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十二章 梅枝
    “可笑。 ”眼见一剑刺来,裴子云身突现出一道薄光,这薄光才出现,镜光一滑,似乎无法锁定,虽只维持一瞬间,人已闪出,反手一剑。

    “不可能!”地仙面色大变,灵光刚刚形成薄膜,剑光已扫过,只听“噗”一声,地仙腰部出现一道血痕,却只隐隐破皮。

    “有什么不可能?”

    “你这镜子的确很厉害,可我八十五种道术都全部修道宗师境界,个个可以通神化成神通。”

    “我对道法的理解,根本不是你能想象。”

    “你一点长啸时间,我采集了十七种变化,汇成灵光,脱出镜子的禁制,虽只一瞬间,应该足了。”

    “现在,去死吧——风体云身!”

    风体云身已修到大圆满,这时法全速展开,裴子云整个人化成了流光,高速移动,剑光不断落下。

    “铮铮铮——噗!”火星暴射,剑快的已经不能用肉眼看,而是本能,地仙连连接剑,火光四溅,步步后退,第六剑已经勉强,第七剑时终抵抗不住,又一道血痕出现。

    “噗噗噗!”这道血痕一出现,只是几招,地仙又了几剑,跌了出去,每次荐,伤口越来越深,越来越接近要害,最后一剑,几乎把胸腹前后洞穿,他一下跪倒在地,血泉水一样在伤口流出,只能怒视着裴子云,伸手还想指着说话。

    “噗”裴子云人影一晃,不由分说,一剑自背插入,贯入心脏,只是一扭,顿时将地仙心脏绞的粉碎。

    “你我何必再说话,形神尽灭吧!”

    一点灵光在地仙肉身一跃而出,要逃出,这次裴子云早有准备,剑尖一点,雷光云集,击地仙分身的阴神。

    这阴神见着雷光,神色大变,要高喊,雷光已经落下,顿时只听“蓬”一声,化为青烟。

    地仙分神消灭,化身的尸体,顿时迅速干枯,连头发也变的雪白。

    裴子云扫了眼,心也一松:“成元子,时到今日,区区一个分身还想杀我?连本体都不肯出,你也太胆小罢!”

    裴子云说着,看向地仙所带至宝,只见随着地仙一死,镜子灵光熄了,露出了本来面目。

    这是一枚带着铜锈的古镜,带着古老的花纹,裴子云捡起细看,手在镜面摸过,有一种沧桑流入心:“这种能显圣的法宝,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面花纹,似乎溯古久远。”

    “国师?”这样的想着,仔细辨认,由于有多人的记忆,还识得这种字,裴子云喃喃念出,再辩论别处:“模糊了,这是定魂?”

    闭了眼睛,运神试着炼化镜子。

    “叮”突一声清鸣在耳畔响起,将想要入侵的裴子云力量,尽数推出,这股反抗的力量,更带着一种难以描述的性质。

    “这是什么力量?还在地仙力量之?无法撼动。”

    “但又有些熟悉。”裴子云皱眉思索,仔细体会:“有些与我道力同源,但又多出了堂皇正大,掌握天命的凛然。”

    “其似有龙气,又完美融和在一起。”

    “龙气能和道力完美融合?难道是……”裴子云获得多人记忆,立刻想到了历史抹杀的那个名字。

    不但朝廷历史根本没有痕迹,连道门记载都支离破碎,只有联合多人记忆,才能拼凑出一点。

    “是那个历史,真正肉身成圣,足可镇压天下的那个道君?”

    “本来可立刻建立仙朝,以后再无威胁自己的力量。”

    “可惜的是,此人受了传统观念的影响,持清静无为之道,没有夺取政权建立仙朝,结果天予不取,反受其咎,给朝廷和世界反应过来,调查出了底细,然后一举把它轰杀,只是由于位业太高,无法一时消灭,因此陷入封印,徐徐消亡。”

    “从此后,道力和龙气才截然分开,彼此不可相融。”

    “要是此人所炼之宝,也说的通了。”

    “而且,祈玄门能有此宝,难道和这个连名字也没有流传下来的道君有着一定的渊源关系?”

    “有意思。”裴子云心有种说不出的感慨,皱眉继续尝试着炼化,但这次似乎反噬更大,裴子云倒退一步,脸色一红,深吸一口气,心一凛:“的确是更高一层的力量,无法炼化。”

    “按照道门所传,这是必须大圆满,然后身体变成不会衰老的仙体,才能产生的力量。”

    “地仙已经接近,但终不是,这里差了一整级。”

    这说的长,其实不过几个呼吸,裴子云看向远处,隐隐有着马蹄声传来,突起了一念:“系统!”

