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三百六十五章 红桥镇
    红桥镇

    细雨落下,山野弥漫着一股水雾,小镇在祈玄山下,是入山必经之路,今日有些安静,时不时传来犬吠,却更显的安静。

    时不时有几个穿着蓑衣的男子停留在了路口,在张望着。

    这时,远处传来了马蹄声,似雾似霾的雨里,这些骑兵都是一色蓑衣,看上去受过严格训练,队型都基本维持不散。

    谢成东骑着马向着镇子而来,看上去很年轻,只是眉稍稍挑一点,透着冷峻,双目端视,手按着冰冷的剑柄,在思索着。

    镇子前面一条弯弯河水流淌,雨打在河面上,溅起了水花,在岸侧还有着渔夫穿着蓑衣在河里打鱼,一切正常。

    谢成东后面跟着数个校尉,这些校尉都带着悍勇的气息,时不时向四周看去,查看着情况。

    谢成东面无表情,心中翻江倒海。

    “璐王军中我还有着感应,回山路上又没有心血来潮?”谢成东惊疑,脸色阴沉了几分,过桥入镇。

    这时突然有一种不安袭来,谢成东不由脸色大变,大声:“快,快,全部转向撤退。”

    随着谢成东的话,骑兵二话不说,转身就行。

    天空小雨连绵,镇上有人看着谢成东转身要逃,就有烟花冲天而起,炸开了一片,看着这信号,离镇不远处,一片骑兵拥立中,裴子云叹了一声:“谢成东,不想这时还有着感应。”

    又笑了起来:“谢成东,今日不止我要杀你,连祈玄门都饶你不得,你又往哪里逃?”

    说罢,一挥手:“道官,施法!”

    “是!”数十个道官都是应命,张灵就在其中,不但中央道录司的十几个道官全部征用了,连附近几郡道官都全部征用,足有七十人。

    随着道法,灵光在道官手上亮了起来,只听“嗡”一声,这些光落在骑兵身上,所有骑兵只觉得浑身一震,充满了精力。

    “杀!”马蹄踏着泥土,骑兵结成了三排,冲向几百米处,积蓄了马力的骑兵不断加速,马蹄踢起下雨而变得湿滑的泥土,星星点点溅在甲上,向着敌人冲了上去。

    谢成东一回首,就看见了扑来的骑兵,后面的校尉一看,立刻变色,凑了上去:“真君,敌人有着增益状态,又是积蓄了马力,速度要远超我们长途跋涉,这时却逃不得。”

    “一旦逃散,只会被全数砍杀,只有抵抗才有活路。”

    谢成东也是刚毅果断,自然知道自己马匹累了,逃是逃不掉,还不如趁着现在有着余力战斗,当下就命着:“立刻集中,组阵,准备反冲锋。”

    “是!”号角声响起,璐王骑兵在短时间内,同样排列成三排,慢慢加速,奔了一段,战马嘶鸣,蹄声如雷,快速涌了过去。

    由于两方面的迅速反应,整个大地都在铁蹄下颤抖!

    接着,烟尘滚滚,转眼就相撞,惨叫声顿时充满,冲击的瞬间,连续不断肉体相撞的闷响,夹杂着骨骼断裂的清脆,数十人就跌了出去。

    “噗!”校尉的矛瞬间刺穿了一个敌兵,强大的冲力,将敌人破开,血喷到这个范围内的身上。

    前面在拼命厮杀,裴子云和谢成东相望,脸上都是冰冷,裴子云的五百骑兵身上有道官的加持,将谢成东的骑兵顿时压制。

    只有几分钟,掉下的七成是璐王的骑兵,眼见处于下风,突然之间,璐王军中似乎受到刺激,几个校尉眼睛一红,呐喊一声。

    “轰!”一瞬间可怕的气息,几乎让人窒息的扩散,校尉散发着愤怒的气息,矛光骤舞动了起来,尖锐呼啸发出,盖住了惨叫。

    简单暴戾的冲击,平斩,血腥味冲天而起,五六个朝廷骑兵顿时飞了出去,胸口凹碎了一片,已经不活了。

    “杀!”不仅仅是一处,至少有三个校尉发出了低沉怒吼,刹那间血雾飞溅,只一个呼吸,已有十余人毙命。

    “这是什么?”裴子云一瞬间感觉到,这三人似乎化成了绝世凶兽,这至少是奠基大圆满的肉体。

    “不,比奠基大圆满更强,这淋漓尽致发挥出了人体潜力,甚至是在燃烧,以寿命为代价在燃烧。”

    “不可能,没有哪家会这样训练。”

