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十七章 行军法三军股栗
    士兵齐应一声,扑上来安定了这十几个人,不论怎样挣扎,双脚着地,就要拖了出去。

    下一刻,号角响彻四方,大营就都知道,上面又要行军法杀人了。

    数百人和十数个校尉将军,甚至一个总兵被押出去,一时间场内空气不由一凛,这些将军,都是没有想到裴子云这样杀戮决断,单杀一个总兵说的过去,可这样多将军和校尉说杀就杀,顿时心惊肉跳。

    “真君,桑成义勾结反贼,意图不轨,杀了也是理所当然,可是下面这些将军和校尉,虽是其部,但未必都知情,全杀了,怕要寒了将士们的心啊。”这时,就有一将上前说着。

    “是啊,真君,现在是用人之际,全杀了有损士气,不如给他们戴罪立功。”

    这将才开头,就有将军轮流求情,这些将军都多少有着交集,不免有些怜悯或是兔死狐悲。

    裴子云站在主位,扫过众将,而拉出去的将军和校尉,都是大声求饶。

    “真君,这真不关我们的事,我们不知情。”

    “真君饶命,我等愿上前线,一枪一刀为朝廷搏杀。”这些人都大声求饶,更有着将军呼喊着好友名字,想要劝说为自己求饶。

    听着这些话,裴子云冷笑一声,手一摆:“不必说了,胜负本是兵家常事,我也不仅仅是为了这点杀人,再说朝廷也有法度可赏罚。”

    “但是现在大战之际,这等身在军中,食朝廷俸禄,却暗怀怨望,不但动摇军心,还勾结外贼,不杀不足以肃军纪。”

    “汝等求情也可以,只要写下担保,要是出了差错,一起陪着杀头就可。”

    这话寒意凛然,随着裴子云目光扫过,见这些将军都变得惶恐了起来,不敢再劝,纷纷退下。

    “来人,拉出去。”

    这次令下,再也没有人阻挡,刚才号角声响,就有大军召集,到底是开国不久,没有多少时间,万兵列阵,人群密布,排列在高台前。

    这些将士都有些骚动,伸脖子看着,见着上面押上去的是总兵、将军、校尉,一时面面相觑。

    “总兵是三品,怎么也押上来要杀?”

    之前军中并没有传闻,这时突然见着,虽没有人敢问话,都是疑惑。

    这时,裴子云示意,陈永取出罪状书上前宣读:“总兵桑成义,勾结璐王,意图反叛,暗中传播谣言,动摇军心,罪无可恕,杀。”

    裴子云冷笑一声:“既是这样,分批押上去!”

    众人看去,见一队甲兵,先押着一批士兵上来,这些人神情恐惧,有的裤子都湿了,带着臭气,这显是吓尿了,一片的哭叫求饶。

    裴子云理都不理:“来人,行刑。”

    口令四起:“行刑!”

    只见一队二十人左右提了出来,都是大声惨叫:“我不要死,不要死!”

    这些人再挣扎哀求也无用,他们被迫按着跪下,排成一排,而后面的面无表情的甲兵,都举着长刀。

    “杀!”一声令下,刀光砍下,二十个人头滚下,顿时场内一切声音都没有了,鸦雀无声,没有人敢稍稍动弹一下。

    一会,众人才听到口令:“下一批!”

    又是二十人提了上去,长刀不断砍下,只一会,就有一百人被处死,砍头的甲兵退下,他们每人都刀钝了,力乏了。

    又一批新的甲兵持着长刀而下,听着号令:“杀!”

    只听噗噗连声,又二十个人头滚了下去,场中尸积如山,鲜血弥漫,所有将士都不由身颤股栗,面无人色,双脚发软。

    有人或问,战场都经过,这场面算什么,却不知道战场上还可拼命,行军法却毫无抗拒力量,这震撼场面,每砍一批,数万人就集体颤抖一下。

    “提人。”不断催命声音响起,最后一批校尉以下的将士押来,让他们在尸堆和人头前跪成一排,这些人全身颤抖,没有人能稳住身体,面色如常,高喊二十年又一条好汉这种英雄话。

    “杀!”

    一声令下,最后二十余颗人头落下,裴子云扫看了一眼,看着承顺郡王脸色苍白,硬挺着没有昏迷或呕吐,不由暗想:“虽说大徐太祖不是嫡子,但是这三个儿子都是龙种。”

    要知道,前朝时,一个皇子见了杀头,立刻吓昏了过去,有的甚至宰鸡都掩起面孔不敢看,前朝还有记录,杀了二个校尉,折子上说,行军法三军股栗,可见就算在军中,这种场面也不多。

    现在,数万人鸦雀无声,正是行军法三军股栗,喝着:“再提人!”

    再提人,就是校尉和将军了,这些人都是七品以上的军官,押来时鲜血淋漓,脚步踉跄,显是不服而被殴打,数万双眼睛看着他们押解前来,看着他们,裴子云冷冷说着:“你等是是官军校尉,本当约束军士,谨守军法,然你们却倒行逆施,今日将其正法杀!”

