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三百九十四章 获罪于天
    “收取任务!”回到了自己房间,裴子云毫不迟疑按了下去。

    “轰!”眼前一黑,船舱消失,地板消失,周围一切都消失了,只有一片漆黑,脚下是深渊,自己已经化成了元神,散发出了金光,正在缓缓下降。

    “回到了冥土?”

    脚下千米的大地上,能看到一片灰黑,只有点点火光偶然立在上面,他立刻认出来,这是冥土,星火是神龛、族祠、庙观形成的福地。

    元神看似缓缓降落,可实际上非常快速,转眼,落在一处,裴子云看到是一块漂浮在空中的小空间。

    “怎么有点熟悉?”

    “咦,这不就是当日自己冥土中第一次遇到妖族的空间?”

    上次就在这里遇到了袭击,梅花出现,才是将敌人消灭,只没想到梅花又将着自己带到了这里。

    下面幽暗无光,空间有个门,兽头铜环上黯淡,裴子云一推,门就开了,里面空空,但不是什么都没有,十只铁铸一样的雕刻站着,都是禽兽,个个面露出痛苦之色,却一动不动。

    裴子云惊讶:“莫非有什么深意?”

    不由向周围看了过去,这里还是看不清道不明的黑暗,仔细看,却其实有着变化,一点点光浮现,本来空间只有个门,但周围渐渐长出了墙,很矮,似乎一跃就可翻过去。

    正查看着,突一瞬间,裴子云飞了出去,穿过重重的阻碍,又似穿过了浓郁化不开的黑暗,迅速抵达一处。

    这灰蒙蒙一片带着云雾,踏在黑色云雾上看下去,看见了下面的变化,大地上,两支部队正在对峙,进行惨烈搏杀,甚至两支骑兵相互交错,让战争显得更加残酷。

    其中一支在战争中渐渐陷入劣势,眼见就要输掉战争。

    “朝廷军和璐王军?”

    “而且朝廷军已经失利?”

    裴子云眉一皱,眉心梅花似乎有着感应,亮了起来,梅花一闪,悬在空中,对着下面一方轻轻一扫。

    “轰”这一下激起了反应,一条淡青色的蛟龙突显出,鳞甲破开,一大股妖气就冲出。

    接着,蛟龙隐去,又变回了大军厮杀,只是下面许多战斗的将士,在这时看上去,已经变成了一只只妖怪。

    这些妖怪兽头人身,挥刀杀戮着,顿时天色大变,乌云涌了出来,雷霆在其中酝酿,而接着,一人抬首看去,正和裴子云眼神对看。

    钦差舰

    星光洒下,船舱内,裴子云闷哼了一声,猛的坐起。

    “呼”裴子云身上大汗淋漓,不断有汗水流下,起身将着蜡烛点亮,汗水将头发打湿,黏在额上,不止这样,用手一抹,鼻子满是血。

    “反噬,又是反噬。”裴子云轻轻靠在床上,回想刚才的事,依心有余悸,璐王的力量果不可小觑,不,还有那个人——妖皇?

    可惜的是,看不清此人的面目,想了会,裴子云沉声:“系统”

    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1010完成,发觉对方虚空苍古妖族。”

    “特殊:本世界已发觉了妖族,排异反应开始,因你对世界的贡献,你获得世界赠给——个人空间。”

    “这是妖族空间所化,所杀之妖,能吸取妖气转化成灵气。”

    “进一步任务:杀死妖族20,获得妖族世界的座标。”

    “什么?”

    裴子云一惊,又是一喜。

    “世界的馈赠,能抽取妖气,对自己来说,就是丰厚的供养,自己修炼的进程将会进一步加快。”

    即使是地仙,也按捺不住欢喜的心情。

    伸手一点,顿时裴子云感受到了一个空间,空间不大,方圆不过十数米,正长出了围墙,在丝丝吸取着十个妖族的妖气,转化成灵气——这也算是小型福地,这是完全属于我?

    “或这空间还有别的用途?”这样想着,突门口响起敲门声。

    “掌门,有急报。”松云门道人匆匆而来禀告:“刚才,璐王三万破五万,大胜,现在陈州已是空架子了。”

    “这是战报。”

    松云门的道人,取着更仔细的战报递上,裴子云伸手接过看了起来,看完若有所思:“是么?刚才自己看见的,也就是事实了?难怪,妖族力量可不是普通人类能对抗,不过这个系统所说的排异反应,又会是怎么样?”

    皇宫·寝宫

    外面起了风,枝叶在风中摆动,皇帝在蒙眬中,见济北侯进来,说着:“朕乏得很,你这个罪臣,怎么来了?”

    “臣也是难得有机会来。”济北侯并没有退去,一躬身说着:“臣其实有罪,只是有事不得不禀告!”

    “皇上,您还记得前朝灭杀潜龙的事么?”

    皇帝突然之间惊觉,问:“你知道了什么,还不禀上来?”

    济北侯一笑:“潜龙本是天定,结果被灭杀,龙气分散而逃,您就得了其中一股,得以削平天下,成就帝业。”

    “只是到底并非天定,所以就有劫数,您寿数仅仅这点,就是明证——要是天定,您只要享国祚二十年,大徐真龙就不可动摇了。”

    “现在仅仅十一载,故有劫数。”

    皇帝大怒,竟然起身,寻着剑就拔,喝着:“你这反贼,还敢胡言乱语,妄说天意。”

    追了上去,只是几步,济北侯不见了,倏间景色变化,只一转眼间,昏暗天空满是厚厚的云层,皇帝向着周围看去:“朕这是在何处?”

