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三百六十七章 渔翁
    “继续。”

    张灵对着疲倦的道官大声吩咐,手上也不停下,随法力涌动,化成一道道的法术施展。

    法术的光芒不断落在骑兵身上。

    只见骑兵随法术落下,虽受的伤没有愈合,但血止住了,精力也在恢复,消耗的力气增长起来。

    这种情况,其实因道官的稀少不形成普及,只有小型短兵相接才可行。

    “杀!”骑兵更凶猛,或者说,压榨出更多的勇气和力量,冲锋中,璐王骑兵纷纷落下。

    随朝廷骑兵的压迫,校尉曾尽忠怒吼一声,身上出现了一些鳞片,脸都有着改变,吐出舌头,舌头尖尖有些分叉,随着变化出现,只觉得全身满是力气,更有着大量战斗经验出现在脑海中。

    “死!”曾尽忠狞笑,长刀斩下,刀锋发出尖锐的鸣叫,带着炫目弧光,一瞬间就已来到了敌兵之前。

    受到了道法的骑兵,长矛黄起,对准了刀锋。

    “噗”只是下一刻,矛杆切断,半个身体斩飞了出去。

    “杀……”杀了一人,曾尽忠喉咙里低吼,心脏水泵一样激烈跳动,向着一个校尉而斩去。

    “轰”巨响中,校尉忍不住退了一步,手掌震动,虎口因重击而颤抖,而曾尽忠的体力似乎没有尽头,接连不断的巨响,长刀风暴一样落下,在第七刀时,校尉终抵抗不住,鲜血飞溅,校尉身体摔在地上的声音清晰可闻。

    朝廷军的校尉授首,璐王军士气上升,战场出现的新变化,而裴子云却并不动容,指挥:“继续。”

    数个道法落下,落在又一个校尉身上,这校尉举矛直刺,只见刀枪相撞,火花四溅。

    一股巨力在大刀上传了下来,校尉只感觉到手掌一疼,后退了一步,但却抵抗住了。

    “哼,这种妖气,本质还是地仙一样,抽取宿主的生命力量。”

    “并不是源源不断。”

    “就算有几个特殊,又能抵抗多时呢?”

    朝廷骑兵继续压了上去,璐王骑兵不断跌下减少。

    裴子云终拔出了剑,说着:“是我上阵了。”

    裴子云行事,当然不同,身形一闪,声落入已近身,身动、剑出,快得令人目眩,只一照面,人影乍现乍敛,已经穿过。

    “噢……”五六个骑兵踉跄前冲,跌了下来,都是喉咙中了一剑,接着,扑至了谢成东处。

    几乎是瞬间,地仙化身隐发风雷,直接扑至。

    “铮铮铮……”两把剑接着,片刻间,两人连换八次方位,可怖的力量迸发,裴子云翻身而退,站住了脚步。

    “哼,和以前也没有太大不同,不过是力量强些。”裴子云沉声,剑一引,滑步逼进,而谢成东同时格挡了风雷和剑,脸色一白,又迅速恢复,冷笑:“是么,你们只管一起上,看看到底能不能拿下我。”

    “再来!”

    “铮铮铮……”

    裴子云与地仙围攻,以二敌一,眼见着战数个回合,三人之间,风雷交加,电闪雷鸣。

    只见地仙和裴子云隔得不远不近,两人合作,更相互防备。

    地面出现不少沙坑,或冰块,荆棘,电光,又或剑气,都是刚才战斗的痕迹,一片区域的地形都改变。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眼神都是警惕,谢成东见了,就大笑:“哈哈,如此这话,应该我来说!”

    两人脸色一沉,暗暗心惊,虽没有全力,但也是联合进攻,一时拿不下,都凶光大露,这人留不得,在战斗上天赋太非同凡响。

    谢成东虽这样说,表面风轻云淡,可自己知道自己的消耗,感受到了压力越来越大,暗想:“不行,现在虽能持平,可支撑不了很久,再打下去,就要损耗本源了。”

    “看来,要动底牌了。”谢成东想着,就在这时,身子一绷紧,只见裴子云一剑,剑光乍明乍灭,突有着“噗”一声,剑尖本余势已尽,突吐出三寸寒光,谢成东一让,躲了过去,头发一丝斩断,冷汗流了下来。

    “凝气成剑?”

