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检测
    冥土

    一片灰黑,不存在白天黑夜,只有一片阴沉沉、灰蒙蒙,宛是夜,又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

    一道遁光向前,直直穿过天空,偶见星星点点的建筑,大部分是小屋,这是百姓祭祀,也有的灯火明亮,这是庙宇祭祀。

    及到一处破败宫殿上空,地仙化身略一停,见这满是腐朽痕迹,零星还有几个鬼在里面挣扎。

    “唉,前朝贵人不过如此……”地仙不自觉慨叹,但并没有停下,直直继续飞了过去,直到一处福地。

    这处并没有太阳,但天幕上洒下微光,一入里面,就有连绵的山脉矗立,白云缭绕,嘉木葱宠,十分灵秀。

    细看附近,洞壑玲珑,花树繁茂,偶有道人进出,这正是福地。

    不过地仙分身没有停留,往着一处宫殿而去,抵达宫殿,又向上一冲,就出现在阳世。

    这是一处宫室,虽不及地下宫殿,也算是雕栏玉砌,很是富丽堂皇,又透着几分高雅,在玉榻之上,地仙正在端坐,突然有感,睁开眼看去。

    自己分身,面色沉重而来,看着自己分身的模样,地仙一笑:“此来这神情,可得了什么了不得的消息?”

    听得本体的的话,分神脸色阴沉得可怕:“的确有着大事。”

    地仙一惊,笑了起来:“我已是地仙,你是我分身,难道这裴子云这样强,让你都觉得惊慌?”

    “裴子云很强了,但我吃惊的不仅仅这个,他给了一些消息,我怕一说就引起天机变化。”

    “什么?天机变化?”

    “是”

    “你我本是一体。”地仙沉思了下,看着分身说道,分身点了点首,变成了一团光,向着地仙一扑,回归成本源。

    来去一切顿时流入地仙心头,地仙看到了裴子云给的消息,蓦地一个惊颤,脸色变白,翕动了一下唇:“不行,此事已不是我一人能决断了,必须速速上禀历代真人。”

    立刻又有化身分出,向地上一扑。

    祈玄门福地

    连绵的山脉,山坡平坦,山谷繁茂,小径蜿蜒,不时有瀑布和湍急小溪,灵光在天空落下,照在宫室上,一些道人和普通人在福地中居住,这些人都是对祈玄门有着大功,才会居此。

    突天空上,一道灵光落下,见着这道灵光,道人都是行礼。

    福地中宫室一座接一座,白光将祈玄门和冥土分开,地仙却没有管,向中央大殿而去,大殿最雄伟,写着两字:“祈玄”

    行至中央大殿,大门封闭,门上满是碗大金钉,高三丈,甚是庄严,但是地仙化身一到,门就自动敞开,里面是一座花园,种着四五株灵植,一株株气香异彩,楼台殿阁甚多,在大殿中,杂驳灵气和香火没入,不断提炼。

    大殿中端坐的是第一任地仙祖师,只是肉身腐朽入得冥土,继续以神灵的存在下去,也对祈玄门福地有一定权限。

    这祖师睁开了眼看去,地仙神色凝重,不由笑着:“成元子,你今日怎么了,有什么要事?”

    成元子认真向祖师行礼,神情有点阴沉,说:“的确算是事关祈玄门上下的大事了。”

    说着,也不说话,伸出手指,“啪”一下折断了一根,递了上去。

    祖师真正一怔,有些惊呆了,盯着成元子:“何至这样?”

    “不这样,我怕引起变数!”成元子语气冷峻,祖师不再说话,伸手接了这手指,取了就一口吞下,转眼一个惊颤,脸色一变,只是不作声,沉吟着,相互交换着目光。

    良久,祖师嘘出一口气,垂下眼,深深长叹一声:“你得的信息,我仔细想了,怕也不是完全虚假。”

    “谢仪本是普通弟子,连内门都不能入,也结婚生子,按照正常情况,也就是多了一个推荐儿子入门的资格。”

    “不想突然之间气数大改,其实我不是没有迷惑,但能成气候者,谁没有些秘密,不成地仙,转眼就入得福地,那些秘密就不问自得了。”

    “不想牵涉这样大,过程这样血腥,让我都触目惊心。”祖师回过首,脸上已挂了一层严霜,幽幽望着成元子。

    成元子脸色阴沉,说:“这还不是要事,要紧的是,是不是如裴子云所说,我们福地和门派,已受神魔暗制,这才是最要紧的事。”

    祖师没言声,站起身踱至台阶,望着天空的灵光,半晌才问:“你想怎么样处理?”

    成元子盯着祖师的背影,缓缓说着:“立刻封闭福地,发动大阵。”

    “你觉得有必要到这步?”

    “是!”成元子斩金截铁的说着。

    “是!”

