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水火无情
    “恩公,真不必了。”

    沈振摆手,义正言辞:“恩公,我千里迢迢而来,自不是为了功名利禄。”

    “咦?”虽沈振出言推辞,但裴子云目光扫过,见江湖汉子的脸上,都是露出了意外的的惊喜。

    为了江湖义气当然好,但有赏功更好了。

    裴子云笑着,按着沈振的手:“沈兄,既你们来相助朝廷,相助与我,这功名利禄就是你们应得之物。”

    “还有,你我相交,本是朋友,叫我恩公就太生疏了,称我一声裴兄就行。”

    一个中年人,脸上带着一刀疤痕,骑在马上,嘴角裂开,挠了挠头就说:“大哥,既是裴相公所赠,又有何不可?”

    “是啊,大哥,现在怎能在种小事情磨磨唧唧,这些骑兵都烧了树木示警,说不定敌人追兵就要来了。”

    又是一个江湖汉子四下张望,随时注意着动静,脸带焦急。

    “事情就么办。”裴子云也不墨迹,对着张灵:“我是钦差,虽无任命权,但临时召集和举荐之权还是有着。”

    “这些人算是我召集的义军,给个厢兵的名义登记入册,沈兄就担任临时队正,余下兄弟都任个什长和伍长。”

    “有军功就可上折议功。”

    “是!”张灵应着,十数人都是有武功的,担任什长和伍长也说的过去。

    裴子云说着,转身看向这些江湖好汉,见着他们穿着五花八门,不由一皱眉:“诸位来援,很是感谢,不过你们要和军队作战,不能和以前一样穿单衣了。”

    “剥了这些人的甲穿上,不然对拼你们很吃亏,快,我们要反戈一击,一面去洗甲,一面登记。”

    沈振就挥手:“你们听见没有,还不快去。”

    “是。”江湖好汉都很是佩服裴子云,都抱拳应着,特别是刚才观察四周的江湖汉子,动作最迅速,在马上一跃而下,寻一个骑兵尸体,将甲衣都剥了下来,就着附近溪水一洗,直接穿上,接着就去张灵那里登记。

    “张延,什长,籍徐兴县东乡浦村。”

    “父张伯丰龙,母徐氏,妻范氏。”

    这虽然简单,但已经算是入籍了,张灵写完,吹了吹墨,裴子云也不迟疑接过,随手就取出一个钦差关防。

    这其实是长方形官印,打开印泥一盖,一张文书就算完成。

    而江湖汉子都有样学样,很快都换上了甲衣,而在这时,十七人登记盖印完了,张灵吐了口气,暗中窥探这十几人,就暗叹:“瞬间,气像就改,带上了官兵之气了。”

    裴子云挥手:“跟我来,我知道一处是山谷,易守难攻。”

    “跟上!”沈振挥手,江湖人都翻身上马,马蹄奔去,转眼消失不见,随着众人离去,此地沉寂下来。

    “驾”

    没有多少时间,马蹄一片,黑压压骑兵抵达,都是披甲之士。

    “查验情况。”率军的校尉脸上菱角分明,带着刚毅,只看了一眼,就毫无表情命着,一个黑衣人在马背上跃下,小跑上前,甲叶撞在一起,发出哐当声音,仔细查验。

    地面上一具具骑兵尸体躺在地面,身上轻甲都脱掉了,只剩下里面衣裳,这人近了一具尸身,探着尸体温度,检查着伤口,又连连检查了数个,回身:“田大人,尸体尚有余温,死亡时间不超过一刻。”

    校尉听了,向雨夜下的山林看去,沉声:“斥候队,查看周围,给我查出来这些人逃往何处。”

    “是”

    几个斥候沿着破庙向周围扩散出去,周围有着一条小道,草长得茂密,斥候都仔细查看着。

    “校尉,道上有明显的马蹄痕迹,估计有十五到二十骑。”

    “二十骑?斥候立刻追索。”校尉阴沉着脸:“叫后面的人立刻和我会合,王爷说了,擒杀裴子云者,赏万两白银,官升三级!”

    “是!”就算是亲军,也不可能个个是骑兵,五百人中有三百是步兵,这时发出号令,甲胄连绵,汇集成一道黑流,又变成了大网,围了上去,有着让猎物无处可逃的意味。

    第三日山谷

    山势陡间变化,乱石嶙峋,老树参天,荆莽丛生,其实壁立千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云遮雾漫、幽谷夹道,一脚下去就可能没命。

    “真君,前面的是一个山谷,穿过去是小道,行路艰难,我们必须换一个方向出去。”张灵奔了回来,大声说着。

    “不,立刻入山谷。”裴子云看了一眼背后,沉声说着。

    背后,一股黑气冲出,几乎形成一层乌云,带着压迫和肃杀,这就是敌人的军气,追锁而来。

    峡谷陡峭,看着上去有点危险,不少树叶在悬崖的树上落下,铺满了地面,风一动,陡峭悬崖,就有石头在上面滚了下来。

    “跟我来,我有办法。”裴子云冷笑一声,暗里喊着:“屏蔽!”