    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发现来自真仙遗宝,是否炼化?”随着念头,果产生了这提示。

    “真仙遗宝,看来我猜测的没有错,是本世界唯一的一个真仙。”

    “这里想必是这地仙遗留的意志或力量,难怪这至宝我不能炼化,话说,连祈玄门,也未必能炼化,只是借用,要不,不止这点力量。”

    “要是我拿着,祈玄门或可以因此定位我,只是祈玄门恐怕想象不到,我还有着梅花。”裴子云轻笑了一声,不再迟疑:“炼化!”

    随着裴子云许可,只听“轰”一声,镜子本身力量受到刺激亮起,宛是一轮明月,而明月,却隐隐浮现出了一朵梅花,这梅花舒张着五色花瓣,在月光流动,并且扩大,随着扩大,镜光剧烈波动,似乎有一股意识和力量在抗争。

    “滋滋滋”

    微微月光闪动,梅花越来越大,似乎要笼罩整个镜子,在这时,月光一缩,化成一点白光要逃出,而梅花也一跳,追了去。

    “噗”逃出去的灵光,在空消失,似乎被吸取到某处,而镜子失去灵光,“啪”一声化成了碎片。

    裴子云原本满是期待,这时看着惊变,不由一怔,自己要的是炼化,不是毁灭,可这时无法阻止,只见镜子变成碎片还不止,风一吹,迅速又变成灰烬。

    接着,梅花微微旋转,似乎有了变化,一点点梅枝长出,虽极微小,但看的清楚,是梅枝。

    下一刻,梅枝落入裴子云身,一种力量迅速弥漫身心,似乎立刻变成了自己的本能。

    “这是什么?”裴子云心惊诧,元神沉下心去,见梅花笼罩全身,的确长出了一小截小枝,不仅仅这样,还带着一点特殊的灵光。

    “是镜子的灵光。”裴子云闪过念,睁开了眼睛,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漂浮,又有着变化。

    “定魂神光,1级,能定住1秒,无视真仙以下任何等级。”

    “什么?”

    “炼化将镜的力量炼化吸取,这倒很正常,要是能寻更多这级别宝物,或可增添更多神通?”

    “但是这梅花,还能成长?”

    “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记忆里也没有。”裴子云心念闪过,这时马蹄声更是清晰,脸浮出冷笑,一个转身向不远处林子而去,心已有计较。

    夜色深沉,阴云将天空星光都遮蔽,只留下暗淡光芒,隐隐能模糊的见着周围轮廓。

    一队骑兵纵马而来,马蹄踏在地面,泥水四溅。

    “咦,是尸体?”瞎道人虽在雨夜,但远远看见了尸体,当下喊了停,这时丝丝雨落下,五百骑兵个个虎狼一样,根本没有受到影响,立刻停了。

    瞎道人略一看,命着:“去查看下,是不是这人。”

    一个校尉翻身前,到了尸体前检查,才一看,抬首:“是祈玄门的成元子化身的尸体没错。”

    “被杀时间只在一刻内,尸体还有弹性,我们听见声音才不过一刻多点,恐怕此人在附近。”校尉似乎有着特殊辩别方法,将事情一一说来,似乎刚才亲眼所见一样。

    “看来这裴子云没有离开,反偷袭了成元子。”瞎道人仰面望了望愈来愈暗的天色,长长吁了一口气,说:“经过这事,成元子寿元又是大损,裴子云反而助我一臂之力,不过照样得围剿了你。”

    说罢,直接命令:“裴子云逃不了多远,立刻包围了林子,进行拉搜索。”

    “是!”校尉围了去。

    一个校尉领兵入林,林子阴暗,树木丛生,叶子都掉光了,踩着面,发出树枝踩断的声音。

    校尉虽神色狰狞,眼神却是警惕,四下观看,眼妖气弥漫,将面前看的一清二楚,不远,有着不少树木灌木,长刀一斩,清出道路入内。

    在这时,一颗树下,突闪起一道剑光,校尉微眯着眼,见到了剑光后的身形,正是裴子云。

    “哈哈”迅雷电光之间,校尉大笑,盯着裴子云:“你计了!”

    说着,声才落,人刀合一,奋不顾身扑,刀光虽不算精妙,但刀光隐带风雷,刀法凶狠无匹,一气呵成,行的是军法的路子——任凭你多精妙,我只一刀来去。

    而在这瞬间,瞎道人和几个校尉已如嘶响应,人影一闪,豹子一样在四周扑,形成半包围。

    扑去的刀光,校尉神色冷酷,将军人和野兽的风格融成一体,把生死置之度外,只要拿性命阻一阻,裴子云落到包围里。

    “军法么?”裴子云轻蔑一笑,嘴唇动了动,用无声哑语:“你错了,是你计了才是。”

    说着,眸一点亮起,只一个瞬间,明月迅速充满着校尉的眼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