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三百七十章 蜕化
    “噗”

    谢成东挡住了一剑,深吸一口气:“请令旨。 ”

    随着谢成东声音,裴子云摇头一叹,说着:“请敕旨。”

    随着二人的话语,顶一声龙吟,普通人看不见的龙气撞在一起,同种同源,本来皇帝的旨意应级别高,但敕旨本身级别低,一时不分胜负。

    随着龙气干扰,两人都暂时失去了施法力量。

    “呼”道法消失,谢成东终缓了一口气,裴子云武功和剑法结合起来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只是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剑光一闪,杀招已临,根本没有给谢成东任何的缓冲的机会。

    “裴子云,你!”谢成东举剑一格,突觉得胸口一阵隐隐痛,鼻血在鼻流了下来,这是杀地仙分身留下的暗伤。

    “想杀我,没有那样容易。”谢成东怒吼着,不知道施展了什么秘法,突人形快速脱出,剑挥出,剑气与杀气乍起。

    “铮铮铮……”一连串金铁交鸣,火星飞溅,裴子云竟连退了数步:“激发潜力的功法?”

    “可惜,这只能使你死的更快。”

    裴子云的剑法顿时一变,变的细腻,和蜘蛛一样,虽不用多少力量,但每一剑,都恰以最小的力量进行克制。

    谢成东每一剑,都带着摧枯拉朽的威力,一剑一剑急,一剑一剑重,迅雷疾

    风,锐不可当,但每一剑都没有作用。

    “不可能,裴子云怎么能有这剑法?”谢成东攻击着,心却惊急,到了这地步他当然明白,所谓的绵里克钢不过是笑话,要使出这样的效果,得裴子云的剑法,真正在自己之,并且差距还不小。

    “铮!”剑光一吐,电光一闪,金鸣震耳,火星飞溅,裴子云飘出丈外,稳下了步,他却不惊,笑着:“现在轮到我了吧?”

    谢成东脸色冷然,眼厉光闪烁,没有说话,剑涌森森寒气,再次扑了去。

    “强弩之末!”裴子云笑着,也扑了去。

    “铮铮铮!”连着三声,人影与剑光闪动,在这时,一道寒芒飞射,破空一闪,裴子云似乎早有预料,斜掠一闪。

    这寒芒突一转,跟着侧飞,裴子云刹那间对着一点,寒芒略一停顿,显出了一个小剑,看去是法宝。

    “铮铮铮!”裴子云连着三点,剑气之下,小剑的灵光散去,啪的落下。

    而谢成东趁着机会,已掠出数丈,扑向了裴子云的马,想逃出,及到了马背,抽了一鞭。

    虽道人能短时间奔驰,但除非成地仙,稍长是追不到,在这时,谢成东突觉得不对,一种毛骨悚然的气息浮现,不假思考,跳了出来。

    “轰!”马炸了起来,严格说,这威力并不算很大,但近距离炸了一起,谢成东只觉得全身一震,一口血再也忍不住,吐了出来。

    “这是什么?”

    “火药,没有太大的威力,但没有道法气息,一种暗算的方法。”裴子云笑着,看着炸伤的谢成东:“谢成东,你伤加伤,已经穷途末路了,还是乖乖受死吧!”

    说着,一声长笑,剑法一变,变得重、野、猛,其实是谢成东刚才的路数,剑影可怕冲刺不休,迫得谢成东不断硬接。

    谢成东一退再退,退得险象环生,突然之间,裴子云人影乍隐,剑气突发,一声长啸,发起猛烈攻击,剑光不断闪动、旋舞、飞腾……

    “铮铮铮!”两个人影幻化流光,接着分开,裴子云腹部了一剑,不深,血从伤口流下来。

    谢成东站住,脸色苍白血色全无,胸腹间裂了一条大缝,有血沁出,隐隐有肠子向外冒,更致命的却是胸处一个剑孔,叹了一声:“好剑法,你赢了。”

    “噗”血溅出,谢成东跌了下去,不过是半步地仙,生命强大,没有死,眼神涣散,脑海无数记忆涌现。

    似是回光返照,许多事情了然于胸,谢成东突指着虚空:“原来是你,原来是你,是你迷惑了璐王和我。”

    又指着裴子云说:“你等着,有人来杀你,我会在地下看着。”

    “万劫阴灵难入圣。”裴子云低声喃喃:“好走,不送。”

    再不迟疑,一剑落下,人头滚了下去。

    杀完,裴子云只觉得全身一松,前世今生大敌终斩于剑下,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整个人都通明水晶一样了。

    看去裴子云没有动作,细细品味,却暗说着。

    “系统!”

