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三百四十八章 钓鱼
    中年道人谢仪顿时色变,目光扫视下,就明白了,哼了一声,“裴子云?你居敢单身抵达我祈玄门的道观,你就不怕?”

    “单身?”裴子云一哂,淡淡说着:“就算是单身,我也不惧,我少年时,屡经战阵,哪次不是单身破敌?”

    “及其渐盛,掌握权柄,却哪有不周全的道理?”

    “不过你不必试探,这次我还真不是单身。”裴子云冷笑了一声,一拍手,顿时外面就是整齐脚步声,似乎有兵马围了上来。

    谢仪顿时色变,大惊:“我阴神第九重,本有心血来潮,为什么今日却不能感觉危险?”

    当下喊着:“有敌袭!”

    只听“锵”一声,周围几个道人已经拔剑。

    “轰”几乎同时,大门撞开,县兵持矛持刀,冲了进来。

    给裴子云介绍的香客老者,还不明究竟,大喊:“这位公子,这是道观,你在干什么?”

    “大胆,跪下,谁你胆子,冒犯钦差?”冲进来的县尉,见老者用手指着裴子云,怒喝到。

    “什么,钦差?”谢仪身子一震:“裴子云,你居敢冒天下之大不玮,带兵袭击道门。”

    “杀,这人是道门叛逆,朝廷鹰犬,与我们断无合解余地!”

    谢仪怒吼着,数个道人瞬间向裴子云扑去,谢仪对着一指:“祈玄降真——束缚!”

    “咦,同样束缚,却比我松云门多出不少精妙,威力似乎加强了些。”裴子云说着,却冷哼了一声呵斥:“奉旨讨逆,钦差法禁。”

    随着裴子云的话,只听一声龙吟,“轰”,整个道观笼罩着法禁,谢仪脸色一变,跌退几步,惊呼:“不,不可能。”

    “不可能,你是道人,怎能成钦差?”

    “我刚才说了我是钦差,你还当我是花架子?”裴子云一哂:“道法和龙气冲突,是古今常理,不过有经就有权,并非拘泥不化,我已是真君,这相当正四品的权限,我还承担的起。”

    面前道人就是退了几步,就是惊惧,失了道法,单纯武功怎么能敌官府?

    谢仪却高喊:“别怕,就算这样,他自己也施不出道法了。”

    “你说的不错,可我剑法已是天下第一,这就罢了,我还是钦差,现在不是我一人对付你们,是整个大徐啊。”裴子云笑了起来。

    “不要迷惑,他是要乱了你们心神,不要管,杀上去。”谢仪振臂呼着,道观的道人虽失去了道法,却是明白,自己门中支持璐王,与朝廷敌对,根本逃无可逃,听着这话,呐喊一声,扑了上来,向着裴子云杀去。

    “杀,不能让贼道伤了钦差。”其实这不过几句话的,县兵到底是凡人,到这时才基本到位,县令大喊,已冲上来的厢兵潮水一样扑上,保护钦差,杀光面前贼人。

    “杀”道观内面积其实不大,数个道人结成阵,十数厢兵才扑上,只见剑光闪动,顿时连连惨叫,道士剑法精妙,立刻数个厢兵横尸在地。

    “布阵、排矛、持盾!”县尉黑着脸,命着:“谁敢后退,格杀勿论。”

    这时开国未久,厢兵大半是退伍军人,这时结阵挺进,这些道人纵横来往,只是随厢兵结阵,渐渐一点点的向后退去。

    “分割。”县尉冷冷命着,一支厢兵听令,插入其中,道人眼见不妙,两个武艺高强的道人已杀入。

    剑光一闪,刷刷刷三剑,三个厢兵中剑跌了出去,一时间两方面鲜血飞溅,杀的极是惨烈。

    “上,杀光这些道人。”看着这些道人逞凶,县尉的眼睛都红红,恶狠狠高喊,这些兵都是县尉的兵,眼见被杀,一种威严被践踏的感觉油然而生,哪怕道观的道人其实也曾交好,可现在只有把这些人全部杀光的想法。

    裴子云冷眼看着,自己是钦差,厮杀不适合自己,只是几个呼吸,扑上去县兵又数个人跌到在地,这些道人剑法实在高超,不断把冲上前的厢兵杀退,身上溅着血,厢兵就是拿不下来,损失惨重,一时不敢再杀上去,开始后退,带着恐惧神色。

    县令看着,心中一惊,怒吼:“谁敢后退,军法处置,不但要杀你们,你们家人也要陪葬。”

    县尉眉一皱,只是县令是主官,命着:“你们看什么,结阵杀上去,长矛兵,剑短,一起上捅死他们。”

    还有人不听,就要退去,只见后面长矛兵在县尉令下,一声呐喊,挺矛直刺,顿时把逃者杀了。

    “谁敢退,格杀勿论。”县尉高喊。

    “杀!”厢兵再也不敢后退,只得继续杀上去,前面的厢兵用刀砍杀,后面长矛兵跟随,捅了上去。

    一个祈玄门道人连杀数人,一口气接不上,数矛就是刺入,眼见着这个道人身中数矛,惨叫一声毙命。

    “大权在握,难怪使英雄折腰,只要一令而出,立刻千百人前赴后继。”裴子云看着,心中暗叹:“这就是朝廷力量,别说十个,就是一百个换一个敌人也值了,毫不动容。”