    一朵梅花在眉间一现,突一旋转,又隐了过去,裴子云却心里明白:“敌将只远远一看,就知道是妖将,虽这些妖将并不明白,但也带来敏锐感觉。”

    “要不,战场上,早死了。”

    “我不屏蔽了妖族的兽性感觉,怕此将临到山谷,就不肯进来。”

    裴子云一马当先冲了进去,化成一股旋风,从峡谷口穿了过去,张灵迟疑了下,道官上前低声:“大人,里面是死路,我们要进去,就完了。”

    张灵狠狠的咬了咬唇:“走,我们是道官,别无选择,跟我冲。”

    张灵说道,鞭子狠狠抽在马上,马向着前面奔去。

    “大哥,我们跟不跟上?”江湖客被追杀了三日,虽没有人员折损,都有憔悴,这时看着陡峭的悬崖,山道更是狭窄,何去何从?

    沈振向里面看去,狭窄入口,有不少凸起的石头,就一个食人巨兽张开了嘴,似乎要将着面前的人都吞噬了一样。

    “跟我来,解元公必不会害了我们,你们可相信裴真君,相信我?”沈振咬着牙,扫过了跟在身后的兄弟。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张延就说:“大哥,我自相信你,相信裴真君不会自寻死路。”

    “好”沈振一咬牙,笑了起来:“兄弟们,跟我冲。”

    “冲!”江湖客舞着刀,大叫奔驰入内,随着马匹向前奔跑,卷起地面不少树叶飞起。

    山谷内有路,一直到出谷,裴子云出了谷,就翻身下马:“你们几个兄弟,带着马匹继续前行,我们爬上山崖去。”

    队分成二股,一小股带着马匹继续过去,大股一行人身体矫健,很快爬上了山崖,找到了一处突出平台,上面向下看,地面上厚厚的枯叶,两侧是枯黄的干燥的树木。

    此时,在山谷口,就有大量的骑兵和步兵涌出,数百步骑人刀剑如林,威风凛凛,黑压压一片,杀气透出。

    山崖上的江湖客都是变色,有的发出了粗重的喘气声,他们虽有心理准备,也同仇敌忾,但大部官兵前来,威压日久,各人还是心理压力极大。

    沈振也不由惊变,向前踏了几步,问:“解元公,我们怎么打?”

    “此处是我选的位置,我自有打算。”裴子云看着下面步骑,嘴角微微翘起,冷笑了一声:“战场上最无情之物,无非是水火。”

    “现在是秋冬之间,所有叶子都枯了,其实放火的环境不少,不仅仅是这个山谷,只是前几日下雨,我耐心等待,引着敌兵追来,一方面是疲惫敌军,一方面是寻找合适机会。”

    “现在连着三天晴天,连树木都很干燥,现在,我们就用火攻。”

    “这些骑兵,不追来还能留一条命,进入山谷,就是死路一条。”

    “可是敌将也知道这点吧,为什么会中计?”

    “因为二点,第一点就是我杀了谢成东,又连杀敌将,璐王已经暴怒,命着不惜代价追杀。”

    “这校尉其实余地很少,要是不追,回去就算立刻斩首。”

    “这是政治上的原因。”

    “而战术上的原因是,火攻也不是容易的事,必须有油,必须有时间你看,他们已经针对性盘查了。”

    果见数骑奔入山谷,沿着马蹄追了下去,到了山谷出口又看了下,然后分散检查着四周,果是检查有没有火油。

    “没有火油,根本烧不死人,烧起来了,奔出去或者退回去就是了。”

    “如果火计这样好使,早就不是奇计了。”裴子云说到这里,摇了摇首:“不过,我是地仙,嘿,我仙力几乎枯竭,但总算留了一点,这一点如果用的恰到好处,也足了。”

    裴子云冷笑着,果然,只见数骑回报,校尉就不再迟疑,率步骑兵冲了进来。

    “气数已尽,为之奈何?”裴子云见着,摇头叹息,伸出了手,顿时一团强光涌现,渐渐凝聚,化成了一点火光。

    裴子云一点,这不起眼的火光向天空而飞去,宛是一只孔明灯。

    只是飞到高处,突“蓬”一声,化成了一片火雨,迅速向下坠落,这些火雨落下,有的也落到了士兵身上,看起来并不能致命,但落到了周围山谷枯叶,顿时着火,且这每一点火星,还不熄灭,迅速滚动。

    火焰四溅,只是一瞬间,就形成了一道火墙,熊熊燃烧,冒出了滚滚浓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