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十五章 净化
    “哈哈!”瞎道人听了,笑起来,起身踱了几步,说:“所谓妖皇,本是万千妖族合化,只看谁是主意志,他真有本事,让它当主脑又如何?”

    “我们妖族就有这个器量,不然何以在无尽岁月,转化吞并那些世界?”

    “毕竟有的世界,有不少得天独厚的人,不拉拢他们,实在难以获胜。”

    就是有着这机制,所以抵达新世界,看似被雷所击,分化成万千碎片,其实不过是化整为零罢了。

    “再说,我也不是没有反制!”瞎道人想着,口气淡淡:“要节制也不难,你以后会知道。”

    “至于现在,更要此人尽心为我妖族办事才是主旨。”瞎道人说着,言谈中,自然就有一股自信,文士听着,心悦诚服:“我明白了,只是怎么样才能使他尽心办事?”

    “要他办事也不难,我只要泄露点我妖族的法术和情况,让他误以为妖族无主,可竞争大位,此人为了野心自会尽心尽力。”

    瞎道人说着,微微一笑,文士没再说话,垂手退了一步。

    祈玄山大殿

    殿前有池,水波荡漾,不时有金鳞跃出,隐隐云雾缭绕成丝,深吸一气,如饮甘露,而在这时,成元子卧坐云榻,深深呼吸,灵气吐呐,生机渐渐勃发,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这时身子震动,不但皱纹渐去,更有灵光闪过,种种不可思议的知识和妙法,不断浮现。

    “什么?居是这样?”成元子只略一碰触,就是一怔,原本还有些抵触,看了几行,变成饥渴,阅读着不肯放松一丝一毫。

    随着阅读,成元子真元丝丝向着妖气蜕化,而并不阻止。

    “种种妙法,虽是外界之法,也可借鉴。”成元子读罢,突睁开了眼,脸上带着掩饰不去的笑意,眼神中更有憧憬,许多往日不可勘破的迷雾,今日尽数明了,最重要的是,自己原本已看不到路,现在却看见了前面开辟出一条新路。

    “不想诸天广大,虚空难渡,我倒是井底之蛙了。”成元子自失一笑,对着自己低声嘲笑了一番,又是笑了起来,面容如玉,神色安宁,生机勃发,宛一百年前磅礴朝气。

    “因祸得福,原本以为是毒药,不想是仙药。”

    “此世有着上限,真仙难成,而妖皇统帅一界,位格就等于真仙,目前妖族分化,实力单薄,又是无主。”

    “我是地仙,法力深厚,只要尽数转化,必是其中实力最胜者,这妖皇之位只有我来担任才是适宜,目前为今之计,就是把祈玄门的弟子和气数,尽数转归于我,助我成皇。”

    至于人族还是妖族,这个问题对已经活了二百余岁的人来说,丝毫不是问题——只要自己活着就行。

    这样想着,起身踱了几步,阳光透过大殿的门照射而入,似有氤氲灵气,成元子只觉得有着久违的惬意,感受着体内变化,不但不惊,还是低语:“原来妖化也要法力,普通人没有力量,反很难污染,而有着法力的弟子更容易些。”

    “难怪,当初谢成东还活着时,我祈玄门就因此妖化甚多,让人震惊,而璐王军中相对迟缓。”

    “现在想来,无非妖气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宛是蔓藤,绕树而成。”

    “既是这样,那我就去见见妖化的弟子吧。”

    这样想着,笑意就浮现,成元子举步出来,周围几个执勤弟子,见着忙都相迎并且行礼,只见成元子先是沉吟不语,接着一摆手:“传我的命令,召集门中受到污染的弟子。”

    “我已经悟透关键,能拔除这些污秽。”

    周围的弟子自是相信,大喜,一人口中说着:“真君冥思静坐,终于悟透天机,拯救我等,我立刻去办。”

    说着,立刻疾步去了。

    这一消息传出去,正在外面急头烂额的长老余坎大喜,此人带点皱纹,额角峥嵘,眼神睿智,是门中第一长老,其实是管理日常的掌教。

    现在门中最大的问题就是邪崇入体,这拖了三个月还不能解决,又不能随便杀了,很是动摇门中士气,此刻听成元子说出有办法解决,立刻连声吩咐:“立刻召集长老,布置净化法阵。”

    “受污染的弟子,一批批送,不得混乱。”

    “有弟子想参观的,不许靠近法阵,按班列队就是了。”

    说着,余坎连连指挥,过了片刻,赶进大殿,向成元子行礼,说:“外面闻风的弟子很多,我已经按照辈分和身份排列。”

    “辛苦你了。”成元子微微一笑,一眼扫过,只见殿内长老排列,弟子云集,布成阵法,镇压妖化,就吩咐:“带人!”