    谢成东和地仙都脸色一沉,这意味着裴子云也摸到了显圣的门槛上了。

    “轰”地仙环绕的电弧,突炸开化成了电蛇,扑了上去,脚步蜻蜓点水一样,一点就飞跃过去,重力似乎不起多大作用,一闪就逼至了谢成东的身侧,而裴子云剑光如雨,不断袭击,默契配合着地仙,将谢成东的空间压得越来越紧,只要一个不慎,立刻横尸当场。

    谢成东只感觉喘不过气来,向后疾退。

    “不能给喘息之机。”

    “先杀了这人再说。”

    地仙和裴子云相互看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一齐杀了上去,谢成东眸子,顿时一阴沉。

    一人对抗两人是天赋异禀,可法力和体力始终有限,紧紧缠着,足以耗死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了。

    谢成东避开一剑,手一缩一伸,袖子中滑出一个东西,伸手一捏,多出了一道旨意。

    这旨意和圣旨的规格很接近,才出现,谢成东双手拉开,喝着:“璐王令旨,汝等尽是贼人,可杀。”

    话一落,令旨一声龙吟,法术才靠近,立刻散去,而逼近的地仙化身,甚至都是一僵。

    裴子云后退一步,只觉得身上一动,束缚顿时消除,自己是钦差,代表的是大徐朝廷,自不受法禁。

    而地仙刚才虽一僵,感觉到些束缚,还是冷笑:“我等地仙,秉的是自然之力,非你龙气可禁。”

    可才说着,剑光一闪,一触即分,地仙化身移开数步,向下看去,只见身上已中了一剑。

    “不对,有邪祟。”这些邪祟带着强烈的束缚,使自己判断错误,因此受了一剑,当下大怒,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整个身体膨胀了起来,对着虚空重重一击。

    “轰”一拳打在空中,整个束缚顿时炸开。

    “噗”地仙化身一口血喷出,人立刻衰老了许多,头发灰白起来。

    谢成东只想要禁锢地仙法力,可没想到还有这收获,看着地仙的模样,谢成东大笑:“打破龙气禁锢不好受吧?”

    “地仙,你虽是地仙,实际上你不过寄托别人,现在击破龙气,你身体还剩几分潜力?且你的剑法不是我对手,死吧。”

    谢成东逼近,神色狰狞,杀了上去,现在对地仙的恨意甚至超过了裴子云。

    “谢成东,你不怕裴子云夹攻?”

    “不怕,他要我死,但同样忌讳你,就和你忌讳他一样。”剑光吐出,寒气澈骨裂肤,罩住了地仙,向着要害而去,地仙本是空手,这时拔剑,就是反击,可是一旦失了地仙法力,“铮铮铮”连声,地仙人一闪,胁处又出现了一道血缝,鲜血飞溅。

    地仙不得不承认,谢成东剑法在自己之上,就高喊:“裴真君,还不动手。”

    只见裴子云站在远处,身上显出一点力量,似乎和令旨对抗,高声:“你撑住,我马上就可消除璐王令旨的影响。”

    “哼,坐山观虎斗。”地仙一看,就知道裴子云装模作样,是要看着自己两人死战了,顿时大怒,但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谢成东一声怒吼,人影扑出,人与剑已成一体。

    剑气突显倾泻,只一看就令人入耳即感毛骨悚然。

    地仙知道这时再也躲避不得,也是一声怒吼,剑上雷光显出,两道剑光爆开,交错,人影倏又重现。

    地仙化身站在数步处,以剑支地稳下身形,目中神光暗减,胸中已裂开大缝隙,就算是地仙也活不了,却冷笑直对:“我不过一个分身罢了,死了还能再来,你死了就再也不能,马上就是裴子云当渔翁了!”

    “你今天,断无生机。”

    “住口,去死!”话还没有落,谢成东扑至,剑光一闪,地仙化身人头飞出,一团灵光在喷出的血泉中飞出,落入了地面不见。

    谢成东杀得地仙化身,连看都不看,直接疾退,向夜里逃去。

    “果是机敏!”裴子云也不立刻追,向场内看去,只见璐王骑兵越来越少,但还是拼命抵抗,不断有人倒下,不断有人填上。

    裴子云命着张灵:“你们联合,把璐王这些骑兵全部杀了,我去追谢成东!”

    张灵这时倒不怕了,眼见大获全胜,大徐开国未久,军功最重,这可是拿得出手的功绩,就高声:“是,真君,交给我们了!”

    又喝着:“快,施法!”

    裴子云轻笑了一声,心里暗笑,别看余下的璐王骑兵不多了,可是自己能看见,那股妖气,随着人数减少,而更浓郁了。

    “这种妖气加持,激发出人体的潜力,使人悍不畏死,真是可怖,想拿下来,付出的代价比张灵想象的要多。”

    “不过这正合我意。”

    “朝廷道录司秘密监查我道门和流金岛,隐隐对我不利,我现在,只要完成系统的任务,杀掉谢成东而已。”

    “更不要说,张灵难道以为,仅仅是这些敌人?”

    “这里是祈玄门的入口处,难道就一个地仙化身出战,别的道人的死光了?”

    “很明显,祈玄门才是真正渔翁。”

    “我不脱离,难道当鹬蚌不成?”想到这里,裴子云扑入了黑夜中,人影一转,已经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