    “任凭你勤修十几年,武功高强,但拼掉几十个县兵的性命,与朝廷来说,连一毛也算不上。”

    “就算是自己,要是没有道法,这样包围,也必须付出很高的代价才能脱身吧?”裴子云暗想:“和朝廷拼人命,其实已经输了。”

    “啊!”又一声惨叫,一个道人一剑刺入一个厢兵的身体内,几乎同时,三个矛兵根本不管,长矛深深捅入这道人的身子。

    这道人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身上的几个矛杆,发出一声惨叫,只见矛一拔,鲜血飞溅,跌在地上全身抽搐死去。

    惨叫声不断响起,厮杀非常残酷,道人知道官府镇压毫不留情,无法幸免,都是死战。

    只是武艺出众,对上人命战法,又有什么用?

    厢兵技艺普通,在军法下前赴后继,谢仪越打越心寒,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道人,却和这些普通厢兵交换性命,哪怕杀一个道人要死十几个厢兵,可这又有什么用?

    “可恶,裴贼居安排了官府厢兵来围杀,不能这样了,我等武者道人,贵在机动袭杀,不是面对面和厢兵拼命!”这样想着,一剑将一个厢兵杀了,抹了一把血,转身就要走。

    “哈哈!”只才一转身,突觉传来了冷意,反手格开了一剑,惊怒:“你竟然偷袭……”

    裴子云丢掉鞘,笑着:“兵法本无所不用其极,我何愧之有?”

    “不过祈玄门真不愧是传承已久的道门,剑术真是绝妙,不说谢成东,就是你,剑术火候也有九成。”

    “不过差一分就是生死,看你能接我几剑。”话这样说,人突化成了光影,剑光一闪,已发动了袭击,而几乎同时,谢仪也同时出剑。

    “铮铮铮……”一阵剑鸣传出,刹那间,一切花招巧取皆无用武之地,每一剑皆是致命一击,就在这时,一道剑光突神乎其神切入,宛风微降临。

    “呃……”人影分出,谢仪闷叫,右腹衣带断开,鲜血飞溅,只是一摸,他就心中一沉,凉到了深处。

    这一剑,其实已击中了肾脏,一时不死,救的机会已不大,没有迟疑,疾向后退去,退到神像前。

    谢仪自知无幸,大声:“你永远不会知道祈玄门底涵,我等你!”

    “你的话太多了。”裴子云冷冷说着,人影捷逾电闪扑至,谢仪怒吼一声,全身法力突沸腾,背后神像顿时灵光大盛,临死一击,剑光带着可怖的力量,已突破了法禁。

    “杀!”裴子云毫不迟疑,剑光同样落下,两剑交击,人体倏都静止,一颗头颅飞了出去,鲜血飞溅。

    神像灵光一闪,一点明光在头颅上引出,迅速没入不见。

    “噗”

    外面,最后一个道人被数根长矛捅了上去,血喷涌而出,栽倒在地。

    “钦差大人,道观中十二个祈玄门道人,全部伏诛。”县尉扫了一眼,点了数目向着裴子云说着:“我方阵亡七十九人。”

    说到这个,县尉脸上肌肉都在抽搐,三百人,死了四分之一,说实际再打下去,厢兵都要崩溃了。

    地面之上,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弥漫着,道观里横尸遍地,裴子云看了一眼,说着:“大人不必担忧,朝廷必有丰厚抚恤。”

    “每个参与者赏十两,伤了按照轻重赏五到十两,残废者一概加赏五十两,阵亡者抚恤一百两。”

    “我这就发下钦差关防,残废可给予安置,阵亡可子孙袭职。”

    “县令,你立刻对这道观抄家,上封条,免得有祸端。”

    “至于这些香客关押下去,等事情结束再放回去,免得消息走漏了。”

    县令顿时醒悟过来,这世界的神灵可是有着祸福之力,看着神像:“快给我取封条来,上狗血,把这淫祠伪神像全砸了。”

    县令盖着大印的封条,早就准备了,对着神像一封,接着就是狗血喷上,最后就有衙役上去,用锤子锤在神像上。

    一些衙役上前,将尸体拖了出去。

    裴子云看着,问着:“可还有干净的静室?”

    “钦差大人,静室在这里。”一个搜查的捕头上前,裴子云带着道官和甲兵而去,这是原本道人静修之所,很是素净,检查了下,没有问题,吩咐:“你们守在外面。”

    道官点了点首:“是,明白。”

    门关了,静室内一片暗静,裴子云端坐到榻上,闭目调息,阴神试着一动,就觉重重的压力传了上去,竟不能出神。

    “这其实也是法禁的一种。”裴子云暗想,喝着:“开!”

    梅花一动,压力一松,阴神冲出,没入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