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三百八十六章 蛮牛
    “快,撤!”

    山谷四面火起,瞬间就一片通红,校尉自是大惊,立刻喝令,步骑转向,向着山谷入口奔去。

    “这是什么火?燃烧这样快?”沈振看着火焰,脸色一变,虽说地面上枯叶至少有着半尺厚,可其实步骑更快,除非已经烧成火海,想逃的话,根本追不上,但是此时火光落下,不断滚动,瞬间就连成一片,速度几乎和骑兵差不多了。

    裴子云看着正迅速烧的火:“普通火烧的不快,这算是道法之火,和油一样能迅速燃烧,还能滚动,虽只维持十分钟,但对付这局面,已绰绰有余了。”

    说着暗暗得意,这其实不是原有的神通,而是道法原理抵达宗师,而自己形成的技能,或可以称“天降火雨”。

    “道法神通,果非我们武者能及啊!”沈振看了下去,只见大火迅速串连,形成火海,骑兵还能逃掉,步兵穿着甲,根本来不及逃,有些人惨叫着在火海里翻滚,有的人迅速脱甲奔跑,有的人身上带着点火,就在地上打滚,想要将火扑灭,一股人肉香焦味就弥漫而出。

    火越来越旺,转眼四处都是火焰,联成一片。

    “裴兄,你看,敌将快逃了!”沈振突指的说着,只见校尉见着不对,转了马头,率着二百骑就逃。

    骑兵快速,再是道法火海也追不上,眼见就要逃去。

    裴子云冷笑,说着:“早等你了。”

    又对着江湖客说着:“诸位请助我一把,对,推着这巨石。”

    十几人推着一块崖上的巨石,一起发力,这巨石不过微摇一下,就在这时,裴子云脸色一涨红,对着巨石下面就是一指:“流沙”

    “轰!”巨石就是一松,沈振大喜,喝着:“推!”

    十余人一起发力,这巨石一动,在上面滚了下来,越滚越快,下面本有数骑正要冲出山谷,眼见巨石滚下,一时间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但接着,惨叫立刻停止,“轰”一声,连血肉横飞都没有,就化成了肉饼。

    巨石砸在山谷狭窄口,堵塞住了,而在后面,火海越来越大,扑了上去。

    “巨石塞住了出口,马跳不上去,这些人要烤熟了。”一个江湖客看着下面大笑,神色轻松:“哦,敌人下马爬石了。”

    “砸,砸死他们!”

    一个骑兵翻身下马,扑上攀爬,突一个石落下,砸在骑兵脑袋上,脑袋顿时喷溅出白红。

    火不断烧过来,所有的马都惊了起来,载着校尉的马,也慌乱跳了起来,转身就要跑。

    “停下。”校尉怒吼,只身下的马不听使唤,一个骑兵没有拉紧马缰绳,跌了下来。

    “啊”骑兵惨叫了一声,还没来得及站起,一匹惊慌的失措的马就践踏了上去,这骑兵惨叫一声,血在嘴中喷出,而更多的马蹄踩了上去,转眼就没有了声息。

    校尉看着扑上来的火海,在火海中,逃的慢的步兵已几乎全灭,又看着堵住出口巨石,更盯着山崖上的裴子云,脸色铁青,没想到自己受了埋伏。

    “杀马,步行,跟我攀岩杀上去。”校尉命令,一刀对马脖刺了下去,这马还在惊慌,一刀下去,顿时鲜血飞溅。

    周围的骑兵也清楚,现在这情况,马不但不是助手,还是危险的敌人,都拔刀对着身下的马杀下去。

    在不远处,一些逃的稍慢的步兵,都被火海卷进去,在火焰中不断翻滚,手足舞蹈,不断哀嚎。

    “快”骑兵都不要催促,沿着石头凹凸,不断攀爬,巨石虽马不能爬上去,但人可以。

    其实如果没有准备,山崖上可砸的石头也不多,只丢了一会,几乎没有石头可用,而下面已经有人爬上了石中,跳了下去。

    裴子云扫视了一眼,眼神映出了火光和正在攀爬上来的骑兵。

    “弓弩准备。”

    剥掉骑兵轻甲时收集,裴子云也取起一个长弓瞄准一个骑兵。

    火光映照着,一个骑兵脸上尘土,带着狰狞,嘴里在骂着,身子敏捷,几乎就要翻了过去。

    裴子云命:“射”

    说着,放开弦,一箭就射了下去,几乎同时,一片“崩”的弓弦声,二十弓弩虽不多,但一起射下去,形成了一阵箭雨。

    那个就要爬过去的骑兵正暗喜,一声尖锐的呼啸,矢划破空气,顿时打穿了他的头盔,在眼睛穿过,在脑后飞出,把鲜血和脑浆统统甩到巨石。

    “噗噗噗”江湖客箭法都不错,二十箭落下,一下有七八个都翻滚了下去,下面的骑兵不由一惊。

    “啊”山谷到处都是火焰,中箭一时没有死的人,在火焰中翻滚了起来,哀嚎着,简直不是人类能发出的声音。

    就在这时,裴子云突脸色一白,伸手扶在崖壁上,胸口剧烈起伏,大口喘气。

    “呕”喉咙腥甜涌了上来,在口腔弥漫开来,却强行咬牙把血咽回去,胸口一阵的发闷。

    “射,不要停,他们被困在山谷内,死定了。”裴子云握着弓,身子靠在崖壁之上,脸色苍白,还是发布命令。

    这时感应着体内,只觉得自己体内空空,暗想:“地仙果还有极限,难怪无法真正逆天。”

