜游、除籍、长生,到了第五重乐虎国际国际带来的声望就越来越少了。”

    “到了第八九重,感觉连平乱的声望都有点不足。”

    “晋升第八重前还多余了88,但平乱传播天下,差不多一个月,才堪堪满晋升第九重。”

    透明虚影梅花在裴子云眉心一动不动,伸手一点升级。

    “轰!”梅花瞬间放大,笼罩全身,垂下了灵气,身心间,一种圆满浮现,随着灵气不断的落下,这样感觉越来越强,产生着蜕变,一丝丝光渐渐渗出,甚至渐渐凝聚。

    “咦!”裴子云一惊,只见自己身上,笼罩着一个光圈,光圈还不算很清晰,似有似无,但的确有。

    “到了长平渡了,离京城只有二十里了。”有人大喊,裴子云一惊,睁开眼睛,起身感受下:“成了。”

    “的确是阴神第九重,阴神接近圆满,我感受到,许多道法都进一步加强了。”

    “阴神:第九重2.1”

    “剑法:宗师完成度37.3”

    “道法原理:精通67.8”

    “道术:七十九种,精通43.3”

    “斗转星移:第三层55.2”

    “云体风身:第三层1.2”

    裴子云仔细看着,见着都有所进步,但都提升很慢,不由暗叹:“只有道法原理和道术一下涨了不少。”

    “特别是道术,由四十三种一下变成了七十九种。”

    “这是得了妖族的一些记忆的结果。”

    “妖族,为什么我前世没有听说?”裴子云暗暗想着,心灵蒙上了一些阴影,就在这时,船一震,靠岸了。

    顷刻间有一个太监上前,这人五十岁左右,不苟言笑,见着钦差,承顺郡王,忠勤伯,裴子云等人下船,迎了上来:“王爷,伯爷,真人,诸位将军,皇上宣召立刻召见你们,你们快快准备觐见。”

    太监额上带着一些汗水,脸也晒的微红,看上去就知道等候已久。

    忠勤伯这时却露出了笑意,承顺郡王对面前公公说:“带路。”

    “马车都已备好,王爷请。”公公说着,领着众人上前,不远处,数辆马车早已准备,裴子云跟上脚步,心中暗想:“这样快?”

    承顺郡王一辆,裴子云、忠勤伯一辆,三位大将一辆,裴子云上去,掀开窗帘看去。

    远处任炜站在路侧,打了个手势,表示一切顺利,舆论已扩散了出去,见安排妥当了,裴子云不由微微一笑,这时忠勤伯问:“真人笑什么?”

    裴子云将窗帘合上,说:“我只是见着京城百姓夹道欢迎,安居乐业,所以由衷一笑。”

    裴子云说话风轻云淡,忠勤伯听着,点了点首:“真人,还真是悲天悯人。”

    话说完,一阵沉默,两人都没有说话,一路无话,抵达了皇城。

    太监出去领着人进了皇城,沿途一片正殿,甬道出入,每隔五步就是一个带刀侍卫,钉子一样站立岗位。

    裴子云才入内,心里就是一凛:“松云门的福地感应完全隔绝,倒仙道龙脉灵气还在。”

    待到大内的大门入内,更连仙道龙脉灵气都感应不到,这法禁森严至此。

    其实到了大内,反侍卫少了许多,由太监接引,一路踅过,花篱树木遮天蔽日,静得鸦雀无声,转到了一处,见着一处寝宫。

    西厢煎药烟雾袅袅,飘着浓烈药香,裴子云不由眉一皱,更见几个太医小声商议着脉案写着药方。

    廊下站着十几个太监,人影幢幢,相互不交一语,入内就瞧见御座屏风前有着茶几小椅,太子就在外面处理公事。

    两人相看了一眼,没有说话,满殿中但闻呼吸脚步,以及衣裳窸窣声,话语咳痰一概不闻。

    裴子云暗叹:“皇帝也有这一天。”

    心中才想罢,引着继续入内,屏风前就有人低声叮嘱:“不许大声喧哗。”

    当下入内,就见着一榻,数人都是行礼,皇帝说着:“诸位平身。”

    承顺郡王在最前,听着父皇免礼,上前就要禀告战事,皇帝轻轻靠在榻上,见着承顺郡王要说话,摇了摇了手,承顺郡王顿时停住了脚步。

    “咳咳”皇帝又咳嗽了一声,知道自己精力有限,直接看向裴子云:“裴卿,当初太子推荐你时,朕还怀疑,果是不负朕望,居功甚大,令人欣喜。”

    裴子云听着皇帝夸奖,躬身:“济北侯不识天威,不知天数,自当落败受死,这是皇上福德,微臣不过借了天威罢了。”

    太子在侧,听这话,脸上轻松些,暗想:“这话说的不错,现在父皇只能听着这些话了。”

    皇帝似笑非笑,问着:“裴卿,璐王打出清君侧口号叛乱,你又如何看?”

    听着这话,裴子云心中一沉,皇帝这样单刀直入,想必是精力真的不行了,不过早有预案,裴子云略一沉吟就说着:“陛下,璐王只是受人迷惑,这人就是祈玄门的人,祈玄门多有野心,沿州都设有暗谍死士,微臣亦遭到其多次迫害,实是道门和朝廷的第一大毒瘤。”

    “陛下,我来前就写一份折子,记录祈玄门安插在诸州的暗谍死士。”说着,把折子献上,见着太子上前接过递上,说着:“朝廷围剿不利,实是有这些人暗中响应,臣愿为朝廷清剿之。”

    皇帝接过了折子,只略一扫,裴子云垂手而立,这综合了前世情报和一些编造的东西,但是谅皇帝也看不出。

    忠勤伯心里陡起惊觉,不由暗暗握拳,裴子云要是什么都不干,就是心怀怨望,对抗朝廷,但愿为朝廷清剿,态度就很正了,可恶,为什么抓不到破绽,这样的贼子,怎么不去死?

    承顺郡王这时偷偷看着,见着皇帝脸色阴沉,看了几眼,将折子放在一侧,说:“朕知道了。”

    皇帝摆了摆手:“今日朕乏了,事情改日再议,你们都下去吧。”

    “万岁!”众人只得跪安,在太监的引路出宫。

    “咦,下雨了?”出了皇宫,裴子云才觉得全身一松,婉拒承顺郡王相送,守在宫外任炜这时赶牛车上前。

    车夫一声吆喝,车子动了,阵雨中行人躲避,只听牛蹄踏在泥水中,雨打的油布时紧时慢,出了半条街,任炜问:“公子,怎么样?”

    见在路上无人,裴子云笑着:“这事十之六七了。”

    “其实就算我愿意,皇帝也未必愿意让我领兵,平定应州之乱不过几万人,平定璐王怕不是几万的事,是几十万,不可让我担任主帅。”

    “多半是副将。”

    “可我为什么担任副将?”裴子云目光扫了一下街上的雨点,神色淡淡:“一受忠勤伯节制,他想杀我,随时就有借口。”

    “现在,忠勤伯担任主帅几乎成了定局了。”

    而这就是死期到了,裴子云心中暗暗想着,浮出一丝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