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只待春雷
    卫家村·数日

    雪继续而下,地面积了厚厚一层,这几日大雪,明年又是一个丰收的年份。

    方永杰领着夫人,带着几个村卫,给裴子云送行。

    “这次真君大恩,我才得以康复,真是感激涕零。”送出三里,方永杰躬身说着,而卫夫人看着自己丈夫清瘦的脸庞,轻轻咬了咬唇,眼中满是关怀,问着:“真君,不会再有人找上夫君了吧?”

    说着,就心有余悸,脸色不由露出担忧之色。

    “我已发文把你的事清楚说了,你现在也丢掉了祸端,自不会再有,你们只要好好生活就是。”裴子云看了一眼方永杰说,方永杰已恢复了不少血色,还是瘦弱,不过调养就可恢复。

    “你经此一劫,寿数不会很多,但十几年二十年还有,不过你这一辈子,最多只能中个举人了。”

    “能中举人,已喜出望外了。”方永杰深深吁了一口气:“要不是为了子孙计,我连这举人也不想考,只想安心与妻儿生活。”

    裴子云笑着点首,他当然清楚,要是父亲是举人,子孙科举就有些方便,仔细看了看,见着方永杰转移了权限,又有自己出文,方永杰虽丢了气数,大富大贵没有,但面相却隐隐带着福泽悠长之相,子孙三代都败不了,就笑着:“你才病愈,不能受风,回去罢。”

    几人又说了一会话,才是告辞而去。

    “驾”裴子云前行,道官骑兵跟上,雪落下,又随群马溅起,看着远去背影,方永杰不由叹着:“真是顶天立地的豪杰。”

    才说着,似乎感觉了自己妻子的目光,回头伸手握住了自己妻子的手,这双手有点凉,却笑着:“不过,我只想做闲家地主翁,和你共度余生,再无生死别离,却不想当这种豪杰了。”

    “嗯!”卫妻靠在他的怀中,突觉得安心。

    裴子云率骑奔出数里,眼前一个山岗,远远看去是一个缓坡,上面似乎有个庙,只是一级级台阶都给雪覆盖了。

    裴子云突问着:“现在已是十九了吧?”

    “是,还有十一天就是过年了。”立刻有人应着,裴子云点了点首,他在军中,又有天子剑和令牌,万法难侵,同样谁也无法直接与他通讯,而自己过年又不能回家,想起来真是愧疚。

    当下裴子云一时没有言声,摆手命队伍停下,又对着亲兵:”走,我们上去一点。”

    “是!”亲兵自不问原因,十数人向着山岗而去,行了三里远近,裴子云略一看,就踏上台阶。

    神道两侧都是松树,裴子云看了看庙,没有进去,只在中间就停了,取出了符箓,点亮了。

    只过了片刻,通讯就点开了,接的是叶苏儿,母亲也在。

    叶苏儿更是端庄秀丽,接通了通讯,就满是欢喜,痴痴盯着裴子云,两人对视了一会,叶苏儿才说:“我想你了。”

    只是说着,脸就一红,低下了头,看着面前娇羞又思念着自己的叶苏儿,裴子云也痴了片刻,叹着:“你也瘦了。”

    母亲裴钱氏看着这夫妻,露出了笑意:“咳咳”

    被母亲的咳嗽打断,叶苏儿就兔子被惊扰了一样,连忙让出了位置,裴子云也连忙行礼,裴母就说着:“我儿,你忙于军国大事,我为你高兴,你不要担心我,今年,知府和总督大人,都派人奉了年礼。”

    “现在家中安康,别无所求,只是你有空,也该和苏儿聚聚了。”

    听到这话,裴子云笑着应着:“是,母亲,我知道了。”

    “现在接近年关,我还得忙于王事,现在只能凭空给你拜个早年了。”

    裴钱氏有些叹息,点点头,两人又聊了一会,裴钱氏则将着符箓留给叶苏儿,情话翩翩,自然就不为外人说道。

    良久,符箓熄灭,沉思片刻,又接了小郡主。

    流金岛又是一番风情,背景上可以看见,虽北方雪花飘飘,但岛上基本上还是温暖如春,树木枝叶繁茂。

    小郡主第一时间却没有说话,弹了一曲,裴子云也取出了笛子,奏起来,一曲罢了,裴子云也露出了笑容:“岛上生活怎么样?”

    “很不错,我怕冷,岛上却一年不冷,而且你看,园林建了几个月,都建成了一半了。”

    说着,侧过身,让裴子云看着她背后,果然,起建了园林。

    “哎,上次一别,已有二个月,是我冷落了你。”

    “夫君,你说什么话,你是忙于王事,连过年都不回,是皇家对不起你才对。”小郡主看上去并不假话。

    最难消受美人恩,裴子云重重点了点首,通讯完又接了师傅,这次直接了当:“师傅,还请你带上长老过来,我今年春天就要渡过雷劫。”

    “什么?”虞云君大惊,不敢置信,声音都带着一点颤抖:“这是真的?”