    “不过,现在追杀的骑兵已成了翁中之鳖,尽可杀之。”

    江湖客脸带狰狞,弓拉开,不断点射,时不时就有骑兵惨叫一声跌下。

    原本蜂拥而上的骑兵带着恐惧,不敢上前。

    不过前有箭雨,后面的火越来越大,浓烟滚滚一熏,眼睛不能看,口鼻不能呼吸,惨叫着打滚。

    校尉大声怒吼:“冲上去,被射杀还可留个全尸,难道你们宁可烧死?”

    火越来越近,烟雾弥漫,几乎不能呼吸,随着校尉的命令,骑兵硬着头皮向上攀爬。

    “呼”又数箭射下,骑兵栽了下去,一个江湖客出手往身后一摸,结果摸了个空,回首一看,箭囊里的箭,已全部射空。

    一看周围,周围的人,都将着箭射光了,只有裴子云背上还有着箭,这时靠在崖壁上,闭着眼睛,似乎在调息。

    箭雨一停,沈振说:“裴兄,箭都射完了,怎么办?”

    裴子云正在调息,没有立刻说话,稍等了下,才睁开了眼,连着大战,仙力早已消耗完,刚才二下,实是透支,有点伤着自己了。

    “呼”裴子云长吐了一口气,走到山崖口,向下面看去,只见下面的校尉见着箭雨停息,已翻身过了巨石,大声呼喊,溃散的骑兵已有着组织起来的迹象,跟着爬过去,转眼,校尉身侧,已有几个亲兵。

    裴子云脸色阴沉看着,问:“沈振,你可愿和我杀了此人?”

    沈振听了,笑着:“裴兄,敌人五百人,现在只剩一百不到,干了。”

    江湖客都没有迟疑:“愿跟随大哥和真君。”

    “好,我们一起下去,你们挡上片刻。”裴子云说着,浮出一丝冷笑:“我就能杀了此将。”

    巨石上,校尉率人爬了上去,突然一人惊呼:“不好了,上面的人下来了。”

    校尉一听,向上面看去,只见裴子云一跃而下,脚尖点在凸出来的石上,滑下数尺,又点在了下一个石上。

    江湖客没有这样本事,但有着藤接着,也滑了下去,速度并不缓慢,转眼落了下去,而裴子云离地只有三丈时,就一跃而下,人在半空,取弓而射,只听噗噗噗几声,校尉周围的几个亲兵就应声而跌下。

    而沈振跃下,只是差了一点,直接落在石上,刀光一闪,二个骑兵跌下。

    “保护校尉。”几个已攀过来的骑兵大吼,舍死忘生扑了上去,裴子云却没有管,弯弓就射,只听“噗”一声,由于距离太近,一个亲兵才扑上,箭穿心而过,余力不减,贯入后面一人胸口,顿时也惨叫一声,跌了下去。

    箭射完了,一个亲兵持着长刀虎扑,向裴子云砍下,裴子云将弓一扔,一跃而起,凌空翻过,一脚轻点在这亲卫的肩上。

    “啪!”就听一声脆响,肩踩碎,踏上一步,就踏在又一个人顶上,这人立刻七窍流血,跌了下去。

    “杀”裴子云落下,拔剑而起,眼前再无障碍,

    “怎可能?你的妖术分明已消耗的干净。”校尉,怒吼着,身上妖气似乎随着恐惧和愤怒,激活了兽影。

    一个蛮牛虚影浮现,在空中“哞”了一声,校尉眼睛发红,身上一股力量涌了上来,随着呼吸,鼻孔粗大了起来。

    “去死!”校尉怒吼,叫声中,刀光疾落,这一刀骤发,风雷几乎要显形而出,显是此人前所未有的一击。

    “风体云身!”裴子云脸色苍白,人影突化成了幽光突入,相互交错而过。

    “呃……”校尉闷叫,挺身前冲,勉强站住,一阵剧痛传来,呆立了下,伸手一抹,腹胸之处裂开,内脏与鲜血挤出。

    “我败了。”有着此念,校尉轰一声倒下,瞳孔渐渐散开,蛮牛虚影惊慌,就要逃去,梅花一闪,就消失不见。

    “唔”裴子云一捂胸,就有血在割破的衣服涌了出来:“咳咳!”

    裴子云脸色惨白如纸,嘴角也有丝丝鲜血沁出,心中叹息:“自己却是逞强了。”

    全盛时,杀个校尉根本就是手到擒来,第一第二次杀敌飘飘似仙,几乎不带烟火之气,但屡次围剿和杀戮,情况就每况愈下,仙力几乎全部枯竭,到了今天,终于负伤了。

    “快走!”沈振见着,反身一扶裴子云,呼啸着带着江湖客一起而远去。

    这时大火已烧到了巨石,熊熊烈火将出口堵死,烧掉一切逃生的希望,只有十余个骑兵翻过了石,死里逃生,一下跪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