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报答
    达平郡太守府

    太守府甚是轩敞闳深,天很热,璐王却神采奕奕,晒得黝黑了点,顾盼间容光焕发,坐了。

    谢成东欠身要说话,璐王笑着:“你不必说,孤知道你要说什么,不就是劝我不要随意外出,要出行也得带上大批甲兵。”

    “可孤想夺取天下,还得把事落实,就算是我现在的位置,总也得看看城中的百姓情况,而不是仅仅听着汇报。”

    “要是孤带上大批甲兵,仪仗森严,还能看见什么真相?”

    “不过就算是私访,孤还是带上了不少侍卫,白龙不鱼服,这点孤还是明白。”璐王说着:“孤到城里看了看,还好,纵兵掠夺的事还不多见,市面上粮食还算充足,孤心里稍觉安稳——有这点就是民心。”

    谢成东听璐王说完,叹着:“虽说这样,但王爷是千乘之君,还得注意安全,下次要是微服巡查,请让臣跟随。”

    “好。”璐王听着一笑,又说:“孤刚才看的是民心,军心孤是素知,城中新降三千府兵,我也命人挑选出精壮重编,不日就可成军,这事我还是放心,下面就得看看士林官绅之心。”

    “这次达平郡能攻下,得益不少缙绅暗助,有的通风报信,有的更暗里内应,这些人既识大体,弃暗投明,出人出粮出力,孤岂吝啬前途——你们都安排好了?”

    谢成东说着:“本郡有七户缙绅可论功行赏,奉王爷的命,我已经让他们各派一个子弟,现在都在外面等着,就等着王爷接见。”

    璐王点首,凝神看着地理形势图,说:“秦州的情况,已经汇报上去,济北侯的方法其实不错,只要有三分之一的官吏跟着我们,就能运转。”

    “但管理不仅仅是运转,还得配合,这七户缙绅,孤决定千金买骨,不论才学愚智,见了面都授个官,当孤的书记官。”

    “再不懂事,缙绅子弟,识字总会吧?”

    “锻炼些就可外派,给个官职,让人知道跟随孤必有前途。”

    谢成东心悦诚服,一躬身:“是,臣这就吩咐他们进见。”

    衙门二堂进门向西是一排厢房,里坐满了人,都在喝茶说话,老少有二十个,坐在桌侧用茶品果点说闲话。

    一排上还有一些年轻人,一人让茶,笑:“刘兄……你家干了什么?”

    “嘿,府门外来了个挂单的道士,平时号称国手,我也爱下几手围棋,终也没成器,只是无聊去看看,谁想到老爷子暗里和他勾结上了,打通了璐王的线。”这刘尹潇洒的摇着一把素扇说:“你家呢?”

    “我家没有那样玄乎!”对面年轻人说,他有点胖,热得满身是汗:“我家就是商人,贩卖了一批粮食给璐王,就接上了线。”

    众人轮流闲聊着,一个人终忍不住,问着:“嘿,你们说我们能得什么官?我们家族和父亲出了不少力,冒了不少险,至少也能捞个官身吧?要是这样以后谁敢瞧不起我们。”

    “是啊,富贵险中求,饿死胆小,撑死胆大。”一人正说话,突脸色一变,带着痛苦,周围的人就说:“李成,你没事吧?”

    这人捧着肚子:“我突有些内急,我去去,立刻就来。”

    说着,在大家笑声中,奔了出去,才抵达了走廊,突露出了狰狞:“不想肉身中,还隐藏了残魂。”

    才说完,脸色又一变,挣扎起来,露出痛苦:“不,不,你不能这样。”

    只是话才出口,又变成冷笑:“瞎道人,我治了你的眼睛,恢复了年轻,你还想挣扎,我惑了李家,代替你亲近潜龙,对你大有好处。”

    反复挣扎了数次,痛苦消失,这人才起身回去。

    “李成,你么快?”这桌人一时间都看向了李成,李成正要解释,一个太监进来,看着众人说着:“几位,进来吧,璐王要召见你们。”

    七个年轻人顿时跟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沿着走廊行了一段,就看见一片茂林修竹,侍卫巡查,一个个腰悬佩刀,钉子一样站着,气氛森严。

    进入第一时间,这些人都是一噤,连脚步都放轻了,已感受到庄严和森肃,太监抵达门口,示意停止——这是反复交待过,所以立刻停了,心里都直跳,须臾见太监进入,又退出,朗声说:“进见!”