    如狼似虎的甲兵上来拉下,这些人挣扎大叫:“裴子云,你私心报复,我们不服,不服。”

    不过才喊着几声,刀光落下,人头滚下,裴子云舔了舔唇,阴沉笑着:“前戏都完成了,现在是正菜,杀总兵桑成义。”

    杀总兵自不一样,震耳欲聋的鼓声响起,桑成义被拉了上去,他已知无法幸免,叫着:“裴子云,你不能杀我,我是三品大员,除了陛下,谁也不能杀我,谁也不能杀我。”

    裴子云摆手:“杀!”

    只见三声大炮,众目睽睽下,身为总兵的桑成义呼喊在挣扎:“裴子云,你不过是道人,私心报复,擅杀朝廷重臣,你不会有好下场,不会有好下场。”

    生死之间,这将军的脸色涨红,拼命挣扎怒吼,声音在广场内回着,行刑的刀手一时间不好砍下,立刻有人上去按住,头发被抓起死命一拉,脖子就不得不伸了出来。

    桑成义眼睛涨红:“不!”

    话音未落,刀光落下,人头在地面上滚动,眼睛还瞪得大大,似乎不敢置信,随着嘶喊声安静,全军都呆如木偶,鸦雀无声,原本伸长脖子的人,都是一缩,不敢动弹一下。

    “军法行完,令各营按序退下,再收拾尸体。”裴子云叹着,其实桑成义说的对,自己虽有名义和天子剑等,可不奉旨就杀了三品大将,按照常理,朝廷虽当时必有褒扬,但实际种祸不浅。

    “可是,我不是凡人,凡人就是桑成义,任凭你位居三品,说杀就杀了。”裴子云暗暗想着,他不是不理解,实在是太理解了,所以根本不在乎,这时就见得陈永本想说话,看了看裴子云的脸色,默默一礼,就退了出去收拾局面。

    就在这时,有道官疾奔来,躬身,大家都知道,这是有情报过来了,裴子云一笑,若无其事说着:“王爷,还请您一起入内休息。”

    入得帐内,一些痕迹已经消除,并且上了茶,郡王一时没有说话,裴子云也不说话,让道官等等。

    说也奇怪,杀完,一阵风掠过,几点雨丝落下,帐门中的道官被这冰冷的雨点,打的一个寒噤,承顺郡王却不理会,看向裴子云问:“真君,将军们刚才说,杀人多会跌了军心,可我怎么见着杀了这批人,反军中安宁?”

    裴子云听了,不由一笑:“军中士气和威望,本质还是能打胜,谁能打胜,就士气越高,威望越著。”

    “但行军法杀人,其实还是最快最见效的方法,你看,我来时,是军中之外人,是官府之外人,虽有圣旨和王爷坐镇,可诸将阳奉阴违为多,我要号令,实际就多有掣肘。”

    “但是要是这时行军法,阻力非常大,很容易出事。”

    “所以我先用陈永管着日常,随着时间,我是主帅的名分,自就渐渐扎入军心,这也是三年不改父之道的道理。”

    “我又率指挥顺手的骑将,奔驰数百里,屡次获胜,每次胜利都能使我扎入这军中多一些。”

    “现在挟着大胜之威,再雷霆一击,行军法三军股栗,不但军中隐患尽除,而且军中号令贯彻,再无人敢违抗了。”

    这些话说的直入人心,承顺郡王一时间沉默,不想步步都有章法,许久,才说着:“孤真心受教了。”

    见着受教了,裴子云笑了笑,宣着道官入内。

    “真君,传递过来的情报已汇集。”

    “钦差大臣兼从云,湖州驻扎已到位,收拢了军备,安定民心,驻守备战,璐王贼军多次挑衅,都是不理,已钳制了敌军两万,敌军虽大怒,只拿下了两县,已经力竭,没有再进。”

    “钦差大臣李攀,滁州驻扎,守备不出,虽璐王调军多次进攻,但不为所动,钳制敌军一万。”

    “钦差大臣黄元贞,北原州监军,整理军务,多次守备,璐王军不能破,只丢失一县,钳制了璐王贼军两万五。”

    听到情报,裴子云点了点首:“王爷,您看,以上三路,现在都牵制着敌军,让其不能动弹,形成了困局。”

    “就算有小败,也不损大局,现在大势已成,璐王主力,就变成无源之本,事实上成了孤军。”

    “而我军这一路,军容法纪都已整顿,守足以防御,进足以破敌。”

    “这就是战略布局,堂堂正正,却无法可破。”

    陈永入内听着,才是明悟。

    璐王地盘大了,可以进攻的方向也多,现在各处都有钦差,立刻钳制了璐王的力量,使其不得不分散。

    要退而集中的话,那朝廷就铁幕前进。

    任凭璐王挑衅、游击,朝廷军巍然不动,就可将其扼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