    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阴神:第九重65.3”

    “任务:格杀谢成东,夺取央龙脉已完成”

    “滴”随着一声系统声:“你已获得央龙脉部分权限,权限开始转移。”

    接着,一股灵气已注入了自己,顿时65.3变成了68、69、70等在迅速跳动着,才看着,对着一处黑暗:“看了这样久,可以出来了吧?”

    “真精彩,每一个法术都施展完美,剑术更精彩绝伦,算我是你的敌人,我都为之赞叹。”

    黑暗出现一人,正是地仙。

    地仙踏步过来,先是默然,看了一眼裴子云,抵达了谢成东处,捡起来了谢成东的人头,这颗人头已满是灰尘,手一挥,出现了一团清水将人头洗干净,缅怀看着,过去不但见过面,而且还很熟悉。

    地仙不禁叹了口气:“可惜了,原本可继承我地仙之位,奈何做贼。”

    听着地仙的缅怀和叹息,裴子云不由笑了起来,冷冰冰说:“可惜?如果不是你配合,舍弃了一具肉身,我又能杀得他?”

    “祈玄门二百年来,多少惊才绝艳之士,只怕都这样夭折了,我真无法理解,你为什么这样干?”

    裴子云说着,目光扫过了地仙:“你是地仙,以前或怕有人夺了你的位,但离你成地仙,已过去了这样久,你本尊肉体寿命也不长了吧。”

    “你还有多少寿命,几十年,还是十几年?”

    “你有肉体,祈玄门地下历代真君奈何不了你,你死了,以你一向的所作所为,你不怕清算?”

    “你太天真了,天无二日,国无二主,我何作所为,自有地下真君看着,真要太过离谱,自会与我分说。”

    “我们道门与朝廷最大的区别是,龙气之下,阴阳相隔,哪能随意沟通,我道门却方便了许多。”

    地仙分身神态还平静,看着裴子余,脸阴沉:“不过,你这话其心可诛,我本想放你一马,不想你还要挑拨,看来饶你不得,只有送你去见谢成东,对了,你修行迅速的秘密,我也要收下。”

    “95、96,97……”系统的数据渐渐增长,已快要到了顶点。

    “哈哈”裴子云心轻松起来,笑盯着地仙分身:“你当我为什么和你说话?今天你的分身都要死,我看你又要损失多少寿元?”

    几乎同时,100抵达,接着是“轰”一声,灵气灌入在系统灌入,身体内的阴神顿时欢呼,在阴神九重晋到了阴神十重,摸到了地仙门槛。

    阴神最大的门槛是灵气,而地仙最大的门槛是有福地洞天,一旦满足了条件,膜不攻自破。

    低垂看去,只见阴神脚下,一片土地形成,正是仙道央龙脉,一种强烈的感觉浮现,似乎能轻易触摸到仙道龙脉。

    “如果得到全部的仙道龙脉,恐怕立刻成真仙吧?”裴子云伸手一握,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抬起首看着,隐隐背后有山脉出现。

    这个山脉虚影,宏大,浩荡,在山脉更有连绵不绝的雾气,看着有一种震慑,而随山脉的形成,一股强大灵气涌入身体。

    “唔”裴子云发出低沉的声音,浑身下似乎进行蜕变,地仙分身看去,更有震惊,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怎么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地仙看异相:“这是松云门福地?不,你们松云门福地,根本不可能成洞天,也不可能支撑起来一个地仙,你是借助了邪祟之力?难道这一切都是你的陷阱?”

    “我成地仙的力量,你不都是看到了?邪崇的力量会这样?”裴子云听着地仙的话,先是一怔,又是笑了起来:“你的人,还有一刻时间赶到,让我看看,你现在身体,还能支持不支持起这一小段时间。”

    裴子云说着,隐隐风雷随身。

    “不,不可能!”地仙化身脸色一变,震惊之余,突明白了:“不,这不是松云门福地,这是新的福地洞天,是一条新的仙道龙脉,难怪你修行这般迅速。”

    “你今日必须死,不然来日岂有祈玄门立足之地。”地仙盯着裴子云:“你只是十层大圆满,还没有真正晋升地仙。”

    “为了我祈玄门,去死吧!”

    “哈哈”听着这话,裴子云大笑,内心一种畅快:“是么?算我还不是真正地仙,可我已经摸到了。”

    说着,手出现了雷光,风在环绕,一呼一吸间,能感觉到力量和这天地的亲近,几乎是天人合一。

    “现在,到底是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