    “是!”几个弟子答应一声出去,顷刻间带着第一批妖化的弟子进来,这些人脸上都已妖化,呈现出妖族形态,左被押着的弟子,身上已长出来了鳞片,舌头变成了两瓣,被押着上前,扭曲身躯,就是一条蛇一样。

    还有一个,身上长出了白毛,身形本就魁梧,面容彪悍,带着煞气,这时一双眼眸就有着妖媚狐光,说话轻声细语,焦酥入骨,让人毛骨悚然。

    余坎细看时,很有几个面熟,平日在自己面前走动求教,虽不是自己嫡传弟子,可都有点情分,此刻见他们沦落到这一步,心里突一阵难受,只是躬身向着成元子说着:“真君,人已带到。”

    成元子点了点首,看向了中间最好的一个:“觉松子,你是里面的师兄,现在你有什么想法?”

    觉松子看上去不过三十岁,也是控制自己最强的一个,眉清目秀,是最维持人形的人,只是头上长了短角,他不知道有办法解决,这时挣扎着跪前一步,惨笑:“真君,我们师兄弟姐妹,已人不人,鬼不鬼,求真君怜悯,赐我们速死。”

    “要是还能开恩,能净化下我们魂魄,给予安置,就感激不尽了。”

    说着垂泪,周围的人都是悯之,成元子听完,又问一个女弟子:“你呢?你有什么想法?”

    这女弟子没有那样从容,浑身筛糠,抖得缩成一团,还是说着:“真君,我只求速死,只求速死……”

    说着哽咽,成元子环顾了一下四周,大家都静了下来,目光闪过一丝异光,面上平静如常,吩咐:“既是这样,先把他带上来。”

    镇压弟子立刻押上,觉松子也不反抗,闭目等死。

    成元子格格一笑,伸指一点,迅雷不及掩耳点在这觉松子的眉心,诸人都是面露不忍之色,以为下面就是眉心炸开,不想觉松子闷哼一声,跌了下去,就在地上抽搐。

    众人看了上去,只见觉松子虽抽搐,但身上的邪气,迅速蜕化消散,身子渐渐恢复,眸光渐渐清明。

    “成了,净化了。”周围的弟子和长老都面露喜色。

    觉松子良久才醒悟过来,上前跪拜:“多谢真君施法拯救,我已恢复了,感觉邪祟尽去。”

    说着泪流,感恩流涕。

    扫过觉松子一眼,成元子暗暗感知,得知表面看是净明了,其实却是妖气温顺下来,扎根潜藏更深了,而这弟子,他能感受到,自己却可指挥,心中欢喜,却神色不动,只是说着:“下一个!”

    押送弟子见到变化,都是惊喜,这些被妖化的弟子,自有着他们的朋友,师兄弟,甚至爱人,或是师父,见到还能恢复,不由都是大喜。

    当下立刻听令,又一个妖化弟子上前,成元子就是一点,灵气渐生,妖气深藏,音容相貌,都是复原,顿时欢声如雷。

    “真是我门中之幸。”余坎在一侧,看着地仙不断拔出妖气,心中宽慰,幸门中还有着地仙真君,现在邪气拔除,自然门中兴旺。

    而在这时,余坎突脸色微变,见着无人注意,心中震惊,悄退去。

    余坎疾步退到一个殿内,这殿内挂着祖师画像,在祖师画像前,燃着灵香,点点香烟环绕。

    余坎神色如常,扫了一圈,见着周围无人,才上前:“参见祖师,不知祖师垂音,有何吩咐?”

    话音刚落,画卷上祖师画像,显出一个光影,一出现就脸色焦急:“事情不对,刚才洞天内历代祖师都有凶兆,大祸已经降临,你立刻安排能继承道统的弟子数人迅速出山,实行野草计划。”

    野草,哪怕是火烧枝干,地面上全灭,可根茎深藏,春天又会生长,寓意门派将灭,弟子出逃,和野草一样春生再发,余坎闻听大惊,这是师门面临大祸,不得不东山再起的一招,为何在这时用上去?

    就要问,祖师一摆手:“阴阳相隔,我能说话的时间非常短,你立刻去办,不必多问,多注意门中变化,若是不对,立刻……”

    祖师快速吩咐,余坎面色肃穆,明白了过来,恐怕门中已出现了足以颠覆的变数,不能细说,心中有着猜想,冷汗直流,只得应了。

    几句话,光影消去,画像恢复,变成了一张普通画像,余坎匆匆出门,脸上还有着汗水,伸手一擦,到了殿外,见着大殿里还是欢声如雷,一个又一个弟子得以康复,心中却蒙上了阴影,唤来了一个弟子,分说了几句,让这弟子转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