    向下看去,地形似乎有点熟悉,密密麻麻的有着二支军队,一支是朝廷,一支是璐王,皇帝也不怕,追着赶至,突然脚下一空,只见轰的一声,皇帝落了下去。

    “啊”皇帝惊呼,环顾四周,发觉自己并没有掉在地上,而是站在朝廷大军的上方百米,居高临下看着。

    “杀”

    一声怒吼,大军杀了上去,这大军大部分看上去都长得奇形怪状,人身兽头,还有一大半人在冲锋,却似乎根本看不见这些怪物中,只是这些人身上也长出了一些奇怪的痕迹,比如说鳞片。

    而朝廷大军,却无妖怪,杀气冲天,人人奋勇,只是才是一开战,妖怪个个有着怪力,立刻占据优势,步步推进,不畏生死。

    眼见着妖怪率兽冲锋,战死的朝廷军将的灵魂才出现,这些妖怪一口张开就是吃了下去。

    “不”皇帝惊疑震怒,不敢置信:“怎么会这样。”

    这一个念头闪过,突场景一变,拉近距离,到了本阵,只见璐王站在高台上,只是才看上去瞬间,皇帝打了一个寒颤。

    只见台阶白骨堆积如山,而周围满是狼虎豹之流围着自己儿子,而自己儿子虽还是原来模样,却也长出了角。

    这还罢了,一个三面巨人站在璐王身后,每一张嘴都带着鲜血,正在不断吃着人,似乎有着感觉,三面巨人抬首,六只眼睛向着四下看去。

    “谁在窥视?”三面巨人怒吼,随着声音,清晰的画面瞬间破碎。

    “轰隆”天空突阴沉了起来,皇帝瞬间回到朝廷军上空,只见朝廷大军已节节后退,而在璐王军的上空,“轰”一声雷声,撼得大地微微颤抖,浓云更是迅速堆积,雷光在涌动着,翻滚着,似乎在积蓄,就要击下,目标赫然就是璐王。

    “不,不,不!”看着这情景,皇帝突表情扭曲:“不,不可能,来人,快来人将!”

    才喊着,就听有着声音:“皇上,皇上,您魇着了——奴婢和侍卫都在这里伺候着呢!”

    皇帝蓦睁开眼,见窗外日影西下,殿内明亮,太监侍立,远处侍卫更是护着,红衣太监守在自己身侧,皇帝明白刚才是南柯一梦。

    “皇上……您魇着了。”红衣太监拭泪:“您难受,吓了奴婢一跳,奴婢已经让御医过来把脉了……”

    皇帝怔了良久,醒悟过来,摆了摆手:“朕是魇着了,不过不要喊御医,这不是他们能治的事——太子还在?”

    红衣太监用毛巾给皇帝擦了擦,轻声说着:“太子还在,就在侧殿伺候,要不要奴婢喊着过来?”

    皇帝想喊,苦笑了一下又咽了回去,神情忧伤凝望着窗外天空,不知什么时已阴了天,浓重的云雾翻搅,如烟如霾,压在皇城上。

    皇帝见不由喃喃:“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这话低微,连靠近着红衣太监也没有听清楚,诧异,就见皇帝摆手:“你不要去喊太子了——那件事准备的怎么样了?”

    “皇上,都已经准备好了。”

    “这里是六朝皇宫,当时初建时,就不知请了多少高人来看,风水断无问题,经过六朝修缮,更是凝集着天下龙气,只要裴子云进了宫,陛下一个旨意,就可立刻发动封禁,哪怕是地仙,半点法力都施展不出,此处帝宫,乃是地仙的绝地死地!”

    “只要没有法力,拼着折损百数侍卫,就可格杀了此獠,为皇上除此大害。”红衣太监低眉垂眼的说着。

    皇帝却沉吟不语,似喜似非,似哭非哭,良久长长叹了一声:“朕本觉得,不管是太子,还是璐王,都是朕的儿子。”

    “太子能平了璐王,自是他当皇帝,不能平,璐王胜了,难道他不认朕这个太祖,不认朕立的江山?”

    “所以朕索性如他的意,要是他得胜,就有遗诏给他,让他名正言顺,这事只有你一人知道。”

    红衣太监垂手恭谨听着,一话都不发,这本是早已部署的事,不想皇帝说到这里,猛的一眩晕,眼前一阵发黑,勉强定了定神:“在这角度上说,裴子云祸端更大些,朕因此下决心杀他。”

    “不想,人算不如天算。”皇帝长长叹着:“焚烧掉给璐王的旨意,取消掉杀裴子云的计划。”

    “皇上。”红衣太监本没有半点动容,在这时却顿时变色,连忙跪下叩首:“这可不能朝令夕改,这有关国本……”

    皇帝摆了摆手:“这是天数,哎,下去执行吧!”

    “或者,你要抗旨?”

    “奴婢哪敢?”红衣太监立刻渗出冷汗,在道法和神灵存在的世界,有的是手段来节制自己,当下连连叩拜:“奴婢只是惊着了,皇上有旨,奴婢立刻照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