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三十章 饶命
    “呼”

    天阴得重,灰黑的云压得低低,缓慢向南移动,不时飘着雪在风中旋着,地面上已积了一层厚厚的雪,寒气逼人。

    “吟”大厅中,天子剑和王命令牌在祭坛上无故抖动起来,这样动静,所有的人都看的清楚明白。

    中间的道官穿着八品官服,微微一惊,对着众人说着:“快,大家不要懈怠,全力维持。”

    只是话话音还未落下,只听“啪”一声,天子剑出现了一道裂痕,虽这裂痕只有一道,但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

    “天子剑裂了。”

    连着主持的道官虽大惊,一片惶恐,内心都有着一种莫名的快意:“天子剑本是百炼之钢,又有龙气护持,都出现裂痕,恐怕真出大事了。”

    众人睁开灵眼看去,只见本来天子之剑,一片金黄龙气,现在却几乎点滴不存,唯一点青气还在,不仅仅这样“如朕亲临”的金牌上青色云气,也似乎受到了严重的伤害,黯淡了许多,人人色变,又各怀心思。

    故意踩错了步子的道官,低下首,掩盖着笑容,心中暗喜:“有此异相,裴子云定是死了。”

    只是笑容才浮现,突中间的裴子云肉体闷哼一声,这一声响就惊雷一样,这踏错步子的道官,脸色煞白。

    “噗”

    裴子云回醒过来,只觉胸口一痛,吐出一口血,张开眼,才发觉自己回到了卫家村的大厅内。

    目光中,道官停下动作,为首道官连忙躬身:“真君,天子剑和王命令牌龙气尽消,可发生了大事,真君可还好?”

    裴子云听着问候,笑着:“出了点纰漏,但不是大问题,总算还是回来了。”

    话是这样说,目光已经一扫而过,顿时整个大厅内情况落在眼中,为首道官看了看裴子云脸色,不是很愤怒的样子,连忙躬身赔笑:“真君神通广大,就算有着阻碍,必也可以一举解决……”

    裴子云不等说完,突脸色一变,打断了,冰冷冷说:“倒也未必你想的那样容易,特别是有人在故意陷敌的情况。”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一呆,一下子静的连针都听得见,只有越来越大的雪有着沙沙声,只见目光如炬,盯着哪一个,哪一个心都猛跳动,最后目光一扫,盯着脚步踏错还暗自偷笑的道官。

    裴子云冷笑起身,手一伸,只听一声,就拔出了天子之剑,这个道官知道不好,冷汗不断滴下,哪里还不明白,裴子云已知晓了一切,立刻哀求:“真君,下官我不是故意要走错,只是施法太长,消耗过巨,心力不济,站久了,松下脚,真君请恕罪!”

    裴子云悠悠踱两匝,口气很淡:“其实这阵子,道录司跟着我,的确是辛苦了,折损也很大,这都是事实,也没有什么不可说。”

    “但是,论心而言,你们想过没有,你们不是普通人,是道录司的人,按照朝廷制度,你们算得上是铁庄稼。”

    “道法相传,子孙世袭,平时清闲自在,官品虽低些,可每月的月例银子,是朝廷同级的官吏的一倍,可以说是丰厚。”

    裴子云说到这里一笑:“你们自己说,朝廷有事,当不当效力?”

    这话问的很重,当下为首的道官立不住,跪了下去:“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何况受恩如此——当是戮力效死。”

    “说的是,而且,你们再仔细想想,你们跟着我,我办的事,可是私事?”

    为首的道官更是叩首:“真君为国操劳,我们都看在心里。”

    “既是这样,那还有人敢在关键时出卖,想坏了大事。”裴子云笑着,闪过一丝阴冷:“这是对我不满?不,这是对朝廷不满,对皇上不忠。”

    说着,就是一剑,脚步踏错的道官的嘴巴蠕动,似乎还想要说些,鲜血就已经喷溅而出,他荷荷两声,跌下毙命。

    为首的道官张着嘴还想要解释,扫过尸体,没有再说话,只是低着头,叹息了一声。

    杀了此人,裴子云目光扫过这些道官,说:“不服我令,擅害钦差,不但要行军法斩首,还要追究家族,以儆效尤,你们要引以为戒。”

    说着,又挥手:“法事已了,你们退下,这次你们尽心尽职之人,必有奖赏,回去好好修养。”

    “是!”这些道官应着,潮水一样退下。

    见着四下无人,裴子云踱了许久,心情才平静了下来,摇首:“这次侥幸,下次呢?”

    “看来,道录司是不可用了。”

    裴子云出至檐下,望着雪花片片,喃喃:“我屡为国建功,怕是死期不远,幸得这次成了第四层,眼见就可渡得春雷,才得以安慰……”

    出了会神,才微微闭上眼,仔细感受着变化,检查着状态。

    才是一感应,立刻被小空间吸引,心神吸引到上空。

    空间还是漂在虚空黑暗中,只是空间大了些,变大了三分之一,即便这样,小空间处都尽是石雕了。

    四周石墙有些损坏,坍塌不少,前面时,裴子云一心杀着妖族,并没有关注太多,此时不由有些心疼。

    不过欣慰的是,本来震动损坏处已在修复,在空间中,依旧还有源源不断的灵气吸取,自己已是第四层,现在一口气又冲到了55%。

    “不过,为什么这一次任务,妖族雕像会转化出这样多灵气?”裴子云有些疑惑,要是自己多杀些妖族,自己实力是不是更上一层?

