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三百六十六章 非杀此人
    漆黑的云随着风裂开了一道缝隙,夕阳的阳光撒下去,带着金黄,照在将士的脸上,更反着武器的寒光。

    “杀”骑兵僵持不下,都发觉敌人是强敌,骑矛相互交错,大批骑兵死命冲击,不时有人惨叫着跌下,踏成肉泥。

    偶有勇武过人者,在间隙之间撞进,冲力下砍倒一片,但转眼就被数枪扎死,不断有人倒下,绞肉机一样战斗着。

    “道法!”身后,道官冒险靠近,不断施法。

    在道法加持,战斗越来越惨烈,璐王骑兵随着减员,妖气也愈发浓烈,校尉的身上,随妖气不断增加,面目显得更狰狞。

    “死吧!”蔡楼面目狰狞,一瞬间尖锐呼啸从长矛上发出,将敢阻拦士兵斩碎,血喷在身上,彻底侵染,而在对面,负伤的朝廷游击将军正在后退。

    “冲锋!”加持的道法,使得骑兵失去了恐惧,扑了上去,就算是校尉也被阻挡着,裴子云正看着,一个道官一侧眼:“不好,那是什么?”

    远处的小山周围有着云雾,缭绕间带着神秘,一道人影向山下而来,看上去是一个二十岁的道人,一出现就带着风一样,身子轻盈,瞬间就是数丈。

    “谁?”看着飘然而来的地仙,谢成东的心浮出一种熟悉感觉,更是惊诧,是祈玄门道人,莫非是门中支援?

    可自己才发出了情报多久?怎速度么快?且这个道人,自己似乎没有在长老中见过?

    谢成东迟疑,还没来及反应,地仙飘然而至,到了不远处。

    就在这时,地仙伸手,顿时手上出现了一道电弧,电弧似带着生命,一个弹射,瞬间闪过,却落在璐王骑兵中。

    “噼啪”,一阵闪光,十数个璐王骑兵顿时麻痹,而对战的朝廷骑兵没有丝毫的影响,顿时砍了上去。

    “杀,是友军。”长刀所向,血喷涌而出,栽倒下去,只是尸首,一些灰黑气渐渐的消散,又有一部分,向璐王别的骑兵身上而去。

    蔡楼惊动,向不远处地仙看了过去,呼喊:“贼道岂敢,你不怕反噬?居敢袭击大军。”

    蔡楼的眼有些发红,更有着妖气在旋转。

    地仙冷笑:“邪祟附体,不知死期将近?还敢猖狂?”

    “杀叛贼”就有数个朝廷骑兵向着蔡楼扑了上去,蔡楼回首一枪,人还没有靠近,就扎穿了身子。

    “哈哈,就凭几个区区小兵,也想杀我,死。”

    蔡楼肩一用力,脸色微涨红,刺穿骑兵的尸体挑了起来,狠狠一轮,就甩大风扇一样甩了起来。

    周围人马顿时大乱,全部击落下马,接着一枪一个,栽倒在地面骑兵一一捅死,接着抬起了首看向了地仙,露出了牙齿,纵马就冲了上来。

    一个朝廷骑兵想阻拦,蔡楼只一枪,骑兵捂住了喉咙栽倒了下去。

    蔡楼连杀数人,清开了道路,眼神凶狠盯着地仙,根本不害怕,带着杀意,举起了手中的长枪,才靠近,狰狞的样子被地仙看的一清二楚:“你道人,对抗大军,去死吧,杀你者蔡楼……”

    蔡楼话还没说完,地仙轻蔑一笑,只听着笑话,还没有听完,就伸指一点。

    “噼啪!”一道电弧闪过,蔡楼还带着狞笑,只是瞬间,只来得及头一偏,电光击中了肩,瞬间炸开,一股烧焦的烟臭味飘起。

    “啊!”半个肩炸碎,身下的马匹也一片焦炭,跌了下去,受此重创,一长矛刺来,蔡楼虽一声惨叫,拼命格开。

    不料周围又有三个骑兵直刺。

    “噗,噗,噗!”长枪破开铁甲,深深刺入他的体内,入肉的声音令人心寒,受此一击,蔡楼口中血块涌出,强撑着身子,大声惨笑。

    惨笑声才发出,只见长矛一拔,顿时断绝,接着轰一声,蔡楼尸身摔落在地,已是气绝,一道妖影在尸体上空出现,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区区邪祟,居敢在我的面前嚣张。”地仙冷笑着,轻描淡写,手一挥,又一道电光落在了妖影上,瞬间“轰”一声,烧成灰烬。

    风雷之力是地仙专属,九重十重没有这种威能,谢成东反应过来,这人是地仙分身,这里是祈玄门山脉门户,除了门内的地仙,还能有谁?

