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分化
    幽暗静室中,只有一盏油灯点燃,突出现了一阵的风,随着风,一点灵光从地面出现。

    灵光一闪,就回到肉身中,只是才回到肉身,裴子云突眉一皱,神色肃穆,只是一念,接着一朵五瓣都全的梅花显出,释出一些淡淡的光,随着这光,肉体上丝丝龙气渐渐显出,能被看见。

    这龙气细如发丝,就和蛇一样钻出钻入,一刻不停,企图在道基上留下烙印。

    “这就是使用龙气的代价?”梅花一转,淡光所至,龙气渐渐挤出。

    “噗”裴子云一口血就喷了出来,只是血喷出后,感觉轻松了许多,大口呼吸了起来,喃喃自语:“祈玄门的地仙倒没有骗我,我有梅花抵抗,还有着龙气丝丝渗透,要是普通道人,仅凭自己,妄自亲近龙气,恐怕不要数月,就给龙气腐蚀坏了根基。”

    “其实也不算坏,就是再也不能脱离龙气了。”

    “难怪自古以来道人对龙气忌讳莫深,不可受龙气,不过现在倒是一件王牌,只要谨慎使用,可以给地仙一个惊喜。”

    “而且,这次埋下了一着棋,前世谢成东和祈玄门就未必是一条心,只是谢成东的成功,把这缝隙压住了。”

    “现在,把种种操纵利用祈玄门之处暴露,有些已经发生,有些说不定还没有,可只要地仙认真追查,必会触目惊心。”

    “这是潜伏的毒蛇啊,到时,祈玄门又怎么看呢?”

    “无论怎么样,对我都是有利无弊,削弱了谢成东的力量,这就是阳谋了。”

    “真很期待地仙调查后的面孔,以及他派人和我联系的前景——这意味着,谢成东和祈玄门已经分离,并且产生了对立。”

    “轰”

    传来了闷雷声,裴子云推开了门,向天空看去,天空阴沉沉,要下雨了。

    门口守卫侍卫听着开门声,向着裴子云行礼:“真君,刚才县令来报,道观清抄都清理出来了,让我等真君出来就禀告。”

    “这样快就出来了?”听着侍卫的话,裴子云怔了一下,然后说:“带我去见县令。”

    “是,真君。”两个侍卫领裴子云而去,大殿内放着桌子,一排文吏在登记入册,桌上满是金银、铜钱、贵重财物,只一扫,就知道怕有几千两。

    而书记官正在核对,县令见着裴子云来了,连忙迎接,请着入座,就禀告:“已经清点出金五百两,银四千六百两,折合一万两左右,田五百亩,余下别的财物不计在内。”

    “只区区一个道观,不想还是巨富之地,这些道门真是国之蛀虫,分润了国家血脉。”

    只是县令才说着,反应过来,面前钦差也是道门中人,自觉说错了,连忙说:“钦差大人恕罪,钦差大人赎罪。”

    裴子云粗粗看了看,田多少,金银多少,只是自己之前就调查过,不止这点,心知可能贪污了些,却不管,冷哼一声:“就这样吧。”

    这些事情不好追求太深,只是却听这县令又说着:“大人发了钦差关防,要每个参与者赏十两,这底数就是三千两,阵亡者抚恤一百两,就得七千两,伤残还不计……”

    “我知道你的难处,不过这很容易解决。”裴子云摆手阻止,暗想这些官真是什么都想剥一层,徐徐说着:“道观神像要拆除,但本身不会拆除,观田就算如你所说,五百亩也至少价值五千两。”

    “伤残的不能仅仅给钱,折合成田,以后有个租金。”

    “以上已经绰绰有余,别的财物我还不计在内,而且,我出钦差关防,这次就有五千两抚恤拨下,难道办不下去?”

    “大家齐心苦战,擒杀了贼人,我知道辛苦,但你们县令县尉都会奏折,论起来有功,这生意不亏。”

    说得县令都笑,低声说着:“还有大人处……”

    “我就免了,我与你们不同。”裴子云淡淡说着,自己在大陆有田千亩,在岛屿上有田五千亩,手上银票就有二万两,更藏有十三万两黄金,可所谓富足,虽然说光明正大的不多,但也不担心钱的事。

    根本不准备再拿钱,与他们“合污”,当下扫了一眼,突心里一动,上前查看,目光一扫,就见了一些秘册,抽了一本随意翻览,摆手说:“你们继续清点查看,别管我!”

    说着接着看书。

    “是……”

    有钦差在,县令很不自在,斜签着身子坐在椅上目视裴子云,裴子云凝神看书,相对于松云门,祈玄门的道法显得更精妙,基础筑基相对松云门只略改一处,不过提炼精气每日就可多上一成,就使得筑基时间短上一截,不由叹着:“果真是千年大道脉。”

    向着正在参与整理的道官看去,这道官低着头对基础摘录,对高级部分看都不看,不由诧异,随手将手上秘册扔在了财物上问:“你为何只看着基础?”

