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很是不对
    乌云渐渐浓密,淅淅沥沥的雨噼里啪啦打下,秋雨带着一些凉,一下子进入清凉世界,说不出的爽快。

    张灵一等人让进内厅,有人倒酒并且解说:“这是真君特为各位备的小宴,一壶是参酒,最能解乏,还有就是些小菜。”

    张灵一看,见是单人宴,每人一小壶,酒倒出是金黄色,还有八个菜,一盘米饭、香得直透心脾勾人口涎,又有人上着瓜点。

    一行人远行很累,这个个吃得心满意足,张灵笑说:“这宴很不错,只是真君似乎对这些典籍物品很重视,要早知道,我多运些过来了。”

    一个道官就说着:“是,等真君过来了,下官问问最喜欢哪件,下次就可有针对性了。”

    几人各有心思,一起举杯。

    而此时布置清雅的房子,略显阴暗,摆着道人的贴身物件或一些低阶法器,堆成了一堆,一盏油灯带着幽光,裴子云看着这些物品,一一随手挑选,沉思:“此次杀得谢成东,一方面是夺取中央龙脉的权限,要成地仙,这才是根本。”

    “其次就完成任务,也不知道完成后,是不是完全获得了梅花,从此不再受任务所限制。”

    “至于朝廷,皇帝和太子。”裴子云笑了笑,还是这话,真心在体制内生存和发展,却有着分寸。

    苏轼谪居,作洗儿诗曰:“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其实这就是站着腰不疼,说风凉话。

    对白身来说,没有才能才是最大的原罪,一辈子沉入污泥,而才能不高或表现的不对,仅仅是不得善终罢了。

    真叫苏轼愚且鲁,别说官至礼部尚书,怕连乡县都出不去,衙丁都可借故打死,死了就死了,和万千草民一样沉入污泥无声无息。

    而且白身要崛起,自要表现出非凡之能,才能脱颖而出,入得上位者眼中,要是韬光养晦,不温不火,哪有出头之日?

    别的不说,要说裴子云自己,要不是继二世之能,还有系统金手指,要不区区一个童生,熬一辈子都未必是举人。

    就算是举人,不表现出非凡的才能,岂有现在真君封号?

    平庸无能,就沉沦下役,惊才绝艳,就猜忌横生,“中规中矩,尚可大用”这八字才是官场纵横不败的真正要决,可白身就算知晓,哪有这样条件?

    不锋芒不着急,哪有白身的出头之日?

    就拿现在来说,自己也根本不需回首和悔改,只要成就地仙,自可横扫一切。

    就是因对体制和政治太过了解,才明白体制和政治的极限,才明白超脱体制的临界点,裴子云笑了笑,手中已多出了几块物品。

    “六块寄托。”裴子云笑了笑,放到枕下,却没有立刻使用,只是翻阅着送过来的道书。

    “道书一共三百三十一卷,哼,支离破碎,很少有成系统,要是我自己研究,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浪费多少精力。”

    “这就是道录司的诚意。”

    “不过,道录司怎么能明白,我要的就是基础部分。”

    道书三百三十一卷,其实不少,但以裴子云现在的境界,其实大部分都研究过了,就好象各国小学和中学课程,虽语言不一样,表达不一样,但原理大部分通用,书哗哗的翻着,平均每分钟都能翻阅一本。

    等着全部翻完,也入夜了,在烛影里,裴子云舒了口气,雨点还在下,整个场景显的格外恬静。

    “虽是抄录,但有些是明显错误。”裴子云突然想起了故意篡改的心法口决这种事,不由一笑:“对行家来说,这种可骗不了人。”

    说着,向床上躺上去,才一沾着枕头,立刻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他睁开了眼,感觉了下:“才过了半个时辰?”

    不过这次不是梦,而是吸取了灵慧,快速了许多也可以理解,也可能是梅花级别高了,当下低声喊着:“系统!”

    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任务:格杀谢成东,夺取中央龙脉未完成”

    裴子云深吸口气,目光在这方面转移,看着下面。

    “阴神:第九重62.7”

    裴子云不由苦笑,得封真君一下涨了30,抵达了第九重55.2,可半个月过去,只涨了7!

    “民望不可持啊!”