    目光敏锐之处,甚至看见校尉每次砍杀,都有细微的血在肌肤上渗出,这是太过激烈的动作撕裂了肌肤,长矛所向,转眼又有十数人被砍杀。

    “这股气息,难道是上次那个神秘空间的妖气?”就算是大徐五百精锐骑兵,加持了道法,面对这个,也占不到丝毫上风,随着血腥和杀戮,璐王军越战越勇,所到之处,血肉随着雨水流淌,一些落马尸体顿时踩得血肉横飞,裴子云瞬间明悟:“难怪忠勤伯败的这样快。”

    “这不但是战略上失败,而且也是战术上失败。”

    “这样的妖气,真不可思议。”

    “我原本认为地仙下决心杀谢成东,是因地仙本身心性狭窄,容不得人,而且谢成东要成地仙,就必须夺取洞天。”

    “地仙又不知道谢成东已经有洞天福地,势必不两立。”

    “我的算计基础就在这上面。”

    “可现在看来,这妖气似乎也是重大的原因——璐王什么时和这妖气有联系了?前世可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描述!”

    一瞬间,裴子云也不由闪过了一阵慌乱,他定了定神,看向了谢成东:“谢成东,你和这妖气,又有何等关系?”

    远处,谢成东面无表情,其实心中一片死灰,这三个校尉他都认识,曾尽忠,三岁丧父,七岁丧母,族人为了财产逼着自杀,然后投奔军中,最近因屡建战功而提拔。

    霍子英,更是璐王亲兵出身,原本没有多少显示,最近积功到校尉。

    蔡楼,降将。

    这三人都相互没有多少联系,可现在这股气息,暴虐残酷,隐带着兽形,肯定来源一处,谢成东还是第一次亲自看见,心里顿时明白——璐王军连连胜利,出乎预料,可自己却有不安,现在看来,就是此因了。

    可又有更多迷惑:“这气虽陌生,却带着一些熟悉,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一时想不出,又看了一眼山上,他是极聪明的人,顿时又明白:“师门就算猜忌,也不至于和裴子云联合起来杀我,这异气必是主要原因之一。”

    有心想辩解,却知道地仙早有猜忌,而且开了弓没有回头箭,按捺住惊慌,深沉看了一眼战场,已经有了打算。

    远处小山坡

    细雨打在了树上,随风吹过,形成了雾气,弥漫缭绕,宛人间仙境、

    山上一亭,红柱黑瓦,柱上左右都铭刻着对联,亭内只有一个石桌椅,坐着一个道人,正是地仙分身。

    这时地仙分身,已苍老的不成样子,额上皱纹刀刻的一样,头发雪白,两个道人站在左右,一个道人是余坎,这时恭敬跟随,向着山下看去。

    谢裴军激烈搏杀,谢成东的璐王骑兵中,几个校尉所向披靡,将朝廷军杀的渐渐后退。

    朝廷道官却不断的出手,施展法术,继续加持,为首将军连连嘶吼,带头和校尉血战,却难以取胜,只能勉强抵御。

    地仙看着,只见璐王军气中,邪气弥漫,这些邪崇就和触角一样,在其中不断的缠绕盘旋。

    “果是落实了。”地仙露出了冷笑,又向着朝廷军看去,朝廷军上空,杀气冲出,但很纯正。

    杀戮、血腥、镇压、民气、官气融为一炉,上应天命,还是真龙属下的军气。

    地仙心里有了分辨,这时没有下定论,问:“余坎,你这些日子,都在和这种邪崇打交道,可能分辨得出——是不是这种?”

    “是!”余坎看着,咬牙切齿,冷冷:“真君,没有错,就是这种邪崇之气,渗透本门,使得折损了五个长老,十余个核心弟子。”

    “是么?谢成东原本我看好,可没想到居是这样的人,这种颠覆性的内奸,不管是有意无意,看来只有除掉一途了。”地仙点首,原本还倾向谢成东,可不想这谢家父子,居成了本门祸害。

    这里想罢,又向着不远处裴子云看去,见裴子云和谢成东都不杀入战场,不由指着一笑:“你看这两贼,果是小心,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这时转身问着又一个道人:“我要的肉身全部带来了?”

    “是,真君,你要的肉身,已全部带到,都准备好了,只是都染了邪崇,您使用时,还得小心。”

    “哼,这些邪崇,对着你们或有感染,对我却是无妨!”地仙分身听了,深吸一口气,只见一瞬间,白发回转,变成墨黑,皱纹渐渐消退,脸上一片光滑,只是几个呼吸,整个人就变成了二十岁左右的颠峰。

    余坎和又一个长老都是头一低,心里一凛,知道这样激起身体的潜力,就算不战斗,等回光返照结束,这肉体也必死无疑。

    当然在地仙看去,这肉身仅仅工具罢了,再无丝毫怜惜的道理,只是向前而去,这步子飞快,几个呼吸就是到了山下。

    雨落下,不能靠近,在身侧滑着散开,整个人显是飘然出尘,似乎是灰暗阴沉雨中唯一的亮点。

    再是无情,再是算计,这就是地仙的风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