    这批人进去,还没有看见人,就跪倒高声呼喊:“参见璐王千岁。”

    璐王略一下抬首,扫视一眼这些人,呷一口茶,说:“起来,孤看了你们档案,不错,都读过书,有的还是秀才。”

    “国家取士,三年一次,学而优则仕,分童生、秀才、举人、进士,才能得个官身,你们由于家族有功,一步跨过了这步,孤已决定授你们从九品官身,跟随孤的身侧观政,这是难得的机缘,孤因此叮嘱你们几句。”

    下面的人都满是欢喜,却躬身听命,房间内静极了,连外面巡查声都听得见。

    “忠、勤、密!”璐王微笑,语气淡淡:“忠和勤不说了,你们应该懂,我们说个密。”

    “孤日理万机,经手的每一条都牵涉成千上万的命运,你们有着难得机会观政,就得懂得守密,要是守得住这三个字,荣华富贵封妻荫子都少不了,孤也愿意给你们。”

    “但是要是泄露,个人坐牢流放都是小事,抄家灭族才是常礼。”

    下面的年轻人哪想到听到这些话,个个吓的颤抖,其中李成时身子动了动,似是初见天颜,身颤股栗。

    谢成东见璐王一番训诫,本觉得还可,这时心里一动,不由皱起眉思量,转脸看了看这些人,又没有发觉什么,一时间就有些疑惑,只听着璐王说着:“孤要说的话就这些,你们下去吧。”

    听着璐王吩咐,这些人都暗松一口气,迅速退去,一时连喜悦都少了许多。

    秦平县县衙

    “真君,前面就是秦平县衙了。”车一停,一个道官禀告,裴子云点首:“我去见见县令。”

    “是,真人。”

    裴子云车上下来,身后数个道官跟随,甲兵默不作声的跟上。

    “谁?”一个衙役看着问,面前这些人服饰从未见过,似官非官,似道非道:“你等是何人,来县衙有公干?”

    听着衙役的话,跟随的道官就是大怒,向前一步呵斥:“裴真君奉旨行事,是钦差大臣,还不速速去禀报。”

    “钦差?钦差大人?”听着道官训斥,衙役惊吓,巍巍颤颤,脚一软,就跪了下去:“容我入内禀告。”

    长公主派来的侍卫长,却说:“一个区区知县,好大架子,不必禀了,真君,我们直接进去就是。

    侍卫长脸上有一道刀痕,说着就领着入内,衙役嗫嚅了一下就往后退去,不敢有丝毫阻挡。

    “好”裴子云点首,自是不肯将时间浪费在衙役身上,一行人闯了进去。

    书房

    知县正批阅公文,突听着外面有嘈杂声音,惊起:“外面怎么了?这样吵闹成何体统?”

    “哐”房门打开,知县大怒:“是谁这样大胆……”

    才是说完,却发觉不对,侍卫长脸色冷峻,取公文上前砸在案桌上,县令身子一抖,取公文一看。

    才看完,想起昨天下达的行文,脸色顿时苍白,匆匆跪下:“卑职秦平县县令,拜见钦差!”

    “可知晓我为何来了?”裴子云问着,听着这话,县令叩首说着:“真君,我知晓了。”

    “那就立刻点起县兵。”裴子云说。

    “是,钦差大人。”县令应道,起身命着:“快,快去唤县尉过来。”

    “是,大人。”

    县尉早有准备,匆匆而来,见着裴子云行礼,脸色凝重:“参见钦差,县兵三百,已经点齐。”

    “立刻出发,目标白陵观。”裴子云令着。

    “是!”三百县兵顿时开出,佩刀装备停当,这时近着黄昏,吓的街人纷纷躲避,离着位置不远,转眼行至了白陵观。

    裴子云挥手,三百县兵顿时围上去,连着道官都看守各处,县尉行至裴子云小声问着:“真君,现在杀进去抓人?”

    “不急,再等等。”

    天渐渐夜了,道观还有香客,善男信女双手捧香,俱一脸虔敬,裴子云进去也不起眼,甬道直通正殿,轨制也并不大,殿前是一座鼎,鼎内香灰足有一半,里面还在焰腾烟绕,进香的犹把香往上垛。

    靠近台阶有着一张小桌,桌上摆着纸笔,摆着功德箱,裴子云看看就明白了,原来香火很好,故一般的人就在鼎内上香,捐了钱才去神前上香。

    裴子云向殿窥望,见香烟袅袅缠散,光线虽暗,可灵眼角度,帐幔内神像宝相庄严,隐带灵光。

    这时一个中年道人出来打招呼:“求药求治的明天再来。”

    香客渐渐散去,一人出来,裴子云就问:“这里灵验不?”

    这香客是个老者,眯着眼看看裴子云,见穿一身绸衣,缝工精细,看上去是个秀才相公,因说着:“灵验,灵!真灵!千万别轻慢!”

    “我家儿媳妇生了病,就请了符水和香灰回去,结果就治好了,我这就是来还愿。”

    “原来这样。”裴子云笑了,自一侧取了香,点燃,也上去一插,后退一步,却叹着:“虽有香火灵验,奈何没了气数。”

    说着,转身对着出来打招呼的中年道人一笑:“谢仪,你说是不是?贵公子以往,对我颇有照顾,我报答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