    年轻道官正在抄录,听着话,就是赔笑:“真君,我们是道官,开天门以上这些对我等无用。”

    “无用?”裴子云一怔,突醒悟过来,奠基靠着人体炼化精气,对道官还有些价值,天门以上,全部必须依靠灵气,没有福地洞天,一点都无用,更何况他们是道官,都要被龙气腐蚀道基,以后只能听令施法,难怪看都不看一眼。

    可面前这些典籍,可对自己有着参考价值,才靠近了几步,突又一怔:“寄托,这里有着寄托?”

    “咦”了一下,就看去。

    书记官在侧正在记录,这时抬起了首向着看去,裴子云看了看,摸出一个小印,看上去以狮子为钮,却是久违的寄托,这祈玄门是千年道门,那又该有多少道人遗留的寄托之物?

    握着小印,裴子云暗笑,幸自己留意了一下,不然可就要错过了一个宝藏,问:“这些典籍,物品,都收缴在道录司?”

    道官停下笔,点首:“是,真人,这些典籍和物品,都收缴入道录司。”

    原来全部收缴放在仓库内,裴子云大喜,命道官:“我出钦差关防,把道录司这些典籍抄录给我。”

    “还有,这等以往围剿道人的收藏也运过来,我有用。”说着提笔略一沉思,在一张纸上写了几行字,请着钦差关防用了印,递给道官。

    道官不禁一怔,不过还是应命了。

    见着事情要结束,县令松了一口气,裴子云说:“抄家是你的职权,上折是各自的事。”

    说着,想了想,就直接具写奏折,详述了事情经过,凝神想了想,且在最后说着:“我意祈玄门身是千年道脉,实力不小,现在支持璐王的主力是谢成东,可给予接触和分化,先离间祈玄门和璐王,击杀了谢成东,平了北乱,再解决祈玄门不迟。”

    写完:“按照流程通过官方渠道报上去!”

    “今日好好休息,明日一早,我们奔向成远县去。”

    “是,真人!”道官侍卫大声应着。

    长公主府

    朝日升起,阳光明媚,长公主一早就起来,梳妆台前丫鬟服侍,略施粉黛,长发梳起,又有嬷嬷指挥取来衣裳。

    “郡主可是起来了?”长公主问着,嬷嬷连忙回着:“是,公主,小郡主起身了,正在花园练琴。”

    “不过小郡主身子虚,安排人跟着,更给小郡主安排了时间,毕竟太医吩咐,小郡主是抑郁心结,多做点喜欢的事,总有利着身体。”

    “呼”长公主吐了一息,脸上终带上了笑意:“千叶她喜欢做什么尽管去做,做母亲的哪有不心疼女儿,不过你们的心思很细很对,练琴也不能太久,你们得控制下时间。”

    “要是她不听,报给我知道。”

    “是,公主。”嬷嬷应着。

    花园

    鲜花盛开,小郡主端坐在亭中,伸指轻轻弹着琴,随琴声悠扬,渐渐有着不少的蝴蝶在小郡主周围飞舞。

    许久,小郡主停下,却有一只蝴蝶落在了小郡主的指尖。

    “咦,又是你,我琴弹完了,我要去用早餐了,你们也去吧。”小郡主对着指尖上的蝴蝶喜爱着说道。

    周围的蝴蝶围绕着小郡主,似带不舍,渐渐离去。

    及到了餐桌,餐桌上谈不上珍品佳肴,但琳琅满目,只是看上去就让人胃口大开,香气涌进了鼻子。

    不过小郡主的身体还有点虚,只是取着一碗熬完的银耳燕窝用着,用了这份,还觉得不满足,又叫了些春卷。

    她的动作被长公主注意到了,欣慰说:“千叶,这几天饭量变大了……”

    小郡主不好意思点首,说:“是的,我这几天总感觉饿……我还想多吃点。”

    长公主帮女儿夹了一个春卷,递给她:“这是好事,不过一次也不能用太多,容易伤着脾胃。”

    不久前,女儿还奄奄一息,现在却恢复迅速,胃口大开,只隔了十数天,小脸却红润了许多,长公主饮了一口银耳燕窝润了肠胃,点了点头,带着伤感又带着欣慰:“哎,女生向外,女大不由娘了。”

    话说千叶诈死的事,别人可以隐瞒,皇上和太子是不能,要不反会惹上大祸,长公主不由想起裴子云雨不沾身,以及自己面见皇帝禀告了千叶的事。

    皇帝沉默许久,说着:“罢了,这样也不失一条路。”

    这神态和列仙传中的事迹,都数数在目,长公主不由摇了摇头,暗想:“也许裴子云现在急流勇退,是一件好事。”

    “要不,千叶就算跟了他,也难有好结果。”

    正想着,一个女官上前,不作声一福礼,将一份密封抄录递上,长公主放下筷子,将着抄录拆开一阅,眉稍蹙:“分化祈玄门,先击杀谢成东,切断祈玄门和璐王的联系?”

    “自己这仪宾,不,女婿,先把主要目标集中在击杀谢成东上,斩断祈玄门和璐王的联系?这倒不失为一步好棋。”长公主看着,问:“皇上怎么说?”

    小郡主听着就是抬起了首,这女官面无表情,只是应着:“皇上批了一个字: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