    “自己被放弃了?”不祥在谢成东心中浮现,身下的马似乎也带着不安,焦躁的哼了个响鼻,不远处地仙也转了过来,向谢成东看来,眼神冰冷。

    “谢成东,你原本是我最看重的弟子,可惜。”地仙叹了一声说着:“不想你勾结妖孽,袭击师门,实是罪大恶极。”

    听到这话,谢成东红着眼,嗓子因激怒而嘶哑,低沉着嘶声:“为什么?”

    “真君,我是祈玄门弟子,这些年我为了师门做出多少贡献,我父谢仪更为祈玄门牺牲,今日为什么要勾结敌人,召唤我进入陷阱?”

    “难道是我功劳太大,你觉得威胁到了,所以要除掉我?”

    在他的角度,他觉得自己虽隐瞒,对师门还算尽心尽力,为什么师门联合裴子云要杀自己?

    一时间谢成东想起了门中百年,就有不少接近地仙的天才陨落,顿时觉得自己把握住了真相,眼神就带着怨恨,死死盯着地仙,恨不得一刀斩了。

    地仙原本或有几分疑问,一分迟疑,但此时谢成东这样仇恨,当面揭露自己行事,当下就把最后一点怜悯去掉,心中暗想,原本还想给神魂一条出路,现在唯有神魂俱灭,才能平复我的愤怒。

    冷笑了一声,并不露出多少恨意,目光阴狠一闪:“你这叛贼,你可知道因你们谢家父子,我们损失多少?现在还敢说贡献?”

    “谢成东,老实束手就擒,交代你到底如何和邪祟勾结,或还可保留魂魄,若是反抗,只有拿下,取你的神魂拷问了。”

    一声呵斥惊雷一样炸开,震得耳朵发聋,地仙一步踏进,这步子看上去很小,只是缩尺成寸一样,转眼就是近身。

    谢成东脸色大变,拔剑,剑上寒光一闪,正要说话,只见地仙伸指一点。

    “噼啪!”一道电弧飞出,向谢成东飞去。

    “你是逼我叛出山门。”谢成东说着,只一瞬间,电光就到了面前,手臂正好抬起:“敕!”

    “轰!”电弧遇到屏障一样,滑了过去,谢成东一斩。

    “噗!”一道剑光射出,化为火光,扑了上去。

    “剑气!”地仙叫着,脸色阴沉,不仅仅是他,余下观战的人,也都脸色一窒,这剑气显圣,虽不是雷霆电光,但本质也是一样。

    “轰!”

    剑气和雷光对撞,谢成东扑了上去,远战和地仙根本是有败无胜,而近身格斗,谢成东有着奇缘,更有天赋,自信可压制地仙。

    地仙脸色不变,吐出一字:“嗡!”

    一阵音波震起圈圈空间,将谢成东身子封死,但只是下一刻,谢成东又起一道剑气,将音波斩出一道裂痕,一时间两人都在激烈战斗着。

    张灵看着场内争斗,神色震惊:“谢成东难不成已经成了地仙,不然怎可以对抗地仙分身?”

    裴子云听着这话,一时间没有说话,心中暗想:“谢成东真不愧是人杰,交战数次,在地仙的攻击下,还能有来有往,想必事实上已跨过了这步,只是还没有完全蜕化。”

    心中一动,微微运神,眼前一变。

    谢成东顶上,一点气形似蛟龙,环绕盘旋。

    “是真君之位,谢成东原本就是十重大圆满,得了此封,就要蜕变,可恶,没有祈玄门洞天提供法力,就算是半步地仙,但永远也跨不过去,你这种状态,又能支撑多久?”

    “可现在有着中央龙脉,其实已经满足了条件,只是由于是篡夺,加上蜕化需要时间,所以才一时没有抵达。”

    “系统还是没有坑我,要是给此人蜕化,我怎能抵抗?”

    “今日非杀此人不可。”

    裴子云看向场内,随刚才地仙杀掉璐王一个校尉,现在朝廷骑兵已渐渐掌握了优势,只是没有压制。

    心中暗想:“地仙对我还是防备,只杀了一个校尉,造成优势,又不让自己压制,这是想要我们两败都伤。”

    “你有算计,我有对策,现在情况,就得除掉璐王骑兵,再围杀谢成东。”裴子云想定,看着张灵挥手:“圣旨要我们清理祈玄门,我杀上去,你们立刻跟上,杀掉璐王这些骑兵,再随我一起剿灭祈玄门贼人!”

    “真君,我们才合作,反手就对付,会不会不吉?”一个道官似乎有些迟疑,不想直接介入作战,裴子云笑了一下,问:“你要抗旨不尊?”

    “真君,下官不敢。”这个试探的道官脸色一变,连忙解释。

    “哼,不敢就好!”随着裴子云的冷哼,张灵和余下这些道官,都感觉自己全身一窒,不由露出无奈之色。

    道官和道人不一样,直接受制于龙气,不管怎么样,裴子云现在是钦差,一话就可剥夺自己法力,顿时不敢反驳,应着:“是,真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