    这样想着,心中有了热火,心神在小空间扫过,将目光停在了成元子所化雕像上,成元子雕像要比一般妖族要大上几倍,被抽出妖气,转化成灵气的数目却是更多。

    “原来这样。”裴子云明白了,成元子妖化了,它本身是地仙,难怪抽出转化出这样多的灵气。

    “更重要的是,已夺了方永杰的权限,现在只剩下瞎道人了。”

    “只要杀了瞎道人,自己就能获取完整的中央龙脉权限,在修行上更进一步。”裴子云想着,露出了喜意。

    “叮”

    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任务完成,已揭示妖族的来源,并且寻到了上个世界的坐标。”

    “任务,杀死瞎道人妖皇,夺取所有中央龙脉权限,获得更多妖族世界的坐标。”

    看到页面,裴子云一怔:“上个世界坐标?难道是回家之路?”

    裴子云呆了一下,当下就接触上去,就有一股信息传递,细细接了,呆着只是沉吟,转眼苦笑:“我这是妄想了……唉……虚空难渡……所谓的回家之路,就是提炼出更多世界坐标,向着家里而去……不知道要经过几个世界。”

    裴子云睁开眼,踱了几步,露出了惆怅,叹了一声,看向抬在一侧的方永杰:“先将方永杰的问题解决,自己得了龙脉权限,更突破了地仙四层,已完全有能力解决了。”

    这样的想着,到了方永杰面前,方永杰形容枯槁,闭着眼,脑袋摇动,似乎在做着噩梦,裴子云伸指,就是一点。

    “噗!”灵光亮起,将整个人都笼罩在内。

    王宫

    这本是一处前朝王府,规格甚高,这时经过了改造,就当了宫殿,但见满院都是乌沉沉、碧幽幽的松树,高可参天,粗可环抱,而书房处,璐王批示着折子,却是内政,如今立国,自就要重视民情,各地郡县上报了不少雪灾,都需要一一批示。

    突然,一阵疲倦袭来,璐王不由伸手扶额,心中一阵心慌。

    “朕怎么感觉心中虚弱。”璐王觉得,是不是自己累了,将笔放在笔架上,命着:“来人,给朕上参汤。”

    说着,立刻有着太监应命,璐王又只觉得胸中一阵的怒火涌上,脸色涨红,却还有着理智,手抓在扶手上,强行忍住,闭上了眼,良久长长吐了一口气,低声:“怎会这样?朕自觉养气有成,不说山崩于前,面不改色,也不至于为了区区雪灾心虚怒火。”

    “陛下,参汤来了。”服侍小太监将着参汤奉上,璐王阴沉着脸接过,就饮下了一口,口中微微一烫。

    说实际,这温度在冬天本是适宜,但璐王却一怒,就吐了出来,把参汤一摔,顿时碎片飞溅。

    “狗奴才,连伺候都不会,这参汤怎么烫口?”

    小太监一惊,连忙跪在地:“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璐王眼睛赤红,血丝涌上,盯着这小太监片刻,冷笑:“来人,拉出去立刻打死。”

    周围服侍太监宫女,听着身子一颤。

    这小太监的鼻涕泪流,连忙求饶,侍卫就毫不留情,直接拖了出去,转眼就传出了棍子打下的声音,小太监惨叫求饶,夹着一声接一声的棍子,听得人人毛骨悚然,只是十几棍,惨叫声就没有了,变成了呻吟,再接着就没有了声音,顿时书房内立时死一样寂静。

    杀了这小太监还不解气,璐王在房间连着几步,似是思索,突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身影:“李成”

    李成正是瞎道人潜入化名,想到此人,璐王就说:“李成呢,叫他来见朕。”

    李成还是不错,但不知为何,一想起这名字,就满是怒火。

    “是”虽说是王宫,但是到底是临时,离着不远,就是近臣的办公和居所,这个太监应着匆忙出去,过了会就回来禀告:“李成,李元在一刻时间前已出宫,说奉了皇上的命去办差。”

    “什么?此人这样大胆?”璐王听着,脸色已经涨红,大骂:“矫诏,这是矫诏,来人,派人立刻擒下,要是反抗,格杀勿论。”

    “是!”太监心中一寒,不敢迟疑,立刻出门而去,转眼,上百甲兵顿时甲衣叮当,直扑而去。

    城外,雪下的很大,瞎道人抹了下血,回望看着州府,不由长长叹了一声,原本在璐王身侧,自可暗中操纵时局,现在不得不逃亡,当下露出苦笑,对文士说:“走吧,我们暗中主持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