    “没错,我已经是地仙第四重,离第五重不过半步。”

    听到裴子云确定,虞云君不由大喜:“好,明白,我们立刻过来。”

    “呼,下去吧!”通讯完了,裴子云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在空中凝结成了白雾,率着亲兵下去,大雪不断落下,落在蓑衣上。

    通讯时,旁人自不能听,不过萧琴合鸣,没有屏蔽,下面骑兵及道官,不少人都掉下眼泪来,如果可以,谁不愿意在家陪妻儿子女过个年?

    “走吧,我们快回去,还来得及回到大营过年。”裴子云最后说着。

    这话说的对,连着奔驰,终赶在了大年三十深夜回营,雪夜中,远远就能看见大营,更远远能闻到肉香,只见四处都是篝火,甲兵巡逻,一些欢呼吆喝也在营中喧闹,宽松许多,不过没有可以追究。

    不过才到营前,就有着士兵簇拥着陈永迎出来,裴子云望望,整个大营整肃,虽里面喧闹,但高墙寨角都设垛楼守望,每隔不远都有灯光,兵士佩刀持枪来回巡戈,满意点点首,进了大帐。

    这里已是大年三十,大帐用的是双层牛皮夹毡,地下还有火龙,温暖如春,火炉熊熊燃烧,入了内,安座着正沉思,外面有太监求见。

    “进来!”

    随着声音,一个穿着六品官服的太监入内,此人看上去年轻,眉清目秀,带着点英气,看上去是个公子哥,要是不知道,谁当他是太监?

    这人只见陈永侧身侍立,一个年轻人端坐,当下伏首拜下:“下官高光参见钦差,参见真君。”

    裴子云扫一眼面前这太监,这是押运粮草的钦差,笑着摆手:“起来,你也是钦差,不敢这样大礼。”

    高光连忙赔笑:“当得当得,我不过是小小专差,运来粮草寒衣酒肉罢了,安敢对真君不敬?”

    这太监说话很客气,在裴子云面前还带着一点惶恐,恭谨的递上单子,亲兵接过了单子递上,裴子云细看了下,转脸看向陈永,陈永立刻会意,应着:“真君,末将已经清点,一分也不少。”

    裴子云又问:“承顺郡王安在?”

    高光矮着身子回答:“郡王回京办差,见着雪大,又尚年幼,皇上不忍奔波之苦,已经留下了。”

    “以后真君有喻令,只管吩咐,由下官批文发出。”

    裴子云一怔,没有说话,见着单子上还有一批烟火,点了点首问:“现在,快午夜了吧?”

    “还有一刻时间,就是新年了。”陈永说,裴子云笑了一声,命令:“以圣上之名,再次赏赐全军酒食。”

    “是”陈永应着出门,裴子云在主位下来:“大家出去罢,今年的军中有着演烟花,一起欣赏便是。”

    说着出去,亲兵把烟火拿出,高光怔了一下,本以为裴子云会继续问着承顺郡王的事,不想连一句话也没有,想了想,站在原地呆了一会,又连忙跟了上去。

    天空雪花落下,大地一片雪白,天地间万物苍茫,一片银装素裹,在营地的大片空地,已摆上了不少的烟花,五颜六色。

    “铛、铛”

    过年的钟声在大营响起,就有着不少的士兵在大帐里出来,裴子云见了就喝令:“放”

    亲兵立刻将着烟花点燃,然后立刻跑开。

    “嘭嘭”

    随一声声烟花升腾爆炸的声音,天空中无数星光乍现,菊花绽开,红的,黄的,蓝的,一朵朵刹那间绽放,又刹那间熄灭,映照了半边天空。

    现在,已是启泰元年了。

    裴子云突浮出了惆怅之色,怅怅一叹,往昔的太子,到现在不过当了二个月皇帝,已经和以前不同了。

    正想着,突高光上前,禀告:“有军情,张余将军率军作战获胜,斩首三百。”

    裴子云沉吟,问:“皇上已会见了宿将?”

    “是,皇上会见宿将,众多将军都感激涕零而下,或领三千,或领五千,已都赶到各地,有的早的已经抵达。”

    “暗中可有什么议论?”

    裴子云问着,高光听着连忙说:“暗中都称赞陛下仁慈宽厚,愿为陛下效死,这些大将抵达各地,已有斩获,作战也很勇猛。”

    裴子云点首,如果说文官钦差是盾,是铁幕,这些宿将就是矛,是针尖,到这步,整个布局才真正完成。

    裴子云想着,看了看系统,喃喃:“按照我的布局,却可以发动了,来春就决一死战了,只是不知道又要死上多少人。”

    “不过这布局,还得皇帝配合,我得上京一次。”想着,又看着天空的烟花,长长吐出了口气。

    璐王至此,气数已削,自己却只待春雷了。