    “低级时可以用写书刷名望,但很快就满足不了,高级时平乱改变天下,可连这种大事,都维持不了太久。”

    “君子之泽,别说是五世而斩,就是五个月都未必维持。”

    “百姓是最忘恩负义的种族,他们畏威不怀德,所以只有体制才能长久。”

    目光朝下看去,

    “剑法:宗师68.9”

    “道法原理:精通87.5”

    “快了,还有12,就能把道法原理点满了,点满了它,我就真正站稳了。”

    “灵慧!”裴子云一点,一丝一缕白气涌了出来,进了眉心,大脑一下清明,顿时知识涌入,让人惊喜的是,本来零星的,不熟悉的概念和认识,迅速融合,一瞬间,不少知识点就贯通了。

    “最让我惊喜的不是那些秘籍,反是上次获得的妖族知识!”裴子云感受着灵光越来越密集,毫不迟疑花费灵慧。

    眼见着90、91、92、93、94、95、96、97,98,而灵慧也在迅速消耗,只是区区12的灵慧,但六个寄托获得的灵慧都要用完了。

    “希望别卡在最后一点。”裴子云一咬牙,将全部灵慧点上去,要是卡在最后一点,自己就非常危险了。

    “99、99.1、99.3、99.5、99.7、99.9!”

    “100!”这一瞬间,一道灵光贯穿了脑海,整个知识连成一片,似乎万事万物都掌握在手中,全数通晓。

    “道法原理:宗师0.3”眼见灵慧尽数用完,裴子云看了上去,顿时发觉了变化:“宗师了。”

    目光下移,发觉顿时起了巨大变化。

    “道术:八十五种,宗师5.3”

    “道术果然随之变成了宗师了。”只是一念,八十五种道术,就显在脑海中,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中。

    “斗转星移:第四层8.1”

    “斗转星移本来只有第三重,现在竟然抵达了前所未有的境界,让我想想,就算没有法宝或龙气,单纯自己,就可承担杀掉正六品的反噬。”

    “云体风身:第五层1.3”

    “本门云体风身神通,一下抵达第五层,这神通本身不过五重,离大圆满不过一步之遥。”

    “就算没有提升阴神,我感受到危险顿时减少了一半。”

    “可惜的是,梅花占卦,一月只有一次,我已经用过了。”

    “只是还要冒些险,杀了谢成东,获得仙道龙脉,到时再晋升,自己地仙根基就是成了。”

    “来人,我今天高兴!”裴子云喊着:“上些小菜。”

    一转眼,看见了张灵也在,似要说话,心里暗笑,一口打断:“你们来的正好,我看了看典籍,很是粗浅,但是有二十三卷,你们派人抄录下,我要带回松云门去。”

    有人忙答应一声去了,张灵一怔,说着:“真君觉得粗浅,理所当然,我们抄得的道书,本来就属道门外围,真正内门的道法,一是无用,二是也难获得。”

    “至于抄书,这容易,我们带来了十几人,一人抄一本,不过二三天时间,还请真君把名字示下。”

    张灵还在解释和试探,裴子云微笑看人抬进席面,坐了斟着酒说:“这容易,我这就报给你们。”

    说着,不急不徐把名字说了,以裴子云现在的见识,其实凡是道门,大半基本原理是相通,不过有侧重罢了。

    这二十三卷书抄了,以后稍编辑下,松云门的入门道法,就基本全了,想到这里,裴子云只觉得全身一松,心中暗想:“松云门,自己也还清了。”

    轻轻拍了拍掌,丝竹齐鸣、管弦高奏,接下来,裴子云只管喝酒,不久就酒酣耳热,鼓掌大笑,张灵见着裴子云这样,不由满腹狐疑,左右道官眼神示意,知道全部记录下来了,又说着:“真君今天兴致真好,看来这些典籍和物品对了真君脾胃,真君可以示下一二,下次我们搬过来时,更有针对性。”

    裴子云听了一笑,说着:“这事不忙,你们也知道,我奉旨围剿祈玄门,特别是切断祈玄门和璐王的联系,这次就有个机会,你们来的正好,我正嫌人手不足,办了这差事,你们再回去不迟。”

    说着,只见眼前雨水带着凉意,在屋檐上滴到地面,向着一处汇集而去,张灵正想推辞,就见着裴子云似笑非笑,转过脸来:“怎么,你不肯?”

    张灵一窒,说着:“下官怎敢违抗,只是我的差事……”

    “什么差事,比得上奉旨办差的事大?”裴子云收敛了笑意:“我是钦差,我有旨意,我现在征调你们了——你想抗旨?”

    张灵情不自禁,打了个寒战,站起来,“啪”的行礼:“不敢!”

    “好,这才对么!”裴子云仰天大笑,张灵额上顿时渗出冷汗,及伺候着宴完,找了机会退出,才立刻唤着一人:“快,去通报上级,裴子云,现在很是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