    “那好,我这就召历代真人前来。”祖师说着,稍过一会,有着数道灵光向着这里而来,落了下来。

    大殿顿时关闭,祖师看着这些真人就说:“出现大事,必须启动阵法,将所有福地全部封闭。”

    “需要启动大阵?”几位真人顿时一惊:“一旦这样,阳世许多运转的道法,都会受到影响。”

    成元子站了起来,毫不畏缩看着历代真人:“这事关重大,等封闭了福地,我再向各位解释。”

    几个真人都悚然动容,不再说话。

    祈玄门

    此时已经是夜晚,天上一钩新月,光洒落下来,幽幽清寒,成元子本体沉思良久,站起身,抵达一处小钟,在不远,还取了小锤,迟疑了下,就果断敲下。

    “当——”

    “当——”

    “当——”

    这是聚真钟,从不轻鸣,一旦起响,凡是祈玄门弟子,都必须回应,许多人都是诧异:“地仙今日怎有空来召集长老和核心弟子?”

    就有数十人听见,不管在干什么事,都奔着回去,在阳世,道人可没有飞行之法,都是疾奔。

    最近的道人,转眼就抵达地仙的宫室,宫室处于小溪附近,回廊亭台,小池水榭,很是清雅,但是诸人都没有心思观看,奔至殿前。

    里面转出了一个道人,看了一眼,说着:“真君吩咐,你们弟子,五人一组,入内晋见。”

    话说道人的最高封号是真君,祈玄门当然也有过祖师受此敕封,但也不可能代代有真君封号。

    不过抵达地仙者,哪怕没有封,都以真君自居。

    “是!”最先抵达的是张青,有些愕然,但还是应是,见着集了五人,就一起入内,才进去,就见着玉榻上地仙端坐,连忙行礼。

    “罢了,起来罢。”地仙说着,目光看下一人:“秦师弟,开始罢!”

    “是!”左侧转出一个高瘦道人,诸人都认识,这是秦长老,执刑法,不由暗暗心寒,只见秦长老在殿中站定,举出一卷图册,当众人的面缓缓打开。

    “张青!”秦长老点名。

    “弟子在!”张青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应着。

    一应,图册上显出一个人影,秦长老仔细看了看,说着:“你到左侧去。”

    “是!”张青不明所以,但似乎是通过了,于是就到了左侧,

    “范子龙!”秦长老点名。

    “弟子在!”范子龙颤抖的声音应着,但似乎也无事,也到了左侧去。

    “任遥!”

    “弟子在!”任遥显的很是镇静,但“嗡”一下,图册上人影,顿时有雾气出现,这雾云中不知混杂了什么东西,模模糊糊看不分明。

    接着,一个挂着的金铃响起。

    “跪下!”秦长老脸色一寒,说着。

    “秦长老,不知道弟子犯了何罪。”任遥显的很无辜,但秦长老冷笑一声,只是一点,名册图活了过来一样,里面雾云拼命抵抗,但终还是显出了一个影子,却是一只猿猴。

    “拿下!”

    任遥听着这话,突脸色狰狞,转身就逃,秦长老再不迟疑:“此间是真君法域之地,虽在阳世,也能略显威能,你还能逃?”

    说着,只是一丢,一只玉如意划破了天空,落了下去。

    任遥脸色一变,大吼一声,迎面一拳。

    只闻“轰”一声,霎时火光飞溅,只听任遥骨骼断裂声,玉如意竟然没有打死此人,虽鲜血淋漓,还直扑向殿门口,身上有云雾弥漫,喝着:“快走,通知别人,泄秘了。”

    就在这时,隐隐一道电光而过,紧跟着一声炸响,云雾散去,只见滴滴血一路在殿内延至殿门口,任遥头颅已经粉碎,还有一个跟着逃的弟子,胸凹了下去,却还没有死。

    一时间,大殿中一片寂静,最后一个弟子吓的两腿都在颤抖。

    “钱少冲!”秦长老定了定神,念着,钱少冲颤抖着答应,名册却没有变化,当下指着左侧:“你去站着。”

    又喊着:“下一批!”

    殿内深沉,外面似乎根本听不见任何声音,所以第二批五人进来时,神态很正常稍有点疑惑,及到看见了尸体和血迹,才吃了一惊。

    “王舍、吴厢、宋平、崔禄、张涛!”

    和上次一样点名,只是和刚才有点不同,只见五人都有清光,外面带了一层灰气,但没有渗进去多少。

    秦长老看向地仙,只听地仙扫了一眼,说着:“这种弟子,还没有受到渗透,你用灵犀镜清洗就是。”

    “是!”秦长老其实也暗松口气,手一指,一个镜子,就有灵光照了下来,只见丝丝光下,灰黑气立刻消除。

    “去左侧等着!”秦长老命着这五个幸运的弟子,而地仙却脸色凝重,这些弟子身上居或多或少,都有些异气,这细思实是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